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三章 大家都来玩造反

上一章:第五三二章 王师北定中原日 下一章:第五三四章 杨都督谋反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阴君山。

这座小山已经被改造成了棱堡,而且不是那种临时性的夯土堡,而是真正进行了包砖的永备堡垒,整个君山上原有的庙宇全部迁移,在周围挖出壕沟,堆起了护堤,甚至都不是目前最常见的那种四角棱堡。

而是五角的。

所有外墙全部包砖,甚至部分还大量使用了水泥,尤其是利用君山本身的高度优势,甚至还有第二层棱堡,实际上第三层也有,毕竟这座小山头虽然不大但也五十多米,只不过第三层很小,就是一座单纯的炮台。

这是一座真正的岸防要塞。

就连君山堡的主炮都不是十八斤而是三十二斤。

也就是四十二磅。

这里可是长江的咽喉,江阴北边是长江主航道,而且这时候的江面范围还要向南一些,也就是说距离君山更近,不过因为北边靖江是个岛,所以实际江面宽度还不如现代,这种三十二斤巨炮射程完全可以覆盖整个江面,所有试图通过的敌舰都会遭到这种巨炮轰击。

实际上不仅仅是君山,杨信还在向东的黄山等沿岸建立一连串永备堡垒,最终在江阴打造真正的铜墙铁壁,目前只不过受资金限制,刚刚完成了对于忠勇军来说最重要的君山堡。这时候短期内不用考虑外敌入侵,事实上放眼周围乃至整个世界,也没有谁有能力进攻这里,江阴守军的主要任务是防止团练在江阴登陆然后沿着锡澄运河南下,所以同样控遏锡澄运河的君山堡就是重中之重了。

此刻这座棱堡正在面临建成以来的第一次战斗。

但是……

对手是长江水师。

“大胆,你们想造反吗?”

前来下令放行的参将怒斥道。

“将军,我们是忠勇军,不受南京兵部节制,也不受京城兵部节制,更不受提督操江节制,凭什么你们让我们放行就放行?”

忠勇军君山备御,兼第四军第一旅旅长杨时鄙夷地说道。

他是无锡民兵出身。

也就是杨信第一次祸害无锡时候建立的民兵区第一批营长,杨信变杨丰时候,作为军官加入红巾军,之后无锡民兵区整体并入昭义市,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忠勇军将领并且率领一个营驻防君山堡,但本身还是预备役旅长,这次忠勇军全军备战后手下迅速变成了一个旅。

官方职务就是君山堡备御,这是明朝地方武官,但官很低,类似于澳门那个提调官。

和参将没法比。

“混账东西,熊副宪已经被圣旨任命为总督江南军务,南直隶江南各军皆受熊副宪节制。”

参将怒道。

“抱歉,我们只知道目前的总督江南军务乃是河间侯,熊副宪是怎么回事与我们无关,在没有河间侯命令要我们接受熊副宪节制前,别说熊副宪了,就是兵部尚书来了也没用,我们只听河间侯的命令。”

杨时很干脆地说道。

“圣旨你们敢违抗?”

参将怒道。

“圣旨是发给我们的吗?

您也是挺大的官了,怎么连规矩都不懂?

就算圣旨任命熊副宪为总督,那也得先去跟河间侯完成交接,再由那里给我们发来命令,那时候我们自然听。但在熊副宪和河间侯完成交接前,他就还不算接任,目前的总督江南军务依然是河间侯,河间侯没有下令我们放行,我们自然也就不能放行。

我虽然几年前还是大字不识的农夫,但这些年也学了不少东西,至少朝廷的规矩还是懂的。”

杨时颇为得意地说道。

“你们不放行我们如何去无锡?”

参将说道。

“那就与我们无关了,我们的职责是守卫这里,你们怎么去无锡关我们屁事呀!”

杨时说道。

参将气得脸都青了。

他抬起手哆哆嗦嗦地指着杨时,后者一脸纯洁地看着他,然后参将恨恨地一跺脚,转身带着亲兵走了,杨时目送着他到黄田闸登上来时乘坐的小船返回江面。

此时长江上数以百计的大小战船云集,甚至还有不少新式炮舰,这些是原本隶属吴淞副总兵,现在隶属江南总兵麾下的水师营,都是些小型巡洋舰,带十几尊九斤以下级别大炮。不过绝大多数仍旧是操江水师的旧舰,包括大量的蜈蚣船,虽然数量众多,但战斗力……

“垃圾!”

杨时鄙夷地说。

的确是垃圾,哪怕水师营的小型巡洋舰也扛不住他的三十二斤巨炮哪怕一发炮弹。

唯一能与这些巨炮抗衡的,也就只有两洋水师那六艘战列舰,但后者的二十四斤短重炮,在这些三十二斤长炮面前也一样居劣势。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大明还没有什么大炮,能在炮战中轰得过这些超级巨炮,实际上就算目前欧洲也没有战舰能承受它的轰击,一炮下去战列舰也得重创。

“旅长,真打啊?”

他身旁副手说道。

“他们敢硬闯咱们就打!”

杨时说道。

“可这是朝廷的官军,这不是团练啊!”

副手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团练再装备精良也是民间武装,打起来顶多算民间冲突,甚至团练的官方性质还不如忠勇军,忠勇军至少是正规军。但这些哪怕装备再差,那也是正牌的官军,无论什么原因,进攻官军都可以用造反来形容了。

更何况还有个总督军务。

开炮的结果,就是必然被套上一个造反的帽子。

“官军又如何?咱们以前没打过官军吗?记住了,咱们是河间侯的兵,咱们的一切都是河间侯给的,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官军也罢,团练也罢,只要是河间侯让咱们打的,那咱们就要打,咱们只听河间侯的。

官军?

皇帝?

记住了,皇帝不会真正和咱们站在一起,皇帝要的只是钱粮。

只有河间侯才是真正和咱们站在一起的,如今看这情形很明显皇帝已经开始退缩了,既然皇帝这次能退缩,那要是河间侯输了,地主们反攻倒算的时候,他也一样会退缩。咱们不能指望皇帝帮咱们保住目前的好日子,要想不被地主反攻倒算,咱们必须毫不动摇地与河间侯站在一起,河间侯的敌人,就是咱们的敌人。

都打起精神来!

皇帝被士绅地主吓得退缩了。

那咱们也要告诉皇帝,士绅地主不好惹,咱们一样不好惹,士绅地主逼急了敢动武,咱们逼急了也一样会动武。

有枪有炮,咱们怕谁?”

杨时说道。

周围士兵一片激动的吼声。

他们都不傻,既然皇帝要换掉河间侯,那么就意味着皇帝退缩了,熊明遇要是接过总督江南军务,目前刚刚开始分田的无锡,江阴两地立刻倒退回过去。然后团练们杀回来,重新回到过去的对峙,熊明遇会用各种手段对付忠勇军,甚至命令官军和团练一起进攻忠勇军,夺走他们目前的好日子。

这些士兵都很清楚,忠勇军在文官士绅眼中是什么。

就是贼。

而昭义市是什么?

就是必须石头也要过三刀的贼区。

这种情况下没有别的选择,士绅能用武力吓唬皇帝,他们也一样能用武力吓唬皇帝,逼急了士绅能搞出大同国来,逼急了他们一样也不是不敢造反的。

有枪有炮,谁怕谁呀!

打呗!

士绅敢造反,难道民兵就不敢了?

而就在此时,那名参将也回到了江面的舰队中。

“这是真要造反了。”

熊明遇冷笑道。

“副宪,咱们怎么办?”

他身旁的新任江南总兵杨肇基说道。

他也算是军中老将了,原本的大同总兵,江南原本就一个副总兵,也就是驻吴淞口的,这次是为了对付大同军新设立。当然,只是说为了对付大同军而已,实际上是兵部尚书孙承宗被杨信搞得有点无计可施,干脆设立这个总兵,率领官军前来以官方阻挡杨信。

“怎么办?熊某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敢造反,立刻命令士兵登岸占领黄田闸!”

熊明遇说道。

“副宪,要是他们还击……”

杨肇基欲言又止。

他也看出目前局面了,这位熊总督似乎是故意的,他们完全可以继续南下在福山进入福山浦,然后换小船运输直抵苏州,从苏州进太湖一样可以北上梁溪河到无锡。甚至一开始他们就不坐船,直接走陆路到湖州再过太湖北上,只要绕开忠勇军控制区怎么都好办,但熊总督却非要直接穿过忠勇军控制区。

这就明显有问题了。

“还击?还击就是造反,杨总兵难道不想杀贼立功?”

熊明遇说道。

杨肇基赶紧闭嘴了。

他已经明白了,熊总督就是故意的。

“立刻登岸控制黄田闸!”

他紧接着吼道。

说完他走向船舷的绳梯。

“真打?”

他身旁跟随的军官低声说道。

“你能打得过人家吗?”

杨肇基说道。

“咱们的炮跟人家的比起来就像根牙签。”

军官忧伤地说道。

“意思一下差不多就行了,他们神仙打架,咱们凡人遭殃啊!”

杨肇基叹息着。

上一章:第五三二章 王师北定中原日 下一章:第五三四章 杨都督谋反啦
热门: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风筝 未来之师厨 天下兄弟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盐战·终章 宋氏家族:一场历史的“华丽悲剧” 长安第一美女 酷酷的代课老师 虐文渣攻从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