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七章 邪恶的声音

上一章:第五五六章 野猪皮之死 下一章:第五五八章 听我命令,掉转枪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的确,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们当然不会想再回到过去。

对于已经食髓知味的江浙士绅来说肯定不想回到过去。

南直隶士绅不想继续一年交十倍于北直隶的田赋,浙东士绅也不想继续再忍受朝廷对宁波海关的控制,江西士绅更不想再继续每年掏二十多万两养活三个藩王……

所有人都不想回到过去。

不想回到以南方养北方,以他们缴纳的赋税,养活京城那帮大爷们的时代,更不想那些税监年年来找他们打秋风,同样也不想再继续忍受那些贪官。

这一点很重要。

他们就是这样鼓动百姓的。

大同军之所以有相当强战斗力,就是因为士绅们告诉那些士兵以后不用忍受贪官了。

也的确是这样。

那些士绅自己选的官还是比较廉洁。

至少不会像朝廷官员一样,肆无忌惮地贪,毕竟他们就是打工的,虽然老百姓日子的确没什么改变,但看起来确实好了不少,过去县太爷年年收的那些乱七八糟规都没了。要知道过去就是县太爷到任下轿就得有一大笔银子,这叫下轿规,这些肯定不会再有了,新的县太爷就是本地的,大家都知道他家在哪里,他儿子在哪个学堂上学走哪条路。

而且自由经济带来的繁荣,至少在短期内是显而易见的,短期内老百姓的日子的确有了改变,正是这一点支撑着大同军作战,至于摆脱束缚的士绅们正在玩羊吃人……

这个仅仅一年还看不出来。

但这个已经让士绅们快乐得像得了糖块的孩子一样的大同之世,同样也是旧时代的叛逆。

他们也是乱臣贼子。

杨信是逆贼,他们又何尝不是?

解决了关外然后大举南下的孙承宗,会只是解决一个逆贼,而放过另一个吗?或者说他背后的那些北方士绅,会允许南方士绅撇开他们,然后停止向北方的输送吗?

开玩笑!

北方士绅又不傻!

南方不养那些大爷们,那就得他们养了,南方都不交税了,那就该他们多交了,要不然难道让皇帝饿肚子?而且南方都自己选官,那些北方籍官员如何到南方捞钱?南方士绅不需要北方官员了,那还会继续养活那些代言人?他们必要时候会用武力解决的。同样,对于南方士绅来说,也必须抢在孙承宗的大军南下前,一举解决杨信这个祸根,然后以这场战争锻炼出来的江南之力,迎战朝廷的大军,以武力维护目前的一切,逼迫天启承认他们的自治。

但首先得解决杨信。

“进攻,全力进攻,命令骑兵继续向前,后退者杀无赦!”

钱谦益吼道。

后方督战的骑兵继续向前,驱赶着步兵徒劳地冲击城墙……

“进攻,后退者杀无赦!”

大同军骑兵营长郭君璧举着短枪吼道。

在他两旁数百骑兵分三列横队,仿佛移动的墙壁般向前挤压,那些已经开始溃逃的步兵,在他们的挤压中不得不掉头,但这时候前方的步兵已经彻底失去了进攻的勇气,无论是缺口处那个噩梦般的身影,还是南京那高耸的城墙,都让他们感到了绝望。

他们现在只想逃走。

“掉头!”

郭君璧吼叫着。

他前面那些步兵哀求着。

其中一个愤怒地伸出手,试图推开骑兵手中的长矛。

郭君璧毫不犹豫地瞄准他扣动扳机,这个倒霉的步兵惨叫着倒下,枪声同样让其他步兵全都肃静下来。

“掉头,要死也去死在城墙下,逃跑者格杀勿论,战死者得抚恤!”

他举着依然残留硝烟的短枪说道。

就在同时所有骑兵端起长矛,那些步兵满脸悲愤地黯然回头,但就在这时候缺口处一片惊恐的尖叫,紧接着那些冲击缺口的步兵开始后退,完全崩溃了的士兵们尖叫着,互相拥挤践踏着,就像躲避一头巨兽般不顾一切地向后,那些来不及转身的人甚至迅速被推倒淹没。

一个血红色的身影在他们后面冉冉升起。

“杨信在此,何人与我一战!”

隐约的吼声传来。

下一刻前方所有冲击缺口的步兵全部崩溃了。

“前进!”

郭君璧继续催促着。

同时他催动战马,所有那些骑兵也催动战马,几乎同时他们身后的炮兵阵地上无数炮弹射向那个身影,但后者却在瞬间消失了,那些炮弹不但没打到他,反而误伤了大量己方士兵。然后那些步兵更加不顾一切地向后,很快溃逃又重新波及这边,原本就在逡巡不前的步兵,再次开始纷纷掉头。

“后退者死!”

郭君璧也有些底气不足的吼叫着。

但此刻再也没有人听他的了,刚才那个身影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急于脱离这片噩梦般地狱的步兵们,纷纷拥挤向骑兵的战马,夺过他们的长矛然后挤过去,而在他们后面那些溃逃的前锋步兵甚至开始向这边拥挤,那些骑兵的骑墙终究不是真正的墙壁,更何况真正的墙壁这时候也撑不住,很快就有战马被推倒,甚至后面的骑兵也有人开始溃逃。

郭君璧咆哮着又打死一名溃兵,然后拔出刀发疯一样砍着。

然而就在这时候,城内一具特殊的热气球升起,很快就到了上百丈高空,并且缓缓越过了城墙。

混乱的战场上无数人抬起头,愕然地看着这个东西。

尽管守军在城内升起多个热气球,但都是系留气球,这是唯一一个飘出来的。

“我很好奇!”

一个声音在战场上空突然响起。

下一刻雨花台上所有大炮全都最大限度昂起炮口,然后对着这个气球喷出了火焰,然而因为它在三百米的高空,哪怕在雨花台上,也没有什么大炮能够打到这样的高度,那些炮弹全都在它下面虚弱地坠落,炮弹的破空呼啸倒是像在为他伴奏。

“我很好奇,你们为何为那些地主老爷们卖命呢?

他们给了你们什么?

银子?

他们能给你们多少?

我可以带着你们打开他们家的地窖,然后把他们银子全拿出来,分给你们,分给你们的亲人。

他们给的肯定不会比我更多了。

田地?

这个据我所知根本不可能,最多让你们的家人可以多租几块上田。

但我可以把他们所有的土地,全都分给你们,他们还能比我更慷慨大方?

前途?

至今在皇的那里,你们还是一群反贼,张名振和许都是在京城刺杀皇帝失败才逃回去的,无论现在那些官员怎么说我,我都是朝廷的瀛国公,左都督,总督沿海军务,我手中还有尚方宝剑。你们跟着一群反贼,进攻朝廷的都城,轰开太祖修建的城墙,还把孔庙夷平。

你们会有什么前途?”

这个可恨的声音在天空回荡。

雨花台上商周祚和钱谦益焦急地吼叫着,试图让他们的士兵不要听这个邪恶的声音,他们很清楚杨信的蛊惑力,但可惜他们的声音除了周围根本没人能听到。但这个声音因为嗓门大,再加上居高临下,覆盖半径超过两百米,基本上最重要的战场全部覆盖,那些本来就在和骑兵纠缠的溃兵,全都抬起头默默听着,甚至为了能让他们都听清,连城墙上的射击都停下了。

反正大同军已经溃败。

只有大同军的大炮还在开火,但并不能影响下面的人听清这个声音,而且那些大同军炮弹的射击速度也在越来越慢。

“那么你们是为了什么?

你们是为了什么选择他们而不是我?你们是为了什么选择给那些地主老爷继续当牛做马,而不是选择跟着我过好日子?难道昭义市的民兵过的日子你们都没看见?难道我杨家的那些庄户过的日子你们没看见?如果你们看见了,那你们是傻吗?

你们居然为了一群世世代代压榨你们,抢走你们每一滴血汗,甚至逼得你们卖儿卖女的人,对付一个带着你们过好日子的人,毁掉你们可以像那些已经过上好日子的人一样的唯一机会。

而且这个人你们还无法战胜,你们在这里只能白白送死。

那么你们告诉我。

你们是不是傻?”

邪恶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妖法,在每一个听到的大同军士兵耳边响起,蛊惑着他们,向他们释放着妖力,让他们的心中野草萌发,然后他们那纯洁的心灵开始被污染,千百年纲常伦理下的世界观开始崩塌,修桥补路的乡贤们形象开始扭曲,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开始浮现。

“开,开,开枪,都开枪打死这个妖魔!”

郭君璧嘴唇哆嗦着说道。

然后他举起短枪徒劳地开火,几个同仇敌忾地军官挥舞短枪一边开火一边咒骂着……

“都开枪,都他玛开枪,不开枪的杀无赦!”

他吼叫着。

“玛的,别吵吵,都听不见了!”

旁边突然一声怒吼,紧接着一只手出现在他胳膊上,随即一股拉扯的力量猛然传来,他惊叫一声从马背上坠落,还没等他爬起来,一只大脚踩在了他嘴上……

上一章:第五五六章 野猪皮之死 下一章:第五五八章 听我命令,掉转枪口
热门: X的悲剧 易中天中华史:青春志 无双 [综]小丑培养游戏 三毒 苏断他的腰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总互怼的俩总监结婚了 铁血雄兵川军团:刀光如雪 悬崖边的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