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五章 小鲜肉

上一章:第五一四章 陈圆圆的小确幸 下一章:第五一六章 来,让我们谈谈诗和远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告别了陈圆圆的小确幸……

实际上人家还哭着回去找她爹来报仇了,然后他爹还是个民兵队长,带着一帮兄弟气势汹汹地到门前,一看他女儿指认的坏人,吓得以最快速度跪下磕头了。

当然,这个不值一提。

杨都督的大军在武进停留一晚然后继续前进。

两天后到达惠山堡。

忠勇军的。

而此时对面已经严阵以待。

增援而来的常胜军驻无锡城,同时分别为锡山炮台和惠山堡这两个关键点加强了五百守军,连同原来的,锡山炮台守军增加到一千,而惠山堡守军增加到一千五。而常安军则驻扎在横山防御侧翼及太湖,那里也有一座较小的棱堡,就在横山北边,这样就锁死惠山西边的横山口通道,至于无锡向北就是锡澄运河沿线常捷军。

无锡向北全是稻田水网区,而且远离运河通道,杨信肯定不会从那个方向进攻,双方真正交战的中心就是惠山。

而关键点就是锡山炮台。

“这塔是保不住了!”

杨信站在忠勇军惠山堡的东南角眺望龙光塔。

这个肯定保不住。

常捷军的锡山炮台就是以龙光塔为中心修建,实际上也类似棱堡,只不过是砖石砌的,毕竟在山上不好堆那么厚的夯土,而且因为高度差距,这边的十八斤炮也够不到那里。

好歹那也是山。

虽然只有七十多米,但七十多米那也是山。

这边的十八斤炮本来就是靠打抛物线才能攻击对面惠山堡,但锡山炮台在七十多米高处,在距离几乎相同的情况下就很难够到了。这样就算砖石墙厚度减少,也足以抵御忠勇军推着野战炮的攻击,更别说他们居高临下,对忠勇军出堡的进攻可以做到全程攻击。

“都督,末将有办法了。”

孙应元说道。

说话间他抬起手指着惠山头茅峰。

“不错,那就是解决办法,但你们需要和他们争夺,并且阻挡住他们的反击。”

杨信说道。

解决锡山炮台的方法也很简单。

在头茅峰架起大炮轰击,那里比锡山高得多,而且距离不过一千多米,虽然野战炮不可能弄上去,但那些臼炮却可以,剩下就是不断把开花弹居高临下打进锡山炮台。

反正后者没有反击能力。

就像因为高度差,这里对锡山炮台无法反击一样,锡山炮台因为高度差对头茅峰上也无法反击。

但团练会拼死争夺。

而且那里本来就有一个小的堡垒在保护,虽然没有大炮,也必须从几百支斑鸠铳,甚至小型弗朗机的守卫中夺取,要知道头茅峰可不是七十米,这是两百多米的真正山峰。另外为了阻挡团练增援,必须从侧翼绕过惠山,攻破常安军在横山的防御并且在惠山南边的与常胜军进行步骑兵野外合战,总之这将是一场大战。

那就打吧!

完美的符合杨信的期待。

不过……

“那边来人了!”

杨寰说道。

杨信立刻将目光转回运河。

一艘龙舟上面打着常捷军的旗帜正在迅速驶来,很快就靠上了东边的码头,如今在这一带用龙舟当通讯船已经很普遍了,毕竟这东西吃水浅,而且速度足够快。

船上一个年轻军官走下来。

但身上的军服是常胜军的,他们的衣服样式相同,但用颜色分别,常胜军是黑色,常捷军是蓝色,常安军是最廉价的灰色,虎威军是青色,而天雄军是褐色。这些家伙幕后支持者都是纺织业主,就不缺军服,基本上每人每年三身,包括一身棉的,样式倒是和杨信差不多,对襟上衣,裤子,虽说没有绑腿但也都扎着裤腿。另外就是鞋袜同样不缺,不过夏天还是草鞋,不管这东西逼格是否太低,在南方夏天没有凉鞋之前这是最好的。

杨信现在也穿草鞋。

而且也都和这些一样,实际上是山棕的凉鞋。

这个是黑色军服。

他很快被码头上的荡寇军带过来。

这时候荡寇军都在下船,当地民兵都撑着小船在帮忙,他们会把荡寇军用小船送到西边的钱桥。

还是为了避开锡山炮台的重炮。

那人很快被带到杨信面前。

“松江陈子龙见过河间侯!”

他行礼说道。

“令尊是工部主事陈无声吧?”

杨信说道。

“正是。”

陈子龙说道。

他爹是徐光启亲信,工部几个主要能用的主事之一,不过这时候的陈子龙还很年轻,实际上才十八,在常胜军里面也只是个参谋。

这个称呼在团练里面很多。

都是一帮自负文武双全的世家子凑到那些将领身边,常胜军里面一大堆这样的,陈子龙,徐孚远,夏允彝这些都在沈廷扬周围出谋划策,也算是类似参谋制度了。毕竟他们的意见沈廷扬必须认真考虑,沈廷扬能当常胜军统制并不是他家门第高,实际上崇明沈家在松江世家大族里面并不靠前。

但是,他们是海商世家。

崇明沈家以航海为支柱,手下有的是能打仗的。

松江其他世家都没这种条件。

但问题是他的银子得陈子龙,徐孚远这些世家出,对于大股东们家的这些年轻人要在公司当个秘书,助理什么的,沈廷扬当然不敢拒绝。

虽然他其实不靠这些人打仗,他打仗全靠手底下的荷兰人。

“年少有为啊!”

杨信说道。

现在的陈子龙也是小鲜肉一枚啊!

而杨如是才八岁。

陈子龙,柳如是,陈圆圆,秦淮河上这些标志性的名字,已经越来越多出现在他面前了。

“在下……”

陈子龙说道。

“我与令尊兄弟相称。”

杨信很无耻地说道。

“呃,晚辈。”

陈子龙忍着恶心说道:“晚辈奉命前来向都督禀明当日情形。”

“这个暂时还不必。

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先得为叔去看过再说,此时你说也无用,等为叔到了你们那边,带着人仔细搜查之后,你们再说也不迟。

你们放心,为叔一向明镜高悬公正严明,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意外导致,还是别有用心者故意挑起战端,为叔都会查明!

但此时说也没用。”

杨信义正言辞地说道。

话说他来这里可是有正事的。

他是受昭义市监刘时敏所托,前来调查忠勇军与常捷军冲突,并对双方进行安抚,以避免双方冲突扩大,恢复无锡的和平,同样也是避免这里的冲突引发各地团练与忠勇军的战争。可不是来胡闹的,这是有正经公事的,至于办完这件事之后自然继续沿运河南下,他总不能再折回镇江去江西吧?

浙江可是军情紧急。

许都都已经摧枯拉朽般占领温州,到目前为止,大明已经失去半个浙江,另外加上小块江西了。

“河间侯。”

陈子龙说道。

“叔父也不叫一声!”

杨信摆出长辈姿态说道。

“叔父,叔父欲带领兵马前去?”

陈子龙说道。

“那是自然,为叔办完此事,还得赶紧南下杭州呢!”

杨信笑着说道。

“叔父,请恕小侄直言,南京兵部有明令,叔父所部应自江西进军,不得越出昭义市界,纵然叔父亦不能越界,而且严令各地不得放行。如今常捷军奉命守卫此界,自然也要遵从南京兵部命令,叔父若要从此过去,恐怕还有些不妥。”

陈子龙说道。

“哈,笑话,为叔总督军务,持尚方宝剑节制各军,有临机决断之权,南京兵部可没权管我。”

杨信说道。

“但南京兵部有权管我们。”

陈子龙说道。

“贤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敢阻拦不成?虽然咱们叔侄感情亲,可这军务上容不得马虎,军情紧急,浙江危在旦夕,若你们敢阻拦,叔父可要请出尚方宝剑了。”

杨信说道。

“叔父,请叔父也不要让我们为难。”

陈子龙说道。

“那若我一定要你们为难呢?”

杨信说道。

陈子龙犹豫了一下。

“叔父,小侄只是军中参谋,并无决断之权,若叔父执意如此,小侄只能回去禀明常捷军徐统制,不过以小侄之见倒不如叔父与徐统制面谈。叔父的确军情紧急不敢拖延,但徐统制奉命守卫此地,也不敢违抗南京兵部命令,最好莫过于二位面谈。”

他说道。

“可以,我在此等徐霞客!”

杨信说道。

谈判啊,话说这时候还有什么好谈判的吗?苏州士绅大会已经明确,他们就是要以武力抵抗的,那么双方还有什么可谈判的?

“叔父,徐统制不便至此。”

陈子龙说道。

“那你们想在哪里?难道还要为叔跑去见徐霞客?他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他虽说是常捷军统制,但这种团练职务不提也罢,说到底他终归不过一个童生,连生员都算不上,还想我一个堂堂侯爵去见他?简直是笑话!”

杨信说道。

可怜的徐霞客的确至今还是童生。

“那就在前面税关如何?”

陈子龙指着前面那座太监衙门说道。

上一章:第五一四章 陈圆圆的小确幸 下一章:第五一六章 来,让我们谈谈诗和远方
热门: 嗜血的皇冠:光武皇帝之刘秀的秀 在飞升前重生了 BOSS作死指南 光绪皇帝 从前我死去的家 家有庶夫套路深 缠斗 再谈国民性 黑色飞机的坠落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