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九章 又打土豪分田地啦

上一章:第五零八章 乱江南 下一章:第五一零章 快叫人,地主的狗腿子来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丹徒堡。

“等轩公,这就是您的承诺?”

葛麟愤怒地指着前方,然后问他身边的商周祚。

在他前方运河上,满载着荡寇军的船队绵延而来,南岸河堤上是同样绵延不绝的骑兵,最前面一艘大船的甲板上,一身重甲恍如铁坨子的杨都督,扛着尚方宝剑傲立船头。

另一只手中还拿着一面盾牌。

杨都督目前也是最高防御等级,光这面盾牌就一百多斤,完全是用已经达到低碳钢水平的熟铁千锤百炼,然后在表面进行了渗透,理论上是能够抵挡三磅炮直射的。当然,这个抵挡是指不会被穿透,实际上他依旧会被巨大的撞击力量推着盾牌然后拍成烂肉的,剩下就看他能不能从烂肉状态还原了……

估计是够呛!

但无论如何杨都督已经摆出了他的最高防御等级,带领着他的爪牙浩浩荡荡杀入江南的花花世界。

然后商周祚叹息一声。

他无可奈何地拍了拍葛麟的肩膀。

“随你们便吧!”

他说道。

葛麟无语地看了商尚书一眼。

“准备开炮!”

他喝道。

“都是骗子,都是懦夫,都是软骨头!”

他紧接着加上了一句。

而在丹徒堡上,刚刚拉过来的一门门两斤野战炮和原有的四门四斤炮同时瞄准了运河的船队。

“开火警告!”

他说道。

最近的两斤炮骤然喷出火鸦。

炮弹一下子打在河堤,紧接着撞起泥土飞溅,弹了一下的炮弹随即落入河水。

杨信的座舰立刻停下,紧接着随行骑兵冲下河堤列阵,就在同时后面几艘船向前,船头一尊尊臼炮炮口指向天空,然后炮手迅速装填炮弹。

葛麟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到目前为止他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不合法之处。

因为商周祚就在旁边,而团练作为得到官府允许的地方武装,任务就是守卫地方,杨信作为奉命南下平叛的军队,违抗兵部命令和圣旨,商周祚作为参赞机务南京兵部尚书在不能确定杨信目的的情况下,有权阻止他进一步行动。在没有官军可用的情况下,同样有权调动团练阻挡,但仅仅是阻挡,他并没有权力对杨信进行攻击。

因为后者有尚方宝剑。

作为总督军务有临机决断之权,对总兵以下先斩后奏之权,换句话说杨信就是真的坚持要向这边,本身也没什么错误。

当然,这并不重要。

都这时候了,谁还在乎这种程序问题啊。

商周祚高举圣旨,一脸肃然地对着远处的杨信展开……

“圣旨……”

他高喊着。

“快开门啊,开门迎河间侯,打土豪分田地啦!”

他身后喊声骤然响起。

举着圣旨的商周祚愕然回头,然后就看见街道上一个农民打扮的,正挥舞着锄头做振臂高呼状,然后更多农民涌出,那些原本聚集在堡内的本地百姓先是茫然的看着,紧接着同样狂喜地跟随他们涌向城门……

葛麟毫不犹豫地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敢乱者斩!”

他吼道。

下一刻身后骑兵狂奔的马蹄声响起。

葛麟回过头,就看见荡寇军骑兵冲过来,但紧接着他身旁一名士兵点燃火箭,伴随着火箭的腾空而起,此前结阵在城外等待的虎威军骑兵也立刻催动战马。

“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别以为杨信来你们就能翻天了,须知这天下还不是他杨信的天下,打土豪分田地?做人要讲良心,这是反贼强盗才干的,礼义廉耻都忘了,伦理纲常都忘了,圣贤教诲都忘了?

一句鬼话就让你们忘乎所以了?

这天你们还翻不了!”

葛麟回过头举着短枪吼道。

下一刻他身后炮声突然响起。

他愕然回头,就看见外面天空中一道道烟迹升起,然后划着很好看的弧线从天而降,一下子落在他的骑兵中,紧接着一团团烈焰炸开,从来没经历过开花弹爆炸的骑兵瞬间一片混乱。巨大的爆炸声,可怕的火焰,硝烟那刺鼻的气味,让那些战马纷纷选择掉头,而后面战马因为停不住,立刻和前面的撞在一起,然后它们的相撞引发连锁反应,更多骑兵因为来不及避让而相撞。

战马的嘶鸣,骑兵的喝骂,甚至荡寇军骑兵的哄笑全都远远传来。

紧接着那些臼炮再一次喷出火焰,同样的烟迹冲天而起,转眼间又在已经陷入混乱的虎威军骑兵中炸开。

荡寇军骑兵索性停下了。

孙守法和孔有德两个混蛋带着包括张献忠,刘国能在内的一帮骑兵们很欢乐的欣赏着对面的混乱,而他们后面的运兵船上,臼炮依旧在不断开火,将一枚枚昂贵的开花弹射向虎威军。这东西的确炸不死几个人,因为炮弹都是生铁铸造的很容易在炮膛内碎裂,所以不敢太薄,必须得保证足够壁厚,导致装药数量同样很少,那点黑火药威力很弱。

但吓唬骑兵是真好用!

甚至还有两枚因为引信问题在半空爆炸了。

这个更吓人。

葛麟阴沉着脸转回头……

“虎威军败啦!”

刚才那农民再次振臂高呼。

葛麟毫不犹豫地拔出旁边手下的短枪,对着这个家伙扣动了扳机,子弹正中这人胸前,然后就看见他惨叫一声,猛然向后倒在一个农民怀里,紧接着周围几个农民围住了他,其中一个悲愤地看着葛麟……

“乡亲们,跟他们拼了!”

他悲愤地高喊着。

然后他身边几十个农民吼叫着向前,其他那些农民同样也被这一幕激怒,当然,主要是对打土豪分田地的渴望,另外还有外面杨都督近在咫尺的诱惑下,跟随这些人蜂拥向城门。葛麟举着打空了的短枪,很是无力的看着这一幕,很显然他又想起当年被从丹阳赶出去的场景,他的确骁勇善战,可面对这种场面真得很无力啊!

“开火!”

他咬着牙吼道。

“停下!”

商周祚一把拉住了他。

葛麟愕然看着商周祚,后者无奈地摇了摇头。

“撤退!”

葛麟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他知道,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了,就算他开火也阻挡不住,他的确能够镇压住这些百姓,可问题是杨信就在城外啊,这边内乱,那边进攻,根本就不可能坚持住,除了撤退别无选择,而且他如果大肆杀戮平民,回头杨信还会理直气壮地以此抓他治罪。

这个奸臣可是就喜欢借题发挥。

他要是真的大规模镇压,回头还不一定会被栽上什么罪名。

伴着城内百姓汹涌向前的欢呼声,他和商周祚带着虎威军黯然地沿着城墙撤退,很快在另一边的城门出城,而这时候他的骑兵也溃败了,或者说被开花弹的爆炸惊散了,他们两下会和后放弃这边,直接绕过荡寇军返回镇江。葛麟恨恨地看着远处下船到了河堤上的杨信,后者似乎也看到了他,两人就这样隔着半里路默默相对……

“年轻人啊!”

杨都督不无感慨地说道。

这个结果是必然的,葛麟终究还是年轻,他并不明白此刻那些作为虎威军后台的应天等地士绅真实想法。

后者让他拦截只不过是意思一下而已。

这些地方又没有之前被抄家的,文震孟这些人家都在东边,杨都督去祸害也是祸害苏松士绅,那么这边有必要为此拼命吗?杨都督就是路过而已,真打起来那边的又够不着增援这边,最后还是这边士绅们倒霉,既然这样当然是随随便便意思一下,然后赶紧把杨信这尊瘟神送走了。

商周祚明白。

甚至他就是来控制局面的。

他就是来防止葛麟不懂真实情况坏了大事的。

这时候那些打开城门的农民已经蜂拥而来,杨都督立刻摆出一副和蔼的笑容等待着,很快这些人就在他面前跪倒了一大片,甚至还有更多原本不在城内的乡民也从各处村庄涌出,纷纷向着杨都督汇聚。当然,也有那些欲哭无泪的士绅跑出来阻拦他们,但这时候虎威军已经撤离,他们是肯定阻挡不住那些农民,只能在后者的推开中坐在地上号哭着。

“侯爷,打土豪分田地吗?”

一个老农趴在地上眼巴巴地望着杨信说道。

“打土豪,这个就不必了,毕竟乡里乡亲的,我看这一带也没什么像样的土豪可打,但地是可以分的,从京岘山往东这些地全改成民兵,归属昭义市,我会安排忠勇军过来帮助你们,这件事我做主了,谁敢阻挠你们就来找我!”

杨都督手一挥很有气势地说道。

然后他面前一片欢呼声。

而此时远处的长江上,数十艘从下游驶来的帆船正在停下,这些船上全都满载着士兵,其中最大一艘的甲板上,常胜军副统制何刚用望远镜默默地看着这一幕,而他身旁的参谋宋徵璧放下了望远镜。

“别人终究靠不住,到头来还得靠自己!”

宋徵璧恨恨地说道。

“传令掉头,撤退,咱们自己的地,当然要咱们自己来守!”

何刚说道。

宋徵璧立刻下达了命令。

紧接着所有船全部掉头返航……

上一章:第五零八章 乱江南 下一章:第五一零章 快叫人,地主的狗腿子来了
热门: 寒剑栖桃花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红拇指印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罪瘾者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银色猎物 疑案追踪 死亡通知单2·宿命 轮回亿万次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