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八章 乱江南

上一章:第五零七章 爆炸不要停 下一章:第五零九章 又打土豪分田地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连锁反应终于开始了。

在得知惠山的炮战后,驻扎溧阳的天雄军在没搞清实情的情况下,就误以为常捷军已经正式开战,负责那里的陈名夏立刻下令突袭忠勇军的湖溪堡。

然后受阻这座棱堡下。

尽管守卫湖溪堡的只有几百忠勇军,但那也不是突袭能攻下的。

紧接着驻金坛的忠勇军一个旅就南下增援,双方在湖溪堡外进行了大明第一次新式军队的交战,一个旅对一个旅,在平原上摆开莫里斯方阵以斑鸠铳十轮射对攻。在一番技术含量丝毫不比目前欧洲差的血战之后,最终结果还是忠勇军赢了,不过因为卢家的骑兵赶到增援,忠勇军并没有追击,双方加起来伤亡九百多……

“忠勇军更顽强。”

杨寰说道。

“他们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能够承受住伤亡,两千忠勇军伤亡四百丝毫不乱,但团练伤亡不到三百就开始逃跑了。

倒是卢家的骑兵很能打。

在步兵溃败后,为了掩护步兵的撤退,卢家五百骑兵硬冲忠勇军,而且冲过了火枪的轮射拦截,但最终还是没能撞开长矛阵,一百多精锐骑兵撞死在了长矛林上。不过靠着他们的掩护,那些溃败的步兵撤出战场,随后打不开阵型的骑兵也撤退,忠勇军因为伤亡不小,并没有继续追击,但紧接着金坛的第二军就开始集结并准备南下。”

他紧接着说道。

杨信此时依然在镇江,不过因为这场突然发生的冲突,商周祚和昭义市监刘时敏,南京守备太监赵秉彝都从南京赶到这里。

“咱家无能为力了。

咱家总共就那么几个人,说是什么市监,其实也就尽力安抚而已,他们都兵强马壮,听话是给咱家面子,不听咱家也无可奈何。

要说他们对万岁爷其实都是忠心的。

他们也懂事,守规矩,虽说没有朝廷的官员管着,但依旧井然有序,称得上是安守本分,如今可以称得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虽说是民变起来的,但要咱家说,咱们大明如今民风最好的就是他们。这些年里该交的租子一点不少,都是自己挑好的交,去年哪怕遭了灾,交租子时候也没有一个故意拖延的,而且毫无怨言地一直送到江阴去。

他们都是良民。

之前的事的确是他们不对。

可事已至此,陛下也都给出了补偿,那些房子,店铺什么的,也都已经还给了原主,就是分了些地,放了些奴婢。

何必呢?

闹到如今那么多银子填进去也没什么用!

咱家是没办法了,如今也只能请河间侯过去镇压了,咱家这就上奏万岁爷请罪,唉,这费心劳力,却不讨好的苦差事不干也罢!”

刘时敏很有他好朋友风范地说道。

当然,是无耻风范。

他这些年可捞足了油水,昭义市的确不收田赋,另外折算到田赋里面的徭役折银和丁银也不收,总之种地只收皇帝的租子,但工商业税是收的,这份税收一部分用于忠勇军和那些地方官的补贴。理论上他们是不脱产的,但实际上根据级别都有类似俸禄的补贴,而且这一份还不少,毕竟这时候庄头也领,不过没有贪腐,也不收那些乱七八糟的捐。

他们全是自己选的。

谁敢贪污小心有人直接给一枪,至少目前还没有,当然,这些官员仍旧能够额外得到些好处,这个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这些剩下的,那就是上交朝廷了。

但九千岁那里并没指望这份银子,他有那些粮食已经很满足了,再者过去这些地方一年商税也就仨瓜俩枣他也不在乎,可实际上这份商税在养活忠勇军上下之外还有大量剩余。在这一带均田的结果,就是制造庞大的内需市场,目前昭义市超过一百五十万人口,全都实现温饱而且有余钱消费,不说别的,每人每年几身新衣服是能买得起。

这样一个庞大的内需市场,还有杨信的一堆工厂带来工资收入,而且因为工商业上几乎没有限制,造就的是工商业上的极大繁荣,完全按照严格的工商业税收,那一年就很惊人了。

一百五十万人不少了。

这时候海上霸主荷兰总人口也才这么多。

然后那些工商业税收剩下的全都被刘时敏这些家伙瓜分了。

当然,他也得到处送礼,九千岁那里,杨信那里,宫里,包括内库其实他也交一些,但即便这样,以他个人算,这两年也至少捞了四十万两,这可是真正的肥差。

所以他支持杨信。

他不怕忠勇军再占领几个县。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杨信表情和他一样沉重地说道。

就好像什么艰巨的任务突然压到他肩上,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沉重的使命感。

“河间侯,下官再重复一次,这是圣旨,河间侯必须立刻启程前往江西!”

商周祚语气严厉地说道。

“商尚书,你这就不对了,河间侯走运河难道就到不了浙江了?要说这走运河路途还短,以河间侯之威名,无论忠勇军也罢团练也罢,也就是他过去走一趟带着大军震慑一下,这些人也就畏伏了。然后继续向前到浙江就是了,从这里去江西还得逆流,风向不对还得候风,走运河还有纤夫,哪个更快就不用说了。

咱家知道你是会稽人,心忧桑梓怕被逆党袭扰。

可那就更应该让河间侯走运河啊!”

刘时敏不满地说道。

“河间侯,下官……”

商周祚说道。

“商尚书,你是想乱江南吗?”

杨信喝道。

“河间侯,下官不想乱江南,倒是下官看河间侯欲乱江南!”

商周祚毫不客气地说道。

“二位都息怒,左右都是为了万岁爷,要说兵部的将令的确让侯爷走江西,可兵部发这份将令时候,不是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吗?要咱家说,还是先管目前最重要,若是两边真打起来,那这江南可就全乱了,浙江那边已经那样,就算急也没什么用,这边才是迫在眉睫的。”

赵秉彝笑着说道。

“赵公公果然识大体,难怪我大爷多次称赞。”

杨信说道。

“小的自从离京,日夜思念九千岁,如今每日焚香遥拜。”

赵秉彝擦擦眼泪说道。

商周祚愤然起身……

“河间侯,他日江南战火纷飞之时,下官且看你如何收场!”

他恨恨地说道。

说完他昂然地离去,出门时候差点撞上高弘图,后者赶紧行礼,商周祚还礼,然后高弘图看了看杨信,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转身跟着商周祚一起离开,很显然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最终还是没有阻止杨信走苏州。剩下的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解决,就看那些士绅们能不能忍住了,但目前看很悬,这不是杨信去把几家世家土地民兵化的问题,而是他一次次这样做之后,已经到了士绅忍无可忍的地步。

他一次次这样干,在士绅的地盘上不断砸下一个钉子,把士绅的太平盛世蛀蚀得千疮百孔,然后猛得一下子推倒。

他的如意算盘很好啊!

可士绅也不傻,人家已经看明白了!

人家再忍下去就是被他用民兵这个绳索一点点勒死了。

这一次他们恐怕不会再忍了。

然而……

“侯爷,我就怕他们真打啊!”

刘时敏说道。

“那你说他们能打赢吗?”

杨信笑着说道。

“侯爷,别说还有您亲自出马,还有这一万多精锐,就是忠勇军的五个军全都集结起来,也不是他们能打赢的,单纯以忠勇军算,足以击败四家团练,只是怕别处的官军增援。但如今浙江已经乱了,官军能打的都在那里,除了至今没动的常安军,估计谁也不会来帮他们,可以说咱们是稳赢的。”

刘时敏说道。

他比谁都清楚忠勇军的实力。

一个军的常备役,四个军的预备役,二十多万后备役,全都是会开枪,会排队组成长矛阵的,这样的一块地方在南直隶就是无敌的。

团练?

两千人死伤不到三百就崩了的,怎么和两千人死伤四百阵型不乱,还能硬抗五百精锐骑兵冲击的打?

要说让忠勇军出境作战,他们的确不好说,可要是在他们的地盘上,抵抗那些试图毁了他们好日子的,那以刘时敏看,他们真就是无敌的,不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他们是不会屈服的。他在那里两年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些民兵保卫家园的斗志,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女人也一样会拿起刀枪的,甚至就是小孩都会拿起他们的短矛。

实际上民兵女人和小孩真进行军事训练的。

而且那些女人还有专用的手弩,虽然威力不大,但近距离射穿火枪手的胸甲还是没什么问题。

“那就行了,稳赢的为何不干?”

杨信说道。

“杨寰,传令各部,立刻登船南下,告诉兄弟们,我带他们走一趟这花花世界!”

他紧接着对外面喊道。

话说反贼们原本历史上没看成江南的花花世界,这一次他就带着他们走一趟吧!

上一章:第五零七章 爆炸不要停 下一章:第五零九章 又打土豪分田地啦
热门: 南北战争三百年:中国4—6世纪的军事与政权 乡村首富 大明王侯 武林帝国 空中国防论 十宗罪3 有海 夜色 他的人设不太行 致死坐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