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三章 天意,这是天意

上一章:第五零二章 孝子贤孙 下一章:第五零四章 我就蹭蹭,不进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孔有德就这样正式成为杨都督的爪牙。

他打仗还是可以的。

至于原本历史上的角色,这个就没必要计较了,他估计已经没有机会为咱大清效力了,实际上以后就连咱大清还会不会再有都很难说,毕竟人家野猪皮目前的国号还是金。

至于大金承奉天命抚育列国英明汗……

好吧,这是野猪皮目前内部的正式称号,而且据说他这个称号从万历四十四年时候就有了,待在赫图阿拉那间地主家大宅子里,他居然能给自己想出这么夸张的称号,的确颇有点猴子称大王的意思。至于他和林丹汗的结盟,这个就随他们去吧,他们这一连串勾结完成,估计也得九月了,也就是想在秋天出来能抢多少算多少,以便渡过接下来的冬天。

孙承宗那里只要有准备就行。

这时候辽东辽西各地真如铜墙铁壁般,大城市全部修缮后附加三角炮台,小的堡垒全部棱堡化,重要的如奉集堡之类包砖棱堡,不重要的小型军屯则是普通夯土棱堡。

所有棱堡全都有大炮。

不差钱。

一年砸五百多万两呢。

而且孙承宗和陈于阶那里,自己也都能够铸造大炮,都是铁芯铜炮,甚至还有熟铁芯生铁炮,后者已经相当廉价,唯一的问题是笨重,但用于城市防御就没什么大不了了。实际上明朝这种复合型炮管的铸造,从嘉靖年间就开始了,都是用熟铁锻造内膛,说白了就是熟铁裹着铁棒锻打,类似枪管的制造,然后在尾部加上一个同样锻造的尾巴,剩下就是在模子里浇生铁或铜,最终做成一个完整的炮身。

其实到一鸦后都是这种铸造方式。

这个和杨信不一样,杨信纯粹是不计成本,通过对青铜的精炼调整铜锡比例制造炮铜,并且对炮膛进行初步加工来提高性能。

他的炮的确好。

可因为价格问题,已经基本上被主流抛弃了。

之前是因为大家都很烂,所以他的炮虽然贵但好用才被采用。

当然,他的价格和最初那些相比其实差不了多少,但后者主要是虚头太高,而随着黄克缵和徐光启两代工部尚书都是重视技术,再加上大量民间商人投入这个行业,火炮在性能提升的同时,价格也在不断下降,这样他的那些虽然大家承认性能好,但价格的确降不下来的火炮,就必然会被抛弃了。

这时候连水师自己的战舰都采购澳门产的铜铁复合炮。

葛沽工厂的火炮只是在陆军野战炮这个领域,暂时还没有能竞争的,毕竟野战炮的关键还是尽量要轻一些。

而他的炮是同级别最轻的。

同样因为火炮越来越廉价,如今辽东别说要塞级别了,就是普通的小型棱堡上都有了大量的火炮,反正价格也不贵,甚至金台吉那里,都从陈于阶手中采购了大量火炮,他的叶赫城同样也修建了棱堡。

说到底大明的钢铁产量比欧洲高太多。

如果野猪皮和林丹汗愿意用他们的脑袋,去撞这个堪称铜墙铁壁的防御体系就随便吧,就算他们加上硕垒,真来个二十万铁骑也没事,反正孙承宗肯定能够守到杨都督赶到,而杨都督赶到,那就是野猪皮的末日了。

既然这样杨信就不管了,先等着消息吧。

命令北洋水师的通讯舰在牛庄候命就行,这时候的通讯舰已经进化到飞剪首了,从牛庄到这里用不了几天。

紧接着他的大军出瓜洲闸……

“念往昔……”

杨都督甩开折扇。

“河间侯,您不会别的诗词吗?”

高弘图无语地说道。

“呃,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进入长江,看着江南烟雨就会想起这首词,每次我看到这江南的花花世界,就会想到如果在这里搞一下屠城会是什么样子,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愤相续!”

杨信毫不在意地摇着折扇说道。

对面京口闸处密密麻麻无数船只聚集,金山寺处可见无数人头攒动。

这是来迎接杨都督……

不对,这是来阻止杨都督进京口闸的。

要说目前大明对杨都督仇恨最深的城市进行排名,前三里面肯定有镇江,甚至说不定都能争第一,原本镇江府那些失去土地的士绅们,目前全都聚集在镇江城内,可怜原本整个镇江府,如今就剩下这座城市,镇江城南十里外,就是红巾军的控制区了。

丹阳,金坛,及丹徒本地失去土地的,统统都聚集在镇江。

毕竟这里还是府城。

镇江府还没裁撤,他们的科举考试,户籍管理,统统还是在镇江府,包括各县的知县也在这里,就跟南朝的那些侨置郡县一样,丹阳知县,金坛知县,统统都拥挤在丹徒城里,包括县教谕这些也在。反正没钱捞了,就靠朝廷那点死工资活着,一个个活得生不如死,天天凑在一起以诅咒杨信为乐趣,据说他们还嚣张地出版了一本诗集。

就是把骂杨信的诗词凑在一起,顺便再加上些怀念过去美好生活的。

还大赚一笔。

这本诗集目前江南士绅几乎人手一本呢!

总之搞得就像那些流亡人士一样。

而杨信在扬州逗留期间,这些士绅就已经完成串联,甚至包括部分同样惨遭迫害的句容,武进等地士绅,一起在京口闸布下铜墙铁壁,阻挡这个奸臣,防止他进入运河继续去迫害其他地方的乡贤士绅们。当然,主要是他们背后的赞助商要求的,虽然理论上兵部给杨信的命令的确是去江西,但只要用脑子想想就知道孙承宗是管不住杨信的。

不就是钱粮嘛。

在昭义市有的是。

今年麦收昭义市又上交了一百多万石麦子,这些麦子至今还存在丹阳,而且据说很大一部分还磨成了面粉,这个正好对荡寇军口味,这一百多万石足够这一万多人吃好几年,而且昭义市还有杨家的罐头厂,兵工厂,基本上一切需要的都有,杨信才不会被钱粮什么的控制住呢!

别说就才一万多人马,就是在昭义市征召几万大军都没问题。

所以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河间侯,您要去哪里?”

高弘图一脸警惕地看着杨信说道。

他感觉自己脚下的船头正在转向,原本出瓜洲闸后向西的船头,正在缓慢地向南调整……

“怎么回事?”

杨都督摇着折扇说道。

“回叔父,退潮了,咱们的船顶不动江水!”

杨寰说道。

“啊,那就随便吧!”

杨信说道。

“河间侯,兵部严令必须去江西。”

高弘图毫不犹豫地抗议。

“研文兄,这不是我不想去,退潮这个谁也没办法,你大概不知道这京口是有潮汐的,如今退潮加上逆流,没有顺风没法向上游的,不信你去让那些水兵转舵试试。”

杨信说道。

“叔父,此刻逆流,江水加退潮很急,硬转舵容易翻船。”

杨寰抗议道。

“啊,那就不要转了。”

杨信说道。

高弘图立刻傻眼了,他在甲板上前后跑着,不知所措地看着下面正在退潮中的江水,而本来就是逆流,再加上赶上退潮,下面的江水流速很快,风向不利也降下了帆,没有任何动力的船头被水流推着,不可阻挡地转向南,很快船头就已经对着了南岸。而且还在不断转向,高弘图愕然地看着金山寺的高塔进入自己的视野,然后是京口闸,然后是镇江城,原本出瓜洲闸后应该向西的船,就这样在江水推动下斜插京口闸。

而后面全部打开的瓜洲闸处,一艘艘同样满载士兵的船也一样,随着涌出的河水顺流而下进入长江,然后被江水推着跟随他们奔向京口。

“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

杨信摇着折扇煞有介事地说道。

而此刻金山寺聚集的人群一片骚动,同时慈寿塔上伸出一面旗帜,紧接着那些拥挤在京口闸前的大小船只就向着闸口汇聚,迅速将闸口堵得恍如海啸后的垃圾带般,彻底封锁这个江南运河的入口。

下一刻金山上一道硝烟升起,紧接着炮弹落入江面空旷处。

“这是何意?”

杨信愕然道。

“礼炮,欢迎都督驾临江南!”

高弘图没好气地说道。

他现在已经没法改变什么了,不过杨信终究还是得进京口闸,人家这边堵死京口闸他还是进不去。

“镇江士绅太客气了,还礼!”

杨信说道。

他前面甲板上一门臼炮旁边炮手打开弹药箱,从里面取出一枚堪称巨大的带着木制弹托的炮弹,打开炮弹上的蜡封木塞,旁边士兵从小盒子里取出一个带着刻度和螺纹的木头锥管递给他。椎管上面就像烟卷一样露出一截纸卷,那炮手迅速在最上的刻度线上打孔让将锥管插入并拧住,紧接着接过点火杆,看了看杨都督。

后者点了点头。

那炮手立刻将火绳杵进了点火孔。

伴随着火焰和硝烟的喷射而出,一枚拖着小尾巴的炮弹冲天而起。

所有人都抬起头,仰望这枚肉眼可见的炮弹,然后它骤然化作一团爆炸的火焰……

上一章:第五零二章 孝子贤孙 下一章:第五零四章 我就蹭蹭,不进去
热门: 山村一亩三分地 异位 香蜜沉沉烬如霜 一寸河山一寸血03:落日孤城 大宋王侯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同桌乃是病娇本娇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预见.爱 无尽世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