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六章 掷弹兵冲锋

上一章:第五二五章 逼上梁山 下一章:第五二七章 十二道金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曾樱最终无奈地回去。

看得出他还是很想挽救这个正在崩坏的世界……

真的。

可想而知那些士绅们知道了杨信的真正目的后会如何誓死抵抗,他们再也没有屈服的余地了,后退就是失去所有土地,后退就是失去属于他们的盛世,后退就是……

总之他们不会后退了。

杨信的表态完全打碎了他们最后的幻想!

战斗!

没有别的选择!

誓死抵抗!

然后第二天常胜军开始反攻头茅峰。

“放!”

原本历史上张献忠部下大将艾能奇趴在石墙上,看着沿山路而来的敌人发出吼声。

他两旁一排火枪同时开火。

子弹瞬间打在敌人中,但绝大多数只是在地面撞击出泥土飞溅,只有三个敌人中弹倒下,当然,这时候的火枪就这样,除非十丈以内,否则任何瞄准最终都得交给运气。而就在同时对面敌人手中火枪喷出火焰,子弹在艾能奇面前打得石屑飞溅,紧接着敌人后面一尊人力抬上来的弗朗机同样喷出火焰,一枚小型霰弹瞬间打在他部下一名士兵脑袋上。

不过没打穿头盔。

后者哆哆嗦嗦地摘下头盔看着上面打出的弹坑。

“戴上!”

艾能奇吼道。

那个愚蠢的家伙茫然一下,蓦然间一颗子弹正中他脑袋。

在他脑袋上血肉飞溅的同时,艾能奇已经从脚下的木箱里抄起了一截麻绳,当然,麻绳另一头还有一个比拳头还大一圈,实际上比现代铅球小点有限的铁球。

他将缠绕在左手的火绳前端,迅速杵在这东西伸出的一截香烟头似的引信上,火药燃烧的硝烟和火星立刻喷射,他没有丝毫犹豫地扬手拼尽全力甩出。从小放羊练就的打石头本事在这时候派上用场,沉重的手雷拖着麻绳一下子飞出十丈,准确落在了一群冲锋的敌军中。后者明显是知道手雷的,吓得惊叫着四散奔逃,但紧接着那颗手雷就炸开,两个敌军士兵立刻被炸得扑倒在地。

“再来一个!”

艾能奇亢奋地吼叫着。

就在同时他身旁几个手下也同样掷出了手雷。

他们就是掷弹兵。

全是身材魁梧,双臂有力,而且还都是放羊出身,会使用投石索之类武器……

这个真是武器。

戚继光编练的蓟镇军里面,就专门有一支扔投石索的,不过他的投石索带木柄,至于艾能奇这些是纯粹从小放羊练出来的。

这些手雷紧接着在敌军中炸开……

当然,也有没炸开的。

虽然杀伤不多,但却让进攻的常胜军士气锐减,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山地仰攻,面对在石墙后的敌人本身士气就不高,他们迅速趴在地上,或者躲在树木岩石后。但就在同时,他们后面的弗朗机再次开火,而且几门虎蹲炮架起,迅速向着山顶守军喷射霰弹,两名正在投弹的士兵被霰弹击中倒下。

艾能奇毫不犹豫地扑过去,以最快速度抓起掉落的手雷扔出。

紧接着他从腰上拔出三棱锥。

“兄弟们,装铳刺!”

他吼道。

那些掷弹兵纷纷拔出三棱锥,然后装在自己的火枪上。

他们的火枪不是斑鸠铳。

斑鸠铳是没法拼刺的,这鬼东西十几斤重,抱着这个拼刺还不如拎起来当大棒好使,而且在目前步兵清一色丈八长矛的时候,拿斑鸠铳装枪刺跟人家对刺纯属自杀。

刺刀装上枪不是因为谁脑洞大开想出的妙计,而是因为燧发枪时代射速大幅增加之后,火枪本身已经足够支撑战场,需要的长矛兵数量下降到了近乎没有的地步。目前标准配置是长矛和火枪一样多,到一六五零年时候步兵线列中长矛手只剩下火枪手的一半,沃邦式刺刀发明前,线列里只有五分之一是长矛手。

这才是火枪普及刺刀的主要原因。

它只是给了本身就临近淘汰的长矛最后一脚,但实际上一六四零年就出现了刺刀,明朝同样也往鸟铳里塞过。

掷弹兵是轻型火绳枪。

实际上是杨信自己造的苏尔式火绳枪,虽然也有支架,但重量减到了八斤左右,已经勉强可以接受了,所以杨信也为他们配备刺刀。

枪刺。

毕竟这个制造容易。

合格的刺刀科技含量其实一点都不低,甚至可以说很高,随随便便一把现代刺刀在这时候都是宝刀,所以还是一根锻铁锥子廉价。

这时候对面敌人恢复进攻。

因为地形限制常胜军并不能结阵向前,而且丈八长矛在这种进攻中也不方便,所以就是火枪和刀,另外还有小弗朗机和虎蹲炮。

“准备!”

艾能奇喊道。

他缩在石墙后拿起一枚手雷。

他那些掷弹兵部下也同样拿起了手雷,然后一人拿一根火绳在那里默默看着他,此时四周一片混乱的枪炮声,子弹不断在头顶飞过,硝烟弥漫在四周。这座不大的小堡垒,正在遭受四个营的敌军围攻,而且外围还有援军在与他们交战,整个头茅峰乃至二茅峰,全都是战场,他们这里只是这片战场的一部分而已。

“点火!”

艾能奇喊道。

紧接着他点燃手雷,毫不犹豫地扔了出去。

所有部下同时扔出手雷。

混乱的爆炸声骤然在石墙外面响起。

“冲!”

艾能奇抄起自己的枪大吼一声紧接着翻了出去,落地之后端着枪冲向前方弥漫的硝烟,他后面数十名部下蜂拥着跟随。

他转眼冲进硝烟,对面一个敌人刚刚站起,他直接一下刺进其胸膛紧接着拔出,旁边一个敌人惊愕地举起枪,还没等开火被他一枪托抽歪,火光喷射中,他抬脚踹在这人胸前,后者立刻倒下,他随即低头刺穿其身体。势如猛虎般的他,在这片恍如浓雾的硝烟中,不断刺倒一个个敌人,直到突然而来的风吹散了硝烟。

对面那弗朗机的炮口赫然在目。

他吓得一头扑倒。

“趴下!”

他没忘了提醒手下。

下一刻前方火焰喷射,霰弹在头顶横扫而过,他甚至能听到几声部下的惨叫,但也就在同时,他从地上猛然跃起,端着上刺刀的火枪凶猛地冲向那尊弗朗机。

那些常胜军慌乱地重新装弹,虽然弗朗机装填快,但还是没赶上顺着山势向下的他。

他几乎是连人带枪一起撞在了这些常胜军士兵中,就在他转眼刺翻两人后,剩下几个吓得一哄而散,就在同时另两名手下赶到,艾能奇以最快速度调转炮口,不远处两组虎蹲炮手这才发现他,慌乱地调转炮口,但可惜艾能奇的最先开火,密集的霰弹横扫这两组虎蹲炮手。

紧接着他带领手下完成装填,对着前方逃跑的敌军打出一轮霰弹,然后几个人抬起这东西直接扔了出去,看着它沿山势滚落向下才赶紧抬起死伤的同伴返回。

然后他们一个个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堡垒内的地上,很显然这场战斗也让他们几乎耗尽了力量。

而此时堡垒周围依旧激战正酣。

整个惠山上硝烟弥漫。

在这座堡垒的中心,另外一圈护墙保护中是这场攻防战的核心。

十二尊臼炮。

这些体型短粗恍如水桶,架在一个个方木底座上的臼炮,正在以几分钟一轮的速度,不停地将一枚枚开花弹射向天空。这些造价昂贵的开花弹拖着一道道烟迹,飞到弹道顶点然后以抛物线落下,在不到两里外的锡山炮台内化作爆炸的火焰。

这座炮台已经一片狼藉。

不过因为十八斤开花弹终究威力有限,所以仍旧保持着战斗力,那些隐藏在壕沟和炮堡内的守军,仍然在不断向远处开火,与对面忠勇军的惠山堡继续着炮战。

很显然要轰开它并不容易。

“这东西要大点就好了,要是能有一百多斤重的炮弹,就这样从天上砸下去,恐怕不用装火药也能把炮台给砸烂!”

靠在石壁上休息的掷弹兵们欣赏着开花弹的尾迹,其中一个颇为遗憾地说道。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很聪明了。

这时候欧洲人玩臼炮轰棱堡,起码也得是六十八磅,甚至还有打几百斤重炮弹的,扣除那些传奇级别如奥斯曼帝国铸造的,目前欧洲各国也都能拖出几门打百斤甚至几百斤重炮弹的大家伙,甚至为了省钱都舍不得打铁炮弹而是石头炮弹,目的就是从天而降砸毁棱堡。

“打一百斤炮弹的,你用什么把它抬上来?一百斤重的炮弹,你让那些民兵怎么从山下背上来?”

艾能奇说道。

突然旁边警戒的士兵一声惊叫。

“快看,那塔要倒了!”

他喊道。

艾能奇以最快速度爬起,愕然地看着远处锡山炮台,那座标志性的龙光塔摇摇欲坠,就在此时一枚开花弹正好落在了塔下,紧接着一团火光炸开。在爆炸中龙光塔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摇晃了一下,然后仿佛终于支撑到最后一口气耗尽般,向右急剧倾斜并在倾斜中解体,变成几块砸落在炮台中间。倒下的塔顶甚至砸在了一座炮堡上,直接将这座炮堡砸塌,连大炮带里面的士兵一起掩埋。

“玛的,这塔终于倒了!”

艾能奇带着一脸如愿以偿的满足说道。

上一章:第五二五章 逼上梁山 下一章:第五二七章 十二道金牌
热门: 特战先锋 日日是好日:茶道带来的十五种幸福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困兽 裴公罪 在飞升前重生了 夺取 向死而生 解罪师:菊祭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