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四章 陈圆圆的小确幸

上一章:第五一三章 战斗吧,乡贤们 下一章:第五一五章 小鲜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还弄个荷兰人。”

杨信无语地看着锦衣卫的报告。

苏州的士绅大会以举手投票方式最终做出了决定……

迎战。

然后他们的大会内容,紧接着就被锦衣卫密探报告给了杨都督。

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密探,这场大会是完全公开的,就连大会结果都通过揭帖方式在各地进行公开,毕竟还有绝大多数中小地主在等消息,同样各地已经向着真正报纸化发展的邸报也对此进行报道。

以此调动起整个士绅阶层同仇敌忾的信念。

他们不会再退缩了。

他们要与试图祸乱江南的奸臣战斗。

当然,战斗需要银子,尤其是收买那些地方官,卫所将领,甚至去京城收买人游说皇帝,哪怕是对团练进行犒赏鼓励,这些统统都是要银子的,这些银子当然还得大家一起凑,所以这种宣传是必不可少。而就在宣传的同时,常胜军正式开进无锡,而常捷军仍然坚守锡澄运河沿线棱堡,而原本还在浙江境内的常安军正式进入南直隶。

他们这就属于违法了,因为团练是不能出境的,常安军是浙江巡抚主持下组建的,只能在浙江范围内活动,进入南直隶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

所以他们把旗帜换成了常胜军。

这样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他们以常胜军的名义参战。

这样三大团练齐聚无锡,除去驻守锡澄运河沿线棱堡的,仍旧有一万三千多人在无锡等着迎战杨都督,实际上他们兵力居劣势,毕竟杨信仅仅荡寇军就一万两千五百人,更何况还有武进和江阴的忠勇军。但士绅们也没办法,他们和忠勇军不一样,人家是完整的预备役体系,忠勇军从一个军变成五个军只需要一道命令而已,但他们不可能这样迅速扩充。

而且扩充也没用。

所以他们只能靠质量来对数量了。

好在他们的军队质量还是可以的,毕竟也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呃,湖溪堡还是失败了。

不过……

“都督,这可不太好打啊!”

孔有德说道。

他们面前是惠山堡的地图,这座棱堡锁断运河,三面环水,不用登陆就得面对十八斤巨炮,而正面登陆甚至连立足之处都没有,整个棱堡正面全都在炮火覆盖范围。除非绕开正面先从运河过去,然后在棱堡后面登陆从东向西进攻,但这样会被惠山堡和锡山炮台的大炮交叉火力打靶,甚至还会被后面无锡城墙上的炮弹打靶。

而从北边就只能强渡锡澄运河,然后在完全是水网区和团练交战。

荡寇军明显不习惯这样的环境。

尤其是骑兵完全没用了,毕竟这里是真正的水乡,全是一条条棋盘般分隔的水道,骑兵结阵冲不出百丈就得一头扎水里。

最终结果只能正面强攻惠山堡。

但强攻……

好吧,孔有德最有发言权。

因为大明最早的棱堡就在他们那里。

六年前第一座棱堡就已经在老米湾建起来,这些年陈于阶在开原带着他们把这座棱堡完全打造成了真正要塞。

他很清楚多么难打。

“惠山堡倒是其次,关键还在锡山炮台,只要能打下锡山炮台,就可以将锡山炮台上的大炮调过来,居高临下轰击惠山堡,不过咱们进攻锡山炮台时候会遭到惠山堡从侧面的炮轰。”

孙应元说道。

“要么绕过惠山。”

孙守法说道。

“没什么区别,从锡山炮台南边进攻,一样还是要遭到惠山堡炮轰,那些十八斤巨炮都是设计好了的,可以不需要瞄准,只要咱们进入某个早就被他们在图上画出的地方,然后把大炮抬高到对应的度数,装填对应的火药,那炮弹就可以落在咱们头顶。

十八斤重的炮弹。

哪怕不是瞄准直射,从天上落下来滚到哪里哪里就是死。”

忠勇军副将陈松说道。

他是凤阳杨家庄户出身,后来调到贵州指挥土兵,并且带着土兵战场上加入红巾军,包括那些随他一起的土兵,现在也在昭义市定居,有部分依然在忠勇军服役。

“那就只能强攻了。”

孙应元说道。

“强攻就强攻,豁出去三千条命,拼也拼下锡山炮台!”

孙守法说道。

然后抱着猫的杨都督出现在他身旁。

这只倒霉的猫是他在外面随便抓的,不过在吃了几块罐头鱼肉后已经很满足并且打起呼噜。

“不要老是想着拼,要讲头脑,一座惠山堡搭上三千条命,就目前咱们的兵力能啃下几座棱堡?”

杨都督说道。

“可是,都督,没有别的办法终究是要拼的。”

孙应元小心翼翼地说道。

“总会找到办法的,咱们如今还没到呢!”

杨都督说道。

说完他就那么抱着猫走了。

然后留下一帮将领们面面相觑。

实际上这座棱堡的确不好打,主要是之字壕和挖地道都不能用了,在这种水乡挖不下一米就得泡水里,以船运兵强行登陆攻击无异于自杀,唯一的办法的确就是强攻锡山炮台,然后用大炮居高临下轰击。所以杨信很愿意用这场战斗锻炼一下这些新式的军队,因为进攻锡山炮台必然会和团练以惠山为中心展开一连串交战。

涵盖要塞攻防战,野外步兵合战,甚至于骑兵战。

需要的话连特种渗透都得有。

这一战打完,参战双方无论胜败,都真正达到了他们欧洲同行的水平,必须得明白一点,尽管大明这些年雨后春笋般建立起一支支新式军队,但真正这些军队间的交战很少。

就不久前的湖溪堡。

但也没有打成真正大战,仅仅是打了一下就分开。

而这是真正战役级别,不比欧洲刚刚结束的布雷达之战规模小,同样支撑这样的战役对于双方指挥体系,后勤供应体系,甚至就是工业体系,都会带来巨大的提升,可以说这一战打完,这些军队也脱胎换骨了。至于打开惠山堡,这个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想打开很容易,哪天暴雨滂沱时候,他自己拎着刀就能进去攻陷这座棱堡。

但那对军队没什么用。

他要的是一支真正能与目前欧洲精锐军团抗衡的军队,而不是一群类似星宿老仙身后那些弟子一样的马屁队。

抱着猫的杨都督站在大门前,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稻田。

他还没到武进,这里是武进西边的运河小镇奔牛,他和他的大军正在这里停下吃饭,估计天黑前到达武进,这里和之前在谏壁还不一样,那里准确说算是丘陵和平原的过渡区,但这里就是真正的平原了。已经进入抽穗期的稻田仿佛平铺般环绕着这座小镇,横断其间的运河上一艘艘帆船的桅杆树立,正午的阳光下一片宁静……

然后一只小手出现在了他的猫尾巴上……

“这是我家的猫!”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

“借来玩玩不行吗?”

杨信低头说道。

他旁边是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花布裙子,头上两个小包,白嫩的小脸蛋肉嘟嘟很可爱,脖子上还带着个小金锁,看得出生活还不错,一只手里还拿着个莲蓬,上面已经少了几个莲子,应该是进了她肚子,这里的治安很好,外面经常可以看见自己跑着玩的小孩。

“可它要回家吃饭了,我找了它半天了!”

小女孩说道。

“你姓什么叫什么住哪里?”

杨信说道。

“我姓邢,叫沅沅,就住在前面!”

小女孩说道。

“你让我捏一下你的脸,我就把它还给你。”

杨信很无耻地说道。

“可这是我家的猫!”

沅沅抗议。

“我怎么知道它是不是你家的,它又不会说话”

杨信说道。

然后怀里的猫很不给面子地喵了一声,而且还试图从他怀里挣脱,但紧接着就被抓着后脖子拎起来,可怜的猫一下子没了本事,在那里很可怜地冲着沅沅喵喵叫着,后者急的眼泪汪汪,最后终于咬着牙点了点头。

杨都督心满意足地在她那肉嘟嘟的小脸蛋上捏了一下。

而且还捏的很重,沅沅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我再捏左边一下!”

他说道。

“你,你耍无赖!”

沅沅终于哭了。

但她还是擦着眼泪满足了这个无耻之徒的要求,一边流泪一边忍受着,好在这一次杨都督没有食言,捏完很爽快地把猫还给了她,沅沅抱起猫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跑。

“痛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话说我那三桂大侄子,这时候应该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吧?然而红颜却才只是个女童。”

看着她的背影,杨都督不胜感慨。

好吧,不出意外这应该是陈圆圆,据说她家就是奔牛,而且姓邢名沅,至于为什么成了苏州名妓,这个可以参考柳如是,或者说现在的杨如是,不过很显然她已经不会再因为家境问题被卖给哪个私娼了。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小姐,但很显然她算得上衣食无忧,而且奔牛是忠勇军的核心区,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她,既然这样就让她继续她的小确幸吧!

上一章:第五一三章 战斗吧,乡贤们 下一章:第五一五章 小鲜肉
热门: 如果这是宋史3·仁宗盛世卷上 张居正·金缕曲 贼鹊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乡村潇洒哥 临时标记ABO 踉跄:晚清以来中国人的梦想与超越 如果这是宋史8·南宋卷官宦王朝1 保质爱情 睡在豌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