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三章 结案

上一章:第四八二章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下一章:第四八四章 危机边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启最终还是选择了缓和一下矛盾。

当然,不是在弑君案上,在这个案子上他是不能让步的,他的做法是紧接着抛出了宗室限禄法。

这也是文臣一直想要的。

从这一年开始,各藩俸禄不再增长,每藩就是按照目前的标准,以后成为固定的俸禄,无论再增加多少人口,朝廷都不会再按照增加的人口增加俸禄,你们自己内部去解决,反正朝廷以后就给这些了,这算是象征性给了文臣们一个甜枣,原本历史上其实也是这一年发布的。

只不过原本历史上是被财政逼的,但这一次属于天启主动示好。

当然,这没什么用。

除非现在天启下旨取消昭义市,把杨信踢出朝廷,剥夺他的一切权力,甚至把他千刀万剐,否则士绅们是不会原谅皇帝陛下的,而天启很显然也没有那么傻,所以他在士绅们心目中的形象不会因为宗室限禄法而变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新东林党包括部分旧东林党的言官,依然在不断上奏抨击锦衣卫制造冤狱,把诏狱里至今硬扛着的文震孟等人描绘为被杨信蓄意陷害的忠臣。

然而……

乾清宫外。

“忠臣?诸位,这就是你们的忠臣?看看吧,这就是他们的供词,他们已经招认了所有罪行!”

杨信举着一堆供词叫嚣着。

那些正在堵门求见天启的言官们一片愕然。

魏大中难以置信地抢过杨信手中供词,看着上面那熟悉的笔迹,这是文震孟的笔迹,后者招供了所有罪名,包括弑君谋逆的。

“这不可能!”

他崩溃一样惊叫着。

“白纸黑字,你可别撕,你撕了大不了我再去让他写一份。”

杨信得意地说道。

“我要见他!”

魏大中深吸一口气说道。

“带他去见,不准靠近,不准交谈!”

杨信说道。

他身旁孙云鹤赶紧上前,带着魏大中前往诏狱。

其他几个言官也凑上前,杨信很坦然地把手中供词随便他们看,紧接着袁化中便愤慨地把手中李应升的供词扔给另一个御史,然后阴沉着脸转头走了,走出没几步一个东西掉落脚下。

“袁御史,你的奏折掉了!”

杨信喊道。

原本还准备弯腰捡的袁化中,冷哼一声直接走了。

“这脾气越来越大了!”

杨信笑着说道。

剩下那些言官看完供词,一个个也都沉着脸走了,至于去诏狱看看有魏大中就行了,真要是锦衣卫把文震孟几个打得形状诡异,大不了再来继续弹劾,不过他们也知道,杨信既然敢让魏大中去看,那就肯定是有恃无恐,也就是说文震孟这些人并没受太多的苦,这些家伙很可能就是骨头太软,从上次大义觉迷录来看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原本堵在乾清门的言官们转眼散尽。

“这个法子倒是真好。”

许显纯笑着说道。

“那也得看对什么人,真正的硬骨头一样能扛住。”

杨信说道。

为了能够迅速获得供词,他不得不使用了一些特殊手段,一些应该说是很卑鄙无耻的手段,毕竟有些东西比拷打管用,不过好在效果还是很好的,仅仅用了十天时间,他就轻松摧毁了文震孟这些人的防线,而且还不用打得形状诡异。

就是让许显纯这些鹰犬爪牙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说完之后杨信重新整理了一下供词,然后直接去向天启交差了。

而魏大中的诏狱之游,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文震孟几个的确受刑,但要说酷刑折磨就夸张了,实际上他们都很正常,除了精神差些眼神空洞些,基本上没有什么异常之处。甚至李应升的精神还很亢奋,在牢房里面语无伦次的咒骂着杨信这些奸臣,而且还是在那里边走边骂,看得出身体没什么事,最终魏大中只是回去鸡蛋挑骨头,随随便便上了份注定没用的奏折,指责锦衣卫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比如囚犯待遇差之类的。

纯属撒泼。

而杨信根据他们的罪行,拟定的处置方式在天启那里得到批准,只不过皇帝陛下略微修改了一下。

凌迟改成了斩首。

按照大明律这样的无论首从都是要凌迟的。

但天启为了显示仁慈,包括文震孟,陈仁锡,李应升,吴昌时在内一干犯人统统由凌迟改为斩首,不过这时候还不能杀,因为大明死刑处决有时间限制,立春以前秋分以后,这是死刑执行的时间,这个时间以外不能杀。

而且这个时间以内也得避开十斋日。

所以这批犯人的处决得等大半年,实际上这时候才刚过立春。

当然,他们的死刑已经定了。

而原本他们从祖父开始,一直到孙子辈,包括叔伯一系年十六以上的,统统也是要斩首的,但天启改成了流三千里,而且原本流放之前还得杖一百的,这个也免了。至于流放地当然还是挖鸟粪,杨信已经跟刑部签了一个得到天启恩准的协议,就是以后流三千里的,都直接给他,这样朝廷也不用为此而费心了。

只要判处流放三千里的,这个统统都直接给他,然后他会给刑部银子,虽然这项制度遭到言官抨击,但在九千岁控制刑部和刑科的情况下,还是迅速得到了施行。

女眷也得到宽大处理。

原本女眷依照大明律是要籍没为奴的。

但天启还是特意赦免,连同小孩各还其娘家,实际上之前那些类似情况的也是这样处理,所以士绅们其实不是很怕杨信和天启,他们知道这俩都不是那种喜欢杀人的,至少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

当然,这样也没什么坏处,至少他们跳出来时候还能勇敢些。

至于他们的财产肯定归皇帝,无论钱财土地房产商铺,统统收归皇帝,而奴婢释放为良人并妥善安置,田产及其佃户改为皇庄民兵。

这套处置方式已经成了惯例。

而且被士绅深恶痛绝,虽然相比起原本的已经很仁慈,但因为抄没一家就等于皇帝在地方打下了一个民兵区的钉子,所以各地士绅无不视之为暴政,毕竟这样继续下去,皇帝在地方的钉子会越来越多,就像当年朱元璋在各地设立的卫所一样收紧对士绅的绞索。士绅和文官们用了两百年时间,才终于毁掉了卫所,使其成为一具躯壳,但天启和杨信这对昏君奸臣,却用这种方式重建,让士绅们逐渐又回到被朱元璋的阴影支配的恐惧中。

真的。

这比朱元璋还狠。

毕竟朱元璋没有杨信的经济头脑,他的卫所军户生活水平,比起普通老百姓强点而已。

但民兵的生活真的强太多了。

杨信通过这个体系形成内部商业,开各种工厂,这一年光长江沿岸的罐头厂就开了无数,整个民兵区形成自给自足,而且向外扩张的工商业网络,同样两三成的地租也让民兵区哪怕在灾年,也一样能够有余粮,甚至现在连士绅控制区都不得不向他们那里购买粮食,罐头之类。

这真得对士绅统治构成巨大威胁,连苏州不少当苦力的工人都跑了,毕竟做苦力的日子肯定比不上当民兵,就算民兵区没有土地分给他们,还有杨都督开的那些工厂,杨都督的工厂可比士绅的强多了,尤其是罐头厂,那是完全可以吃饱饭的,而在士绅的纺织作坊里,那可真就不一定吃饱饭了。

“说到底,这吃饭最重要啊!”

杨信站在窗口,看着前面正在涌入考场的士子感慨着。

大明新一科的会试正式开始了,聚集京城的五千举子,将开始他们人生的重要时刻,弑君案没有影响士子的情绪,毕竟这是弑君案,敢弑君谋逆就是诛九族也是应该的,更何况那些犯人自己都已经招供了。

“可关外已经快吃不上饭了。”

他后面的陈于阶说道。

他并不是奉诏进京,而是私下过来专门催粮的,不是找朝廷,他们那里的粮食运输都是杨信承包的,根本就不关户部的事。

实际上这些年他经常这样算是半秘密的方式进京。

“这些年关外越来越旱,冬天越来越冷,种的粮食收获不了几个,也就是地瓜和高粱还能有点收成,而牧区的牲畜越来越多冻死,要不是还有咱们的粮食支撑,炒花那里早就已经陷入饥荒。据逃到金台吉那里的建奴说,野猪皮那里因为没有足够粮食,已经开始杀无粮人,就是那些老弱无用的奴隶,甚至直接杀了当食物。

今年看起来不会转好,而在朝鲜已经没有可抢的,我怕逼急了开春以后他们得铤而走险。

不然就得饿死了。

林丹汗就是被逼急了,他那边已经在饿死人。

他不像炒花一样有金台吉的银子帮助,从张家口买的粮食又经常被哈喇慎部抢劫,只能用这种手段想捞一把,抢哈喇慎部的牲畜至少还能让他渡过冬天最难的这段日子。

说白了都是被饿的。

你在这里觉不出来,但在关外真到了不抢就饿死的地步”

陈于阶说道。

上一章:第四八二章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下一章:第四八四章 危机边缘
热门: 艳遇小农民 女主醒醒,你是男主的[快穿]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遛鬼 山村风流:娇娘很疯狂 黑咖啡 以爱渡我 雪白血红:一名德军士兵的东线回忆录 我不做人了 天字一号缉灵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