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明执在解春潮身后紧紧跟着,两个人一路无言,直到方明执打破沉默:“昨天给你找麻烦的人,我查过了,现在已经拘留待审了,没个十年八年,他出不来。”

解春潮玩着手机,心不在焉地回了他一个“嗯”。

方明执往回拽他:“走路不看手机了吧?”

解春潮抬头看了他一眼,方明执就松手了。

方明执正打算说什么,解春潮的手机铃声就响了,是首他没听过的英文歌。

解春潮划开接听键,对面是向成斌,似乎心情有些低落的样子:“春潮,你现在有时间吗?”

解春潮实话实说:“有什么事儿吗?不是太忙。”

向成斌停顿了一会儿说:“我有些事情想不通,你能不能出来跟我说说话?”

解春潮觉得自己和向成斌关系没到说知心话的地步,就想直接拒绝,向成斌似乎想到了这一步,又追了一句:“除了你,这些话我在宝京找不到人说。”

解春潮想到向成斌的确回国不太久,可能还真会遇上一些麻烦,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那就一起喝一杯咖啡?”

方明执在一边听了一会儿,等他挂了电话,问解春潮:“你要去见别人?”

解春潮点头:“向成斌。”

方明执把自己的皮衣脱下来,罩在解春潮身上:“你……你喜欢他吗?”

解春潮披着他的皮衣,明显大了一码,有些松松垮垮的,一脸好笑地仰头看着他:“这一天还不够吗?”

方明执来回揉着手表上的搭扣,声音低了下来:“我能和你去吗?”

解春潮真的觉得很稀罕,偏着头问他:“方公子,你别这样,我害怕。”

方明执又退了一步:“那不喝咖啡行不行?”

解春潮笑了,不置可否,把皮衣脱下来还给了方明执:“我不喜欢向成斌,也不会喝咖啡。但是我也不喜欢你,更不喜欢你跟着我。天气挺凉的,方公子早点回家吧。”——

方圆集团地处在宝京的心脏部位,最高统治者的办公室自然设置在顶层,透过一尘不染的钢化落地窗,在各种意义上都是一览众山小。

方明执已经换了一身水色的蚕丝西装,扣子系到了第二颗,很快地浏览着最近的收购项目报告。

等到下午六点四十,方明执走进办公室的衣帽间,修剪得圆润整齐的指尖滑过一排一排的领带,最终挑起一条深灰色的,一丝不苟地绕过竖起的衬衫领子,极为规整地打了个温莎结。

七点整,方明执坐回了宽大的人体学办公椅上,在三针重合的一秒,他拨通了一宗视屏通讯,很快那边就接了起来。

“外公,您好。”方明执对着摄像头微微低头行礼。

视频画面里像是一个欧式的小庭院,一位老人正弯着腰逗一条宽肩牛奶花的英国斗牛。他扔出一整片鲜红的生肉,斗牛犬飞快地接住,老人哈哈笑着夸奖它:“Goodgirl!Fetchmethebestflowermiacara!”

那狗显然听懂了他的话,兴奋极了,呼哧呼哧地追着尾巴原地跑了两圈,跳进了一旁的山茶花丛。

老人这才擦干净手,笑着在小圆桌坐下来,先是仔细地把方明执看了几眼,规整的眉毛微微地挑起一侧,他的目光渐渐冷下来:“Mitchell,灰色和蓝色,会不会太轻浮了?”

方明执呼吸紧了紧,不自在地抚上了锋利的领口,面色却依旧沉稳。

老人忽地哈哈大笑起来:“别紧张,记住,你是君主,不能这么轻易紧张。”他笑起来的样子英朗又和气,深目高鼻,像是带着部分异国血统,不难看出年轻时的神采不俗。

方明执的后背微微绷着,脸上却浮出恭敬的笑容:“外公,我的审美是您一手栽培的,总不会太差。”

老人轻轻一笑,侧脸看着花丛里的斗牛犬:“你是我花了一辈子栽培出来的,当然是样样都是最好。除了那件事,我对你都很满意。”

方明执垂着头,避开了老人犀利的目光。

老人审视着他,声音慢慢的,柔和中藏着锋利:“不过我总归知道,那事不是出自你本意。我不主张你和任何人结婚,但你既然必须要经历一次婚姻,那其实和谁在一起,都不是最重要。”他打量着方明执的神情,眼睛微微眯起来:“你表妹,最近也和我联系过,说了一些我不想听到的事。Mitchell,告诉我,你不会对任何人动真心,告诉我,你不会爱上任何人。”

方明执直视着他,表情中没有一丝起伏,琥珀色的眼睛平缓而规律地眨动着,像是一尊精密的机械:“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老人盯着他,刹那间,明亮的浅黄色眼睛仿佛属于穷凶极恶的苍鹰,那目光如同利刃一般在方明执脸上来回剐蹭,要将他的伪装全部剥脱。

“很好。”老人收回了目光,声音变得平和

了:“Mitchell,你是我一声最得意的作品。我要你成为最锋利的武器,我要你孤独地,无牵无挂地成神,我要这世上的一切都不能把你牵绊。或许你会感到寂寞,Mitchell,我很抱歉,我剥夺了你的许多快乐,我承认。但是神明总是寂寞的,凡人才会乞讨快乐。你拥有的,要做到的,就是左右别人,而不是被人左右。”

方明执没有一丝犹疑,回答得令老人满意:“外公,我明白。”

斗牛犬从花丛里窜出来,满口的利齿间叼着一支鲜红的山茶花,它讨好地拱进老人怀里。

老人把花从狗嘴里拿出来,放在鼻子下面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狗的脑袋:“Bravo,honey!”

斗牛犬得到了赞赏,快活地哈着气,把头蹭进老人的手掌。

老人的手抚摸到了斗牛犬的颈部,有力的手指慢慢地收紧了。

斗牛犬不明所以,有些不舒服地往外躲。

老人安抚着轻声说:“Don‘tmove,mygirl.Staycool.”

斗牛犬不敢动了,在他的手底下呜呜咽咽地嚎叫。

老人慢慢用膝盖把斗牛犬压在地上,手上的力度却越来越大。

斗牛犬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不遗余力地反抗起来。

老人的身型原本看起来只是匀称硬朗,现在浑身的肌肉绷起来,在薄薄的丝麻质衬衫下显示出不凡的力道。

斗牛犬被求生的本能支配,狂吠着在地上疯狂扭动,试图挣脱出那双即将带来死亡的大手。

老人的额头上慢慢浮出了青筋,但粗重的喘息间还夹杂着些温柔的话语。

老人把浑身的力量全倾注在那双手上,随着斗牛犬的拱动被带进了一旁的花丛,满枝的红山茶簌簌地颤抖着,时不时有整朵的花从枝头跌落,瓷碗一样的摔碎在地上,绽出满地的鲜红。

过了一会儿,花丛渐渐地安静下来,老人独自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慢悠悠地整理着略微有些凌乱的短发,露出刀刻一般的鬓角。

他坐下,握着圆桌上的紫砂壶,轻描淡写地抿了一口,又看回镜头里:“Mitchell,你会觉得可惜吗?”

方明执冷淡地看了一眼花丛:“不可惜。”

老人摇摇头,咂着嘴说:“我觉得很可惜,那是一条好狗。那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吗?”

方明执稍稍犹豫了一下:“因为它挑的不是最好的山茶花,而您要的是’thebest‘。”

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却又很快地收了笑。他回头看了看满地的落红,又转过头来,很认真地看着方明执,一字一顿地说:“我爱它,Mitchell,是因为我爱它。”

结束了视频,方明执机械地拆开了领带,把扣子重新解开,脱掉了西服外套。

他很平静地翻开秘书新送进来的合约书,脸色却越发苍白。他的耳边像是诅咒一般地回荡着斗牛犬濒死时的呜咽声。

最终他站起身走进了洗手间,对着水池不可抑制地呕吐了起来。

那张苍老而平静的脸反复在他的眼前闪现:“我爱它,Mitchell,是因为我爱它。”

解春潮晚上回家的时候,对门的邻居还没回来。他心里有些奇怪,按理说对面住的是一对小夫妻,却时常到了晚上**点还没人回家,可见如今的年轻人真的过得不容易。

今天向成斌找他也挺奇怪的,说是心里难受,却也没跟他说什么话,只是开着车带他看他以前的学校,走一些从前他去过的地方。

两个人从头到尾也没聊什么,只是最后离开时,向成斌的脸色好了很多,还客气地要请解春潮吃饭。

解春潮想着冰箱里还有早上剩下的粥,不想浪费了,就婉拒了向成斌的要求。

解春潮用微波炉热着粥,米香味慢慢飘出来,将整个厨房都填满,很有一股家庭的温馨。

解春潮靠在墙上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突然看到了早上方明执发来的消息,心里莫名想到:以前方家的做饭阿姨,这么会煮粥的吗?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十宗罪2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密室收藏家 虫图腾1:迷雾虫重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祖师爷赏饭吃 魔天记 谜桶 择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