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七章 士绅闹革命啦

上一章:第四八六章 正义永不倒 下一章:第四八八章 孤家寡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唯一的问题当然是杨信了。

但这种事情总不能害怕他就不做吧?

要那样的话大家还闹个屁,干脆去抱紧他的大腿不是更好?既然选择了正义事业,选择了与昏君奸臣势不两立,那就要拿出勇气来,不能因为害怕而屈服于恶势力的淫威……

当然,主要是大家都不好意思明说。

说一堆忠臣义士,被杨信一个人吓得畏首畏尾,那也未免太丢人了。

总之计划就这样迅速确定,许都和张名振立刻在钱家的帮助下,前往各地召集他们那些义士,或者也可以说是绿林好汉,江湖豪杰们,这个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好歹那也是原本历史上喊一嗓子上万人跟着造反的,这个号召力拉起一支千把人的队伍没啥难度。

东阳,义务一带本来就民风淳朴

张名振也一样。

作为江宁大侠他也有的是好朋友,实际上南京一带常年数万生活无着的军户在那里游荡,之前有个官员特意上奏朝廷,要求对这此进行整顿,这里面总会有一些忠义之士。

而钱谦益负责给他们造势。

洗白他们的身份,什么弑君谋逆,全是奸臣栽赃陷害,人家就是为国锄奸失败的忠臣义士。

京城的地道?

杨信搞的鬼,他挖了陷害忠良的。

反正隔着两千多里,在这种地方士绅说什么就是什么,而士绅们肯定不希望他们中间出了弑君谋逆的,无论这些人干过什么,都必须洗白成锄奸失败的忠臣义士。这个很好操作,钱谦益以私信通知遍及江浙的朋友,就说他从京城得到的内幕消息,文震孟等人是被屈打成招的,这样他那些朋友就可以摸着良心恍然大悟了。

然后他们再继续扩散。

在各地书院,通过那些学生瞬间就能扩散开。

甚至让他们的家奴在民间传播,最好编成添油加醋的故事,增加一些喜闻乐见的玄幻色彩,让这些人的形象更加坚贞不屈。

在地方印刷小报在民间散发,在城墙上直接贴揭帖。

这个他们早就驾轻就熟。

江浙士绅玩这个都是有套路的,编戏曲演都很平常,不要小看这时候士绅搞舆论战的能力,他们不是清末还没被洋人教育前,那些已经退化到除了压榨佃户和八股文其他什么都不懂的,这个时代的士绅头脑极其灵活,他们要是真心想把黑洗成白,那就真得能把黑洗成白。

而吕宫去联络复社。

这时候复社也不是没有军事力量的,无论常胜军还是常捷军,都有复社成员实实在在掌握军权,何刚还是常胜军的副统制。

为了区别于官军,显示自己民间义军的性质,目前四大团练在各自军号下面,分别采取团都哨队伙五级,前两个对应官军新军的旅营,而军的统帅就是统制和副统制,团指挥,不是指挥使,都是都头,哨以下都一样,哨长队长伙长,而统制,指挥全是有功名的,都头往下就是雇佣的武将。

实际上就是那些大家族里面科举无望,转而开始在武举上努力,但至今还没考上武进士的,这一带不仅仅是文科举,武举一样很流行。

这些大家族并不傻。

只有文官没有武官同样也是不行的。

这些人则成为团练的中层军官,从都头到哨长基本上都是,而队长伙长之类就是宗族里面的亲信了。

体制类似湘军。

就是靠着宗族维持起来的。

何刚是常胜军副统制,统制依然是沈廷扬。

同样何刚也是复社在松江的核心,原本历史上他是史可法心腹,可以说左膀右臂级别的,一起死在了扬州。

他会解决所有需要的。

军火,盔甲,懂目前团练战术的骨干,甚至需要的话,他都能给许都这些人雇佣荷兰教官,实际上直到现在,常胜军里面还有六十多名荷兰教官,就连沈廷扬的头号幕僚或者说参谋长,都是一个荷兰人。荷兰东印度公司对于常胜军可以说是全力支持,在广州他们面对葡萄牙人,始终无法打开局面,但在松江他们却打开了一个新天地。

这里有他们想要的一切。

背靠长江和运河两大航运动脉的上海港,可以供他们选择的货物甚至比广州还要多。

荷兰东印度公司把这里视为他们的未来。

同样他们对这里的士绅可以说满足一切要求,据说已经在从国内找真正经历过大规模会战的军官,还有懂真正荷兰式棱堡的,至于目前常胜军几乎快要普及的半身甲和胸甲,也是这些荷兰人的杰作。正因为这种合作,上海的地方官员甚至默许他们在浦东盖房子居住,不过就是得送礼贿赂,而且还要每年都送。

而这种情况下,如果打着反抗暴政的旗号搞几个荷兰佣兵,就像他们在欧洲反抗西班牙国王统治一样,支持许都这些人反抗大明皇帝……

应该也不是不可能的。

杨都督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但他在京城也遇到了麻烦。

科学院。

“你为何非要把那里变成民兵区呢?要说咱们已经有昭义在,只要维持住这块地方也就足够了,他们已经快要忍无可忍,你再激他们岂不是要打起来?”

九千岁说道。

杨寰已经迅速报告了抄李应升家的遭遇。

很显然九千岁也有点撑不住,他也看到了危险,而对他来说目前就已经差不多可以满足了,大明的岁入正在稳定增长,而三大殿修完之后,少了这一块花钱的地方,甚至已经开始略微有剩余。这还仅仅是岁入部分,并不包括他和杨信两个集团捞的银子,而这部分是钱庄存银主体,就算朝廷岁入不够,需要花钱时候也可以从钱庄补充。

总得来说他不用担心银子不够了。

那么这样的日子就很好了,完全可以这样一直下去。

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再招惹那些士绅,后者现在已经不是任人宰割的,至少目前来讲江南军事实力最强的是他们。

“大爷,您不觉得越是这样,越要迅速解决他们吗?”

杨信说道。

“他们就是红巾军逼的,四个团练每年两百多万两,他们不可能真正长久这样维持着,只要维持目前的局面,咱们向他们保证,不会向外扩张,那么用不了几年他们自己就撑不住了,咱们不需要解决他们,这些人花钱也肉疼。”

九千岁说道。

他还是很清醒的,知道根源问题。

“但复社和大同国呢?”

杨信说道。

“你是说他们利用这些团练?你太高看那些士绅了,他们哪有这胆子,都是些好日子过惯了的,咱们只要不动他们的好日子,复社也罢大同国也罢,最多也就是嘴上说说,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这些守财奴谁会为了一本书,为这些没影的东西掏银子?更何况还得冒抄家灭门的险,他们还是被逼的,要说起来其实红巾军这件事有些得不偿失。

大爷不是说你做的欠妥,而是没想到他们反应这么大。

但做了就做了,咱爷们还不至于会怕他们,会因为他们受不了就得自己打自己的脸。

可再继续这样就有些欠妥了。”

九千岁说道。

他并没有被杨信忽悠住。

“大爷也知道你的心思,你是想一下子毁了朝中这些反对咱们的人根基,反对咱们的多数都是那里的,若是把那一带都变成民兵,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些世代簪缨的科举世家,算是一个釜底抽薪之策。

可如今他们也已经被打服了,已经不敢和咱们作对了。

顾秉谦就是。

剩下哪怕以前那些反对咱们最凶的,也都开始闭上嘴了,浙江巡抚还要给大爷修生祠,说是浙江士民所请,苏州那边这次也没闹,人家既然已经向咱们服软了,那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说到底咱们斗来斗去,也就是为了朝廷岁入不足他们捞的太多,而如今他们已经服输了,咱们的岁入也够了,那也就没必要再继续斗下去了。

咱们继续对他们不依不饶,反而让别人看不惯咱们。

这几年就是咱们北方的士绅,对红巾军一事也都不满,还有人说你要跟着贾似道学,甚至有人说你以此收买人心,学那王莽。

虽说大爷知道你没有这样的心思,万岁爷也只是置之一笑,可你也把自己搞得成了众矢之的,以前还有几个士绅说你好,如今无论文臣还是士绅,都把你当成祸国奸臣。

就是孙承宗对红巾军一事也很不满。

要不是万岁爷压下来,他都想着调满桂的骑兵南下了。

这江山是万岁爷的,咱们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对待起万岁爷的恩情,再说他们已经对万岁爷动手了,现在收手也就算是咱们退一步,他们也就不会再继续铤而走险,可要是再逼他们,就很难说他们会做什么了。”

九千岁继续说道。

“先看看吧!”

杨信不置可否地说道。

说完他直接走向正在叫他的天启。

九千岁在后面叹了口气,话说他也算是为大明操碎了心。

上一章:第四八六章 正义永不倒 下一章:第四八八章 孤家寡人
热门: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北颂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盐战·终章 只爱陌生人 双界代购 迷人的山顶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大唐风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