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无缘无故的加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解春潮瘪瘪嘴,感觉自己一片好心喂了狗。但最后还是听朱鹊的,叫了一份炸鸡外卖。

朱鹊其实也没多饿,捏着个鸡翅慢条斯理地吃着。

解春潮在旁边捧着热牛奶,问他:“你说要跟我说个好事,什么好事?”

朱鹊放下鸡翅,把一次性手套摘了,郑重其事地说:“你小三爷,要成亲了。”

解春潮险些被牛奶呛住,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朱鹊:“明淑?”

朱鹊听见这个名字,目光都温柔了:“是,我求婚成功了。”

解春潮发自内心地替他高兴:“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朱鹊脸上浮起一道红:“就昨天晚上,她答应了。”

“我的天,你真的棒兄弟!”解春潮在朱鹊肩上拍了拍,很兴奋地说:“我还没见过呢,你什么时候带过来,我给你们做饭吃。”

朱鹊想赶紧绕开“解春潮做饭”这个话题,笑容有些僵硬:“她姥爷最近身体不是太好,所以仪式就得抓紧着办,大概也就这一个来月,婚礼就在宝华办。”

解春潮点点头:“你定好了时间跟我说,我都有时间。”

朱鹊又想起了一件事,眉毛微微耸起来:“潮妹儿,还有个事儿。”他稍迟疑了一下,又继续说:“我家办事儿,肯定得请方家的,你和方明执,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解春潮知道早晚也是绕不开,用手挠了挠耳缘:“我想离婚,他不同意。”

朱鹊的表情更严肃了:“离婚?你确定吗?他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儿吗?”

解春潮不知道怎么跟朱鹊说明白,抿了一口牛奶,形容淡淡的:“他没做什么。我就是,不爱他了而已。”

朱鹊听他这么说,也沉默了。

他记得从前的解春潮,说起方明执来两个眼睛都冒光,他们家方明执简直全天下最好,又漂亮又有能力,对他还很温柔。

从前朱鹊还劝过解春潮,说方明执这个人很古怪,温柔谦逊,眼睛里却没生气,让解春潮别轻易跟这种人掏心掏肺。

那时候解春潮还跟他生气,百般维护方明执,说他只是年纪小,还不懂事。

可是现在的解春潮却垂着眼睛,说他不爱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朱鹊小心翼翼地问他。

“说来怂,他不离婚我真的没办法。我软的硬的都试过,甚至公开宣布过,但是他不同意。”解春潮放下牛奶,口气平淡得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事:“方明执就像是五指山,我就算是本领齐天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他顺风顺水了一辈子,大概就是想不通别人会不喜欢他,等他看开了就放手了吧。”

朱鹊听得心里难受,带着质询看向解春潮:“你真这么想吗?”

解春潮避开他的目光,勉强笑了笑:“今天不是来说你的事儿吗?怎么说着说着又聊到我了呢?”他抿着嘴想了想:“你的婚事现在头一等的重要,我肯定不给你掉链子。不就是要跟方明执再演一天吗?一两年都演过来了,不差这一天半天的。”

朱鹊多希望自己能跟解春潮说不用他这么自我牺牲,但是他也明白今天来找解春潮是带着私心的。方家之怒,朱鹊当不起这个池鱼。

解春潮懂他的心思,却没有一丝介怀。

朱鹊心里暗骂自己不是个东西,解春潮这么对他,他却只能让解春潮受委屈,脸上也就高兴不起来。

解春潮偏着头凑过来,琉璃珠似的黑眼睛里还噙着笑:“小三爷,你见多识广,我有个事儿想跟您讨教。”

朱鹊本来心里不痛快着,但看见解春潮的笑脸,不由放松了一点:“你又要飞什么幺蛾子?”

“就是不是说心扬妈妈给我送了好多吃的吗?你看我回送点什么比较好?”解春潮咬着下嘴唇,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朱鹊没想到他的弯拐得这么急,但看他的轻松也不全像是装的,试探着问:“现在新出了几款智能扫地机器人,我估计罗心扬家里还没买,要不你送个试试?”

解春潮一听,蹙在一起的清秀眉峰就水一样的融开了:“小三爷,你这么些年的妇女之友还真不白当!”

“收收德行吧,解春潮。”朱鹊损了他一句,心里头那点苦涩渐渐就淡了——

周三那天宝京下雨了,不是贵如油的那种绵密春雨,而是铺天盖地的大暴雨,地面上尽是核桃大的水泡,天边时不时地响起滚滚春雷。

阴雨天人都爱犯懒,书吧里人也不多,大家各自窝在自己喜欢的椅子里静静看书,配着窗外渐渐平和的淅沥雨声,气氛很祥和。

解春潮窝在书吧里,正在网上挑最新款的扫地机器人。

罗心扬红着脸从前台走过来:“学长,碰上个不讲理的客人,我气死了。”

解春潮把平板放下,一边从沙发上起身一边问他:“什么事儿?客人还

在店里吗?”

“在呢,”罗心扬把解春潮往外领,满脸的不高兴:“藏书区的孤本,他说什么都要买走。他要买书应该去书店,哪有跑到咱们这儿来抢藏品的?”

“你先别急,去招待别的客人。我来跟他沟通一下。”解春潮拍了拍他的肩,独自走到前台。

前台站着个戴方框眼镜的光头,看着年纪准有四十大几小五十了。他个子不高,眼镜度数却不低,大圆脑袋亮的像个灯泡。

“您好,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解春潮有礼貌地问。

光头透过厚镜片将解春潮上下打量着:“你是这儿的老板?”不等他回答,又喃喃自语道:“倒是像个读书人。”

解春潮轻笑了一下,说:“刚才我的店员说您想买书?”

光头抱着手里的书,很重地点了一下头:“哎对,你赶紧把账给我结了。趁着这会儿雨不大,我早点回家了。”

解春潮态度依旧很好:“不好意思,这本书仅限在店内阅读,不外借也不出售。”

光头看着解春潮和和气气的,挺好欺负的样子,没想到他会拒绝自己。他金鱼眼向外凸着,语气恶劣起来:“你知道这是什么书吗?这是七三版的《玫瑰尽头》,市场上早就买不着了。你就把它放在这么个小店里,让这些不懂得赏识它的凡夫俗子随意亵渎?”

解春潮听不得别人说他的客人们,但看在这个人也是个爱书人的份上,强压着火气说:“店里的客人都很好。这本书在市场上的流通量并不是太小,您爱书有道,要是真心喜欢,总有机会买得到。”

光头却不听:“怎么可能?你一个小孩子根本不懂,书放在这也是糟蹋。你出个价,只要别太出圈儿,我绝对不含糊!”

解春潮真的讨厌这种以为什么事儿都能拿钱解决的人,刚才的那点容忍也散了个干净,他的脸冷下来:“这书不卖,想看的话,麻烦您在店内借阅。”

“我都说了,多少钱我都买。我肯进你们店不怕沾上俗气,就是为了沙里淘金,就盼着一千本垃圾里能侥幸有一本像样的。我现在已经是抬举你们,你别太不知好歹。你还把我往外赶,你是服务业你懂不懂?顾客是上帝你听过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人把你们店的同城评刷成负的?”话刚说完,光头重重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引得店里的客人都抬头看了过来。

解春潮没想到还会在店里遇见这种蛮不讲理的客人,气得脑袋发懵,差评就差评,和书有关系的事他不可能让步。

他正打算直接撕破脸算了,一个人扶住他的腰把他揽进怀里,一边安抚地捋着他的后背,一边对光头说:“有事儿您跟我说,他不能生气。”

光头仰视着高他半头还多的年轻男人,气势弱了下来:“你们这开店的,东西摆出来还不卖。”

方明执二话不说把书从光头手里拿过来放在桌子上,用手指着背面贴着的标签:“这清清楚楚写着非卖品,您这么爱书,总不至于不识字吧?”

光头被他呛得直翻白眼,又拿出那一套来:“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少在这儿张牙舞爪地打官腔儿,我多打几个差评,你们店就得关门!”

方明执一手替解春潮顺着背,一手搭在前台的高桌上,大拇指缓慢地摩挲着食指的关节:“我看门口放着一把宝京高中的雨伞,是您的吗?”

光头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怔了怔才说:“是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您既然在中学工作,收入想来也不会太高。而且恕我直言……”方明执琥珀色的眼睛在光头身上悠悠地打了个转:“您还是独居,却敢夸海口说多少钱都要买这本书。让我猜猜看,和您手腕上的针孔有关系吗?”方明执说的不紧不慢,光头的脸色却越来越白。

方明执没等他说话,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弹了弹:“您现在走还来得及,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再晚一会儿,您的下家我都要知道了。”

光头看鬼似的盯着方明执:“为了一本破书,你就在这里胡说八道!”说完就像屁股着了火似的冲进了雨里。

解春潮也听得一愣一愣的,等四周安静下来才发现自己还被方明执拢在怀里,一个激灵挣了出来:“你到这儿干嘛来了?”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无缘无故的加更?)
热门: 宠爹 修真界败类 皇室秘闻[穿书] 你是我大爷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和离行不行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神器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