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书吧一般上午客人不多,解春潮就找了个角落开始列搬家要买的东西。本来觉得没什么要买的,但是这么坐下来一盘算,他重生以来的这段日子实在也是过得太糙,基本也就是勉强维持生存的水平。要是说在书吧过渡还说得过去,要是真有个正式落脚的居所,以后离了婚还可能要长期住。他自己无所谓,但是总得装个样子,要是解云涛和爸妈过来看他过得太敷衍,免不得又是一场波澜。

解春潮的未发货订单叠到二十七个的时候,方明执推门进来了。他像是特地换了一身休闲装,窄领的墨绿大衣里面穿着一件浅灰色的连帽衫。没有平时那种锐利冷然,多出来一些平和的少年气,也就不像是往日那样惹人注目。

要是换成上一世,解春潮会觉得他是特地为了陪自己回家穿成这样的。但是现在他完全看清了方明执的面目,他很清楚方明执是在扮演一个微服私访的神仙女婿。不是说方明执认为这样会博得二老或者解春潮的欢心,而是他单纯觉得这样的做法优于端着架子居高临下,至于为什么优于,他不明白也不关心。这只是他面具的一部分,与生俱来。

解春潮把平板锁了屏,嘴里还叼着一袋酸奶,含含糊糊地说:“唔,来了。”

方明执看见他嘴上挂着的凉酸奶,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什么,解春潮就用力一捏袋子把剩下的小半袋酸奶全挤到了嘴里,随手把空包装扔到了垃圾桶里:“走吧。”他似乎都懒得多看方明执一眼,拿起搭在椅背上的羽绒服就往外走。

停在门口的迈巴赫没有熄火,解春潮直接拉开后门上去了。

方明执在驾驶室门口站了三秒,又绕到后面拉开门,对里面的解春潮说:“坐到前面去。”

解春潮仰着头看他:“为什么?”

方明执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远处,呼出一团温热的白汽,“砰”地又把后门关上了。

解春潮满头雾水地等不到一个解释,就拿出手机继续网购。

“我还没跟我爸妈说咱俩要离婚的事儿,你先兜着点,等到办手续的时候咱们再说。”解春潮还在手机上检查着购物清单,漫不经心地叮嘱着。

方明执就像没听见一样一声不吭,后头响起来一片鸣笛,他才发现前面的指示灯已经由红变绿,下意识地猛点了一下油门。这车难得被这么粗鲁地对待一回,滑出去得有些急。

解春潮发觉他开车开得有些心不在焉,抬头看了眼后视镜,才发现方明执眼睛里尽是血丝,眼底下的乌青也还没消。一般人精神不好大约会显得憔悴老迈,但方明执精神头弱了,外头罩的那层硬壳难免有些破碎,露出他这个年龄应有的乖觉柔嫩来。

毕竟方明执昨晚大概率是因为他没休息好,解春潮心里就微微有些愧疚,他声音放轻了:“要不我来开车吧?”

方明执这才像是回过神来,微微皱了皱眉,那一星半点的脆弱就消失了,他口气很平淡地回答:“不用,就快到了。”

解春潮看方明执状态不太对,也没再看手机上的购物软件,跟他没话找话:“心扬今天给我看了昨天晚宴的新闻,方公子很上相啊。”

方明执变了个道,语气依旧没什么起伏:“哦?昨天晚上还有人比春潮更得风头?”

解春潮根本没看那新闻,不过就随口一说,听见方明执这么说,就有些尴尬,看向窗外说:“我不过是陪你去,跟你西装上的玫瑰花没什么区别。”

自打重生回来,解春潮早就放弃了和任何人虚与委蛇,包括方明执在内,这话本就是解春潮的真心话,没有带任何攻击的意味在里面。

方明执却不由攥紧了方向盘,终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忿忿然穿插在了他的平静之中:“媒体也好,消费者也好,但凡是个长眼睛的,大抵都在追逐你的身影。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你,你还觉得自己是朵玫瑰花?”

解春潮有些摸不清他不满意的地方在哪,想想也不是很在意,就顺着他的话说:“我不是玫瑰花,我是昨晚的焦点,媒体的宠儿。请好好开车吧方公子。”话里头的敷衍简直呼之欲出。

方明执没再接话,嘴巴抿成了一条线。

解春潮觉得自己跟方明执根本就没在一个频道上,本来看他精神不大好想跟他说说话,可是既然强行聊天的效果这么差,那也就别白费劲了。

两人一路沉默到了解春潮爸妈家。

小区里已经比过年的时候热闹多了,正赶上中午下班的时间,车位还有点紧张。俩人在附近兜了几圈才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

解春潮家在十九楼,他带着方明执拐进了单元门,俩人一言不发地等电梯。

“噢哟,这不春潮,好长时间不见,怎么瘦了这么些呀?”说话的是十一楼的王大爷。

解春潮结婚之前还跟爸妈住在一起,和四周的邻居都还算认识。王大爷一家都是热情活络的性格,和解家相处的特别融洽。解春潮长得招人喜欢,性格还乖巧,天生就长辈缘好。上大学的时候,他甚至还给王大爷的孙子辅导过功课。

长辈都有同一双眼睛,但凡有个疼爱的小辈长时间不见,就总觉得他们瘦了。加之解春潮是真的瘦了,在王大爷脑海中就浮现出他和方明执结婚之后受尽委屈,生活不如意的场景。

解家和方家的这场婚姻整个宝京人尽皆知,就算是不关心八卦的老人家也不例外,王大爷把方明执一打量,看这衣着气度心里也就有数了,嘴角沉了下来。

解春潮看王大爷看着方明执的眼神简直就像看仇人,连忙笑着说:“哪瘦了?冬天穿的多显人瘦。”

王大爷用力在解春潮背上拍了两下:“春潮,我们没比什么人差,你别觉得自己矮着别人。有些个人老仗着自己有几个破钱,相蛋得很。王叔跟你说,现在已经是开明开放的现代社会了,你浩浩哥也算宝京叫得上名来的律师,要是你这日子……”

“叔叔叔!”解春潮看着方明执头顶越聚约浓的黑气,怕这老大爷不知不觉就惹上一身**烦,赶紧出言打断:“您看我哪瘦了?我赶紧回家多吃点,给您补上。下次再见您,争取能胖!”

正好十一楼到了,王大爷被他逗得咧嘴直笑,一边下楼一边说:“这小子这么多年还这么贫呢!回头上家里吃饭来啊!”

“哎哎!”解春潮连声应着,等电梯门关上,不由抹了一把汗。

方明执的黑脸还映在电梯光滑的厢壁上,解春潮叹了一口气说:“王叔有口无心,不过是关心我,你别为难他。”

“是吗?”方明执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了,脸上的面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碎开来,低沉的嗓音里不无嘲讽:“他有口无心?那你有没有心呢?还是说只等着我点头,就跟你威名远扬的浩浩哥把我就地正法呢?”

“明执。”解春潮从倒影里平静地看着他:“你不用这样想我,我会安静地离开方家。”

方明执低着头,轻轻笑了一声:“我不用这样想你,你却可以那样想我。”

电梯“叮”地一声打开,方明执率先出了门。

解春潮感觉方明执今天有些不寻常,怕他到了家会乱说话,心里头一次有点慌乱,紧紧地在他后面跟着。

他俩刚走到门口,门就从里头开开了,解春潮的妈妈亲亲热热地拉着方明执的胳膊,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你爸爸刚刚还说,怎么俩孩子还没到呢。我就在门口听着,一听就知道是你俩回来了。”

解春潮知道方明执这人毛病多,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赶紧抓着他妈妈的手:“妈,哪个是你亲儿子?我隐身的吗?”

解妈妈嫌弃地把他一推:“我隔天儿就能见你一回,没什么稀罕了,给明执倒杯水。”

解春潮哈哈笑着去给他俩倒水:“那我也甭老跟家跑了,还能让您稀罕稀罕我。”

解妈妈瞪了他一眼:“没良心,白眼狼。你爸在厨房呢,打打下手去。”

解春潮给了方明执一杯水,乖乖到厨房里领活。结果刚一推门进去,他爸往后瞅了一眼就把他往外轰:“进来干嘛?这儿炸带鱼呢,崩得到处都是油,你这穿的不是干活的衣服,赶紧出去。”

解春潮哪想着自己这么不受待见,他倒是想在厨房里躲躲,但还是担心方明执说了不该说的,只能装了四碗米饭又出来了。

方明执不知道跟解妈妈说了什么,解妈妈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笑呵呵地说:“你们俩日子过得开心最重要了,春潮要有不懂事的地方,你跟我说我说他,可别做伤感情的事。”

方明执乖巧地点头,真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婿被丈母娘提点的样子,解妈妈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解春潮看着这融洽的画面,想来方明执暂时还是正常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的,也就略略放下心来。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非人类宠爱法则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山海纪之龙缘 江山多少年 我遇见了我 皇叔 抽泣的死美人 按需知密 测谎 异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