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四章 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上一章:第五五三章 南京保卫战 下一章:第五五五章 主公万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黎明。

闷雷般的炮声依旧响彻南京,雨花台上火光不断闪耀,炮弹划破空气的呼啸恍如怪兽的嘶吼。

在火光映照中巍峨的大报恩寺塔恍如染血。

南京今夜无人入眠。

从昨天开始的炮击持续至今,虽然因为需要冷却已经减慢射速,但随着最坚固的外层被轰开,大同军的其他重炮也加入轰击,在集中轰击处此刻每分钟都有多枚炮弹落下,这道守护这座城市两百多年的城墙,最终还是没能挡住万斤巨炮的轰击。

破城的一刻已经临近。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杨信吼道。

在他面前是无数列队等待的士兵。

事情有些变化,他对南京城墙的估计过高,朱元璋修城墙时候偷工减料了。

南京城墙是砖砣子的确不假。

但里外两层的粘合剂不同。

朱元璋没有那么多糯米把所有砖块全部用糯米汁混石灰粘合,那样的糯米消耗量实在太大,这可是粮食,他那时候乱世初定,粮食还是能节约就节约,城墙外面的确是糯米汁混上石灰来做粘合剂,但里面的砖是却用黄泥粘合起来的。虽然它不是硬壳软芯的夯土包砖墙,但也不是实实在在的纯砣子,在被大炮轰开外层糯米汁粘合的城砖后,里面承受炮击的能力有限。

甚至被炮弹击中后,很快出现了大块的塌落。

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朱元璋不可能想到,两百多年后这座城市要承受四十多斤重生铁球以超音速持续撞击。

他那时候有什么呀?

碗口铳就算炮了,也就是投石机扔个百十斤大石头,那东西根本破不了防,里面也不需要太夸张,但现在却搞的杨信有些尴尬了,在白天持续的轰击造成外壳大面积被摧毁后,城墙的坍塌开始加剧。说到底这也是真正的巨炮,六十磅级别加农炮,就是在欧洲这时候也是灭国级别的,哪怕棱堡也顶不住,实际上对荷兰式棱堡攻击用二十四磅就足以。

真正棱堡到完全体,得这时候还没出生的沃邦。

但现在西班牙人在欧洲战场上,就是以二十四磅为最有效重炮,再大的确更有效但机动性悲剧。

而这是六十磅级别的。

在杨信身后不远处,被炮弹集中轰击处的城墙正在不断轻微颤抖,甚至可以看到被激起的碎砖飞上天空。

炮弹正在不断凿碎这屹立了两百多年的城墙,两百多年前的倾国之力终究无法对抗两百多年的科技进步,实际上外面城墙已经塌了大半,甚至形成了一片明显的斜坡,只是还剩下最后几米厚还顽强地屹立着。而城外冬日的旷野上,大同军已经开始列阵,他们在上游筑起的堤坝引走秦淮河的河水,此时外秦淮河早就露出了河床,而且在严寒中冻得坚实。

他们面前没有了阻碍。

他们在等待城墙被轰开的一刻,而同样,城内的军民们也在等待着城墙被轰开的一刻。

“你们准备好了吗?”

杨信吼道。

“准备好了!”

那些士兵吼叫着。

“你们准备好迎战敌人了吗?

他们已经在磨利刀剑,他们的战马已经在嘶鸣,下一刻他们将冲向这座城市,冲向你们的城市。

他们要来夺走你们刚刚得到的好日子。

那么你们答应吗?”

杨信吼道。

“不答应!”

士兵们吼道。

“那就拿酒来,咱们痛饮之后再杀敌!”

杨信吼道。

紧接着家丁们抬来一坛坛米酒,然后开始给这些士兵一碗碗倒上。

这些是接下来堵缺口的,基本上相当于敢死队。

张名振的进攻就是以大炮轰开缺口,然后在聚宝门两侧这片向前突出的三公里城墙展开全线强攻,没有了秦淮河的阻挡,他的士兵可以直接冲击城墙,哪怕用梯子爬也足够,说到底他有五万大军……

甚至更多。

这段时间太平府,宁国府甚至徽州等地士绅,都相继组织起团练增援他,此刻他手下最少也得十万兵力,包括在解决了南线后,直接从徽州北上的两万留守大同军,他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可以用最奢侈的方式进攻。

但两侧对城墙尤其是聚宝门的强攻属于牵制,真正的关键在于从缺口突破。

毕竟不能真靠梯子攻破南京。

同样对于防御一方来说也是如此,这时候两侧城墙上那些守城的士兵已经登上城墙,在箭垛后等待着,而这些本地军户中挑选的精锐,就是负责堵住缺口真正进行血战的。

不过不只是他们自己,杨都督将亲自带领他们。

就在此时被炮弹轰击处,伴随巨大的撞击声城墙剧烈晃动,甚至一块城砖都从那上面坠落下来。

而此时天边也终于露出一丝血红。

“兄弟们,干!”

杨信吼道。

然后他一饮而尽,紧接着摔了碗……

“准备迎敌,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他嚎叫一声。

紧接着转身抄起了他的巨剑。

这东西就是他的尚方宝剑放大版,但比陌刀略微短一些,却比陌刀更宽更厚,重量倒不是很夸张,就三十斤左右而已,毕竟他一身已经很重了,再玩太重的影响持续作战。武将真正上战场的武器不会太重,挥舞一把百斤大刀有的是人能做到,但换一把二十斤的肯定能战斗更久,说到底谁也不知道在战场上自己需要持续奋战到何时。

而在他身后那些士兵同样全都一饮而尽,然后摔碎他们的碗,拿起了他们的武器。

这些是真正精锐了。

他们甚至不是四分之三甲,而是清一色的全身甲,恍如一个个铁罐头般站在黎明的第一缕朝霞中,而且都是彪形大汉,甚至武器都是清一色的苗刀,巨大的双手战刀扛在肩头。而在他们后面是列队的火枪手,也不是火绳枪,而是北洋水师送来的一批燧发枪,但不是长枪,而是燧发短枪,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三支,一共三百火枪手,他们的任务是混在战场打黑枪。

张名振的第一波冲击肯定也是类似的冷兵器重步兵。

登城都是这样的,不可能让火枪手第一波次,这样这些打黑枪的就很有用了。

杨信站在最前面,双手握着他的巨剑。

一千敢死队员站在他身后,一个个肩扛着双手的苗刀。

而在他们身旁的城墙上,无数士兵沿着女墙排开,手中拿着他们的武器,火绳枪,燧发枪,射雷枪,手雷,甚至轻型火炮,燃烧瓶,这个必须得有,而且效果肯定很好,另外万人敌也少不了。而在女墙的另一边,是大同军的各类火炮不断轰击,不时有重型炮弹击毁女墙,然后用碎砖收割生命,但这些士兵依旧在默默等待着。

打高了的炮弹不断从他们头顶掠过,然后在城内制造一片新的废墟。

至于夫子庙……

那个已经是废墟了。

张名振的炮轰必须避开大报恩寺塔,毕竟他还是以清君侧而来,不可能毁掉这座永乐纪念马皇后的高塔,但这座堪称大明标志性建筑的巍峨高塔又正好挡住最佳射界。而轰击聚宝门西侧城墙太远,轰击东侧就得最大限度避开,他倒是选了个两全其美的位置,但他却忽略了这个位置正好就和夫子庙在一条直线上。

好在距离远炮弹因为居高临下的角度问题,极少会打到那么远,但这种事情终究还是会有意外的。

总共三次这样的意外。

但三次已经足够,这种级别的炮弹哪怕距离超过两千米,在夫子庙来个贯通也是毫无压力的。

四十多斤啊。

在地上弹起来都能撞塌大成殿。

最终三枚炮弹把夫子庙打得惨不忍睹。

此刻所有人都这样默默等待,甚至在炮弹波及射程外,一个个新军营和民兵营也都同样严阵以待,一旦敌军突破防线涌入城内,他们将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用巷战埋葬敌人。

骤然间一声恐怖的呼啸,就在同时那城墙上碎砖飞溅,紧接着大量的砖块从城墙顶上直接塌落,甚至城墙上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但几乎就在同时又一枚炮弹命中,原本就已经被震出大量裂纹的城墙上,突然间就像被大风刮过的木板般晃了一下……

杨信静静看着。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朝霞如血中等待新的一击。

呼啸再次响起,然后那片城墙就像被人推倒般,猛然向后倒下,紧接着在四分五裂中坠落。

城墙上一个一丈多高的缺口赫然出现。

“这个墙砌的不科学!”

杨信很肯定地说道。

很显然内外两种粘合剂的城墙之间,缺少一种抵抗纵向力量的结构,最终导致了里面出现剥离,要是加上钢筋就肯定不会出这种事情了,话说他背后的孝陵里,朱元璋要是能爬出来该一脚踹他背上,还要钢筋呢,老子做兵器都他玛得用锻铁。

而炮击仍然在继续。

但就在同时,闷雷般的鼓声从外面隐约传来。

“敌军进攻了!”

天空中的热气球上,观察员举着喇叭高喊着。

上一章:第五五三章 南京保卫战 下一章:第五五五章 主公万岁
热门: 轩辕诀3:龙图骇世 世界史:从史前到21世纪全球文明的互动 粉妆夺谋 春日宴 美食直播间[星际] 第一重装 余生皆假期 家有恶犬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 危险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