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七章 舔狗终将一无所有

上一章:第五一六章 来,让我们谈谈诗和远方 下一章:第五一八章 天降神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曹化淳下意识地擦了把头上的汗。

话说他现在也是欲哭无泪,自从王安倒台后,好不容易才逃过一死,在南京受了多年的苦,才终于凭着和刘时敏的旧交情,得了这个可以说很有油水的好差事,如今看弄不好这是要把命搭进去啊!

看这剑拔弩张的。

“河间侯,您为何始终针对我们?”

徐孚远忍无可忍地说道。

陈子龙想阻拦他继续说下去,但却被徐霞客拦住了,都到这种地步就干脆有什么说什么吧,反正双方撕破脸已经是定局,没必要再委曲求全,都注定要打了还用得着管什么面子吗?

杨信同样阻挡住了杨寰等人,坐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徐孚远。

“河间侯,我们无冤无仇,的确,最初杨涟等人是要对付您,可那是他们自己要做的,苏松士绅的确是支持东林党的,可我们在江南,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他们做什么,移宫之事甚至是在您抓了李三才之后才传到这里。这里没有人和杨涟他们同谋,也不可能有人和他们同谋,光庙在位仅一个月,驾崩的又突然,我们得到光庙登基的消息时候就已经病重。

我们甚至不知道杨涟得到光庙器重。

移宫一事与我们无关。

至于叶茂才主持截杀您,同样我们也没有人知道。

高攀龙的确知道,在无锡也的确是他幕后组织的,包括雇佣夷人刺杀,这些也的确是钱士升和他合谋的。

但他们做了什么与我们无关。

而同样他们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您该报的仇也都报了,此后几件事包括黄澍所为,对您的刺杀,甚至京城之事,您该杀的人也杀了,该抄的也抄了,我们也都没有阻拦过您。

甚至您要改革海关,我们老老实实承包海关交税,您要增添那些新税,我们也都老老实实地交,九千岁要派税监,我们也老老实实地忍了,可以说我们一直不停地后退,不停在委曲求全地忍让。甚至为了能让您满意,杨家的那些钱庄商号船队在苏松同样无人敢惹,我们自认已经很卑贱地在您面前,陪着笑脸把您想要的都送上。

我们都觉得自己像狗。

我们就像一群拼命向您摇尾乞怜的狗。

可您为何还不放过我们?”

徐孚远说道。

“我只是想向前走去杭州而已,这怎么就成不放过你们了?”

杨信一脸无辜地说道。

“河间侯,您到了苏州,不会把文震孟和陈仁锡两家田产改民兵?”

杨廷枢鄙视地说道。

“这个还是必须得改的,按照当初抄家时候的说法,冬天里就应该改了,如今这都拖到夏天了,陛下不能失信于民,那些佃户等的可是很焦急。”

杨信说道。

“那么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杨廷枢说道。

“此事与你们有关吗?”

杨信说道。

“对,有关。”

徐霞客说道。

“当年河间侯设立无锡民兵区的时候,我们的确也认为与我们无关,可结果却是红巾军,是整个武进和镇江府士绅失去了他们的一切,四分之一的江阴士绅同样失去了一切,那么您把文城陈家上百万亩地,全都变成民兵区后,准备再等几年也让苏州士绅失去他们的一切?

您把李应升家十几万亩地变成民兵区后,再等几年让我们徐家像吴家那样失去一切?

您做过什么我们都在看着。

天也在看着。

您不要把我们都当傻子。

您把一条狗逼急了,它也一样会咬人的,我们用摇尾乞怜不能阻止您继续迫害我们,那就只好用我们的獠牙了。

这是您逼的。”

他紧接着说道。

“獠牙。”

杨信似笑非笑地说道。

“是的,我们的獠牙,这里有一万七千团练,我们有近两百尊大炮,一万支火枪,我们的士兵也不会投降,如果您再继续向前,那么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用这些来保卫我们的家园,保卫我们祖先留下的土地。

河间侯,放过彼此好吗?

您难道就那么想看着战火在这片土地上燃烧?

这对您有什么好处?

就算江南的土地都变成皇田,最后真正得到好处的也不是您,如果您不能打赢我们,那么作为祸乱江南的罪魁祸首,您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好结果?既然陛下已经给了您圣旨,让您去江西,那您为何不去呢?您为何非要来这里做这种注定不会得到好处的事情?您放过我们,您也放过您自己。

如果您有别的要求,可以提出来。

我们不想和您为敌。

如果您的要求我们能接受,那么我们愿意给您想要的。”

杨廷枢说道。

“士绅一体当差纳粮,奴婢也交税?”

杨信说道。

“我们可以回去商议。”

杨廷枢咬了咬牙说道。

“减租减息,私租不得超过四成,高利贷严格按照太祖的规矩?”

杨信说道。

“这与您有何关系?”

徐霞客说道。

“我喜欢呀!”

杨信很纯洁地说道。

“我们不喜欢!”

徐霞客很干脆地回答他。

士绅一体当差纳粮可以考虑,反正最后羊毛出在羊身上,包括奴婢交税也一样,他们交多少税还是转嫁给佃户们,但减租减息就纯属扯淡了。

“你看,我的要求你们又不答应。”

杨信说道。

“那是因为您的要求太无理了。”

徐孚远说道。

“太祖的规矩无理?说话要负责任,高利贷利息可是太祖定的。”

杨信说道。

“太祖可没强行定地租。”

杨廷枢说道。

“是呀,但太祖会把你们这样的都杀了,你们就知足吧,你们是没摊上太祖时候,摊上太祖时候你们这样的统统灭门,不灭门也都迁到凤阳去开荒,你们是摊上好时候了,要是太祖不用别的,把你们各家奴婢数量一查,一个个统统都是抄家灭门的罪。这江南士绅一个都别跑,太祖会开开心心地把你们全都抄家然后流放边疆开荒,然后把你们的地分给佃户做为重赋官田,这样算算杨某做的还不如太祖呢!

杨某杀人还是太少了。

而且杨某给民兵定的地租也太高了。”

杨信说道。

朱元璋真就是这么干的。

一次迁移十四万豪族充实凤阳。

这十四万全是江南的世家大族,然后他们留下的土地籍没为官田,就是现在那些所谓的重赋官田,但这些重赋官田并不是归官府,而是归那些耕种的农民然后让他们交比真正民田更高的税。但这些官田是允许交易的,这一点是朱元璋疏忽了的,最终结果就是原本利国利民的重赋官田,反而在土地兼并过程中成为坑害百姓的。

朱元璋一辈子都在不停这么干。

随随便便找些罪名,把江南世家大族抄家,把土地变成重赋官田,然后把人强行押到北方开荒,然后他快快乐乐收重税,而那些种地的农民快快乐乐地不用交租,他们都快快乐乐的同时,是那些世家大族在迁徙路上的哭声。

所以江南豪门世家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世世代代以黑朱元璋为乐趣。

虽然他们后来终究还是变天了。

但这个仇真解不了。

“河间侯既然搬出太祖,那咱们的确没有可谈的了!”

徐霞客说道。

他既然公开说要跟朱元璋学,那大家和他还有什么可谈的?

完全就没有互相妥协的余地了,大明太祖是什么,大明太祖那是要在嘴里尊敬的,但任何敢学大明太祖的人都是士绅们的敌人。

“河间侯,告辞!”

徐孚远说道。

说完他第一个走了。

“河间侯,看来只有战场上见了!”

杨廷枢说道。

说完他也转身走了。

然后徐霞客和陈子龙同样离开,他们没有人行礼,而且徐霞客在上船的时候还回头冷笑了一下,紧接着从杨寰手中夺过自己的佩刀,在半空中很帅气的抛了一下接住做虚砍状……

“一点礼貌都不懂!”

杨信很不满地说道。

“侯爷,这些家伙倒也奇怪,明知道是这种结果,却还跑来自取其辱,简直就是一群蠢货。”

曹化淳陪着笑脸卑躬屈膝地说道。

“人啊,总会有些幻想的,咱们需要的是让他们成熟一下。”

杨信说道。

不过曹化淳说的倒也不错,这些人的确有些莫名其妙,按说他们不至于不知道谈判的结果,但还跑来谈就真是有些天真了,当然,也可能是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毕竟他们的胆子也不是很大,对于和他开战也是很畏惧的,能不打他们还是幻想着可以不打。

“走,回去准备进攻,既然他们想和咱们战场相见,那就在战场上见好了,老曹,你也撤……”

杨信起身说道。

话还没说完,他就愕然转头,运河东岸的稻田中,六团硝烟的灰白色升起,几乎同时伴随着枪声六颗子弹呼啸而至,一颗正中他心脏,撞击在他胸前的防弹钢板上,还有一颗却伴随他转头的动作,一下子撞在他的脸上,巨大的力量瞬间带起血肉飞溅……

上一章:第五一六章 来,让我们谈谈诗和远方 下一章:第五一八章 天降神兵
热门: 白话史记 爱的重量 这个柱吃了烫嘴 佣兵的战争 曾经风华今眇然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娱乐春秋 新世界 昭如日月 求魔苏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