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零章 神兵天降

上一章:第五二九章 趁他病要他命 下一章:第五三一章 杨氏土改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清晨。

“这就是那个最先登上横山堡的?”

杨信饶有兴趣地看着抬过来的马进忠。

原本历史上的南明汉阳王这时候已经快要不成人形了。

他那枚纯属听天由命的手雷,鬼使神差般落在了重炮台上火药库的地道口,然后弹起来直接从台阶滚了进去。

不远处一个团练士兵亲眼目睹这一幕,吓得直接转身从炮台上跳下去,然后在一层顶上摔断了腿,又因为掉进一条交通壕这才逃过一劫,之后被攻入横山堡的荡寇军俘虏,才解释清楚了大爆炸的原因。但人力投掷手雷不可能投那么高那么远,所以只能是火枪手雷,而当时最先登上横山堡,又使用这个的只有马进忠,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场炸死一百多团练和十几个荡寇军,以至于摧毁守军斗志的爆炸就是他干的。

不过他也被炸成重伤。

这种级别的爆炸没粉身碎骨已经是奇迹了。

他在爆炸点二十米外,但幸好是在低处,被爆炸的气浪撞飞后,砸落在棱堡下面坍塌的松软泥土中,刚刚才被扒出来。

“这得给他记头功啊!”

杨信说道。

当然,马进忠依然什么都不知道。

实际上他能不能活下来依然还是得听天由命。

紧接着杨信挥了挥手,担架队把这个都快成烂肉的家伙抬走,杨都督站在横山上看着远处的无锡城,而在前方的梁溪河畔,原本驻扎在横山东边的常胜军已经看不到了,在昨晚横山堡被攻克后,所有团练全部匆忙撤回无锡城,他们不敢留在这里和荡寇军野战。

他们知道也打不赢。

现在他们能够依赖的就是无锡城墙和惠山堡。

不过要是死守他们仍旧有很大优势,因为无论惠山堡还是无锡城墙,全都是被水网环绕,前者三面环水,但本身也是在一块四面环水的地方,而无锡城周围甚至不只一圈环形水网,所以挖地道也罢壕沟也罢,这些统统都别想了。剩下的手段只有炮轰然后强攻,但炮轰是肯定不行的,那样会造成大量百姓伤亡,强攻同样也不可取,因为这两处同样是互相够到的交叉火力。

不得不说无锡这个防御体系拿到欧洲,也是足以让那些将军们头疼的,水网和棱堡构成严密的防御。

但是……

堡垒都是容易从内部攻破的。

“叔父,这样太冒险了吧?”

杨寰说道。

在他身旁一架热气球刚刚被组装起来,已经鼓足热气在绳索拖拽中漂浮在半空中,甚至吊篮都已经离地,不过这个和给天启那个不一样,在这个上面多了一具木制螺旋桨,但没有动力,只是通过一组齿轮连接手柄……

这人力的。

实际上没什么卵用。

只有在今天这样的微风天,才能有一点点效果。

“为了无锡百姓,冒险也值得。”

杨信说道。

说完他直接进入了热气球。

这时候周围那些打扫战场的士兵,甚至没来得及逃走的俘虏,全都震惊地看着这个奇怪的东西,这还是这具热气球第一次亮相。

杨寰立刻指挥士兵解开绳索,紧接着热气球载着杨信缓缓升空,因为今天几乎就是个无风天,热气球以近乎垂直的姿态不断上升,四周立刻一片惊叹,不过也就是惊叹而已,毕竟谁都看出这就是个超大号的孔明灯。

杨信随即摇动手柄。

虽然他摇动速度不算快,但经过了齿轮变速后,那具很大的木制螺旋桨还是迅速转动起来,这一点小小的动力,已经可以让热气球缓慢前进,至于方向调节同样简单,只需要把齿轮箱搬动一下就行。它本来就不是固定的,它是直接插在吊篮内一个木制底座上的,杨信必须一手扶着它一手转动手柄,才能让它保持稳定的方向。

热气球在前进中继续上升,而且上升的速度远比前进快,在飞离横山上空时候已经到了三百多米高空。

当然,这是估计的。

不过也差不多,因为旁边的二茅峰是海拔三百。

杨信随即停止了上升,这个把炉火关小点就行,他的炉子类似于一个巨大的美孚煤油灯,通过调节灯芯获得不同大小的火焰,不过最大也不算太大,所以目前来讲制造的热气球只能载两三个人在低空。

不过他也不需要太高,这样几百米高度正好。

这个热气球就这样保持着高度,在他的人力螺旋桨驱动下缓慢向前,飞了大概十几分钟后,已经进入了团练的防区,下面巡逻的骑兵全都仰头看着,然后惊叫着跑动跟随,而远处无锡城墙上布防的守军,甚至城内那些已经快要按捺不住的百姓,也同样看到了天空中这个巨大的孔明灯……

“这就是天车?”

沈廷扬举着望远镜愕然说道。

“玛的,孔明灯就孔明灯,一个大号孔明灯居然吹的成了天车!”

他紧接着说道。

好吧,这东西经过了漫长的谣言传播后,在这一带民间已经变成了河间侯为皇帝制造的天车,皇帝陛下经常乘坐着遨游天际,搞得那些士绅还颇有点惴惴不安,还真以为这对昏君奸臣连这么玄幻的东西都能做出,要知道这俩制造天雷的消息可是在民间已经传播开。

“不过这个奸贼的确奇思妙想不断,咱们放了一辈子孔明灯,怎么就没想过把它做大乘着上天?看这东西似乎就是绸子的,里面无非就是个大的油灯,再加上一个竹编的筐子。”

何刚说道。

就在同时他们身后一阵喧闹。

沈廷扬毫不犹豫地拔出抢,紧接着转身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都想干什么?造反啊?”

他吼道。

城内的一条条水巷里,那些撑着小船聚集的百姓停止鼓噪,用仇视的目光看着他和那些警戒的团练。

“别以为杨信来了,你们就能翻天了,这城里还有一万大军,那奸贼还没打进来,我告诉你们,谁敢趁机作乱统统格杀勿论,我倒要看你们脑袋硬还是炮弹硬,从此刻开始,城内戒严,所有人全部各自回家不得出门,有出门者以盗匪论处,格杀勿论!”

他喝道。

但那些老百姓明显没人理他。

一万大军又能怎样,都已经被打开横山堡了,锡山炮台也完了,野战又不敢跟荡寇军打,一万大军?这城里有十万青壮,等荡寇军一攻城就动手,那时候谁怕谁呀!

“乡亲们,咱们都是乡里乡亲,那杨贼祸国殃民,你们不要跟着他胡闹,老老实实回去等着,让你们回家也是为了你们好,要不然打起来容易误伤,咱们无锡是圣贤礼仪教化之地,你们都是懂纲常道德的,不是那些刁民,别被那些无君无父的东西给骗了!”

他身旁的华允谊很软弱无力地喊道。

下面一片嘘声,所有百姓全都鄙视地看着他。

就连沈廷扬都鄙视了他一下,这种时候扯什么道德,就是拿出一箱银子一人发一锭都比圣贤管用。

然后沈廷扬手一挥,旁边那些团练立刻扣动扳机,密集的枪声响起,一道道火焰对着天空喷射,但下面的老百姓没有散开,反而一起仰起头看着天空,沈廷扬随即同样仰起头,然后就看见那具热气球缓缓进入视野,而热气球上一张隐约可见的面孔探出头,紧接着又多出一个喇叭筒……

“咳!”

一声咳嗽响起。

“分田啦,分田啦,都准备好分田地啦。”

紧接着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下面的老百姓们一片激动,一些人甚至开始行礼。

沈廷扬毫不犹豫地夺过一支短枪,对着那张脸扣动了扳机。

“来复枪,打死他赏黄金千两!”

他吼道。

很显然他也知道自己打不中。

他身旁一个穿常胜军军服的荷兰人,用德语喊了几声,六名一直在那里看热气球的鬼佬立刻举起手中的枪,开始对着天上的杨信瞄准,这是一种短管的转轮打火枪,实际上全长也接近四尺,枪管是锻造的八边形,长度两尺半多点,但口径明显比斑鸠铳甚至鸟铳都要小一些,而且带有准星和照门。

这就是他们的线膛枪。

六名实际上是德意志新教猎人的雇佣兵,就这样举着他们的来复枪,小心翼翼地瞄准一千两黄金。

这是一笔巨额财富。

巨额到堪比一个领主的全部财产。

“打死他!”

“打死他,我给一百两黄金!”

“我加一百两!”

……

那些饱受杨信祸害的无锡士绅们,同仇敌忾地挥舞拳头吼叫着。

杨信拿着喇叭趴在吊篮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就在同时六名来复枪手也扣动了扳机,六枚子弹呼啸飞出,但可惜却连三分之一的高度都达不到,这东西有效瞄准射程也就是一百米,但对天射击高度恐怕也就剩下不到一百米了,根本不可能够到三百米高的他。实际上这时候也没有武器能够到他,斑鸠铳也没用,重炮射高应该能勉强够到,但可惜没有大炮能打这么高。

“你们打完了吗?那现在该我了。”

杨信笑着说道。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雷……

上一章:第五二九章 趁他病要他命 下一章:第五三一章 杨氏土改法
热门: 坐天下:张宏杰解读中国帝王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锦衣当国 守先待后:思想、格局与传统 重要男配不干了[快穿] 欲望·金钱·谋杀 战争从未如此热血4:二战美日太平洋大对决(终结篇) 黑色皮革手册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