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南京公社

上一章:第五四四章 十万青年十万兵 下一章:第五四六章 杨信,你这个反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一队队士兵从长安左门涌出并奔赴城内的勋贵府邸,一场打土豪的狂欢正式拉开序幕。

先包围起来。

然后清点他们的家产并登记。

紧接着开始抄没,金银珠宝全都送到杨都督的临时指挥部……

就是夫子庙。

杨信终究还是得离前线近一些。

张名振的主攻就是聚宝门,而且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选,无论进攻朝阳门还是正阳门,都少不了将炮弹打进皇城,哪怕正阳门也一样能有打高了的炮弹落在洪武门,朝阳门就更不用说了。

而他是从溧水方向过来,也只能进攻南边,想要进攻北边各门得绕过整个钟山,他也不可能把重炮离开水路拖到城北并且在此后持续不断为其提供后勤。从长江上绕过去同样也是不可能的,别说秦淮河水路得从南京城墙根走,就是出了秦淮河,阅江楼上也还有锁断长江的重炮,那可是十八斤巨炮。

所以战场只能是聚宝门。

同样杨信的指挥部也只能是离聚宝门最近的夫子庙。

金银珠宝全送过去。

在这些勋贵家人撕心裂肺的哭喊中,他们的两百多年积累,就这样伴着那些运输金银的马车烟消云散,他们那些几十斤重一个的大元宝,他们那些成箱的金钱,他们那些光彩夺目的珍珠宝石……

什么都没了。

堆满仓库的绫罗绸缎啊!

数不尽的奇珍异宝啊!

就是花园里养的珍禽异兽都被这些混蛋给抢走宰了吃肉了。

“人人有份,都别急,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

杨信喊道。

他就像个大减价的摊贩般,手举喇叭站在魏国公府门前高喊着。

而在他旁边摆满了绫罗绸缎,棉布,甚至成捆的棉花,各种珍贵兽皮,全都胡乱堆积着,在这些东西前面一排桌子排开,那些杨家家丁拿着笔低着头记录着。

而在他们前面是那些排队上前的本地百姓,每个人都拿着保甲开出的户籍证明,然后根据他们家中的人口数量,在这里领取自己份额的棉花和布匹,包括丝绸,杨都督要实现人人有衣穿,所以在这个冬天就先一人来一身棉衣吧!丝绸也有用,这个可以做里面穿的,兽皮可以回家做鞋子。

至于在本地没有户籍的,那个到杨都督那里报名,同样会得到新的户籍……

民兵。

不仅仅是布。

人人有衣穿还得人人有饭吃。

所以同样在不远处另一个人头攒动的地方,刚刚从徐家搬出的一麻袋一麻袋大米白面摆在那里,所有人拿着户籍证明,一口人先来一斗,正好都刚刚发了布,拿这些棉布包起来然后抬着就回家了。

“还要有肉吃!”

杨都督高喊着。

分米的地方顺便一人一块肉。

“还要有酒!”

杨信继续高喊。

这个就不用带回家了,前面最终的出口处摆着,谁想喝倒上碗,不过要是带着容器的也可以带走,实际上杨都督不支持喝酒,或者说不支持喝米酒。要知道江南米酒消耗粮食的数量惊人,甚至每年都数百万石,不过也有说这数百万石只是淮扬一带,总之每年浪费在酿酒上的粮食远远超过漕运的。

这是肯定不行。

他准备把这些酒都喝完,然后开始收重税。

当然,这些老百姓不知道这个。

他们狂欢一样领着布领着粮食拎着肉喝着酒,仿佛一步就直接跨入了盛世。

至于徐家……

他们还能怎样?

难道还敢反抗?

别逗了,他们的老祖宗的确是英雄,横扫天下所向无敌,但他们就是一群废物,除了躲在自己的府邸里战战兢兢地哭嚎再也没别的本事。

实际上不只是他们,其他那些勋贵家没有一个反抗的,他们就像一群肉案上的猪一样,任由杨信拎着刀宰割,或者说就像二十年后任由异族宰割一样。没有人反抗,甚至连骂都不敢高声骂,没有面对屠刀时候他们的确是不可一世的世袭贵族,高高在上仿佛掌控众生的神灵,但被杨信一脚从神位上踹下来之后,原形毕露的他们其实就是一群外面刷满金漆的泥胎而已。

贵族?

他们还不如那些士绅呢!

至少士绅还敢真刀真枪地跟杨信干。

“内库烧成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我就喜欢这调调!”

杨都督满意地说道。

不过这首诗应该已经失传了,现在还没发掘出来,只有五代文人笔记中提了现在这句,但整首诗失传千年,直到后来在敦煌古卷中发现,据说是因为作者写的太真实,遭到官员们一致谴责故此自己都没敢留在诗集中。

不得不说这句诗的威力真狠。

“瀛国公倒是博学,连这句诗都知道。”

旁边一个声音响起。

“诚意伯,你是来给魏国公吊丧的吗?”

杨信说道。

他旁边是刘孔昭。

刘伯温的这个后代虽然在弘光朝被一致评价为奸臣,但他主要是上书崇祯要后者搜刮民财激怒士绅,再加上和马士英勾搭,但就其本身而言对得起老朱家,他是南京勋贵团唯一逃走并坚持抗清的。

直到落水淹死。

“下官是来向瀛国公请令的,下官身为守将,此时责无旁贷,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能杀敌,故此愿与怀远侯公子一同出城为都督求救。”

刘孔昭说道。

他其实是吓得想赶紧跑路。

这的确太吓人了,杨信摆明了已经准备造反,这要是哪天反旗一树说不定要拿自己祭旗的,南京可就剩下他和常家了,他今年才二十,还有大好时光,可不能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等死。不仅仅是他,还有常胤绪的儿子常延龄,他们的借口就是出城求救兵,毕竟他俩年轻,真要是有杨信对着他们举起屠刀的一天,常刘两家还能留下条根。

他们已经坚信杨信是要造反了。

不造反不可能杀徐弘基等人,现在只不过时机还没到,还在等待,但反迹已露,这是毫无疑问的。

都杀勋贵啦!

铁券都无视了,还弄个请神这种令人无语的方式,不准备造反哪有这么干的?连皇帝杀之前都得顾忌几分的人,他一次杀了一堆,这样的大臣还说自己不造反,那简直就是侮辱人们的智商。

所以必须得赶紧逃离。

绝对不能等着他的屠刀落在自己头上。

“去吧,注意安全!”

杨信爽快地说道。

他们爱跑不跑的去,出去最多也就是说他造反了,但本来现在天下都说他造反了,也不在乎多这两个,只要天启还没说他造反,那他就还不是造反……

天启说了也无所谓。

这时候杨信又没什么可怕的,就算他真被定为反贼,朝廷也奈何不了他家,天津的杨家庄子完全就是攻不破的堡垒,就朝廷在京畿的军队,别说是进攻新城,新城的杨家家丁凑起来估计都能攻陷京城。所以别看天下都说他造反了,但真要是天启下旨讨伐他这个逆贼,孙承宗这些人估计反而会阻拦,要知道新城那边屯垦区能拉起最少三万杨家最核心的家丁,就目前朝廷在京城周围的军队,会被这些家丁吊打的。

至少解决完野猪皮之前,孙承宗绝对不会让天启下这样的旨。

南方士绅是南方士绅。

他们没有危险,可以尽情干,他们的实力足够,在江南他们对杨信是占优势的。

但北方士绅只敢说杨信造反,绝对不能干,至少在辽东战争结束,能够把关外精锐调入关内之前,孙承宗反而必须阻挡住天启正式下旨给杨信戴上反贼帽子。

万一真激怒杨信就麻烦了。

别说杨家家丁进攻京城,就是杨夫人一怒之下给京城断粮,估计京城就得大乱,这些年京城的粮食供应几乎被杨夫人掌控,她不高兴了是真能让京城爆发饥荒的。尤其今年北方普遍遭灾的情况下,杨家今年丰收的粮仓已经成了京城粮食安全的支柱,所以在确定有能力攻破新城那二十座棱堡前,只能雷声大雨点小。

说他造反可以。

无论官员,士绅都可以说。

但在有能力攻破新城的杨家老巢前皇帝绝对不能说,不但不能说,甚至必要时候还得施恩安抚,比如给杨夫人加诰命什么的。

刘孔昭喜出望外地赶紧行礼,然后匆忙转身就要走……

“诚意伯,我觉得这句诗写的不够大气!”

杨信突然说道。

刘孔昭愕然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很显然对于杨都督突然跟他讨论诗句这种事情很茫然,这个奸贼什么时候关心起诗来了?

“我觉得应该改一改。”

杨信很诚恳地说。

“瀛国公请赐教?”

刘孔昭笑容勉强地说道。

“应该改成天街踏尽公卿骨,辕门挂遍权贵头!”

杨信说道。

刘孔昭吓得哆嗦了一下。

“诚意伯,这样改如何?”

杨信说道。

“甚佳,甚佳。”

刘孔昭战战兢兢地说完,赶紧以最快速度走了。

“天街踏尽公卿骨,辕门挂遍权贵头,好诗,好诗,这样改才够大气,哈哈……”

他身后杨信那恍如大反派在被正义勇士背刺前的邪恶笑声响起。

上一章:第五四四章 十万青年十万兵 下一章:第五四六章 杨信,你这个反贼
热门: 一剑斩破九重天 濒死之眼 本阵杀人案 我欲封天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推理者的游戏 怒海妖船 嫁给敌国上将后 神棍下山记 盛唐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