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危机边缘

上一章:第四八三章 结案 下一章:第四八五章 最后底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年……

今年的确对大家来说,都是很艰难的一年。

一六二五年。

原本历史上就是这一年,林丹汗因为饥荒不得不以进攻科尔沁来抢掠牲畜,同样野猪皮也不得不以大举南下抢掠来解决粮食不足,最终到明年年初成就圆嘟嘟的神话。

可以说这是整个塞外都饿疯了的一年。

这种情况下要说野猪皮真得铤而走险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到底朝鲜真养不活他。

事实上朝鲜本身就是依赖全罗这个最大的产粮区,从全罗向汉城的粮食运输类似于大明的漕运。

罗州至今在李倧手中。

而全州遭到屠城后,人口损失非常严重,虽然野猪皮向那里迁移部分建奴,但短时间内很难恢复,而他为了恢复兵力,又大量扩充八旗朝鲜和绿旗军,前者总兵力已超过五万,比正牌八旗满洲还多。这些八旗军都是要养活的,就目前朝鲜那点人口和他们抓的那些奴隶,而且还在不断遭受毛文龙袭扰的情况下,真得已经不堪重负了,再遇上这种天灾,除了铤而走险也真没别的选择了。

“有胆子他就出来!

正好让他有来无回,大不了我再去辽东亲自解决他。

至于粮食好办。

牛庄解冻后,我会以最快速度向你那里运至少二十万石稻谷。

炒花那里没有银子那就继续给他贷款,总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他和金台吉,林丹汗那里不用管,他只要不向东搞事就行,向西是卜石兔的活。

金台吉那里,就不要再让他招诱野猪皮的人了。

你得让他明白。

他的银矿就那么大,招诱的人越多分他银子的也就越多,更何况这些人都是墙头草,之前投靠野猪皮,现在野猪皮养不了他们去投他,难道他就不怕这些人数量多了,哪天和野猪皮勾结起来,给他来个鹊巢鸠占?那些终究不是他的人,他能保证那些人和他一条心?到时候别出了事,那就悔之晚矣了,他现在的实力足够自保的,何必再继续养这些多余的人?

他很喜欢分银子给别人吗?”

杨信说道。

当然,主要是得防止金台吉生出野心什么的,这些年叶赫部发展可是很迅猛,目前总人口已突破五万,能拉出一万多能打的。

再发展下去就容易生出野心了。

更何况他这些年招诱的,还有不少是原本部落首领级别,这些人本来就是跟着野猪皮造反的,再有那些野心勃勃的,忽悠他学野猪皮,到时候可就是麻烦了。说到底叶赫部当年也不是老实的,只不过到金台吉这一代面对野猪皮的威胁,最终只能选择投靠大明,但要说金台吉对大明皇帝有什么忠心那就是笑话了。

陈于阶点了点头。

这也是必须的。

他在开原的炼银目前来讲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始终无法突破四十万两这个极限。

主要就是人不够。

而人不够的关键在于粮食不够。

虽然他在本地大量开荒,但开荒田也就是种地瓜高粱,最多再种点玉米,但玉米的产量和前两样就根本没法比了,这几年倒是开始种土豆,但这时候的土豆产量也很低。

最终还是得靠关内运输。

而赵率教部本来就是一万五千人的编制,这是完全脱产的军队,金台吉那里采矿肯定对农业生产有一定的耽误,还得补给炒花那里,同样他那里的冶炼工人,配套的矿工,为冶炼挖煤的,统统都得粮食。最终每年至少得运三十万石,实际上他们产出的银子还不够买粮食的,只不过这些粮食里面,有一多半是以军粮名义,然后由朝廷支付粮价和运费。当然,那些士兵更喜欢用粮食换炒花那里的牲畜吃肉,但无论如何,要维持这个明蒙叶赫的三角同盟稳定,每年至少要运三十万石粮食过去。

今年的话三十万石还不够,因为大规模的旱灾将席卷塞外。

粮食减产是必然。

牲畜大量死亡也是必然的。

同样不能再增加人口数量,因为再增加就更不够了。

杨信给他们运粮也不容易,从辽河逆流而上,运输三十万石粮食哪有那么简单,能到开原的小船一艘也就是运不到一百石,一百艘一次都不一定运过去一万石。

实际上总共四百艘。

杨信在辽河上养了四百艘所谓的艚船。

每年它们也就能往返七回,三十万石已经是极限。

实际上杨信在辽东赚不到什么钱,虽然他每年从辽东的确分走大量利润,但这些全都用在养活航运队了。

四百艘运粮船,至少得超过两千船工,这些船工的工资都必须得保证他们养活全家,而且这是逆流而上的运输,沿岸还得有畜力的拉纤队随时备用,另外还得养一批人负责沿线的河道维护。辽河虽然自郑家屯以下都通航,但自然航道的情况下也不是说没有浅滩阻碍,尤其是这样的干旱时代,好在安全不用考虑,要不然这条航线还得军队保护。

而这些全是银子。

更何况他不仅仅是要从牛庄向开原运粮,这些粮食还得从南方一路运输到北方,虽然他一石米在开原四两银子卖给金台吉,但绝大多数利润实际上都填在了这条运输线的维护上。

当然,作用巨大。

这些米让开原,叶赫城,内喀尔喀各部形成牢固的同盟。

无论野猪皮还是林丹汗都对这个同盟无可奈何,毕竟这个同盟维持下去的核心其实是粮食,本身粮食不足的炒花和金台吉都必须依赖杨信,而他们缺乏的恰恰也是粮食。

“还有一件事……”

陈于阶欲言又止。

“我在江浙到底想干什么?”

杨信替他说了。

陈于阶点了点头。

“暂时我不想回答,因为现在我就算告诉你原因,你也很难相信,我只想说你等着看吧,实际上也用不着等太久了,很快你们就会知道,这些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大用的。”

杨信说道。

他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他说从三年后开始,一场毁灭性的天灾会从西北开始,在整个大明游荡数十年,用赤地千里的饥荒毁掉这个国家?

除了自己的女人,没有人会相信他的。

再说就算相信他,难道那些士绅就会为此而改变了?

在他们看来倒是咱大清的方式最简单有效,把无粮人杀光就行,不就是天灾嘛,死个几千万人就解决,到时候他们不死就行了,头可断血可流,士绅的天下不能亡。老百姓造反又如何,镇压不了难道不能借兵剿寇?只要能继续维持他们站在佃户农奴尸骨上的歌舞升平,麻哥都能变圣主明君,咱大元都能让他们念念不忘。

陈于阶也没再多问,他其实就是替那些家乡朋友们问问而已。

他陈家是无所谓了。

反正杨信再怎么折腾,也不会亏待了他的。

至于他家乡的朋友们……

他家乡的朋友们,已经在忍无可忍了。

江阴赤岸。

“让开,想干什么?造反吗?”

杨寰颇有些色厉内荏地喝道。

在他身后的古老大宅内,一群哭喊的男女老幼正在被押出,而在里面的庭院中,是一个个装满的箱子,而在外面的码头上,是一艘艘正在装满的小船。

这是李应升家。

他家祖上其实是色目人,胡元时候驻这里的将领,后来投降大明就这样一直繁衍至今,至少两百多年过去后,李应升身上已经看不到多少祖上的模样。相反李家还是江阴最顶级儒学世家,家里藏书无数,不得不说这也是很令人感慨,他爷爷还是王阳明的弟子呢!

李家在案发后第六天,就被杨寰带着人封了门,包括李应升几个叔伯家,现在只是得知李应升定罪后,正式对这里进行抄家。

“李应升弑君谋逆,而且已经招供定罪,本官奉旨前来抄家,你们不要胡闹,袭击锦衣卫是犯法的!”

杨寰继续色厉内荏地呵斥。

他的确色厉内荏。

因为此时在李家外面,是整整一个营的团练,甚至连战车都在两旁布置好了,一辆辆战车的盾墙后,那些扛着斑鸠铳的士兵冷眼相待,在盾墙后面,甚至还有一队骑兵,马鞍上挂满了短枪。

而对面是大炮。

四门小型的千斤红夷大炮虽然炮口没有对准他们,但需要时候也仅仅是转头而已。

这是江阴团练,或者说常捷军。

“杨佥事,我们只是来看看,看看不犯法吧?”

他对面徐弘祖或者说徐霞客说道。

的确人家就是看看。

穿着一身欧式半身甲,带着短枪和刀在那里看看,而在他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长矛林,一个个同样穿着欧式半身甲的步兵举着长矛整齐排列成方阵,而在长矛方阵两旁,是身上只有胸甲的火枪手。

“我警告你们,别乱来,我们可是锦衣卫。”

杨寰底气不足地说道。

“哈,锦衣卫!”

徐霞客鄙夷地说道。

就在同时他身后长矛方阵骤然爆发出一声整齐的怒吼,紧接着所有长矛以整齐的动作下压,无数矛刃在冬日的暖阳下一片寒光……

上一章:第四八三章 结案 下一章:第四八五章 最后底线
热门: 神拳 欲望街头 魔道祖师 李鸿章传 生死翡翠湖 贾志刚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东海扬尘 民国那些腕儿 海军战略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