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后三个人磕磕绊绊地走上去的时候,魏栩在台阶上坐着,霍云和罗心扬已经先到了,和葛欣源一同围在魏栩身边。

霍云正握着魏栩的脚踝,小幅度地压了压,问她:“这样动会疼吗?”

魏栩像是吓了一跳,牙齿死死将下嘴唇咬着,一双眼睛盈盈地蓄满了泪水,正自下而上地将霍云望着,像是一只受了惊的白兔。

她轻轻一点头,泪水就毫无征兆地坠落下来,她嘴唇依旧微微颤着,声音倒还算坚定:“没有很疼,我们继续走吧。”

“真的没问题吗?下山比上山辛苦。”霍云还有些担心。

魏栩摇摇头,梨花带雨地浮出一个笑脸来:“可以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不能耽误大家。”

葛欣源和霍云一人站一边,扶着魏栩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

刚刚下了一个台阶,魏栩就脱力朝着山道跪了下去,正扑在方执明怀里。

解春潮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感慨自己的确是年纪大了,这种纯情少女碰瓷心上人的剧本落在眼睛里真的是会引起不适,他别看脸不打算继续观赏。

霍云的表情凝重起来,先把魏栩从方明执身上扶了过来才说:“现在吃不上力吗?要不然我给你喷点白药吧,正好包里带着。”说着就把双肩包从背上摘下来,拉开拉链准备翻找。

葛欣源忙把她拦着:“还是不要了吧,天气这么冷,要是现在喷了药半天干不了,学姐会着凉的。”

霍云有些为难了:“那现在怎么办?她这样子也走不了路。”

魏栩扶着栏杆晃晃悠悠地站直,脸上的泪还没干,笑得勉强却不失甜美:“没关系,你们先走,我慢慢走,到了下面会有摆渡车的。”

解春潮听着她这过于体贴懂事的解决方案,也不知道该发表些什么见解,就安安静静地在一旁站着,欣赏冬日暖阳。

葛欣源倒是见解颇多:“那怎么可能?我们把你一个人留在山上?我们当中这么多男生……”她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了方明执身上。

解春潮却感觉到方明执在看自己,不由一个激灵,倒退了半步:“你别看我啊,我背不动。”

向成斌双手插在裤兜里,俨然置身事外,只是听见解春潮的话又是一声低笑,好像解春潮说什么都有趣又可爱。

“那我背魏栩学姐下去吧。”罗心扬犹犹豫豫地开口了。的确,按照他这个身板,背着再小巧的成年人下山,也总归有些难度。

解春潮想人家这两位正培养感情,这小孩子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呢?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罗心扬,正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肚子突然咕噜了一声,他才想起来早上还没吃东西,下意识地压了一下胃。

方明执又看了看解春潮,停顿了几秒之后蹲在了魏栩身前,转头对她说:“上来吧。”

魏栩连忙摆手:“怎么能让明执背我?春潮哥会不高兴吧?”

解春潮突然被点到名,简直被这小姑娘九曲十八弯的演技折服,笑眯眯地说:“不会不高兴。但是我们能不能快走?我有点饿了。”

方明执地把魏栩从地上背了起来,一言不发地朝山下走去。

星特朗换到了向成斌肩上。他依旧走在解春潮身侧,带着笑意问他:“你是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吗?”

解春潮故意装糊涂:“介意什么呢?”

向成斌对着方明执和魏栩的背影抬抬下巴:“前面那个。”

解春潮豁达地露齿一笑:“正常的男女接触嘛,有什么可介意的?”

向成斌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了:“春潮,有时候你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解春潮转过头来看着他,浓黑的瞳仁哪怕在阳光中也似乎透不过一丝光,看似随意的,他轻轻开口:“轻易被人看透,和砧板上的肉有什么区别?”说完他又哈哈笑了:“你看看,这么严肃不就很奇怪了?”

向成斌却没笑,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到了山下,向成斌接了个电话,说是和他们不同路,要等朋友来接他,就没再和他们同行。

方明执送魏栩和葛欣源,罗心扬带着霍云和解春潮。解春潮和方明执没什么好说的,只打了个招呼两辆车就各走各的了。

罗心扬开着车,一路上都有些闷闷不乐。

霍云看不过眼,到底是开口问了:“扬扬你怎么了?干嘛一直板着脸?”

罗心扬从后视镜里几乎有些怨怼地看了一眼解春潮:“学长,你看不出来吗?”

又来了,怎么谁都要跑过来关心关心这个破事儿?解春潮用食指挠了挠脸颊:“看出来什么?”

罗心扬气鼓鼓地说:“那个葛欣源,为什么一直撮合方公子和魏栩学姐啊?方公子明明是学长的丈夫啊!她凭什么这么破坏别人的感情?”

解春潮心说,我俩哪有什么感情给她破坏?我巴不得她撮合成了让我解脱。但他知道罗心扬的确也不了解情况,他体贴小孩子为他打抱不平的苦心,大而化之地说:“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对于明执而言,魏小姐主要是他朋友的客人,他朋友暂时没空,他替朋友照顾一下魏小姐,在他们的圈子里,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罗心扬不吃他这套说辞,火更旺了:“在哪个圈子里,已婚男士可以和其他女人住一间帐篷?而且我觉得她根本没有伤的那么严重,还要别人背他,我要到后援会里……”

“心扬。”解春潮打断他,表情中是少有的严肃:“说人是非者,必是是非人。魏小姐和你的交集不会很多,你不要为了这点事乱出头。”其实他是怕罗心扬年纪气盛,为了自己根本不在意的事,特地跑到别人那里去送人头。

霍云看着罗心扬依旧一脸的恼火,伸手捏了捏他气鼓鼓的脸颊:“你学长的话你听见了没有?你能看出来的事,别人都能看出来,不需要你大张旗鼓的去宣扬。”

罗心扬被她捏得没了脾气,委委屈屈地说:“我就是看不得别人这么欺负我学长……”

“说到欺负我啊,罗心扬,我正好有个事要跟你打听打听。”解春潮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拿出兴师问罪的架势,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扒住了驾驶座:“向成斌是怎么知道我周三搬家的?是谁把我卖给他了呢,嗯?”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旋转门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樱树抽芽时,想你 柏林孤谍 冲啊,太子殿下 修仙农家乐 热搜预定 万劫 清洁女工之死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