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火炎昆冈,玉石俱焚

上一章:第五七八章 历史的车轮 下一章:第五八零章 斗争不要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平桥。

吴养春站在桥西头,欲哭无泪地看着对面的徽州城。

他又逃过了一劫。

不过也不能说是逃,他家本来就不是徽州城里的。

他是溪南,也就现代徽州区西边,徽州一大堆这种顶级世家都不是住城里,而是聚族而居在一个个乡村。之前逃回徽州后,他紧接着就连夜赶往休宁求救,那队骑兵就是他找来的,之后他又跑到屯溪去召集那里人马,这才从屯溪返回,结果却没想到正好遇上徽州陷落。

也算他运气好。

城内那些就没有这样好运气了。

此刻在他对面的城门处,那些逃亡的士绅正哭嚎着蜂拥而出……

然后他们就倒霉了。

城门到太平桥还有大概二三十丈的距离。

这里也是新安江,练江等河流汇聚处,汇聚后的江水在下游渔梁坝形成新安江干流,这里的重要性就在与此,因为在渔梁坝登船后,接下来就是总计三百三十里的漂流,这场大漂流的终点是严州府城,也就是建德,然后再开始直达杭州的漂流。

而此时正好大批撑着竹筏和小船的刁民从上游漂过来,他们都是自发前来帮助宋乞进攻的,只不过宋乞没有等到他们而已。

他们就在太平桥一带登岸,正好和那些逃亡士绅迎头撞上。

送上门的肥羊啊!

这些逃难士绅全都大包小包,一看就知道里面全是金银珠宝,而且基本上都没有保护,这样的不是肥羊是什么?看到他们的刁民们,几乎就是欢呼着蜂拥而上。一个老乡贤吓得一下子趴在路上,怀里抱着的一包珠宝全撒了出来,在阳光下闪烁,他还想划拉呢,紧接着一个刁民就到了,抬脚把他踹到一边……

“我的宝贝!”

老乡贤挣扎着扑回去。

看上去恍如扑向戒指的咕噜。

他对面那些划拉珠宝的,才不会管他呢,其中一个很随意地一脚把他蹬开,他还想继续塞过去一起划拉满地珠宝,但紧接着一个人就从他背上踩过去。

他惨叫一声。

然后又一个人踩了过来。

他就像被踩住的蛤蟆般,再一次昂起头惨叫一声,然后第三个人踩了过去,他就那么不断在被踩踏中发出类似蛤蟆的惨叫,不过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虚弱无力了。而那些踩着他冲过去的刁民们,则一下子冲散了逃难的士绅们,几个还想反抗的,立刻就在群殴中被淹没,一些见势不妙的干脆向南逃跑。但就在此时渔梁坝方向更多刁民涌向这边,整个逃难的士绅队伍就这样完全被冲散,城墙与江岸之间到处都是丧家犬一样的士绅,他们后面是追逐的刁民,很快一个个就被扑倒然后金银珠宝被抢走。

剩下他们坐在地上伤心欲绝地哭嚎着。

“衣冠丧尽啊!”

吴养春哀叹着。

当然,其实他是想说银子丧尽的。

虽然吴家不是城里的,但一样在城里有产业。

作为一个原本历史上为了挽救被九千岁惦记的家业,拿出五万两来贿赂田尔耕的,他家在城里的产业可不会小。

“百昌公救我!”

这时候其中一个乡贤冲开阻截,一直冲到了太平桥上,一边跑一边朝着吴养春高喊。

但紧接着他就被后面的人扑倒。

他挣扎着试图保住自己抱着的一个小匣子……

“百昌公!”

他继续呼救。

不过他的声音传到这边已经很微弱了,至少吴养春和他身旁那些人不认为自己能听见,话说这桥足有七八十丈长呢!哪有人说话能传到这么远,又不是杨逆那种妖人,总之大家什么都没听到,没听见就是没听见。

“汪公,这不行了。

杨信只要地不要银子,他对主动归顺的都不动财帛,可这些刁民什么都要啊!

别说银子了,命他们都要啊!

说到底太平最重要啊!

咱们的地也罢,银子也罢,终归在太平盛世里才有用,要是连太平都没有了,那地也罢,银子也罢,反而倒是催命的东西。如今这局面咱们已经没法控制了,朝廷方面此时也没本事管咱们了,卢象升和杨逆的约定就是卖了咱们,他们不会管这里了,能恢复太平保住咱们的只有杨信。

他要地就要吧!

咱们徽人都是经商的。

说到底咱们谁家也不是说真就非得靠那些田地才能活下去。

可继续这样下去就活不下去了。”

吴养春低声说道。

他旁边休宁士绅首领,告老的乡宦汪先岸叹了口气。

的确,杨信对于主动归顺的,只不过是收田地而已,不会连财产都抢走的,哪怕是昭义市那些,后来像房产什么的也还给了士绅,至于士绅不会去住,那个跟他没什么关系。而且他鼓励工商业,还会提供帮助,这个逆贼玩这个的本事有目共睹,基本上他的控制区,工商业都会很快变得兴旺起来。

他只是不准土地兼并,不准种棉花,限制养蚕而已,但对于开矿办工厂,搞海运,这些完全放开,朝廷过去那些禁止的东西,在他控制下随便搞。

连金银矿都不管。

只要交税,工商业随便搞。

正是因为这一点,尽管那些被他抄没了田产的士绅依旧在骂他,但也仅限于骂几句,没有哪个士绅在他治下会因为活不下去而反抗。

相反都活的很好。

比如无锡那些投降的士绅,这时候就一边骂着杨信,一边享受着他创造的宽松环境,尤其是先进的金融体系支持,一边喊着日子过不下去,一边照样活的有滋有味,颇有些痛并快乐着的味道。

他们尽管失去了田产,但因为杨信控制下稳定的秩序,对工商业的鼓励,廉洁高效的政府,尤其是那些老百姓购买力大幅增强,这些工商业家族不但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都迅速适应了新的局势。说到底在一个不限制工商业,甚至对其扶持,更不会对商人视为肥羊的环境中,只要有资金,有商业网络,有控制在手中的技术,想要发财过好日子并不难。

以华家为例,他们的确失去了几十万亩地,可是华家那些几百年积累的藏书,那些印刷工厂,外面的商业渠道全都在。

他们的确不能收租了。

可他们仍然能凭借着保留下来的这些过锦衣玉食的日子。

他们还是富豪。

杨信的确要地,可他在要地的同时也能保证秩序,还能给予商人们梦寐以求的尊重支持,更保证了商人们不会被贪官污吏敲骨吸髓。

说到底徽州的世家大族不是纯粹土地士绅。

他们都不依赖土地。

失去土地不会真正让他们受严重伤害。

可现在呢?

什么都没有了!

地肯定不会有了,银子也没了,甚至连命都没了,这场大乱之后,还不知道得多少世家豪门被抹去,而且这还只是开始,如果混乱持续,秩序完全崩溃,那时候死的更多。如果士绅们能结束这混乱还好,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解决,甚至他们已经自身难保,继续拖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地方被这场烈火焚烧。

所有士绅都将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没有别的办法。

要么去向杨信投降,请他来恢复秩序交出土地保住其他的,要么就等着这场火烧到自己头上,烧光自己的一切甚至性命。

这个选择题不难做。

“老朽去丛山关!”

汪先岸缓缓说道。

说话间他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老朽就不明白了,这大明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是我们错了,还是这世道错了?”

他悲愤地说道。

说完他拄着拐杖,恨恨地走了。

吴养春默默看着对岸,那个乡贤舍命不舍财的挣扎,终于激怒了那两个抢他箱子的,两人很干脆地把他抬起来,直接从桥上扔了出去。但即便这样,那乡贤依旧怀抱着箱子,他就那么抱着箱子,尖叫着坠落在了新安江的江水中。

吴养春叹了口气。

舍命不舍财的后果就是这样。

而就在此时,后面吴文节骑着马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

“老爷,老爷,一伙刁民向溪南去了!”

他高喊着。

吴养春的脸色瞬间变了。

“快,快回去!”

他吼道。

紧接着他上了轿子,然后在吴文节和一帮亲信簇拥中,颇显惊慌失措地向溪南方向狂奔而去。

剩下那些跟随他们一起,准备前往徽州救援的士绅们,站在那里面面相觑,然后一个个带着亲信们黯然离开,而在他们身后的徽州城下,混乱依然在继续。甚至就连徽州城内,也已经升起滚滚浓烟,很显然在这样的混乱中,秩序终究还是难免失控,毕竟城里面有钱人太多,不能指望这种时候还能秩序井然。

而此时这场燎原之火,依然在这片其实南北长不过百里,东西宽不过二十多里的狭长盆地燃烧。

甚至向外扩散。

吴养春终究也没能逃过一劫,当他匆忙回到溪南时候,吴家已经被那些狂欢的佃户和奴仆们淹没,而他在逃往休宁的途中,被几个民团的溃兵认出,然后被这些抢他身上财物的家伙开枪打死。

上一章:第五七八章 历史的车轮 下一章:第五八零章 斗争不要停
热门: 回档1995 蓝裙子杀人事件 山沟皇帝 史上第一密探 大宋帝国之东风破 军门长媳 家有庶夫套路深 唐朝名侦探 牙医谋杀案 神赐的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