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1111评加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明执进了书吧就笔直地朝解春潮走了过来,还没开口,魏栩就先出了哭腔:“明执,你别怪春潮哥,那个音频不是他故意放出去的,虽然这样可能伤了方家的面子,但是其实很快就会过去的。”

方明执想说的话被打断了,一双琥珀眼睛睨过去,一丝热乎气都没有,他的声音却依旧很有礼貌:“我知道他没有,这件事也伤不到方家的面子。”

魏栩眼中还噙着泪,无知无觉地继续说着:“明执,这次的事真的对不起……童桦说你很快就能把热搜压下去,我打你电话打不通,所以就到这儿来看看春潮哥有什么办法能找到你。”

解春潮简直被这个女人胡说八道的本事惊呆了,这说辞一套一套的。先是跑到他这儿来想当着他客人的面说他在方家有名无实,现在方明执露面了,她又借着童桦的名字让方明执帮她压**,只字不提解春潮和方明执不和的事。长得漂亮还会演,不去大荧幕发展简直就是浪费人才。

“我的确可以把热搜压下去,但是魏小姐也的确很大程度上侵犯了我的个人权益,所以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应当的。”方明执公事公办的口吻,任谁听着都心里发寒。

魏栩的眼泪不要钱似的掉起来:“这不是一点代价,我是一个音乐家,沾上了这种污点一辈子都不能洗干净了。就算那首曲子不是写给我的,可能听的人根本就不明白,也不在意,只不过是一首钢琴曲而已……”她一边说着,一边恨恨地瞪着解春潮。

方明执的声音更冷了,几乎流露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怒意:“原来你知道那是写给谁的。”

魏栩崩溃地大哭起来:“我怎么不知道,我还知道你在远足那天在他的帐篷门口守了一晚上,我还知道你那天愿意背我是因为他饿了,所以你才着急下山……但是你这么完美的人,怎么可能爱上这种人?他不过只有一张漂亮皮囊,有哪点能配得上你配得上方家?而你只不过是为了维持一个婚姻的假……”

“够了。”方明执的怒意已然收敛了,只留下了一层淡淡的疏离:“魏小姐还是管好自己的事。”

“可是你答应童桦照顾我的!你怎么忍心我被人抹黑到身败名裂?等童桦回来你要怎么同她交待?”魏栩不哭了,低声质问着方明执。

方明执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向她,身上的疏离也蒸发了,英俊的相貌一瞬间有些失真,又像是无爱无恨的神明,又像是无知无觉的机械。他平直地说:“第一,童桦让我照顾你,没让我任由你胡作非为,我没有什么好同她交待的;第二,没人抹黑你,是你自己不懂得洁身自好;第三,”他的目光收回来,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像是一个不屑的笑:“我忍心。”

解春潮挑着眉毛在一边抄手看着。魏栩的眼泪已经彻底收了,大约终于意识到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能在方明执这里讨到一个好果子吃,继而转向解春潮,笑得有些阴森:“你看清方明执是什么人了吧?过河拆桥,用过就丢。你以为你和这样的人会爱你?痴心妄想,你和他根本不会有结果!”

解春潮噗嗤一声笑了:“魏小姐要是在钢琴界讨不到一口饭吃,不如投身梨园学变脸啊,你这从楚楚可怜到肝肠寸断再到因爱生恨简直无缝连接。方明执用你什么了,就说他用过就丢?他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他凑近了魏栩,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也没打算和他有结果。魏小姐不用特地前来赐教。”

魏栩张口还要说什么,旁边一位客人就看不下去了:“行了吧行了吧,姑娘家家的怎么这么没脸没皮的,我们上这儿来是图个清净。你这莫名其妙带着人瞎吵吵一通,一听你就不带理,赶紧走,别跟这儿现眼了。”

其他的客人也纷纷附和:“对呀,我们蟹老板平常一个人开店也挺不容易,他什么样人我们都很了解,你再在这儿搅浑水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还有年纪大一些的说话没那么重,但也是明摆着嫌她碍眼了:“姑娘,你还年轻,知错能改,好多事儿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赶紧回家想办法弥补吧。”

魏栩却在议论声中逐渐变得平静,两个嘴角向下沉着,一双笑眼却还弯着,原本活泼的公主切反而使得她面目有些可怖,她看向方明执,变得愈发阴阳怪气:“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狠?那你记好了,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解春潮心里一咯噔,想起昨天方明执那个魔怔样子来,怕他又想起什么来,赶紧往前走了两步把门拉开:“魏小姐,请吧。”

魏栩又狠狠剜了解春潮一眼,就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了。

解春潮关上门,慢慢舒了一口气,走到方明执身边,态度比以往都要温和些:“你先坐一下,我跟客人说两句话就过来。”

方明执脸上难得泛出淡淡的粉红,像是完全没为魏栩的话感到困扰,甚至眼底还有一点点难以察觉的愉悦。他对解春潮低低地“嗯”了一声,找了个靠边的双人凳坐下了。

解春潮脸上含着笑,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各位客人实在对不住,今天因为我的一点私事打扰大家看书了。

这样,今天店里的客人借回的图书归还时间延期一周,就当是我跟大家赔礼道歉了。”

解春潮平常对书看得很宝贝,再熟的客人也必须按期把书归还书吧,以方便他对书的护理保养。今天能做出这样的退步,的确是很大的牺牲了。

店里的客人听他这样说,都不带客气的:“那就谢谢蟹老板了!”

解春潮管罗心扬要了一支笔,步伐轻快地走到方明执身边,手住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都在哪儿签字?”

方明执显然不太确定他在说什么,神色中的一缕轻松却消失了,他原本还闪着微光的琥珀色眼睛明显黯淡了:“你要签什么字?”

解春潮僵硬地握着笔,回视着那双眼睛,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就有一丝退却,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离婚协议书都拿来了,先签了再去公证也是一样的。你提什么条件我都同意,只要你肯离婚。”

方明执把手里的纸摊开了放在桌子上,目光垂了下去,用手反复地捋着文件平整的页脚:“我想给你配一个贴身保镖,这几个人都是我挑出来最好的,资料很详细,关于性格和技能,你看看有没有觉得合适的?”

“方明执。”解春潮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需要保镖。也别再让你那些人跟着我,我不需要。”

“你需要。”方明执笃定地说:“虽然以后我会尽可能地在你身边保护你,但是我的格斗技能并不能达到专业水准,我怕……”

“你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我想和你离婚。”解春潮看到桌子上密密麻麻的字和照片,心里非常失望。

今天书吧已经够热闹了,解春潮不想再生是非,但是气恼和失落一下涌上心头,眼眶就有些发热,他压着声音冲方明执低吼:“怎么样你才能明白?我不喜欢你了方明执!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只会时不时地给我带来困扰。只要离开你,我就能过得很好。你想要我在众人面前装样子,我装了。你问我是不是一个梦,我也跟你解释清楚了!你要的我都给你了,我只想离开你,越远越好!”

“你刚刚还为我说话了,刚才魏栩说我的时候,你说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你还……”方明执攥着木桌的边缘,指节都在抖。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要和我离婚了!我以为你终于想通了,愿意放我走,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你,在替你说话,你明白了吗?”失望的冲击太大了,解春潮有些失控,他用手指压着眼睛,想把泪意压下去,却觉得一只冰凉的手攥住了他拄在桌子上的手。

“你别生气。”方明执的声音也是哑的,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别……气坏身体。”

解春潮不想看他,却感觉到那只握着他的手凉的吓人,那手轻轻地攀在他的手腕上摩挲着,与其说是在安抚他,倒不如说像是在从他手腕上寻求温暖。

“春潮,我能不能有一个机会?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是我真的可以保护你。你说的不爱我我也相信,因为我真的忽略了很多,我不是不承认,我只是想要你再相信我一次,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行吗?”方明执低声说着,罕见的不自信。

解春潮垂下手,居高临下地看着方明执:“真的不能就直接离婚吗?”

方明执握着他的手微微一抖,人却沉默着。

情绪像是浪潮一样,来得快去的也快。解春潮稍一用力,就把手腕从方明执的手里抽了出来,他的口吻里有一种方明执所害怕的自暴自弃:“既然你执意要这样,那就这样吧,我等着你放弃。”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1111评加更)
热门: 寓所谜案 悲伤的精确度 造彩虹的人 云海鱼形兽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恩有重报 同桌乃是病娇本娇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