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六章 杨信,你这个反贼

上一章:第五四五章 南京公社 下一章:第五四七章 砸碎旧世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伴着杨信那邪恶的笑声,南京城内勋贵官员迎来最黑暗的日子……

这里又不只有那些爵臣家。

事实上并不是说有爵位才算得上勋贵,爵臣只是最高等级,但爵臣之下还有一大堆世袭官职,光南京锦衣卫系统,就一堆这样的。同样徐家也不仅仅是徐弘基一家,事实上徐家繁衍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庞大家族,这些家族每一个分支,都多多少少有点世袭的官职。

世袭指挥使。

世袭同知。

……

一直到世袭千户百户。

他们全都是寄生于军户身上的毒瘤。

曾经他们的祖先的确是大明的开国元勋们,跟随朱元璋横扫天下,为朱家开创万里江山,但现在他们只是一群毫无用处的毒瘤,寄生虫,既不能为国家出力,也很难真正为国家尽忠。事实上也真没几个,二十年后异族攻陷这座城市时候,同样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倒是郑成功和张名振的大军试图来光复它的时候,反而遭到了抵抗,最终功败垂成。

那时候掌握这座城市的人,和这时候掌握它的基本上还是一批人。

所以需要清洗。

需要把这些已经变成垃圾的东西统统清理干净,让这座城市发生脱胎换骨的改变,然后就像两百多年前它支撑朱元璋一统天下时候,让它同样变成这个国家脱胎换骨的起点。

既然要扫,就扫的彻底。

在迅速完成对徐弘基等十八家勋贵的抄家之后,杨都督紧接着下令展开一场大检举,要那些军户们检举世职军官的罪行。

而那些卫所军户这时候当然不会再顾虑什么,毕竟连魏国公这样的都被杨信弄死了,杨都督这是铁了心要玩到底,那还等什么,就直接展开一场新的狂欢吧!紧接着那些军户就涌向负责接受检举的那些训导官们,一桩桩检举那些各卫世袭将领的罪行,而训导官们毫不犹豫地带领他们去把这些人逮捕,然后送到杨都督那里进行处置。

于是杨信的大棒再次举起……

说屠刀过分了。

除了真正罪大恶极,杨信极少真正杀人,但有罪就得处罚,所以他们可以献出田产赎罪……

财产就算了。

抄了十八家勋贵的杨都督如今肥得很,已经看不上这些次一级的,而且这些人财产和十八家勋贵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要知道光徐弘基家他就抄出金银近两百万。而南京的十八家勋贵加起来,早就已经突破了一千万这个恐怖的数字,不得不说这才是真正的世家。

真正的富可敌国。

毕竟他们和那些士绅不同,士绅不可能每一代都是高官,但这些人世世代代都是。

世世代代都有俸禄,世世代代都有军权,世世代代都有特权,像他们这样的,就是贩私盐都比民间的走私商更容易,因为他们本来就掌握着数万运军。

贩私盐太容易了。

两百多年时间,足够他们积累下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而且这还不算其他的东西,加上那些珠宝,各类货物,甚至他们的粮食,目前情况估计这一波保守也得两千万以上。不过算起来还是不太理想,要知道老李在京城可是夹出据说七千万两,绝大多数都是京城那些世袭勋贵的,而且都是金银。南京勋贵数量虽然少,但一千多万的金银仍旧还是有些偏少了,所以肯定还有藏在地下的没挖出来。

但这也足够用了。

坐拥这笔几乎令守诚钱庄存银翻了一翻的财富,杨都督有足够条件展现一下慷慨……

但只是在银子上。

在田产,粮食上一点宽容的余地都没有,所有世职军官的田产必须交出,最多再根据他们家人口,和普通军户一样一家分一块,毕竟也得给他们吃饭的口粮田,这些人和那十八家勋贵还不太一样。而杨信的恶行依然没有遭到反抗,那些世袭军官就像原本历史上面对建奴时候一样,默默地忍受着,就像被迫剃发易服时候一样老老实实被他荼毒。

不得不说杀过人之后就是不一样。

手上拎着屠刀真有效。

尤其是这把屠刀还正在不断滴血的情况下。

徐弘基等人的死尸,让这些军官放弃了一切幻想,他们不再心存任何侥幸,他们知道反抗就是死,连徐弘基这些都杀的杨都督,是不会在乎再把他们从城墙上踢飞的。过去那些勇敢反抗杨都督的,其实就是知道他不喜欢杀人,抄家,流放,这才是杨信喜欢的,但他真不嗜杀,哪怕郑鄤这些被扔去挖鸟粪的,也一样在海岛上活得很好。

但现在不一样了,杨信真的开始杀人了,那就需要考虑考虑反抗的后果了,不得不说咱大清那套就是管用。

就这样在勋贵完蛋后,剩下的世袭将领们也完了。

然而……

杨信的恶行继续扩大。

勋贵被他荼毒了,世袭军官们被他荼毒了,那剩下的正牌士绅们当然也不可能幸免,他们可是杨都督的真正老朋友,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忘了他们的。

上元县顾宅。

“杨信,你这个反贼!”

顾起元咆哮着。

“不要诋毁我的名誉,杨某忠心可昭日月,太初公,不要以为你年纪大就可以胡说,就是你年纪大我一样可以告你诽谤!”

杨信义正言辞地说道。

“老夫何罪,尔等抄没顾家田产?”

顾起元怒道。

“这个?”

杨信一时词穷。

“我想抄就抄,何须罪名!”

紧接着他恼羞成怒地说道。

顾起元哑口无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很显然对杨都督的这幅嘴脸一时还有点不适应。

然后杨信突然笑了。

“太初公,是不是很意外啊?

你们其实都知道,我是个讲道理守规矩的人,所以你们敢和我斗,你们知道我哪怕抄家,也都必须得找到符合大明律的罪名,甚至都不会真得草菅人命。你们知道我遵守规则,而你们只要在规则里面跟我斗,就不用担心什么,所以你觉得我抄没你家田产肯定也得有罪名。

没有罪名我就不能抄。

可是,你们却从没想过我会不再遵守规则。

过去你们都习惯于和我坐在一张桌子上下棋,用棋局来定输赢,而你们自认为棋艺都很高超,能够和我对弈下去,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虽然你们总是输,但至少输的都不算惨,你们觉得有能力和我斗下去。

可是。

我要掀桌子了呢?

那你们还怎么和我玩?我不再和你们博弈了,我直接把桌子掀了,那你们还怎么和我玩?

我要是不守规则了,你们还怎么和我斗?

你问我以何种罪名抄没你们顾家的田产,我的确暂时还没有,虽然真心去找肯定也会有的,我却没兴趣费心费力地去寻找,更没兴趣审问确定罪名。我想抄就抄,我愿意这样做就这样做,我想抄没你们的田产,然后分给那些佃户组建民兵,那么我就直接这样做。

罪名?

需要什么罪名?

我都不讲规则了?我还需要按照规则做事吗?”

他说道。

顾起元张口结舌地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认识这张面孔,但紧接着就无力地长叹一声,整个人都仿佛戳破的气球般萎缩下去,眼看着脸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然后他转过身挥手示意自己的那些子侄,要他们不要再做徒劳地挣扎了。

“瀛国公,请便吧!”

他黯然说道。

“太初公,其实你很清楚,我已经很仁慈了,至少我只要地,既没要你们的财产也没要你们的命,而此刻的我就是把你们全家都杀了,把你的孙女弄回去当姬妾,你也一样没有能力抗拒。所以接受现实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我的确不太喜欢杀人,毕竟都是华夏一脉,又不是异族,除非必须否则没必要杀人,但如果须要杀人了那么我也不会手软。

你最好劝告你那些朋友。

认命吧!

这天已经变了。

这片土地,也已经不是你们主宰的了。”

杨信说道。

这时候他的士兵已经抬出了一箱箱的地契,那些顾家的子侄在那里悲愤的看着,但面对着士兵手中那些上了枪刺的火枪,他们也只能看着,毕竟这东西是真会把他们钉死在地上的。

“瀛国公,你还没赢。”

顾起元强做镇定地说道。

“哈,那你最好求神拜佛,祈祷张名振能打赢我,不过看看外面这些士气高昂的军户,你觉得最后的胜利者是你们吗?你们赢不了,因为我的身后是人民,不是你们所说的民,你们口口声声百姓,你们口口声声为民,可你们真得知道人民是什么吗?你们的民不过是士绅,你们的目光太高,看不到更底下的人,但我的民却是他们,是这些你们所说的刁民暴民,那么你们的民有几个人,他们有多少?

商周祚说我是螳臂当车,说我在延续数千年的大势面前,不过是一只挥舞手臂的螳螂。

然而现在呢?

看看外面,看看那些狂欢的人民。

谁才是那只螳螂?”

杨信说道。

上一章:第五四五章 南京公社 下一章:第五四七章 砸碎旧世界
热门: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夜夜夜惊魂(第3季)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八声甘州 踉跄:晚清以来中国人的梦想与超越 云海鱼形兽 赌徒陈汤 夜色深处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