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九章 趁他病要他命

上一章:第五二八章 东南互保 下一章:第五三零章 神兵天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午夜。

马进忠站在拥挤而又狭窄的壕沟内,抬起头仰望着天空,在他头顶炸雷般的炮声不断响起,炮弹的凶猛呼啸声几乎一直不停歇,炮口的火光让整个壕沟明暗不定……

“精神着!”

他踢了一脚打瞌睡的手下。

后者赶紧睁开眼,然后同样看着头顶。

此刻在这道两边都望不到尽头的壕沟内,是无数等待的士兵,所有人都像他们一样,望着头顶的天空,不断有炮弹激起的泥土落下。

这里是整个壕沟进攻体系的最前沿,实际上在他们三十丈外就是横山堡,在他们身后一道曲折的壕沟,从三里外开始一直延伸到这里,然后变成一道和横山堡几乎平行的弧形壕沟,长度大概有半里左右,他和整整一个营的同伴作为主攻就在这里等待着。

而在后面还有整整一个旅,拥挤在向后的壕沟一直绵延。

所有人都在等待。

等待横山堡被轰开的那一刻。

马进忠踏着前面挖出的土台阶悄然探出头,看着前方这座已经承受了上千枚十八斤重炮炮弹的棱堡……

在棱堡上大炮射击的火光中,可以清楚看见它的真容。

实际上它并不是完善的棱堡。

毕竟这是在山上修建,实际上就是在山上铲平周围树木,然后用夯土和圆木,甚至石头堆起了一个四角的棱堡,没有三角堡,没有护堤,同样也没有外围的壕沟。

它在山上也不需要这些。

但因为山势的缘故,实际上是两层棱堡,重炮在第二层,在下沉式的露天炮位上,而轻型火炮在第一层,第一层内部以圆木为支撑掏出一个个炮堡,大炮随时可以通过里面的坑道推出开火。甚至守军也是全部藏在地下的坑道中,堡内几乎没有露在外面的建筑,所有一切全在地下,准确说就是用圆木和砖石撑起一个个通道然后外面堆土。

大炮在炮堡内,士兵藏在坑道等待,上面有一个个出口,一旦外面进攻者到达,这些士兵会以最快速度出现在上面并扔出手雷。

团练也有手雷。

甚至他们还大量使用万人敌呢!

绝对的易守难攻。

外面的进攻者甚至除了炮口以外都看不到别的东西,就连棱堡顶部供火枪手射击的射口,都是在圆木和土层的保护中。

但是……

再完善的设计,在暴力的硬砸下也都一样是渣渣,此刻在十八斤重炮弹硬砸下,整个棱堡都已经面目全非,在集中轰击处甚至第一二层之间都已经无法区分,塌落的泥土制造出一片斜坡,让第一二层间多出一条通道。

不过第一层还在顽强屹立。

尽管也一样大片坍塌,说到底它是土的,是土都撑不住这种重炮一点点硬啃,高速撞击的炮弹面前,没有什么能始终屹立,就算还屹立那也只是因为炮弹不够多,炮弹不够大。十八斤的需要硬啃,上六十八斤的估计一炮就得下去半边,在持续不断轰击下厚厚的土层早就大片垮塌。

“饿就稀罕大炮!”

马进忠满意地说道。

然后很不满意地看着手中的武器。

几乎就在同时,他头顶一声凶猛的呼啸掠过。

他正前方原本坍塌一大块的横山堡上泥土飞溅,仿佛整个城墙都随之抖动,下一刻恍如泥石流时候垮塌的山体般,那城墙上好几丈宽一段轰然塌落。甚至里面原本在泥土保护中的坑道显露出来,同样也随之塌落,几个原本扛着火药桶的身影一闪随即消失在泥土中,他们的惨叫声刚刚响起就被掩埋……

“打开了,准备冲!”

马进忠惊喜地吼叫着。

战壕内他这个队的士兵纷纷踏上台阶准备冲出,而就在此时,不远处也响起了进攻的号声。

“杀啊!”

他第一个冲出了壕沟。

他甚至没管身后有没有同伴,手里拎着那个造型特殊的武器,撒开双腿发疯一样狂奔向前,还没等两旁守军的炮口瞄准这边,他就已经恍如脱缰的野马般撞进了那片还没散开的尘埃。但他冲得太急了,这时候尘埃和硝烟弥漫,而且还是夜晚,他冲进尘埃后立刻两眼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好仅凭着脚下的感觉,开始向上不顾一切地攀爬。

头顶的炮声响起。

身后的喊杀声同样如海啸般响起。

总攻开始了。

这时候他什么都不管,就是拼命向上不停地攀爬,因为脚下是松软而且陡峭的土层,他的攀爬很困难,而且很快就实在爬不动了,只好站在那里试图看清四周,但他依然什么都看不见,就连身后有没有人都看不见,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身后的喊杀声越来越近。

“玛的,跑得太快也不好!”

他忧郁地自言自语着。

右侧突然响起混乱的喊声,应该是守军从坑道钻出。

他立刻向右走。

刚走出几步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一下子栽倒在了一个相对平整的地面上,他随即爬起来,这时候右侧不但说话声,甚至火枪射击声都密集的传来,下面紧接着还响起爆炸声。而且就在同时他头顶半空中右侧火光骤然一闪,巨大的炮声震耳欲聋,很显然那是二层的一尊重炮。他立刻从腰间袋子里掏出一个手雷,然后引信向上塞进了他的武器……

这是一支转轮打火枪。

但不同的是枪管仿佛一个短粗的杯子。

而手雷正好装在杯子里。

这就是所谓的火枪手雷,现代枪榴弹的雏形,实际上欧洲攻城武器里不但有这个,哪怕就连火枪发射的燃烧弹都有,用重火绳枪发射带着油包的箭,而且里面还塞有毒的东西制造毒烟。话说欧洲人为了攻克堡垒,也算是想尽了办法,甚至还有人进攻临近海岸的棱堡身后,把一艘战舰通过木头轨道硬生生拖到棱堡对面然后对轰,他们的脑洞也是很大的。

而他们的宝贵经验全都被杨都督顺手拿来。

马进忠随即掏出火折子吹着迅速点燃手雷的引信,然后完全听天由命般举枪瞄准刚才那位置,他其实根本无法确定,不过反正就是蒙,他就是知道准确位置也是听天由命。这鬼东西完全没有精度,打到哪里全凭信仰,落到自己头顶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最终他一咬牙扣动了扳机,随着枪声,那手雷拖着引信燃烧的火星飞出消失在了尘埃中。

他紧张地等待着。

然而手雷的爆炸没有响起,但他前面的惊叫声却响起,很显然枪声惊动了那里的守军,紧接着几个隐约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

他毫不犹豫地拔出刀

但下一刻头顶天崩地裂的爆炸声骤然响起,仿佛他刚才打出的不是一枚小手雷,而是扔出了一座火药库,这巨大的爆炸让他眼前的整个世界一片火红。然后狂暴的气浪把他直接拋了起来,他在半空中本能般尖叫着,和那些准备攻击他的守军一起向外飞出……

然后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怎么回事?”

而此刻远处观战的杨都督,愕然看着横山堡上升起的蘑菇云。

突如其来的巨大爆炸,让这座棱堡第二层重炮台上,整个一个棱角完全被炸烂,甚至第一批冲上去的荡寇军都惨重池鱼之殃,被爆炸的气浪直接扫落。而爆炸激起的泥土仿佛被扔了一枚重磅航弹般冲天而起,紧接着向着四周溅落,无论下面正在进攻的还是一层棱堡上正在阻击的,统统被砸得一片混乱。

“火药库爆炸!”

身旁指挥战斗的孙应元说道。

“他们的重炮是露天炮位,这样的战斗肯定在附近堆放大量火药,应该是被什么引爆了。”

他紧接着说道。

这个解释很合理,这样的爆炸只能是火药库爆炸,不过棱堡的火药都在地下,都是随用随取,实际上如果在平地的话,这些火药都会存在最底层的地窖。不过这是在山上,下面是岩石,很难挖出地窖,只能在棱堡的土层里面,即便这样被意外引爆也并不容易,但这种情况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继续进攻,全线进攻,趁他病要他命!”

杨信说道。

这时候当然要全线进攻。

实际上就算轰垮棱堡,如果守军坚决抵抗,想要顺利攻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这场爆炸却帮了大忙,刚刚从棱堡里面钻出,在第一层棱堡顶部抵挡的守军几乎完全被爆炸的泥土和砖石覆盖。

“敌军开始逃跑了!”

突然另一边的杨寰惊喜地喊道。

杨信和孙应元立刻将望远镜转向他看的方向,然后就看见月光和火光映照下,大批守军正在从棱堡右侧蜂拥而出……

横山堡守军溃逃了。

他们能坚持到这时候已经算得上很英勇了,刚才那场意外的大爆炸让他们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勇气,面对蜂拥而来的荡寇军,守卫这座棱堡的一千多士兵最终还是选择了溃逃。就在他们逃离的同时,进攻的荡寇军蜂拥着登上横山堡,仅仅半个小时后这座棱堡便彻底易主了。

上一章:第五二八章 东南互保 下一章:第五三零章 神兵天降
热门: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八大胡同艳闻秘事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贼鹊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 妙手小医仙 朝思慕暖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崩人设后我拐走男主了 王权的覆灭:1640~1649英国革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