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五章 主公万岁

上一章:第五五四章 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下一章:第五五六章 野猪皮之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城墙上。

“准备!”

伴随着军官的吼声,杨家家丁刘新宇立刻从女墙探出头,几乎同时一枚小型炮弹正中旁边箭垛,尽管被坚固的城砖弹开,但崩飞的碎砖仍旧差点打在他脸上。

他本能地躲向一旁。

而就在这瞬间,他已经看到了汹涌而至的敌军。

下一刻万斤重炮炮弹那特有的呼啸响起,他立刻将目光转向旁边的缺口,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那里的无数城砖崩飞,紧接着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一段城墙残骸向后轰然倒下。而此时在那城墙下面,早已经堆积出一片近一丈高的碎砖,随着这段城墙倒下的尘埃散去,一个向下的斜坡几乎形成。

“开火!”

军官的吼声响起。

他急忙转回头,就在同时眼角的余光里金色闪过。

他紧张的心情迅速平定……

那金光就是信仰。

作为一名原本湖广山里挖矿的棚民,他已经跟随这道金光四年,四年来无数关于这道金光的神迹,和四年来的幸福生活,让这道金光成为了他的信仰。

这就是他的神灵。

在杨家的庄户中,这道金光就是真正的神灵。

他在与神灵并肩作战。

在炮弹的撞击声中,密集的枪炮声骤然在城墙上响起,他没有丝毫犹豫地点燃了射雷枪里手雷的引信,紧接着按照训练的角度,枪口斜指天空扣动扳机。颇有些沉闷的枪声响起,伴随硝烟和火光,一枚手雷从杯子一样短粗的枪口飞出,拖着一点烟迹瞬间飞出十几丈,一下子落在刚刚踏入秦淮河的敌军中,还没等落地就在几乎头顶高度炸开。

他眼看着两名敌人随着爆炸的火光倒下。

他以最快速度装药。

他这支是燧发枪,不需要麻烦着管什么火绳,纸包定装的火药迅速完成了装填,他从胸前兜子里掏出一枚手雷塞入枪口并点燃引信……

这套动作很危险。

因为他胸前的兜子里还有好几颗手雷。

不过此时的他顾不上多想,紧接着对准外面敌军密集处,再次扣动了扳机,手雷坠落在河床的敌军中炸开并炸翻最近的敌人。

但此时最前面的敌人已经冲过了没有水的秦淮河,而整个绵延望不到头的秦淮河上,不计其数的同样敌人正抬着梯子蜂拥而至,踏着同伴的死尸冲进冰冻的河床淤泥,迎着城墙上阻击的火力奋勇向前。在这些敌人后面是同样不计其数的敌人,他们从雨花台两侧仿佛汇流的洪水般淹没了视线内的旷野。不知道有多少,仿佛无穷无尽,他们手中的长梯仿佛漂浮在一片银色的汪洋,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的他,甚至都有一些失神。

他都忘了继续射击。

这是十万人的进攻,什么武器在这个恐怖的数量面前,都变得毫无意义,炮弹,子弹,手雷,统统都像徒劳的挣扎。

太多了。

人海淹没了一切。

此时整个城墙也同样化作了喷发的火山,之前那些隐蔽在女墙后的士兵全部起身,用他们手中的枪炮射向涌入秦淮河的敌人,后者此时在一片数十丈宽,而且没有任何遮蔽的空旷河床上,脚下是冰冻的淤泥,甚至还有封冻的积水,可以说就像一片移动的靶子。

火绳枪。

燧发枪。

射雷枪。

甚至那些小型火炮。

硝烟瞬间笼罩了城墙,枪炮开火的响声淹没了一切,所有人的身影都在硝烟中模糊起来。

然后是密集的爆炸声。

那些掷弹手正在拼命向着敌人扔出一枚枚手雷,之前的北洋水师送来最多的就是手雷,而且是大号的防御手雷,甚至城墙下面还有一团团恐怖的烈焰不断炸开,然后就是浑身烈焰的敌军惨叫着向后奔跑,但紧接着就倒在地上。

那是有人投下了燃烧瓶。

不过这种守城武器很危险,因为很容易把自己烧了,所以只能间隔很远一个,而且投掷的士兵身旁还有专门砌出的单间。

失手也烧他一个。

还有万人敌也在短暂制造火海。

而在他背后城内的臼炮阵地上,炮声不停响起,一枚枚臼炮开花弹恍如礼花般腾空而起,紧接着坠落在远处的敌军中,用十八斤重开花弹爆炸的威力横扫四周。而在聚宝门方向,那些十八斤重炮也在发出怒吼,直射的炮弹仿佛撞进庄稼的野猪般制造着杀戮。

不过这些依然没什么用。

十万人的进攻,这些顶多也就激起水花。

甚至城墙上已经有一张张长梯搭好,进攻的敌军开始攀爬,不过紧接着从头顶落下的手雷,也在不断将一架架长梯炸断。

而在敌人后面,是无数喷射火焰的炮口,十八斤,九斤,四斤半甚至两斤炮,江南士绅为这场进攻,总共调集了超过五百尊大炮,全是最近这些年铸造的新式大炮。就连那些万斤重炮都没停,只不过轰击的目标开始转向了聚宝门上的那些重炮,它们的每一枚炮弹都能在聚宝门上造成重创,甚至就连城楼都快被夷平。

不过守军依然在还击。

因为他们的大炮隐藏在用沙袋堆起的炮堡里面。

这是到现在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炮战。

一枚炮弹呼啸而至。

紧接着击碎他不远处的箭垛,那炮弹带着碎砖向后喷射,附近所有守军全都血肉飞溅着倒下……

“快开火!”

军官的吼声响起。

刘新宇瞬间清醒,就在同时他面前一个梯子冒出。

他毫不犹豫地掏出两个手雷,迅速用手腕上缠着的火绳点燃一颗的引信,然后引信一对引燃另一颗,这时候下面一个人头从女墙后面露出,同时两只手攀上女墙。他很干脆地把一个手雷塞进了那人脖子,后者惊恐地看了他一眼,尖叫着双手松开试图向脖子里面掏,但却随即向后倒下。然后刘新宇将剩下一个随手向外一抛,两颗手雷的爆炸几乎同时响起,外面立刻传来一片惨叫。

“打缺口那边!”

那军官吼道。

说完他瞄准墙头一个探出的敌人扣动扳机。

后者惨叫着向后倒下。

刘新宇立刻将目光转向缺口,在那里一队重步兵已经冲过了秦淮河开始踏上碎砖堆积的斜坡,而他们后面的大炮则集中轰击缺口两侧,甚至在秦淮河对岸,大批火枪手正在列阵轮射,为他们压制两边城墙上的守军。

他迅速明白过来,紧接着背靠女墙开始装弹,那军官和两旁其他士兵在炮弹和子弹的呼啸中,不断阻击着外面的敌人。

刘新宇迅速完成装填。

这时候第一批敌军重步兵冲上了缺口。

这些都是半身甲。

他们得考虑速度,而且还得攀爬这个缺口,但同样是双手苗刀,毕竟这是混战中最好的武器。

“杀!”

蓦然间身后响起一声怒吼。

刘新宇瞬间热血直冲脑袋。

他同样大吼一声,斜端射雷枪对着那些敌军重步兵扣动扳机,飞出十几丈的手雷一下子落在这些敌军中,紧接着爆炸的火光闪烁,向外撞开的硝烟中几个敌军倒下。

然后他迅速装填。

不过他的手雷仅仅是向激流中扔了一个石头,就连那几个倒下的敌军都迅速被汹涌的洪流淹没,紧接着最前面的敌军挤过缺口,开始冲向城墙下。但就在这时候,那道金光再次出现在了刘新宇的视野,然后就看见那柄高举起的巨剑划落,最前面的四名敌军瞬间被腰斩……

“是主公,主公万岁!”

刘新宇疯狂地尖叫着。

看起来就像那些为偶像欢呼的脑残粉。

“主公万岁!”

然后几乎所有守军都发出了吼声。

这个称呼还是很形象的。

他们是杨家的家丁,杨家的佃户,虽然杨家不收他们租,但按照大明的标准,已经近乎杨家的家奴了,杨家就是他们的主人,而杨信已经是瀛国公了,那么主人加国公,这个主公自然就可以了。

事实上过去杨信的狂信徒们最早是称他仙尊的。

但后来被禁止了。

而此时那金色身影依旧恍如神灵般砍杀着。

但那些汹涌向前的敌军已经止不住了,因为他们后面是无数人在推着,哪怕知道前面就是一柄可以腰斩他们的巨剑,他们也无法停止向前的脚步,只能自杀般上前,幻想着能用他们的武器打倒这个恍如噩梦般的敌人。甚至有敌军拔出携带的短枪几乎面对面射击,但他们的子弹在那一身重甲上毫无用处,依旧只能惊恐尖叫着,被后面的人推着向前撞进死亡的绞肉机,被那柄巨剑在瞬间斩为两段。

然而……

这段城墙的残骸并不高。

而且杨信能够挡住的宽度有限。

紧接着那些不敢面对这个身影的大同军士兵,就在后面同伴的拥挤中从两旁跳下,尽管最早跳下的都摔倒在地上,还没等爬起就被那些跟随杨信而来的城内敢死队员砍杀,但后面的依旧在源源不断跳下。

死尸源源不断堆积。

很快死尸就多到形成了新的斜坡。

纯粹血肉的斜坡。

紧接着就有人踏着死尸站稳,然后真正和守军开始搏斗。

血战就这样开始。

上一章:第五五四章 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下一章:第五五六章 野猪皮之死
热门: 曾文正公全集 罪恶生涯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影子武士 大唐小郎中 张居正·木兰歌 谁在收藏中国:美国猎获亚洲艺术珍宝百年记 末日之最终战争 恶魔的彩球歌 穿成炮灰后我被首富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