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零章 战争践踏

上一章:第五三九章 金灿灿 下一章:第五四一章 一锅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降者免死!”

金灿灿的杨都督一脚踏住咱大清陈大学士,抬起头大吼一声。

他的声音在四壁回荡……

那些正在手雷爆炸中一片混乱的天雄军愕然看着他,有几个下意识地想扔掉武器。

“别听他的,大军已经进城!”

一个声音响起。

杨信意外地看着汤国祚,后者刚刚捡起一支短枪,正在不远处向着他瞄准,就在他看过去的瞬间,那枪口喷出了火焰,子弹正打在他肩膀,不过他连晃都没晃一下,全副武装后三百多斤的重量,让这种武器的威力完全不够看的。

杨信抬脚向下一踩,战争践踏的威力让原本还在挣扎的陈名夏瞬间昏迷。

然后他狞笑着走向汤国祚。

很显然灵璧侯是聪明人,要是杨都督活着,那他们这些开门迎降的勋贵就完了,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杨信布的局,目的就是把勋贵团卷入。目的就是勋贵团的财产和田产,这种时候必须让他死,他不死恐怕除了常家剩下全得完蛋,反正后面大军正源源不断涌入。

有本事他就面对五万大军。

汤国祚扭头就跑。

杨信如何面对五万大军不是他该操心的,但现在他就得面对杨信,他本来距离城门洞就近,一下子跑进了后面的门洞。

就在同时外面的天雄军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汤国祚立刻挤进去,后面这些天雄军并不清楚里面,事情发生得太仓促,他们本能地在门洞内对着杨信开火。不得不说这些士兵的素质很高,说到底也是三年训练,而且都是高额军饷和优越待遇,对陈名夏还是有一定忠心,后者就躺在杨信后面,他们本能地试图救援。

而里面那些这时候也壮着胆子开始反击,甚至还有人重新向杨信开火,说到底他们也知道自己外面有五万大军,而且已经事实上进入南京。

他们似乎稳操胜券。

但头顶上的那些士兵可不会给他们机会。

那些掷弹兵继续抛下手雷,很快就有人冲到了第二道城墙上,同样对着后面的天雄军扔下手雷。

这个堪称壮观的防御体系,是由主城墙也就是城楼所在那个长五十多米宽四十多米的城台,和后面一个七十多米的长方形瓮城构成。城台高而瓮城低,前者高出部分是一排可以容纳大批士兵的藏兵洞,瓮城和城台之间以马道的上半截连接,但瓮城又被两道城墙分成三格。

城墙上是互通的。

就像一个巨大的目字。

这些掷弹手从城内的梯子源源不断爬上去,居高临下对着瓮城里扔手雷,下面几乎没有任何反击之力,转眼间被炸得一片混乱。

而就在同时城内集结起来的士兵也开始沿着两侧马道向上,城墙上的天雄军很少,他们只是象征性攻上去然后打开城门而已。实际上也根本没用他们打开,汤国祚早就带着手下去开门了,登上城墙的只有极少天雄军士兵,面对突然杀出来的这些强悍士兵迅速被清理。

而那些卫所兵当然不会参战,他们直接一哄而散,甚至还有胆大的加入,倒是徐弘基等人傻眼了。

真得傻眼了。

这些突然冒出的士兵是从哪儿来的?

他们实在不明白,自己掌控两百年的城市里,怎么会突然多出这样一群悍勇的士兵?

他们是从地下钻出的吗?

更重要的是勋贵团刚刚投降,而且还给陈名夏打开了城门,如果天雄军被赶出去,他们这个降贼甚至引贼入城的罪名可就坐实了,相反如果张名振真正占领南京,他们却可以保住自己的家业。

帮谁?

肯定帮天雄军了。

只要天雄军或者说后面的大同军赢了,逼迫皇帝处死杨信,那么他们的一切都可以保住。

不帮天雄军,这些人把天雄军赶出去,那剩下就是抄他们家了,这个选择题很简单。

然后在徐弘基的命令下,那些各家的家奴反而和天雄军并肩战斗并且向瓮城上进攻,试图阻挡那些掷弹兵继续向瓮城投弹,甚至还有不少人登上城楼向下射击。但这些掷弹兵都极其悍勇,那些扔完手雷的,直接摘下肩头上枪刺的火枪,然后对着那些家奴和天雄军发起冲锋。

狭窄的城墙上他们势不可挡。

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一个只有几米宽,两边都是十几米高悬崖的通道上,谁不怕死谁就是胜利者,这些端着火枪的士兵呐喊着勇往直前。

转眼他们就冲到了城台之上。

但另一边的天雄军也在沿着梯子源源不断爬上,一些甚至试图调转炮口向里射击,但悲剧的是这种守城火炮多数都是固定炮位的,虽然有一些可以移动的,但问题是还有一座横亘五十米的城楼……

不得不说大了也不好。

还没等他们把大炮推过去,马道上进攻的刺刀兵已经到了。

城台上混战开始。

不过也不能说混战,毕竟天雄军和勋贵家奴数量有限,但城内涌出的是数以万计士兵,他们不仅仅是这里,包括附近其他几条登城马道上,全都有汹涌的士兵在登城。甚至就是其他几处城门,包括其他几个面,这样的士兵也在不断登城,他们从城内一处处宅院涌出,在街道上汇聚起来,按照布置各自冲向自己的位置。

这些就是杨家那些工人。

杨家所有的佃户和工人全都是军事化管理和训练,南京附近绝大多数都是之前在徐州接纳的灾民。

他们主要是在马鞍山的铁矿和南京的冶铁厂,镀锡厂,制罐厂,沿江的罐头厂等等,光马鞍山的铁矿就五千多家,这次因为大同军打来,这些杨家产业肯定倒霉,所以全部被集中到城内安置,他们由杨家负责饮食,甚至一部分还是借用千步廊安置。

城内的勋贵根本没想过,这些被视为难民的居然还是军队,而且还是战斗力丝毫不输团练的军队。

实际上此刻在南京城内总共有一万五千杨家家丁,他们在一座两百万人口的城市根本就不起眼,更别说其中很多本身就是在南京城内工厂的。

至于武器……

杨家自己在南京城内就有兵工厂呢!

甚至忠勇军的部分军火都是在南京制造的,在自己的仓库里备用几千支火枪算得了什么?

这些可是正牌杨家家丁。

训练水平的确不如团练,毕竟他们准确说是民兵性质,但要说战斗意志那吊打所有军队,哪怕忠勇军也赶不上他们,这才是杨信真正王牌,天津屯垦区,凤阳屯垦区,还有沿江工厂带,光这三处他就能拉出超过六万士兵。

不过轻易不动用而已。

这些人的价值比用在战场上要大得多。

现在也是逼不得已。

但这支军队用到战场上,一样也是无敌的,几乎转眼间他们就扭转了聚宝门的局势,登上城墙的天雄军在他们摧枯拉朽般的反击中毫无抵抗能力,甚至一些干脆投降,很快他们就已经控制了那些大炮,开始瞄准外面还正在懵逼中的大同军开火。

尤其是长干桥上的。

几尊以霰弹集中轰击的大炮几乎瞬间让长干桥上死尸堆积。

而此时瓮城内的依然在忍受着手雷的轰炸。

他们依然无法反击。

这些天雄军都是斑鸠铳,实际上现在也没人用鸟铳,鸟铳根本打不动普遍使用的新式板甲,哪怕在欧洲这时候也开始完全向重火绳枪过渡。之前欧洲也是轻重混用,轻型的称之为火绳钩枪,实际上就是鸟铳,重的就是火绳枪,实际上就是斑鸠铳这类支架火绳枪。

这东西很难对高处射击。

它必须靠前面的支架,也就是一个丫字叉托前面,否则士兵是无法用手托着十几斤火枪射击的。

但这样想打高处的就不容易了。

要知道这东西准确射程就四五十米而已,超过这个距离就靠人品,这是指在战斗中,而城墙本身就得十几米高,想在下面射击这样的目标,恐怕得坐在地上才行。但上面的掷弹手可以轻易把手雷扔到每一个角落,而且炸了一阵之后,封闭的瓮城里面全是散不开的硝烟,恍如置身于早晨的浓雾中,一些天雄军甚至都被呛得喘不动气了。

至于杨都督……

好吧,他已经杀到主城门了。

至于汤国祚……

杨都督也忘了自己砍没砍死。

当时都杀得一塌糊涂了,而且硝烟弥漫中也看不清,无非看到周围有人就砍死,这瓮城里面全都是敌人也不需要分辨敌我,灵璧侯是不是也被砍死,现在杨信也不是很清楚。

包括徐弘基等人。

他们这时候也在混乱的战场上冲得生死不明。

“放千斤闸!”

杨信吼道。

原本金灿灿的他,这时候已经完全血淋淋了,只不过没有他的血。

头顶上一队刚刚占领这里的杨家家丁立刻冲进城楼,紧接着放下了千斤闸,两吨重的闸门瞬间将城门洞隔断,外面的天雄军完全进不来了……

“降者免死,暂停投弹!”

杨信转身吼道。

上一章:第五三九章 金灿灿 下一章:第五四一章 一锅端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无上巅峰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犯罪心理画像 合久不分 你丫上瘾了? 民国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