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二章 十万人公审大会

上一章:第五四一章 一锅端 下一章:第五四三章 太祖的裁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名振的炮击毫无意义。

九斤炮唯一的作用,就是在城墙上崩碎几块城砖,但聚宝门这个巨大的城堡估计得上千万这样的城砖,现代专家估计整个南京城墙,用了好几亿块这样的二十斤重青砖……

他慢慢凿吧!

有本事他就这样像拿掏耳勺挖煤矿一样,用那拳头大的小炮弹凿开这座屹立六百年,经历日军炮火都没倒下的要塞。

杨都督暂时没兴趣陪他玩了。

紧接着城内的军户们就开始向着承天门前汇聚。

“数量有点多啊!”

杨信站在城墙上看着下面。

整个承天门前迅速就变得人山人海起来,这片巨大的广场在之前那些土兵居住期间,得到了认真清理,不但两旁原本破败的千步廊都得到了修缮,就连御道的杂草都被除去,破碎的石板也换了新的。甚至承天门等各门的城楼也进行修缮了,南京皇宫在作为备胎的两百年里,曾经遭遇过多次火灾台风冰雹之类损坏,但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很少认真修缮。

正好杨信的那些土兵居住期间闲着没事,在杨信提议下由太监们组织起来,用水泥之类进行了大规模修缮。

也算是焕然一新了。

“公爷,其实城里不仅本地的军户,还有大量游荡于此谋生的,最多时候五六万呢!”

李明道说道。

“文官都哪儿去了?”

杨信问道。

南京六部和都察院等系统的文官始终没有露面的,之前在聚宝门上也没露面。

“回公爷,兵部尚书商周祚之前就已经去了常熟总督各军,在那里一直就没有再回南京。

剩下户部尚书去了扬州督饷,吏部尚书去了安庆安抚,礼部尚书董其昌回松江安抚,而刑部尚书得了重病,已经封印乞骸骨自己走了,至于工部尚书去凤阳巡视中都皇陵。

至于都察院右都御史右佥都御史,一个去太平府召集义勇,一个去淮安督促淮北各军南下增援江南。

右副都御使还没补缺。”

李明道说道。

“都跑得很快啊!”

杨信感慨着。

这些家伙就是摆明了故意让张名振攻陷南京的,他们预先出城,然后控制住南京外围军队,为张名振的攻城清场。

主要是阻挡可能的救援。

忠勇军,荡寇军,杨信的凤阳屯垦军,这些都是防范对象,包括杨信控制的水师,虽然南洋水师主力已经护送李之藻下西洋,但北洋水师却在威海卫一直没动,他们随时可以南下进入长江。

那四艘巨舰可很吓人。

这段时间甚至松江那边甚至已经开始在吴淞口修炮台了,就是怕杨信调动北洋水师南下,以陆战队强行在上海登陆威胁大同军侧翼,虽然对外声称是防御大同军接收宁波海关缉私队的那十几艘轻型巡洋舰。

不得不说他们为了让大同军心无旁骛攻陷南京也是操碎了心。

他们就是用南京陷落来逼天启做选择。

不过很显然他们想多了,杨信不认为目前局势还需要别的增援,不就是几万大同军吗?他眼前不就是一支庞大的军团吗?这可是大明朝正牌的国防军,两百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们用长矛将异族赶出这片土地,为朱家打下了两百多年的江山,现在重新净化这片土地也要由他们来负责。

他拿过一个大喇叭。

“肃静!”

他吼道。

他的声音在城墙间回荡着。

下面所有人全都闭上嘴,抬起头看着他……

当然,他不是在承天门。

那里还不是他应该随随便便去装逼的,他现在是在长安左门,这里和京城的皇宫完全一样,只不过南边的洪武门在京城变成大明门。

杨信向旁边一招手。

徐弘基等人赶紧上前,不过没有常延龄,整个南京勋贵团就常胤绪和刘孔昭不在,后者没参加是因为太年轻刚刚袭爵不久,在勋贵团属于小字辈的,顶多和常延龄同级,他当时在城墙上巡逻警戒其他方向,根本不知道聚宝门的情况。在士兵的推搡中,徐弘基一帮在城墙边站好,他们至今还被这些士兵看着,就像一群受审的犯人,不过都这时候也不好计较什么礼貌问题了,只要杨信能放过他们受点屈辱就受点吧!

家产最重要。

杨信满意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这里面总共一个公爵,八个侯爵,八个伯爵,包括原本历史上娶了寇白门的朱国弼,不过他其实是抚宁侯,保国公是弘光封的。

“肃静!”

他再次吼道。

刚刚因为这些人出现而再次躁动的人群赶紧闭嘴。

“你们都是军户,你们都是跟着太祖打天下的忠良之后,你们的祖先曾经横扫天下,他们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荡平群雄,为朱家打下万里江山,那么我很好奇,当这座城市遭遇敌人进攻时候,你们都在做什么,你们的血脉里是否还流淌着你们祖先的血?”

他吼道。

下面的军户们一片寂静。

“锦衣卫,留守五卫,横海卫,天策卫,飞熊卫,听听你们这些曾经威震敌胆名字,你们是否觉得愧对自己的祖宗?啊,还有应天卫,你们是否对得起这个名字?还有孝陵卫,你们抬起头是否觉得愧对孝陵?面对敌人的进攻,你们要么事不关己般在城内过自己的日子,要么登上了城墙也一炮不发,甚至还有人下去给敌人打开城门?

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你们不觉得自己无颜面对祖宗吗?

现在面对叛逆你们不抵抗,下一次是不是面对异族来让你们剃发易服,你们也不抵抗?你们的祖先驱逐鞑虏,你们敞开大门跪迎鞑虏?”

杨信继续吼道。

“公爷,小的们冤枉啊,小的们饭都吃不上,就靠着做工养家,一日不干活全家就得挨饿,小的也想为国效力,奈何不能不吃饭啊!”

下面一个不满的声音立刻响起。

“大胆!”

李明道喝道。

“李公公,让他说,杨某今日就是让他们有什么说什么,咱们要依靠诸位兄弟抵御逆党,就得让他们说话,有什么就说什么,今日都在这里,把心里话都说出来,把兄弟们的难处解决了才能齐心协力,然后共同御敌。

这位兄弟说吃不上饭。

那么你们的田呢?军户又不是没有地,据我所知南京各卫一个正军至少也得三十亩良田吧?按照每亩交五斗算,也不过十几石,而以南京的亩产,三十亩恐怕得收六七十石,难道还不够养家?余丁授田减半,但交的粮食也减半,别说是养家糊口,就是比昭义的民兵也差不多少。”

杨信说道。

“回公爷,小的一亩地也没有。”

那人喊道。

“那你的地呢?”

杨信问道。

“在魏国公府上,如今是魏国公家的民田,种地的是他的家奴。”

那人喊道。

“胡说,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你是哪个卫的,话不要乱说!”

徐弘基瞬间急了,毫不犹豫地喝道。

“公爷,小的所说句句属实,公爷可以详查,而且不仅仅是小的,小的卫里良田大半都被魏国公府侵占,同卫的军户要么给魏国公府当佃户,一亩地交六成的租,要么如小的这般在城内做工谋生。而且不仅是小的卫里,其他各卫良田也多半被他们这些家侵占为民田,军户要么给他们做佃户,要么做工,要么逃亡去外地谋生。

小的卫如今在籍军户不足原额四成。

兄弟们,魏国公这些人临阵降敌,引寇入城,有瀛国公在,少不了要绳之以法的,咱们还怕他们作甚,这些年咱们也被欺压够了,有什么冤屈都对瀛国公说出来,瀛国公会为咱们主持公道,以后咱们跟着瀛国公也能过上民兵那样的好日子。

想过好日子的,就把魏国公这些家的罪行说出来!”

那人振臂高喊。

“我说,瀛国公,小的女儿被魏国公抢到府中给折磨死了,至今还死不瞑目啊!”

又一个人哭喊着。

这个带头效果很好,当然,主要是那句过上民兵一样好日子太有杀伤力了。

紧接着那些军户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纷纷开始控诉这些勋贵的罪行。

其实也不能说是什么爆料,毕竟都是些尽人皆知的,南京五军都督府下属各卫就是这些勋贵盘子里的蛋糕,剩下就是个吃相好看不好看而已,但很显然这些勋贵们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就是吃相不好看又能怎样,反正也不会有人管。

侵占卫所田产属于基本操作。

私自役使军户当奴隶给自己家干活同样是基本操作。

朱国弼娶寇白门时候,可是直接命令军户从妓院一直列队到他家。

至于欺男霸女……

抢是看得起你,不漂亮的谁稀罕。

但是,当有人故意带起节奏后,那些军户的仇恨之火就开始燃烧了,别说是这些主要罪行,就是些平日的小事,比如执法不公,贪污受贿……

好吧,这些对于他们的身份来说真是小事。

很快一场数以十万计青壮的声讨大会就这样开始。

上一章:第五四一章 一锅端 下一章:第五四三章 太祖的裁决
热门: 偷偷藏不住 菊与刀 朝思慕暖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余情难了 佛本是道 爱而不得那十年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致命十三张 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