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六章 大炮一吼震天响

上一章:第五零五章 欢迎杨都督驾临江南 下一章:第五零七章 爆炸不要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惠山。

这里是军事分界线。

好吧,这个词的确可以用在这里。

从锡澄运河进入运河处开始,沿着运河到洋溪河口,再折向洋溪河并直线折向惠山的山脚,然后再加上惠山开始向南到雪堰的这片山林,这就是目前忠勇军和常捷军的军事分界线。

然后一家一座棱堡。

而且都叫惠山堡,很是傲娇地显示着自己对这里的控制权。

忠勇军的惠山堡在运河与洋溪河夹出的半岛上,而常捷军的惠山堡在锡山对面的运河东岸,而在锡山上还有一处炮台,最终形成对运河的控制,而两堡中间的缓冲区人口迁移,但农田一家一半各自种植。运河,锡澄运河等水道互相开放不得阻断,只不过在中间有一个税关,由刘时敏手下的太监负责在这个关键的点收税……

当然,名义上是分隔双方避免冲突,类似于维和哨所。

所以税关上飘扬着杨都督那面毁三观的熊猫幡。

“你还别说,这东西我见过!”

月光下一艘小船上,一个农夫打扮的人,一边撑篙一边仰望着随风招展的熊猫幡说道。

“吹吧,这是驺虞神兽,你在哪里见过?”

同伴鄙视地说道。

虽然驺虞真不是这个样子,但杨都督把熊猫幡当驺虞幡,还混淆了很多人的认知,让熊猫得到了正式的名称就是驺虞,至于过去的驺虞形象,那个反正也没人见过真的,说不定是画错了,杨都督这种通神的人说这是驺虞,那这就是驺虞好了。

可爱就行。

颜既正义!

于是新的驺虞形象随着这面驺虞幡,在民间已经很流行了,而且连年画都有了,就是怀抱竹子的标准形象。

“我真见过,在都江堰上游的山林,当地叫花熊,和熊差不多,不过只爱吃竹子,也吃竹鼠,那里多的是,不过没人敢猎,随说吃竹子,但真要凶猛起来比熊还猛。”

锦衣卫小旗何进说道。

“那要是抓一只岂不是可以献祥瑞?”

他的同伴黄平说道。

“哈,给咱们陛下献祥瑞,还不如弄台机器呢!”

何进说道。

“那不一定,咱们万岁爷好科学,据说这鸟兽甚至草木都是科学,之前万岁爷不是曾经下旨,将《闽中海错疏》刊印,而且分给各地官员,咱们要是献给万岁爷一只活的驺虞,说不定也能得到万岁爷青睐。”

黄平不无期待地说道。

两人就这样悄然转入旁边一条水道,在两边密布的一块块稻田间撑着,这里是缓冲区也是无人区,只是白天会有农民前来,夜晚就完全没有人了,只剩下蛙声虫鸣。何进撑船,坐在后面的黄平不断从旁边薅出水稻,然后连泥一起糊在小船上,他们一边无聊的扯淡,一边在稻田水网中前进,很快就钻出稻田重新进入运河,然后又横穿运进入北岸水网。

前方月光下一座四角的棱堡屹立。

惠山堡。

常捷军的。

而且配有三角炮台。

基本上就是复制了杨家在新城的棱堡。

不同的是这个没有包砖,只是单纯的夯土堡,但在一些重要的部位用了部分砖砌。

这一带所有棱堡都是这种夯土的。

毕竟成本低,对于苏松士绅来说,他们早晚要夺回他们的土地,棱堡只不过是临时的,没有必要在这东西上耗费太多银子。

惠山堡上几个巨大的灯笼,在夜空中照耀着四周,里面燃烧着从徐闻运来的鲸油大灯,仿佛在用灯光向几里外的对手示威,而在西边的夜空中,同样可以看到几点远远的灯光,那是忠勇军的惠山堡。但那里的灯光更亮,因为忠勇军烧的是北方运来的煤油,而苏松士绅拒绝从杨信那里购买煤油来照明,宁可去广东买徐闻出的昂贵的鲸油。

后者一直在生产这个,甚至把鲸油当做贡品。

一年进贡数千斤。

在苏松士绅大量采购军用后,那里的捕鲸业正在爆发式发展,目前数百艘渔船在雷州湾捕鲸。

到这里之后,何进两人赶紧收起篙换上桨,坐在船上划着桨,因为四周全是已经很高的水稻,满船都是水稻的他们已经很难被发现,这一带同样没人住,一直到五里外才有村庄。惠山堡的大炮可以一直轰击到锡山,同样锡山的炮台也可以轰击到惠山堡,以交叉火力封锁整个运河和南岸这片狭窄的通道,就算忠勇军要进攻,打不开惠山堡也没法向前。

整个防线极其严密。

当然,阻挡不住何进这样的渗透。

而且惠山堡的那些雇佣军从不认为忠勇军会打过来,他们只是时刻准备着打过去而已。

“下水!”

何进突然停下说道。

黄平立刻停下,两人毫不犹豫地翻身下水,紧接着站在齐腰深的水中推着小船继续向前,进入环绕棱堡的第一道护城河。

何进示意黄平停下。

然后他警惕地观察着对岸逐渐高起的斜坡。

斜坡上方一队士兵正在巡逻,他们迅速靠上旁边的稻田,在那些水稻的伪装下他们和稻田基本上融为一体,在夜晚隔着数十米根本不可能发现,在那队士兵走过后,他俩推着船继续向前。而前方是进入棱堡的木桥,木桥的桥头有一座岗哨,不过并没看到警戒的士兵,很显然他们还是疏于防范,指望这些雇佣军在不认为忠勇军会进攻的情况下,还能和对面一样严密巡逻是不可能的。

何进毫不犹豫地爬上船,仅仅一分钟后他就从船篷下钻出,一头扎进了水里并且与黄平一起发疯般冲进岸边稻田,在田垄上撒开腿狂奔,刚跑出大概一百米就一下子滑倒,黄平还想拉起他……

“趴下!”

何进喊道。

黄平急忙趴在同样的泥浆中。

就在他趴下的瞬间,身后一团恐怖的烈焰骤然炸开,伴随着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一下子吞噬了岗哨。

爆炸的气浪带着硝烟在他们头顶横扫而过,两个罪魁祸首双手抱住脑袋,拼命把自己埋进泥浆,躲避三百斤火药爆炸的威力,甚至都控制不住发出尖叫,紧接着头顶烂泥,水稻,甚至被炸飞的蛤蟆,就仿佛暴雨般落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终于清醒过来,他们顾不上管别的,在泥浆中以最快速度爬起,然后掏出呼吸的芦管,直接扑进了旁边的河水。

几乎就在同时,惠山堡上一门重炮骤然喷出烈焰……

“玛的,猜的真准!”

何进惊叹道。

说完他一头扎到了水下。

而此时黄平已经跟只潜伏的老鳖般,用身体的不断晃动,把自己埋进了水下淤泥里,只有嘴里叼着的芦管露在水面,但和周围的芦苇融为一体,就是白天都根本没法发现,更别说这时候还是夜晚了。

何进同样完全照做。

这是西边忠勇军的惠山堡处火光闪烁,紧接着两枚炮弹掠过天空,双方大炮都已经互相瞄准了两年,这两枚炮弹瞬间以抛物线落进了惠山堡。下一刻惠山堡的城墙上,大批被惊醒的士兵冲向各自炮位,紧接着他们的四门重炮喷出火焰,然后是更多炮弹从西边飞来,然后这边更多大炮加入还击的行列。

两座距离三千米的棱堡,就这样开始了隔空炮战……

何进最后看了一眼惠山堡上喷射的火焰,闭上眼叼着芦管一头扎进淤泥,一动不动地趴在水下两尺处,静静听着头顶传来的各种声音,炮弹的呼啸,搜捕他们的士兵喊声,甚至还有战马的嘶鸣,在传导过程中完全变了的各种声音不断响起。而他和黄平只是扮演他们的老鳖角色,甚至他都能听到撑船时候竹篙扎进淤泥的声音,不过他们这里是浅水而且芦苇很多,始终没有人过来,他们就这样仿佛冬眠一样等待着。

直到终于撑不住了。

他推了推黄平,两人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钻出水面。

然后同时深吸一口弥漫着火药味的空气。

而此时的惠山堡,已经恍如喷发的火山,所有重炮全都在疯狂向着对面射击。

同样忠勇军的惠山堡上,还击的火光也在不断闪耀,双方的炮弹在他们头顶不断呼啸着交错,十几斤重炮弹那凶猛的呼啸声,仿佛无数怪兽的吼叫,甚至就连锡山的炮台都加入射击。作为双方最重要堡垒,这些棱堡和炮台上都有可以互相打到的重炮,三千米虽然已经超出瞄准射程,但这种大型的固定目标也根本不需要射击时候瞄准,都是平日测试后编制的射击表。

什么都不用管,就是固定角度方位装弹开火,反正就算是打抛物线也无所谓。

那么大炮弹从天而降,打在哪儿都是重创。

甚至效果更好。

毕竟棱堡就是防御直射的,并不能防御这种炮弹。

剩下就是拼谁能打进更多炮弹,谁的运气更好,弹药更加充足了,但很显然双方的弹药都很充足。

既然这样他们就打吧!

两个罪魁祸首什么也没敢说,叼着芦管悄然离开,很快就进入了运河,就那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片战场……

上一章:第五零五章 欢迎杨都督驾临江南 下一章:第五零七章 爆炸不要停
热门: 唐朝从来不淡定2:李世民的政治课 波斯战火:第一个世界帝国及其西征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易中天品三国 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 熊与龙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村村都有丈母娘:桃花村医 攻略那个地下城领主 放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