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四章 我就蹭蹭,不进去

上一章:第五零三章 天意,这是天意 下一章:第五零五章 欢迎杨都督驾临江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伴着天空中弥漫的硝烟,杨都督的座舰驶抵京口闸。

“一!”

杨都督举着铜皮喇叭喊道。

他面前拥挤的一艘艘船上,那些船主和水手恐慌地看着他。

而他身后一排彪形大汉,手中拎着一根根粗麻绳,而在麻绳下面缀着一个个比成年人拳头还要大一圈的黑色铁球,铁球外面都露出一根根引信,他们身后几个士兵拿着火折子等待着……

马尾手榴弹。

“二!”

杨都督喊道。

而他肩膀上扛着的尚方宝剑颠了一下。

他面前的船主和水手没有丝毫犹豫地撑开了他们的船。

后面岸边那些士绅们一片愤怒的咒骂,而在这骂声中杨都督满意的看着迅速给他让出的航道。

“跟我斗,幼稚!”

他鄙夷地说道。

说完他将喇叭筒扔给杨寰,而高弘图面无表情地看着岸上,岸上的士绅们依旧在跳脚咒骂,咒骂那些收了他们钱却不办事的船主,后者则默默地撑着船一艘艘向前进入航道,让出原本被堵住的京口闸。

“的确是幼稚啊!”

高弘图叹息着。

这个词虽然这时候不像现代一样使用,但此刻他还真就觉得这个词很合适。

用这种毫无意义的手段对付杨信,这就像是一群小孩。

就在这时候,岸边那些士绅纷纷闪开,紧接着后面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为首一个穿半身甲骑着马的将领,在一面葛字大旗下,面无表情地看着驶向自己的舰队。而在他身旁那些火枪兵支起无数斑鸠铳,甚至还有十几尊大炮在高处一字排开,不过基本上都是轻型红夷大炮,实际上是两斤炮,江南的地形很难让更重的在野外机动。

而他们中间是关闭的京口闸。

甚至还有一个红袍文官站在这支军队前面。

“等轩公,别来无恙啊!”

杨都督热情地喊道。

“河间侯,圣旨在此,着河间侯自江西进军,不得有误!”

南京兵部尚书商周祚举着手中圣旨说道。

“呃,我就在镇江暂留候风,不进去!”

杨都督仿佛说我就蹭蹭,不进去一样纯洁地说道。

“河间侯,军情紧急,昨日逆党韦广部陷处州,浙江形势危急,您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圣旨严令都督不得继续逗留,速速前往江西进剿,兵部有令,南京以东各地不得容留都督,都督就不要让地方官员难做了。”

商周祚说道。

“等轩公,杨某是被水冲过来的。”

杨信笑着说道。

“河间侯,那就转头。”

商周祚说道。

“这头可难转。”

杨信说道。

而就在同时他身后船队丝毫不停。

“准备!”

商周祚身后那人吼道。

所有士兵吹着了火绳,同时那些大炮处炮手严阵以待。

杨信毫不犹豫地纵身跃起,然后转眼站到了桅杆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商周祚疑惑地看着他……

“他怕大炮!”

一个老乡贤激动地喊道。

“对,他怕大炮,这个奸贼怕被大炮轰死!”

另一个老乡贤尖叫着。

然后岸边乡贤们一片欢腾,就仿佛他们已经看到了杨信在炮弹下粉身碎骨的场景,不得不说乡贤们苦啊,这时候他们对杨信的恐惧都已经到了一种绝望而且无力的程度,这个奸臣一次次用面对各种武器时候的毫发无损,让他们的天空一天天灰暗。到现在为止已经快六年了,六年前他开始祸害江南,制造一场场令人发指的惨案,害得一个个忠臣义士家破人亡,最后终于做出了红巾军这种丧尽天良,人神共愤的暴行。

可他就是不死啊!

怎么杀都不死,刀砍不死,箭射不死,子弹都打不死。

据说还百病不生,百毒不侵,完全就是一副要祸害活千年的架势,估计乡贤们都死光他都未必死,难道还能真的靠家祭不忘告乃翁?

真得很让人绝望啊!

此刻终于知道他也有害怕的了!

乡贤们的天空一下子明亮了许多,一下子鸟语花香起来……

“对呀,我是害怕大炮!”

杨信就像杰克船长一样,扶着桅杆站在横桅上说道。

他这种漕船其实是没有横桅的,中式硬帆不需要这个,但现在为了便于登高观察,绝大多数大型的硬帆船上也被要求加装,毕竟有了望远镜之后,不再局限于肉眼观察,这样站的高就能看得更远,甚至可以通过望远镜细致观察,在一艘船上当然是桅杆顶有观察哨最好。

过去无所谓。

需要的时候爬上去抱着桅杆就能看。

但现在不可能那样举着望远镜,话说这时候的望远镜可不轻。

“我的确害怕大炮,话说谁能扛住大炮?

你们就是把楚霸王弄来也照样一炮轰成渣渣,这是科学,早已经超出人力能抗衡,杨某也是人,我的确是比常人要强一些,可再强我也一样是凡人,是凡人就扛不住大炮。

可是我很好奇你们有什么可激动的?

我就是下去,你们敢开炮吗?你们敢冒着杀头灭族危险吗?

你们老老实实忍着那还能继续过你们的好日子,你们没了土地还有商铺,你们没了商铺还有身上的功名,实际上连你们的房子都还给你们了。虽然你们不能剥削佃户农奴,但你们依然可以靠着商业赚钱,靠着工业过比那些民兵更优越的生活,甚至还能考科举做官。你们的确受到了损失,很大损失,但你们的损失仅仅是少养几个妓女,少摆些宴席,不再住着奢华的园林,就像寄生虫一样吸着佃户的血汗。

但是。

离活不下去还远着呢!

可你们要开炮了,能打死我还好,若打不死我,那真得连活下去都是痴心妄想啊!

不只是你们,连你们的族人都一样得死。

那么你们敢吗?”

杨信说道。

“有何不敢,奸臣人人得而诛之!”

一个军官喝道。

然后他拔出枪对准杨信。

“这东西又打不死我,你不会是效仿史可法吧?去换那尊大炮,别整这些没用的,有本事去用大炮,拿大炮对准我轰,轰死我,你就是这江南士绅的英雄救星,轰不死我,这尚方宝剑杀你三族,九族太过分了,我不喜欢杀人九族。”

杨信喊道。

那人怒吼一声跳下战马。

旁边一个老乡贤瞬间把他扑倒……

“别犯浑,宗族为重!”

老乡贤说道。

那人仿佛一下子泄了气般垂头丧气地蹲在那里,很显然在这一刻他瞬间成长了许多。

“看看吧,这就萎了,我真的很好奇,难道你们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性?为何总是非要跟我斗呢?明明你们自己就没有多少骨头硬的,却非要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硬骨头的架势,明明你们自己知道,遇上生死关头,其实多半是要做黄澍的,却非要摆出一副自己肯定是汪文言的架势。

丢人。

真得很丢人。

我都替你们害臊!

一个个要么怕死,要么怕连累家人,连累宗族,甚至还有的连前程都不敢搭上,除了在嘴上骂我,而且多数还背地里骂。

你们就是这个样子,那你们非要一次次跳出来做什么?

你们又不敢动真格的。

虽然张名振,许都这些人想杀我,但我至少对他们还有点敬意,我敬他们是条汉子,不会只是在最上说,知道我把这种只会嘴上说,实际上什么都不敢干的称为什么?

嘴炮!

用嘴开炮!

轰!

其实什么都没有。

但他们不是嘴炮,他们是真男人,真汉子,他们说杀我就动真格的,而你们只是一群嘴炮,你们摆出这些大炮做什么?你们又不敢真的开炮,你们最多用它做礼炮欢迎我!”

杨信喊道。

他前面的岸边一片寂静。

那些乡贤们用悲愤的目光看着他。

打人不打脸啊,何况当着这么多人,以这种方式公然揭开他们真面目,让他们众目睽睽之下成为笑柄,仿佛扒光了他们,让他们那瘦弱干瘪的身体,从绫罗绸缎的包裹中真正展露。

丧心病狂!

可是……

他们又能怎样呢?

或者说敢怎么样吗?就像杨信说的,前程,性命,家人,宗族,一层层套在身上啊,他们那本来就不硬的骨头,难道真还能奋起不成?

弄死杨信这种事情至少不能这样公然进行啊!

而就在此时一艘运兵船到达闸口,紧接着船上士兵开始登岸,那些严阵以待的团练士兵们看着那个将领,后者默默看着桅杆上的杨信,但却终究没有下达开火的命令。很快第一批荡寇军在岸边集结,然后在为首的李锦带领下,蛮横地走到团练面前,一个个举着斑鸠铳推开他们,这些家伙都是陕北人,体型本来就比江浙略高些,在后者士气明显低落的情况下,迅速把挡路的推开。

“滚,好狗不挡道!”

李锦很嚣张地说道。

他对面团练军官满脸怒色做拔刀状。

李锦上前一步,用胸口猛得撞在他胸前,那军官被撞得倒退两步。

李锦身后两名士兵用手中斑鸠铳左右一分,给他们队长清出道路……

上一章:第五零三章 天意,这是天意 下一章:第五零五章 欢迎杨都督驾临江南
热门: 黑信封 将军他不孕不育? 那时汉朝:大结局·妖孽乱政·帝国瓦解 勒胡马 无上巅峰 邻人:波兰小镇耶德瓦布内中犹太群体的灭亡 天地白驹 十里人间 中国历史的里儿和面儿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