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见那个名字的一瞬间解春潮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如果他事先问清楚这位杰出校友的身份,也就不会有眼前这么荒唐的局面了。

上次在宝华大酒店的匆匆一面,解春潮没能对魏栩留下什么印象。现在魏栩就站在他四五米开外,就算他再瞎,也很难忽视掉这么个大活人。

魏栩一身浅色的超轻羽绒套装,齐肩的柔顺黑发披散着,两道整齐的公主切把她原本就只有巴掌大的小脸修饰得更为精致可爱。她笑盈盈地站在方明执身侧,手插在方明执的口袋里,正仰着头跟他说什么。

方明执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微微垂着头安静地听魏栩说话,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由于两个人的身高差,他的羽绒服已经被她拉得有些变形了。

这种俊男美女和谐同框的难得画面,引得四周停车休息的人频频回顾。

四个人从长城SUV上下来,罗心扬看着魏栩插在方明执口袋里的手,脸上闪过一丝困惑,但还是大步朝那三人走去:“魏栩学姐,你说的神秘嘉宾就是方公子吗?”

魏栩天生一双笑眼,不笑的时候就甜甜的,笑起来更是眉目含情,她很用力地点点头:“是呀,我费了好大力气磨来的,明执难得赏脸。”

方明执看到解春潮倒是不意外,朝他微微点了下头,微笑着接过魏栩的话:“魏小姐哪里花了力气,不过是一通电话而已。童桦返校之前特地交待给我,那当然一切以魏小姐为最紧要。”一席话说下来,就把魏栩捧得脸红心跳。

解春潮冷眼看着,心中清楚这不过是方明执的惯用伎俩。说不定最近方家和童家又要有什么合作,方明执不过是卖童桦的面子。何况方明执的假面早就刻到了骨头里,此刻的优雅温存恐怕跟这位魏小姐本尊是没什么关系的。

这时候一直在一旁没作声的向成斌突然开口了:“这位方公子,是否就是春潮爱情童话里的另一位主角了呢?”

本来他不说,这画面还不算太怪异,但他这样一点破,场面就有一些微妙的尴尬,毕竟金童玉女一般站在灯光里的是方明执和另外一个人,而不是解春潮。

魏栩脸上的甜笑稍稍一僵,缓慢地把手从方明执口袋里抽了出来,一边往手上哈气一边很爽朗地笑了笑:“刚刚都没和春潮哥打过招呼,你好啊!”

解春潮对她的称谓略略皱眉,却也很有风度地笑了:“我们见过,魏小姐不记得了?”

魏栩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我记性很好的,我们一定没见过,春潮哥是不是记错了?”

解春潮没说话,只是无声地笑了笑。

魏栩旁边站着的女孩子应该是罗心扬他们口中的葛欣源,她也隐约听说过方明执和解春潮不和的传闻,心里对解春潮并不怎么当回事,只怕耽误了行程。她看了一下手表,揽住魏栩的肩:“学姐,我们路上说,不然要错过最佳观星时间了。”

“啊,是呀!”魏栩很配合地笑着回应:“那我们……”

罗心扬看了看解春潮,又看了看方明执,犹豫着说:“要不,欣源和春潮学长换换?”

“我不嘛!”葛欣源夸张地一拧身子:“我好不容易能见一次传说中的女神学姐,干嘛要换啊?来的时候我们仨聊得正高兴呢……”

魏栩安抚地拍了拍葛欣源的手:“没关系啊,我们可以到了再聊的,或者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换过去。我看那辆车的话,五个人应该也坐得下吧?”

葛欣源更不愿意了:“怎么可能让学姐坐那种档次的破车呢?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你坐那车多不合适啊!”

“不用了。”解春潮看了一眼全程沉默的方明执,出言打断了葛魏二人的“生离死别”:“我东西都在这边,搬来搬去也不方便,就还是按原来的坐吧。”说完他又看向脸都红透了的罗心扬:“我没觉得国产车有什么不好,坐着挺舒服。”

罗心扬抬起脸来,眼睛都亮晶晶的,只是声音还带着些委屈:“学长。”

解春潮一把搂住罗心扬耷拉着的肩膀:“走了。”

罗心扬上了车之后就跟打了蔫儿的茄子似的,一直在自责自己没把事情安排好,反复问解春潮会不会和方明执闹矛盾。

解春潮手臂枕在脑后,一派轻松:“怎么会?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还能为坐哪辆车吵架吗?”然后又问了一句:“原来你们说的杰出校友,就是这个魏栩吗?”

霍云点点头:“是,她比扬扬他们大三届,读书的时候其实也就是挂个名字,实际上早就转到维也纳国音去读书了。然后这段时间她回国要办什么巡回演奏会,学校为了蹭她个热度,打广告的时候也能说自己是综合院校了是不是?不然就天天理工理工的,一排名就没有综合分。”

解春潮很理解学校的做法,毕竟国内十来所学校都号称稳居全国前三,明大就是吃了术业过于专攻的亏,闷头搞冷门基础学科,一说科研大家都伸大拇指,但一说排名,没有人文的大学哪存在什么排名了?发再多文章,拿再多专项,人才依旧流失得厉害。

罗心扬接过霍云的话:“所以说,明大当然要把她贡一贡啦!她这个年纪有如此才情,本来就难得,还能在国内巡回演出。明大正缺这方面的宣传素材呢。”

“不过话说起来,哥,我记得你……在宝大读本科的时候也有过一段叱咤风云的岁月吧?”霍云扭头看向成斌。

向成斌明显没想到怎么就说到了自己身上,无辜地摆摆手:“你们聊你们的,别把我扯进来,我听听就得了。”

霍云讪讪地低了头,嘟囔了一句:“这么有料还不让人说,有劲没劲。”

下了高速到千八山就不太远了,但是路就远不如城里好走,长城底盘又偏高,一路难免颠簸。

解春潮稍微有些晕车,一直靠在椅子上养神,其他人也看得出他不大舒服,就都没怎么说话。

大约三十分钟车程之后,罗心扬扭头喊解春潮:“学长,到了。”

解春潮扭头看了一眼窗外,除了天边的一线浅金,天幕已经由淡粉渡向了深蓝,几枚尤为积极的星星已经缀在了空中。他揉着眼睛坐直身子,拿起包就要下车,却被向成斌拦住了:“你先在车里等,刚睡醒吹风容易感冒。”

罗心扬也附和:“是啊学长,东西又不多,你在车上等一会儿。”

解春潮这一世并不习惯被别人特殊照顾,嗤笑了一声:“怎么?行李不够多,我也得充一件儿是吗?都是大老爷们儿,小姑娘在上头等就行了。”说完,车门一推就迈腿下了车。

霍云“啧”了一声,在罗心扬肩上拍了拍:“你看你学长长得美,人还硬气,简直浑身发光。”

罗心扬听见霍云夸别人心里总会不舒服,但现在霍云夸的是他的本命学长,声音里有压不住的得意:“那当然,我学长天下第一好。”

向成斌和解春潮并肩站着,正把后舱里的帐篷灯炉什么的一样一样向外拿,葛欣源就在另一辆车旁喊了一嗓子:“罗心扬!过来拿望远镜!这么沉,你难道让我们拿吗?”

解春潮知道那一车都是贵客。

魏栩的手腕子还没个笤帚把儿粗,一双手怕是上着八位数的保险。方明执自不用说,一身漂亮肌肉都是健身教练比着数据雕琢出来的,又不是工地上搬砖扛沙袋磨砺出来的。总之不管有没有力气,都是统一的肩不能提,手不能扛。

罗心扬听见话真颠颠往那边跑,解春潮眯眼朝那边看了一眼,大切后座上放着一台高阶星特朗,他记得今天做的功课上说,这种级别的望远镜带着镜头起码三四十公斤,根本不是罗心扬那个身板儿能经得住的。

解春潮自己再不济,也混过几天健身房,说不上是肌肉型男,总比罗心扬那个小鸡崽儿要够看。

“哎,心扬。你帮我提下包。”解春潮把手里登山包甩给罗心扬,又添了一句:“帐篷也挺沉的,你们看怎么分下东西。”

罗心扬也是个外行,解春潮说什么他都听,又颠颠背着解春潮的包埋头到长城后舱里翻东西。

解春潮走到大切旁边,刚刚把星特朗扛到肩上就知道自己托大了,那破玩意儿死沉死沉的,差点把他带得仰倒在地上,好在一双手瞬间把他扶住了。

“春潮,你也背不动的。”向成斌的声音里带着隐隐的笑意,托着大包的底想把包从解春潮身上接过来。

解春潮本来不是个爱逞强的人,但是无缘无故的,他想和向成斌保持适当的距离,不太想轻易接受他的帮助。解春潮拉紧了包的抓带说:“这么重,谁都不可能一路背到山顶的,我先背一段,然后咱俩轮流。”他话还没说完,肩膀上就猛地一轻。

解春潮扭头一看,方明执已经很轻松地把星特朗换到了肩头,正温和地看着向成斌:“你跟他聊天的功夫,就让他又多扛了一会儿。”说完就径直朝着登山入口走去。

解春潮皱着眉头看着方明执离开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这人跟谁赌气呢?

葛欣源拉着魏栩跟在方明执身后,还不忘回头乜斜了解春潮一眼。

解春潮更摸不着头脑了:这些人都有病?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绿胶囊之谜 别打扰我赚钱[星际] 彬彬来了 飞升后误入魔法世界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一切为了道观 我可能不是人 复仇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