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一章 谋反集团

上一章:第四九零章 大明之莱克星敦 下一章:第四九二章 猪队友永不停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装死的杨寰最终逃过一劫。

靠着很好的水性,他一直就那么漂出一里路,才悄然钻进岸边一处草丛哆哆嗦嗦地恢复了一下,同时眼看着袭击者的撤离。

后者没有向南,而是直接进入东岸的山林……

他的老巢应该在诸暨。

缓过一口气的杨寰,紧接着钻进山林中找到了溃逃的忠勇军。

此战死了六名锦衣卫,五十多忠勇军,而且丢失了所有犯人和抄没的近十万两财物,可以说损失惨重,同样也是锦衣卫这些年吃的最大亏,受到的最大羞辱。无论是为了避免受罚还是找回颜面发泄怒火,他都得找出这帮人然后统统把他们千刀万剐……

他当然知道是谁。

这个只要不傻就肯定能猜到。

要不是胸前防弹钢板保护,恐怕都得死两回的杨寰,拎着他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北衙理刑官的牙牌,带着一帮残兵败将杀气腾腾地闯进义乌县城把县令给揪出来。紧接着在后者卑躬屈膝地伺候下,通过驿站向南京送去加急的报告,当然,不是报告南京锦衣卫掌印,而是直接报告他婶婶,他婶婶才是说了算的。就在同时他在义乌坐镇,开始命令义乌,东阳,诸暨三县,甚至金华府协助调查,并且寻找那些死亡部下的遗体,装进棺材送往昭义。

至于搜捕……

他搜捕个屁,人家多少人?

就他这点人就算知道在哪里,难道还敢去抓不成?

不过他到底是锦衣卫精英,紧接着就通过收买本地无赖,迅速查到了这些人很可能进了会稽山。

可会稽山很大啊!

而就在同时,南京的陇孝祖收到她侄子急报,并直接以逆党作乱通知了南京兵部,这时候许弘纲刚刚因为许都案被撤职,新的南京兵部尚书商周祚还没从广东赶来,代理的左侍郎谢启元对此嗤之以鼻,直接以土匪抢劫扔给浙江巡抚……

土匪抢劫就不关他的事了。

土匪抢劫是地方官职责,浙江巡抚再扔给金华知府就行,最多也就是惊动兵备道。

逆案?

简直笑话。

当然,陇孝祖也没指望他。

陇孝祖直接通过南京守备太监以五百里加急送北京,同时自己去找刘时敏,后者立刻下令一个旅的忠勇军海运宁波增援杨寰,但这个旅在宁波被宁波海关缉私队包围。

后者虽然称缉私队,但实际上是一个五千人的庞大缉私队,名义上是宁波包税公司养着缉私的,但实际上是浙东士绅集资的。目前浙江两支团练,一支是湖州士绅组建防止忠勇军南下的,但实际上是钱塘江以北士绅集资,浙江巡抚主持,一支就是这个缉私队,这个是钱塘江以南士绅集资,他们主要是作为苏松直隶士绅的后援。

同时镇压地方那些心里长草的刁民们。

话说在这一点上都很敏感。

朝廷要是让他们交税养活朝廷的军队他们是不干的,同样要是让他们交税武装地方官军他们也不干,可一旦出现佃户们造反,或者说佃户们要求改民兵区,那他们组建团练的行动效率就很令人惊叹了。

完全不在乎花钱。

一个团练兵三两银子的高薪他们都不带眨一下眼的。

就在缉私队包围忠勇军时候,浙江巡抚匆忙赶到宁波,严令忠勇军必须撤离,否则以叛乱处置,而且命令宁波海关水上缉私队的战舰用大炮瞄准。带队的太监最终灰溜溜撤退,而且因为担心在海上被喂鱼,这支忠勇军先撤到舟山,等待杨信的几艘武装商船到达才一同返回……

这也是必须的。

忠勇军可是士绅们的眼中钉。

在海上真打沉了,那就是死无对证。

而就在忠勇军增援锦衣卫时,江阴团练一支巡逻队与忠勇军巡逻队发生交火。

实际上他们经常交火。

双方那些在控制区边界巡逻的士兵经常互相打几枪,但这次是真正战斗,双方共投入上百人,隔着锡澄运河拿斑鸠铳互射半个时辰,期间一度增兵到数百人。至于原因说不清,忠勇军说是团练先开火,团练说是忠勇军先开火的,总之各说各话,互相指责,好在没有酿成更大冲突。

但刘时敏还是吓得赶紧放弃了给杨寰提供支援的念头。

他知道人家的意思。

人家告诉他别他玛胡乱管闲事。

而这时候,南京守备太监的五百里加急奏折到了京城……

“丧心病狂!”

杨都督怒道。

“此事不一定是许都吧?

说不定是杨寰带的银子太多,真的引起了土匪觊觎,那一带山林密布土匪还是不少的,许都此时哪还有胆子再露面。”

顾秉谦笑着说道。

“顾阁老,说这个您自己信吗?”

杨信鄙夷地说道。

脾气很好的顾秉谦只是捋着胡子微微一笑。

“就算是许都等人潜逃回去,勾结土匪救走自己家人,也无需太过小题大做,让浙江巡抚和锦衣卫继续搜捕就行了,几百土匪而已,这种小事何须劳动河间侯和大军。”

孙承宗笑道。

他已经正式接任首辅。

叶向高和朱国祯已经告老,不过九千岁对他们还是仁至义尽的,叶向高以太傅,朱国祯以少师兼太子太师致仕。说到底他俩的辞职,也代表着东林党向他的彻底认输,内阁剩下朱延禧和孙承宗一样,都不能算是纯粹的东林党。作为北方人,他们更多算清流,不屑于与阉党同流合污的,但说他们是东林党就夸张了。

朝中大臣目前算正式的旧东林党的也就是都察院那几个。

但在内阁九千岁已经胜利。

“小事?”

杨信很夸张地惊叫着。

“孙阁老,许都逃走时候就是张名振和十几个同伙,手中恐怕连饭钱都没有,不但在锦衣卫的围追堵截中轻松逃回浙江,而且手下突然多出上千装备精良的党羽,连忠勇军都被他们打得惨败。

杨寰说的很清楚。

他们手中不但有大量斑鸠铳,甚至连大炮都有。

您觉得这是小事?

您觉得十几个逃犯,几个月工夫突然拥有一支比官军装备还精良的军队,并且袭击锦衣卫,造成上百人伤亡是小事?他们的人是哪里来的?他们的武器是哪里来的?他们又是如何在各地搜捕中,将这样一支军队带到浙江腹地的?如果没有人给他们提供资金,为他们购买武器,帮助他们到达东阳,就凭他们十几个逃犯能做到这些?

浙江有一个谋反集团。

许都这些人只不过是这个谋反集团推出来的,而这个谋反集团不但活的好好的,而且在江浙还有很强的实力。

强到能迅速给他提供一支军队!”

杨信说道。

话说这简直就是在邀请他带着军队南下啊,必须是逆党作乱,必须是谋反集团。

“河间侯,你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往谋反上扯,这天下哪有那么多谋反的人?许都据说一向勾结盗匪,这些人自然就是他过去勾结的盗匪,至于武器还不容易,浙江沿海随便找个走私商就能解决,就是他勾结土匪救自己家人而已。”

朱延禧无语道。

“随便诸位怎么认为,杨某看来此案就是逆党所为,而且杨某认为逆党还有更大的阴谋,杨某这就去面见陛下奏请率军南下讨逆!”

杨信说道。

说完他直接起身走了。

后面阁老们面面相觑。

“益庵兄,你速去找九千岁,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南下,此时江南才安稳下来,他一去指定又闹起来,必须让九千岁明白,不能再让他闹下去,咱们大明经不起他折腾了。”

孙承宗对顾秉谦说道。

顾秉谦点了点头,立刻起身去找九千岁了,黄立极想了想,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到底是不是他们所为?”

孙承宗很直接地问徐光启。

“不出意外,应该是有人故意想挑起事情,此事容易查,既然用的是斑鸠铳,那么多数就是松江产,这时候广东船很少北上,佛山那边产的没这么快到他们手中。更何况这么短时间他们也训练不出人来,最大的可能是有人给他派了懂的,常胜军和常捷军里面不少复社的,何刚与许都是生死之交,他可是常胜军副统制。

此事也很容易查。

但似乎没有必要去查。”

徐光启说道。

这种事情他猜都能猜出来,肯定是有人资助许都,目的是什么暂时还不好说,但这个人在江浙绝对有相当强的能力。

这个人还不是文震孟一类,必须得是真正大佬级别。

“的确不用查了。

但需赶紧去信让他们收手。

这种非常时期就别闹了,好不容易安稳了些,他这些天就是等,等一个南下的理由,一个能让陛下同意他带兵南下的理由,而陛下对许都这些人又是切齿痛恨,他们却让这些人再跳出来,这是嫌陛的火不够大,怕陛下不会放出杨信?

一群蠢货!

光想着抢回他们的地,也不想想这样陛下会如何想!”

孙承宗恨恨地说道。

说话间他还扶了扶头上的官帽,完全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样。

上一章:第四九零章 大明之莱克星敦 下一章:第四九二章 猪队友永不停歇
热门: 世界的凛冬 主角总被人看上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谜踪之国IV:幽潜重泉 迷失的兵城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最强科技制造商 轩辕诀3:龙图骇世 我以为我订了个仿真男友 孟子趣说2:人民一思考,皇帝就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