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一章 缴枪不杀,荡寇军优待俘虏

上一章:第五二零章 排队枪毙 下一章:第五二二章 孔圣保佑,战无不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进攻!”

终于等到命令的李锦,斧枪挥舞发出亢奋的吼声。

紧接着他冲向前方。

在他身后此前一直默默承受子弹和炮弹的长矛手,同样发出亢奋的吼声,在那些军官带领下,迈着整齐的步伐,高举着他们的长矛向前,硝烟弥漫的天空中无数长矛组成了一片恐怖的密林,伴随他们的脚步向前缓慢移动着,而在他们对面子弹依旧不断飞来……

常安军的中军。

常安军排的可是三线阵。

溃败的只是前锋,也就是最前面的一个临时团,但后面还有构成阵型核心的另外两个临时团,这种阵型还是很科学的,实际上目前欧洲的将军们,没有哪个敢把他们的军队都投入一线,都是布置几条战线。而荷兰人的标准就是他们号称的复活罗马三线阵,一线不是核心,二线的中军阵型才是核心。

此刻这种布置暂时挽救了他们,当前锋阵型崩溃后,中军阵型开始真正迎战荡寇军。

“稳住,稳住,平定江南,回家分田!”

李锦继续鼓舞着士气。

子弹依然在他身旁不断呼啸而过,身后密集排列的长矛阵型中,不断有人中弹倒下,但其他人双手举着长矛,默默绕过他们的身体,继续向着对面敌人以整齐的队形前进,很快越过了原本常安军前锋的位置。这时候因为距离的拉近,对面射来的子弹更加精准,但李锦仿佛有什么在保佑般,尽管已经成为最醒目的目标,但子弹却没有一颗击中他……

实际上连那些正在前进的长矛手都没多少人中弹。

这种靠信仰的鬼东西能有屁精度,再说火绳枪射击不是燧发枪,因为都带着燃烧的火绳,为了避免引燃别人的火药,另外也是为了给这种十几斤重的庞大火枪留出足够操作空间,基本上都得间隔一米。

一个营级攻击面,一轮射击打中几十个就很美好。

而长矛兵全是重甲,两毫米表面渗碳锻铁,对于火绳枪子弹本来就多多少少有一定的抵抗力。

而且长矛兵进攻的也是长矛兵。

火绳枪是从两翼射击,本身就是有一定距离,真正有威胁的就是长矛兵前方那些散兵性质的火枪手,但他们的数量有限。

在不断承受的死亡中,荡寇军终于到达他们的目的地。

对面所有火枪手打完最后一轮子弹,以最快速度撤到长矛兵中间,就在同时两边长矛手的长矛端平,一手托前一手压后,密密麻麻的两片长矛林就这样放倒隔着近十米开始互相靠近,然后就像两个相对插入的刷子般,一根根挤进了对方长矛林。那些吐口唾沫几乎都能够到的两军士兵们,在这样的距离用手中长矛乱糟糟的互相刺着对手的脸。

而那些跟随的原本火枪兵们,迅速拔出他们的匕首,斧头,短刀,甚至还有人拿三棱锥的,就像是潜伏草丛下的猛兽般,弓着腰甚至干脆手足并用爬行向前……

李锦就在其中。

他的斧枪更多是指挥官的象征,但实际上这样的交战没用。

当几百支长矛密密麻麻戳脸时候,长不能够到敌人,短不能带着钻长矛林的斧枪只能扔到一边。实际上他也没必要加入战斗,毕竟作为一个哨长他已经不需要亲自冲锋,但他终究还是难以抑制战斗的渴望,这属于性格问题。

此时的李锦干脆拎着两把三棱锥,加入了长矛下的进攻,但因为身高限制他不得不四肢爬行,刚爬出两步就撞上了对面爬过来的敌人。后者一看他的四分之三甲,那几乎就是两眼放光,很显然杀死一个哨长级别的,赏银还是很可观,紧接着伴随一声兴奋的喊声,旁边另一个也冲过来,第一个手中匕首直刺李锦的咽喉。

李锦转头躲过。

紧接着另一个人的小斧头到了。

原本想刺第一个的李锦只能转手刺过去,他此时没法两手离地,身高超标的他在这样的地方连跪都不行,头顶可是几百支长矛在互戳。紧接着两人的双手相撞,力气大的他一拳撞得后者斧头脱手,虽然砸在他身上但却没砍入,而第一个的匕首却趁机再次刺向了他肋下,李锦虽然躲过但却被划开一道口子。

他惨叫一声,咬着牙一锥子扎进用斧头那个的脖子。

紧接着拔出。

后者的鲜血立刻喷射,甚至喷到使匕首那人脸上。

原本正在收回匕首的那人惊叫一声,李锦始终撑着地的那支手突然抬起,按着他的脑袋,随着自己失去支撑的倒地同时按倒,紧接着那带血的三棱锥刺进这家伙的后背。

他随即拔出三棱锥,继续向前爬过两具死尸。

而这样的战斗在长矛林下到处都是,上面是无数长矛的互刺,下面是那些爬行中互相杀戮的,这些精心训练出的精锐们,依靠他们个人的武艺,在这片高度不超过一米的战场以野兽的姿态厮杀。他们互相在咫尺之间攻击着,伴随那些匕首锥子之类的刺杀,斧头之类的砍砸,不断有人惨叫着倒下,喷涌出的鲜血在地面汇聚。

李锦在刺杀第三个对手后,终于爬到了对方的长矛兵面前。

一个看到了他的长矛兵惊慌地弃矛想拔出自己匕首,但五米外一个荡寇军长矛手的轻微动作,就让一个矛头刺进了他的眼睛。

在他垂死的惨叫中,依然爬着的李锦抬手一锥子扎进一名长矛手的腹部,后者低头看着他,同样惨叫着后退,但因为他的后退,对面正在和他纠缠的长矛手右手一动,原本被阻挡的长矛一下子扎进他脖子。李锦没有看头顶,他拔出三棱锥紧接着刺进旁边一条腿,他都没看这条腿属于哪个,径直拔出然后爬向不远处另一个,但就在同时里面一个人突然扑出,一下子把他压倒,手中小锤头一下子砸在他后背。

他的后背可没有保护。

再说就算是有保护,也扛不住这种锤子的重击。

李锦被砸得眼前一黑,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那人毫不犹豫地再次举起锤子,就要对着他的脑袋砸落,但就在这时候,正在鏖战中的常安军长矛兵突然开始撤退,那人举着锤子愕然抬头,几乎同时一支长矛刺进了他的脖子。

那人的手无力地松开。

他手中锤子坠落,正好砸在李锦后背。

原本已经半昏迷状态的李锦反而被砸醒了,他猛然翻身把死尸摔落,然后仰面朝天躺在那里看着头顶的天空……

“这家伙不会死了吧?”

山顶的杨都督拿望远镜看着李锦。

这个人表现还是很好的,也不愧是原本历史上的一只虎,而且李自成的这个侄子还识字,勇猛善战,识字,头脑好使,完全是以后优秀军官的材料,就这么死在战场还是有点可惜的。

这时候常安军已经全线溃败,不只是李锦这边,另外一处营级阵型也在崩溃,剩下两个营同样摇摇欲坠,甚至他们的第三线也就是后卫也开始撤退,很显然那里坐镇指挥的钱士晋及那些参谋们,终究还是胆子小了点。

实际上这时候他们仍旧有希望,因为常胜军肯定在赶来增援。

如果他们能够坚持住,等到常胜军投入战场,仍旧有翻盘的机会,但这些文人雅士们,终究不是李锦这种人,他们实际上都不敢站在阵型前,这也是团练们很快撑不住的原因。主官站在最前面和主官躲到后面,对于一支军队的战斗意志来说有着本质的区别。

紧接着追击的荡寇军就把李锦淹没,不过这时候也没人顾得上管他们的哨长死活,急于追击的他们全都直接走过,很快李锦的身影再次在杨信的视野出现,不过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叔父,头茅峰拿下了!”

杨寰说道。

杨信的望远镜迅速转向头茅峰。

而被他放弃的李锦正恍如诈尸般,在四周堆积的死尸中坐起来。

不过很显然那一锤子挺狠,他都已经站不起来了,好在这时候一队寻找伤员的救护兵发现了他,立刻抬着担架走过去。

而杨信的望远镜则对准了头茅峰,这座相距四千米的山峰上,已经飘扬着荡寇军的旗子,实际上还是龙抱日月,很显然孔有德攻克了那座堡垒。这也是必然的结果,后者没有真正的大炮,就是小弗朗机一类,不可能撑得住二十四磅臼炮甚至动用了开花弹的轰击。剩下就是把臼炮再架到这座堡垒,然后用开花弹不停射向下面一千米外的锡山炮台,不过首先得阻挡住团练的反击,虽然常安军已经失败了,但最精锐的常胜军可没动。

所以战斗才刚刚开始。

因为横山堡横在前面山口,荡寇军不打开这座堡垒,是无法阻挡惠山南边向山顶反攻的。

“传令,一鼓作气,进攻横山堡!”

杨信说道。

紧接着他又想了想……

“再传令,缴枪不杀,荡寇军优待俘虏!”

他说道。

上一章:第五二零章 排队枪毙 下一章:第五二二章 孔圣保佑,战无不胜
热门: 锦衣为王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大清相国 圣殿春秋(下) 山海纪之龙缘 行行重行行 红雨伞下的谎言 坛子里的残指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