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九千岁的春天

上一章:第四八八章 孤家寡人 下一章:第四九零章 大明之莱克星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丹汗最终还是选择了理智。

他撤军了。

而且他还必须上一份请罪的奏折,为自己擅自越界并攻击喀啦慎部的行为向大明皇帝请罪,然后大明皇帝陛下仁慈的赦免了他,并且在得知察哈尔部正闹饥荒后赏赐两万两银子赈灾……

当然,贸易是另外一回事。

作为大明的顺化王,他本来就是可以自由到各口贸易的。

只不过他向独石口和张家口贸易,必须得走喀啦慎部的地盘,向东到开原的贸易,必须得走内喀尔喀的地盘,这两家都不是那种不会抢他物资的,实际上也不能说是拉西乞卜故意坑他,草原上本来就是盗匪横行,尤其是热河山区,常年活动着数万乱七八糟的土匪。

逃亡的蒙古牧民,汉人军户,明军里面的逃兵,内地逃犯,乱七八糟都活动在长城外的崇山峻岭。

本来就是互相抢。

拉西乞卜就是个盟主而已。

他就算想管也没那本事,所以蒙古部落到关口互市,通常都是集结起来以类似军队的形式,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也会兼职马匪,所以大明皇帝陛下又单独给他们进行了一项改革。就是命令开原兵备道陈于阶负责,将原本只到老米湾的辽河航运,继续向上游进入西辽河,然后在西辽河上尽可能靠近察哈尔部的地方筑城以便于顺化王互市。

也就是郑家屯。

这样就将明军驻屯区正式越过边墙深入到了牧区。

当然,这对林丹汗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大意思,他是缺地方贸易吗?他明明是缺用来买粮食的银子。

他又不是炒花,炒花那帮有金台吉的支援,有杨信的贷款,当然不会缺银子买粮食,可他只能用牲畜交换,而草原上饥荒的根本原因就是牲畜越来越少。现在他都已经没法维持一户至少一匹马了,甚至不少牧民都没有马只能骑着牛,这次幸亏在喀啦慎抢了一波。现在别说杨信把航运进到郑家屯,就是再向前直接进到开鲁,他买不起终究还是没什么用。

当然,这就不关大明皇帝的事了。

大明皇帝裁决了察哈尔部和喀啦慎部的冲突,为喀啦慎部主持公道,夺回原本属于他们的土地,而且用赏银赈济察哈尔部灾民,并且命令河间侯负责在原开平卫城修建一座寺庙,以便为草原臣民祈福。至于僧人就派人去乌斯藏找摄政索南群培专门邀请一位大德高僧,同时也算是重新确立关系,实际上万历年间乌斯藏还有来朝贡的。

正好现在理藩院建立起来了。

就由目前在炒花那里日子过得很幸福的高僧,派人随朝廷的使者一同,其实那位高僧也是从乌斯藏来的,而且还是奉索南群培的命令。

这些年他们那里也很乱。

他们那里也不是一家,黄红花白也在互斗,军事实力最强的藏巴汗就不是他们一家,直到信他们的固始汗击败藏巴汗,才真正确立他们的老大地位,这样大明皇帝的示好,无疑就是他们很欢迎了的。至于重新确立关系,这个不值一提,他们很清楚,大明不可能派兵去他们那里,而且他们本来就在藏巴汗阴影下,迫切需要一个外部支持。

而土默特等部,炒花等部也是信他们的。

这样大明皇帝敬重他们,土默特等部信奉他们,他们在面对藏巴汗时候立刻就底气足了。

总之乌斯藏那边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而此时南边锦衣卫依旧在抄家中,杨寰率领的抄家团在抄没李应升家之后紧接着依次抄没文震孟,陈仁锡,吴昌时等家,在抄家过程中没有遇到抵抗,不过也没有进行民兵化……

但也不说不进行。

目前就是原本各家的佃户继续耕种。

无论是否进行民兵化,都到秋收以后再说,这期间暂时按照民兵对待,也就是今年不用交各种税,但按照民兵的地租标准交租,同样也是实物地租,这样实际上就不可能种棉花了,民兵的地租不收棉花。

为了便于对他们进行管理,由昭义市派出太监连同苏州织造府共同管理这些田产。

实际上仍然是准民兵化。

但因为有一年的缓期,所以士绅们虽然有些忍不下去,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暴脾气。

主要是皇帝明显已经看到他们的愤怒。

已经在犹豫。

而他们也的确开始向九千岁示好,包括浙江巡抚在杭州迅速给几千岁建起了第一座生祠,顾秉谦也在不断游说九千岁,这一次朝中阉党,新旧东林党,更是罕见地一致上奏反对这几家民兵化。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民兵化过程中造成很多冤假错案,使得地方士绅不安,刁民多以此欺凌缙绅,比如民兵就经常武装抢水源之类。

总之就是明确告诉天启,这件事不能再继续了。

已经士绅不安了。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而这期间河间侯保持沉默,毕竟他不沉默也没用,朝中又没人帮他,他作为一个孤家寡人,这种时候还说什么,他一开口整个朝廷都围攻,既然这样索性闭上嘴吧。倒是因为害怕刺激他,他上奏的京城警察制改革,在朝廷得到了顺利地通过,毕竟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完全不值一提,杨信能对民兵化这件事保持沉默已经可以了,如果连警察制改革也阻拦,很容易让他发飙的。

所以警察制得到通过。

废除原本的五城兵马司,在京城设立警察总局,原本文官想把这个职位变成文职的,但九千岁要以内官掌管,正在捋他毛的文臣最终还是忍了,警察局类比内官各局设立掌印太监一员。五城设立五个分局,各设管理太监一员,各坊分别设立派出所,以内侍为所长,至于下属人员就是雇佣了,实际上就是原本五城兵马司的那些。

增加的只是巡捕。

这个由原本巡捕营那些改编。

最终就是五城兵马司和巡捕营在城内人员合并,原本分别负责白天和夜晚的,变成无论昼夜都是警察局的。

这样就不会互相推卸责任了。

而总局设立骑警队和防暴队,从亲军卫军户中雇佣,仿照援朝军训练,前者五百人后者两千人,这样实际上就相当于内官掌控京城,九千岁手中的实力大幅增强,至少在京城已经可以肆意横行了。但文官们还是保持沉默,毕竟这种时候他们得依靠九千岁,只有九千岁能拉住杨信,而且出了弑君案,皇帝陛下肯定要加强对京城的控制。

至于以后……

以后再说以后吧,实际上现在很多忠臣义士都萎靡不振了。

毕竟他们对未来也很茫然,至少目前看,他们真得没有战胜阉党希望,甚至这些天不少实在心灰意冷地都选择了辞职。

比如魏大中就辞职了。

而黄尊素和方逢年虽然没有卷入谋逆,但也同样被革职,黄尊素还直接被削籍也就是永远不能再做官了,至少目前来看,大明持续这些年的阉党与清流恶斗似乎阉党已经可以宣布胜利了。就连首辅叶向高也提出辞职,只不过九千岁还假惺惺挽留中,但他滚蛋也是时间问题,而他滚蛋后朱国祯这个一直并肩战斗的肯定也辞职走人。

孙承宗这个首辅已经不远了。

另外作为对南方人的示好,九千岁已经准备让徐光启入阁,另外还引入他的亲信黄立极,以此维持内阁的五人,这个也是北直隶人,这样新的内阁就是三个北方人两个南方人,其中还有一个南方人是正牌阉党。

但无论怎样,大明朝廷的主导权,已经完全落入北方人手中。

而在这些纷纷扰扰中,河间侯继续沉默中,在上了警察制奏折和改革方案后他就不再管了,而是迅速和天启一起,把皇城的照明和监听两大体系完成,另外就是继续训练他的援朝军。这支军队已经初具战斗力,实际上就是上战场也已经足够了,尤其是那些骑兵,已经有了真正精锐骑兵的样子,甚至皇帝陛下都在杨信保护下亲自去检阅过。

而且在朝鲜王的再次请求下,皇帝陛下已经决定五月正式出兵。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很显然杨都督终于认输了,他终究没办法一人敌天下。

在皇帝不支持,九千岁不支持,满朝文武全都反对,地方士绅口诛笔伐,仿佛整个大明都在阻挡他的情况下,他终究还是无能为力,在这场一人敌天下的战斗中,他只能选择认输。

他不认输又能怎样?

强行民兵化?

除非他自己跑去江南,否则根本没法做,但皇帝不会允许他私自南下,更不会允许他带着军队南下,而南方的杨寰没有这个能力,杨寰敢这么做,苏州士绅就能让他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无非就是盗匪袭击而已,把人杀光,发生了什么还不是地方官随便说。

总之在上下齐心协力中,大明的衮衮诸公们,最终还是心情愉快地享受到了他们第一次胜利的喜悦。

然而……

有一种人叫猪队友。

上一章:第四八八章 孤家寡人 下一章:第四九零章 大明之莱克星敦
热门: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 车站 沉睡的森林 王牌兵王 诡念 斗罗大陆 ABO虚假婚姻关系 娱乐春秋 胡同里的姑奶奶 波吉亚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