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八章 天降神兵

上一章:第五一七章 舔狗终将一无所有 下一章:第五一九章 平定江南,回家分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刺客!”

杨寰的惊叫声骤然响起。

而在他的惊叫声中,杨都督随着子弹的撞击仰面倒下……

然后瞬间又爬了起来。

“快去抓住刺客,他们的枪只能打一次!”

他捂住脸吼道。

而此时的运河边一片混乱,那些护卫的荡寇军匆忙登船,以最快速度冲向对岸,对岸那片稻田里,六个身影突然站起发疯般向东狂奔,而且明显是白人。几乎就在同时,惠山堡上火光闪烁,紧接着炮弹呼啸而至正中一艘渡河的船,整个船连同上面的士兵,在十八斤炮弹的撞击中化为碎片。

然后锡山炮台的大炮开火,炮弹带着凶猛的呼啸,一下子撞在税关的围墙上,整个围墙都在撞击中猛然颤动了一下……

“玛的,大意了!”

依然捂着脸的杨信,看着对面那六个逃跑的刺客说道。

抓不住他们了。

因为他们距离这里超过了一百三十米,而且中间还隔着一道上百米宽的运河,实际上这时候他们已经登上一艘隐藏的小船,那些匆忙登岸的荡寇军只能在后面徒劳地开火。

天空中炮弹再次落下,在运河边打得泥土飞溅。

“叔父,这是什么枪?”

杨寰疑惑地说。

他叔叔没多大事,实际上就是被子弹在脸上豁开个大口子,要不是转头说不定就掠过了,正好转头时候挡在了弹道上,再准一点就可以演笑面人了。

“线膛枪,在枪管里雕刻出螺旋线让子弹出膛后旋转,飞得更远,打得更准,就是子弹不好装填,得拿锤硬敲下去,这些家伙倒是很会玩,居然连线膛枪都搞来了,搞得老子差点阴沟里翻船!”

杨信说道。

说话间他转头看着正在远去的徐霞客。

然后他拿开手,对着他们展示自己被毁容的半边脸,话说他这半张脸此刻已经可以演恐怖片了,在装填时候严重变形的子弹,把他的脸硬生生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甚至连骨头都擦了一下子。

而徐霞客笑得很开心。

很显然这个结果已经可以让他满意了。

何刚带来的锄奸神兵就是一批线膛枪和枪手。

这东西很早就有了,最初是在里面雕刻直的膛线,但现在已经进化到略微带点螺旋,不过因为装填困难几乎没有军队使用。

欧洲目前也就丹麦人少量装备,剩下就是民间打猎了,毕竟对打猎来说,装填困难这种小事完全可以忽略,更准确射杀猎物才是最主要的。何刚就是从荷兰人那里得知有这种武器,才让他们帮忙购买并雇佣枪手,毕竟这东西明显克制杨信,后者鼻子再好使也不可能发现一百多米外的一支待发火枪。

这一点很重要。

杨信不是打不死,主要是他一身保护层,斑鸠铳子弹都能挡住,除非他不戴面具时候,一枪打在他没有保护的脸上,但斑鸠铳很显然根本做不到。

精度悲剧。

而大炮……

大炮根本没法伏击他。

而另一个有效手段就是炸。

但他的鼻子太灵敏,隔着十几丈都能闻到火药味。

而线膛枪完美避开这些,精度足以在百米外击中他,多搞几支瞄准肯定能爆头,体型小易于潜伏,而且距离远可以避免被他发现……

不得不说他们也算挖空心思。

这一次的确失败了。

但这不要紧。

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找到了真正可以对付杨信的武器,这个甚至比大炮更好使,这一次杀不死杨信,那就不停地狙杀下去,早晚总会有杀死他的时候。

更何况自己也能造。

实际上松江的制枪工匠已经在仿造并研究制造膛线的办法,以后会有更多线膛枪被制造出来,然后所有士绅都会拥有对付杨信的武器,可以说此刻杨信那半张血淋淋的脸,代表着士绅们面对他一筹莫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河间侯,还想继续吗?”

徐霞客远远喊道。

“那是自然!”

杨信说道。

他脸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不过这样大的伤口,真正完全愈合就需要点时间了,估计今天晚上他就要顶着这张毁容的脸睡觉了。

“撤!”

他紧接着说道。

随即他翻身上马,在部下护卫中向西狂奔而去。

而这时候双方的大规模炮战已经再次打响,天空中重炮炮弹的凶猛呼啸不时划过,曹化淳也带着手下欲哭无泪地跟着荡寇军登船,一同返回忠勇军的惠山堡。

而杨信则直接回到钱桥的临时军部,这里与锡山炮台隔着整个惠山,而且早就超出其火力覆盖的范围,从这里向南就是横山堡,但必须通过舜柯山和惠山夹出的三千米长通道。横山就堵在这条通道的出口,这座小山北边是山口,南边是太湖沿岸无法通行的沼泽,接下来这里才是真正主战场。

包括对头茅峰的进攻。

至于真正的运河线上反而不需要进攻,需要的只是防御,以惠山堡阻挡团练侧翼进攻钱桥。

而进攻……

“交给你们了!”

杨信很干脆地对孙应元说道。

“都督,末将以为应该再分兵,从雪堰渡过太湖直接进攻苏州,另外江阴方向也应该南下。”

孙应元说道。

“不,就在这里打,其他各地全部防守,派人去告诉李忠,忠勇军各部全部防守,不要出境进攻,咱们就在这里和团练们打。估计他们也不敢主动挑事,其他方向都维持现状,咱们终究还是以平叛身份南下,忠勇军没有得到圣旨不能出境。”

杨信说道。

他必须和忠勇军区分开。

他是率军南下平叛的,团练阻挡他南下所以才打,但忠勇军没有圣旨是不能出境的,若其他方向也打起来就是忠勇军造反了。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眼下快到秋收了,一旦战事扩大变成整个太湖周围的大混战,那今年的收成肯定要受到严重影响。这些粮食可很重要,尤其是在失去半个浙江后,天启那里今年一下子少了一百多万的岁入,原本整个浙江一年交两百多万石,而且前线军队消耗也不少,总之今年天启那里岁入会减少。

再加上山东的蝗灾,要知道济南府一年赋税超过常州府。

总之今年岁入会大幅下降。

但影响暂时还没有,因为九千岁那里银子很充裕,而且守诚钱庄还会贷款,总之这些岁入减少不会对大明构成影响。

当然,还是要尽量控制。

而上次湖溪堡之战,已经让团练明白他们还打不过忠勇军,如果忠勇军不向外进攻,那么他们同样也不会主动进攻,周围这些会继续维持现状的。而他这里就围绕惠山打,打开惠山堡那些士绅也就老实了,别看杨廷枢这些人发狠,但他们说话不管用,之前苏州开会的那些家伙才是真正说了算的,这些年轻人的确有坚持到底的决心和勇气,但那些真正说了算的老家伙们可没有。

他们就是用这一战做试探,如果这一战失败,他们肯定会屈服,说到底他们都是些什么货色,杨都督还是很清楚的。

杨廷枢这些的确硬骨头。

这一点是经过历史检验的,但历史同样检验出绝大多数是软骨头。

“刘公公!”

外面的喊声响起。

紧接着刘时敏匆忙走进来。

“这是?”

他一看杨信的脸立刻吓了一跳。

“无妨,被刺客打了一枪,明天差不多就能复原。”

杨信无所谓地说道。

“侯爷,万岁爷的圣旨,五百里加急送来的,要侯爷继续率军前往江西不得在他处逗留,另外,兵部孙阁老也再次行文,要求侯爷的大军不得进京口,必须前往江西。”

刘时敏说道。

说话间他把圣旨递给杨信。

宣旨程序什么的就不必了,杨都督是什么人。

杨都督展开圣旨。

“都督?”

孙应元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其他几个将领也一样,话说这可是圣旨啊!不过这份圣旨发出时候,应该还不知道忠勇军和常捷军的冲突,毕竟从发生到现在还没十天,这里到京城就算五百里加急,往返也得十天。至于杨信之前提议的通讯塔,这时候刚刚开始建设,以目前速度,恐怕真正实现两京的通讯塔传递得两年后,毕竟这也是一百多座通讯塔。

“无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咱们该怎样还是怎样,刘兄替我给九千岁回信一封,就说让他放心,我会把这边处理好的。”

杨信说道。

都到现在了,别说一份天启都未必知道的圣旨,就是天启亲笔写的都没用,抗旨也得打过去,不过这件事天启真得肯定不知道。因为这时候皇帝陛下已经完全陷入蒸汽机的世界无法自拔了,他刚刚把第一台试验型号的蒸汽机制造出来,虽然只运转了几分钟便坏了,但却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了他这东西是真正的未来。

这时候天启早就把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抛到脑后了。

这份圣旨肯定是九千岁发的。

但这时候九千岁也拉不住他,杨都督脸上这颗子弹可不能白挨。

上一章:第五一七章 舔狗终将一无所有 下一章:第五一九章 平定江南,回家分田
热门: 名侦探的咒缚 美食直播间[星际] 国家阴谋3:梵蒂冈忏悔者 逆转死局 封锁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历史深处的民国1·晚清 军门之废少逆袭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闻风拾水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