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解春潮早上迷迷瞪瞪地从帐篷里爬出来的时候,差点被门口坐着的人绊了一个跟头。他揉着腿回过身来把后面的人仔细看了看,起床气上不由又起了一阵火:“方明执你有病啊?一大早的你不好好在帐篷里睡觉,在这儿干嘛呢?”

方明执一面拍着裤子站起来,一面若无其事地说:“我只是想看日出。”

“方明执,你在这坐了一夜?”解春潮一眼就看出来他站起来的姿势有些别扭,狐疑地打断了他。

“我没有。”方明执低着头否认道。

解春潮叹了一口气,手背在方明执手背上贴了贴,触感冰凉得有些僵硬。他仰起头来问他:“有这个必要吗?”

方明执脸上的温柔神色淡了,脸略略偏开,下垂的眼睫挡住了眼睛里的情绪,开口却是冷冷的:“我没有。”

解春潮觉得这没什么好争的,人家说没有那就是没有呗,可能人家真的是一大早起来看日出,天气这么冷,坐一会儿手就凉了,也没什么不正常。

解春潮耸耸肩:“那你多喝点热水吧,你工作那么忙,生病了容易耽误事儿。”

方明执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了,腿脚看着不那么利索。解春潮感觉有些扎眼,但是又觉得自己一个准前配偶,哪还有什么发言的余地,还是少管这种闲事。

像远足这种事儿,大家大多也就是心气儿高,来的时候都兴高采烈,但是在帐篷里怎么也是难得休息好,尤其两个人一起更是受罪。

等到所有人都起来洗漱的时候,解春潮反而成了这个小队伍里精神最好的。

大家轮流去山上的简易洗手间洗脸刷牙。解春潮牙刚刷了一半,葛欣源就挽着魏栩有说有笑地进来了。

葛欣源看见解春潮,调门一下就抬起来了:“学姐,昨天晚上,你休息,啊不对,是你和方公子休息得还好吗?”

魏栩捂着嘴害羞地笑了:“欣源你可别乱猜了,昨天明执怕晚上不安全,就在帐篷外面守了一晚上。”

葛欣源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声音更是大到夸张:“方公子,宝京女孩最想嫁的男人,在帐篷外面,守了你一晚上?!天哪!他真的是个正人君子,这也太……浪漫太幸福了吧?”

魏栩看了一眼正呼噜呼噜漱口的解春潮,又不好意思地低声说:“这种事,正常的绅士都会这样做啦!明执……只是做了对的事情。”

解春潮“呸”的一口吐掉了嘴里的漱口水,在葛欣源厌恶的目光中把脸上的水珠蹭干净,笑眯眯地说:“原来方明执和魏小姐这么要好吗?那我真的是很高兴了解到这件事。”

葛欣源心说这人怎么就这么听不懂人话,她俩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怎么这个解春潮还能这么喜滋滋的?这人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怎么脑子还不太好吗?

其实解春潮早就从这段天秀对话里得出了结论:方明执守了一夜的是魏栩,而不是他。那这就很好,方明执和魏栩的感情越深入,他和方明执离婚的几率就越大。他巴不得方明执和魏栩两情相悦,早生贵子。

下山的山道面朝东南,一行人全程被暖融融的冬阳包裹着,驱散了一夜的寒意。

魏栩说她穿的鞋子磨脚,和葛欣源远远地落在后面。

解春潮心情很轻松,扶着山道上的扶手哼着歌往下走,向成斌从后面跟上他,把他从靠近外侧的山道朝里拉了拉:“别走得那么靠外,这个栏杆不知道多少年没人修过了,不一定靠得住。”

解春潮顺着他的引导往里走了两步,不着痕迹地推开他的手:“谢谢你。”

向成斌也不勉强,大大方方地把手收了回去,边走边问他:“昨天听心扬说,你最近要搬家?”

解春潮心里想以前怎么就没发现罗心扬这孩子属漏勺的,什么都跟别人说,但还是出于礼貌回答道:“是,现在住的地方不大方便了,心扬帮着找了一间出租屋。”

向成斌点点头,满头银发被山风吹得飞扬起来,带出一番别具一格的神采,他继续问道:“大约什么时候搬呢?我最近正好有些空闲。”

对于解春潮而言,向成斌几乎还是一个陌生人,前一夜两人或许还算有些交浅言深。经过一夜的冷却,解春潮对于这种几乎没有掩饰的示好,自然是下意识的推拒。

但他刚刚准备开口拒绝,就发现原本和魏栩一起落在后面的方明执就跟在他几步之外,也不知道刚刚是不是听见了他和向成斌的对话。

解春潮好气又好笑,既然你要和魏栩浓情蜜意,又何苦跑到他这来做出如此沉重的表情?

“时间还没定。”解春潮爽朗地回答道,冲着向成斌微微一笑。

向成斌也笑了,沉沉的笑声很快被风吹散了,却能听出显而易见的玩味和纵容,他站定了看着解春潮:“那心扬跟我说的周三搬家,是假消息咯?”

解春潮闹了个大红脸,这才意识到自己早被罗心扬卖了个干净,但是话都赶到这儿了,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就坦坦荡荡地说:“啊,是啊,我忘了。”

向成斌笑得更厉害了,居然仗着身高优势在解春潮头上揉了一把:“你啊,这么多……的优点。”

解春潮被他揉得一愣,也忘了躲开,就听见方明执也在他们后面站住了,冷冰冰地问:“那我呢,也可以去帮你搬家吗?”

解春潮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后面葛欣源大着嗓门喊:“你们别走得那么快啊,学姐脚崴了!”

解春潮正巴不得躲开这个问题,急匆匆地对方明执说:“魏小姐脚崴了,你快去看看要不要帮忙。”

方明执站在比他们高一级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向成斌:“怎么说也是同行的女士,一起去关心一下不过分吧?”

向成斌哑然失笑,像是听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毫不示弱地回答道:“这位同行的女士,怕是没有在盼着其他人的关心。”

方明执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解春潮感觉这样僵持着的确也不大好,拉着方明执就往回走:“走走走,去关心。”

谁知道方明执的目光刀子一样,直朝着解春潮剐了下来。

解春潮感到冤枉,这不都是顺着你?你要照顾小姑娘,我劝你快去。你要一起去,那就一起去。阁下还有哪里不满意?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豪门老男人的二婚男妻[重生] 黑暗诱惑 汉尼拔崛起 网游之少年绝色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被校草的信息素绑定了 米乐的囚犯 当年铁甲动帝王 夜夜夜惊魂(第3季) 黑色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