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八章 终于可以干票大的了

上一章:第五三七章 最后通牒 下一章:第五三九章 金灿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京。

“都疯了!”

南京守备武臣,南京五军都督府掌府事怀远侯常胤绪,站在聚宝门城楼上看着外面千军万马叹息道。

真得都疯了。

杨信第六次抗旨,以新任总督江南军务张鹤鸣年逾七旬,恐一旦猝死军中将贻误军机为理由,再次拒绝移交总督江南军务一职,同样也拒绝率领荡寇军转往辽东……

野猪皮已经开始进攻了。

在饥荒驱使下,野猪皮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出山。

他还是习惯性地玩声东击西,以佯攻沈阳将孙传庭从辽阳吸引过去,紧接着集中八旗满洲精锐突袭攻破鸦鹄关。

都快饿疯了的建奴汹涌而入。

在孙传庭得到消息迅速返回时候,他的大军已经到达辽阳,不过却被阻挡在外围,这些年在孙承宗支持下,辽东几任经略几乎都是以修棱堡为主要工作,像辽阳种级别的城市外围当然不可能没有。实际上辽阳外围一共八座棱堡,不包砖的夯土棱堡又不值钱,锻造熟铁膛再浇铸生铁炮同样也不值钱,在杨信主持下分了地的辽阳一带民兵早就修的遍地棱堡。

然后野猪皮就被其中一个挡住了。

他曾经横扫女真各部。

他曾经摧枯拉朽般,接连攻陷开原和铁岭。

他曾经打得朝鲜俯首称臣。

但是,这次他被一座简易的夯土棱堡和几百明军阻挡超过二十四小时,以至于错过了突袭辽阳的宝贵机会,最终他用一千多八旗朝鲜的尸体打开这座棱堡到达辽阳城下的时候,孙传庭已经从沈阳返回并进城组织起防御了。

然后野猪皮不得不面对孙传庭亲自坐镇的辽阳城。

他正和孙传庭玩攻防战。

而杨都督的再次抗旨,让原本停留溧水的张名振最终兵临南京,在时隔两百年后,常胤绪脚下这座堪称坚不可摧的城堡再一次面临战火。

此刻站在这座仅仅下面城台就高二十多米,甚至不是夯土包砖,而是纯粹用二十斤重城砖和千斤重条石垒砌的城堡最高处,面对着初冬的扑面寒风,这位开平王常遇春的后代,心情真得很复杂啊!

这他玛都是什么事啊!

一场完全令人无语的战争,一个疯子和一群疯子的战争。

杨信疯了。

江南士绅也疯了。

一个疯到妄图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天下,掀翻延续几千年的秩序,对抗大明朝所有士绅。

一个直接造反,以武力逼迫皇帝做出决定。

本来这不关他的事。

可你们和杨信斗,那就直接去和他打啊,你们十万大军呢,有枪有炮去摆开阵势和他打啊!你们却不,你们不打他,却跑来打南京,你们打南京让我这个南京守备怎么办?开门投降?我们是勋贵啊,我们不是士绅怎么投降?

还有杨信。

人家都这样了你居然还在钓鱼?还在鼋头渚钓鱼?高攀龙的冤魂没去找你索命?那地方可是他最喜欢的,你钓鱼归钓鱼,可你不能坐拥大军按兵不动啊!他们有十万大军,你也有五万忠勇军加一万荡寇军啊!你怎么也不打啊!你不打,我这里怎么办?

“打什么打,都是杨信闹的,当初就看他不像好东西,如今惹出这祸事,难道还要咱们给他擦屁股?随随便便放几炮就行了!”

徐弘基说道。

其他一帮勋贵们纷纷附和。

他们打个屁,外面张名振至少带了五万大军呢!

城里有什么?

一帮卫所军户,而且能打的都被张可大给带走南下了,原本唯一还有点战斗力的水师,也被熊明遇当初带走如今还在常熟,剩下全是一帮维持治安都不一定管用的。

守是肯定守不住的。

真要是抵抗,张名振打进来再报复怎么办?大家都家大业大的,本来就容易被惦记,虽然和江浙士绅也都有交情,比如徐弘基的女婿就是顾锡畴,但问题是大家都太有钱了,就算有交情也架不住钱多啊!一旦真正抵抗,那么张名振打进来,那还不是正好顺水推舟直接抄了,人家可不会在乎他们是什么与国同休的勋贵,安上一个阉党奸臣的罪名就行了。

不能打。

必须得笑脸相迎才行。

“咱们终究还是与国同休,能抵抗到何时就算何时吧!”

常胤绪说道。

“杨家那女人呢?”

赵之龙忽然说道。

“倒是有几天没见了,想来是逃了吧,这个毒妇没那么傻,留在这里被抓住还不得被吊死,倒是这些天他们家的那些工人都撤到了城里!”

汤国祚说道。

陇孝祖早就算是恶名昭彰了,这几年南京勋贵也罢士绅也罢,包括那些文官,全都没少被她祸害,他们的确不怕杨信,因为杨信不暗杀,这个女人不一样,她从不顾忌什么,需要杀人时候直接弄死。

尤其是还喜欢下毒。

天天拿着条毒蛇当宠物,别的女人抱着猫当宠物,她天天手腕上缠着一条剧毒的白头蛇。

而且手底下还有一堆死士,南京周围随时还能召集几万青壮,不光是南京周围工厂铁矿的,包括凤阳的屯垦区也归她管,加上那里,她一声令下能召集五万能打仗的青壮。这还不算她娘家的,因为生意上的联系,她几乎就是川贵那些土司们在南京的代言人,连秦良玉都听她的,秦良玉那里的烟草也靠她收购。仗着背后有这一堆撑腰的,在南京横行霸道,一言不合就让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告状都没人敢管。

毕竟她是真敢杀人的。

所以汤国祚说她一旦被抓住会被吊死倒也不是夸张。

就在这时候,城外列阵的大同军开始了进攻。

张名振绕开了正阳门和朝阳门,以此避免误伤皇城,然后直接列阵聚宝门外,而且没有进行炮击便直接进攻……

炮击也没用。

他自己就是江宁人。

他很清楚南京城的强度,别说他带着的九斤炮,就是十八斤巨炮也轰不开聚宝门,这不是轰一炮塌一块的夯土,也不是凿开硬皮里面软芯的包砖城墙,这纯粹就是一个实心的青砖坨子,炮弹打上就崩几块碎砖,想靠实心弹凿开,就他目前带着的九斤炮估计轰到春节都没戏。

再说他同样清楚城内情况,士兵扛着梯子一鼓作气就行。

“准备开火!”

常胤绪拔出剑吼道。

他下面的城台上,亲自带兵的儿子常延龄立刻催促那些匆忙召集起来的卫所兵瞄准。

“别装炮弹,打空炮!”

徐弘基喊道。

常延龄愕然抬起头。

“魏国公,咱们得对得起孝陵!”

常胤绪说道。

“怀远侯,咱们更得对得起自己,打空炮,敢以实弹对着大同军射击者杀无赦!”

徐弘基对下面喊道。

他很有李自成进北京时候守军的觉悟。

下面徐家的家丁立刻拔出刀威胁那些士兵,常延龄拔刀驱赶他们,但赵之龙和汤国祚等勋贵同时示意自己的家丁帮徐家,倒霉的常延龄迅速被他们逼到了一边。常胤绪瞪了徐弘基等人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向城楼下,赵之龙等人看着徐弘基,徐弘基则默默看着下面,然后朝一个家奴招手。

这时候外面的大同军已经开始逼近护城河,因为这边始终没开火,整个一百多米长的城堡上,其它各处大炮也没开火。

常胤绪紧接着出现在下面。

他一脸怒色地推开那些家丁,后者终究不敢拦他,紧接着他走到一尊大炮面前,自己抱起一枚炮弹塞入,然后夺过炮手的点火杆,看了看炮口指向,立刻就要点火,但就在同时,一支箭骤然从城楼上飞出正中他胳膊……

常延龄惨叫一声,手中点火杆掉落。

他回过头看着徐弘基,后者把手中的弩还给家奴。

“怀远侯受伤了,还不快把怀远侯请下去医治。”

徐弘基说道。

那些家丁们一拥而上,在常胤绪父子的怒斥声中,迅速把他们抬起,不顾他们的挣扎抬向城下,而此时大同军已经冲上长干桥,城墙上那些守军如释重负地看着他们蜂拥而过,并且在城墙搭上梯子。

很快第一个大同军士兵便踏上了城墙。

徐弘基很随意地拿把短枪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这样就把太祖打发了?”

杨信端坐在太师椅上,啃着苹果饶有兴趣地说道。

好吧,他就在城内。

而且他就在镇淮桥边,坐在一座园子的小楼上,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着马道上正在被强行抬下来的常家父子,同样登城的大同军,也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还吃,还不快去干活,再玩下去他们就进城了!”

陇孝祖不满地说道。

杨信把苹果往地上一扔,紧接着站起身来……

“干活,老子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干票大的了!”

他说道。

说完他随手在陇孝祖身上某处拍了一把,伴着响亮的声音和后者的痛呼,拿起镀金面具扣在脸上,然后甩掉身上的衣服露出里面的镀金板甲,接着顺手抄起一柄特制陌刀,恍如劣质大片里的机械战士般昂然地走向楼下。

但他刚踏上楼梯,那木板就因为承受不了三百多斤的重量塌了。

后面的汪晚晴瞬间笑出声来。

陇孝祖无语地看了看他一闪而过的掉落身影,随手点燃了身旁一支火箭的引信……

上一章:第五三七章 最后通牒 下一章:第五三九章 金灿灿
热门: 人妻受的反击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娱乐圈吉祥物 汉乡 富士山禁恋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历史的温度3:时代扑面而来,转瞬即成历史 不容青史尽成灰:隋唐宋元卷 BOSS作死指南 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