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庶民的胜利

上一章:第五八二章 权力的高傲 下一章:第五八四章 人民战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刁民,你们这些刁民!”

方老爷暴怒地吼叫着。

但下一刻两只手同时出现在了他身上……

“下来!”

“还钱!”

两个喊声同时响起。

然后在撕扯的力量下,他惊叫着坠落。

而此时在他两旁汹涌的百姓瞬间淹没了那些骑兵,那军官因为打空了两支短枪,还准备拔出佩刀,结果让七八只手同时扯落,最近的另一个军官倒是慌乱地打出了一枪,可还没等他看清打中了哪个,人群中一块砖头飞出,直接把他打了个满脸花开。

后面骑兵混乱地开火。

但紧接着两旁房顶上手雷落下。

而且不只是这些明显有准备的别有用心之徒,在他们两旁那些房屋的外墙上,小楼的窗口,紧接着更多愤怒的市民出现向他们扔砖头,还有女人拿着开水往下浇的,几个小孩拿着弹弓直接把他们当靶子打,就连老太太都有拎着菜刀往下扔的。而下面的街道上那些愤怒的市民不断从他们旁边挤过,然后将他们从马背上扯落,还有人从旁边找来石头,板砖,扁担,甚至有人拿着竹竿捅……

话说此地民风颇为淳朴。

不过这也有士绅之功,毕竟这两年他们在玩的快乐同时,也多多少少带来了一定的改变。

那乡贤会可是打着衢人治衢的口号。

乡贤们可是自称为民请命的。

尽管他们的民范围很窄,至少在这个词语本身的范围里,是包括了眼前这些刁民们的,过去的地方官好歹后面还有个皇权镇压,但士绅们就靠这个民来忽悠地方,他们的忽悠也让民们真正开始觉醒。

“都是胡闹,都是胡闹,我就说你们这样纲常何存?

纲常都没了!

那还能不出乱子?”

孔贞运跺着脚在后面说道。

看着就像民初那些被逼着剪辫子的遗老们。

当然,他也只能跺脚了。

这时候那些骑兵也已经逃跑,而方老爷至今还在人群下面,仿佛沉进了无底深渊,估计这场混乱不结束,他是没法浮上来的。

“乡亲们,去拿咱们的银子!”

屋顶上吼声响起。

那里一个人手中拎着手雷,另一只手腕上缠着火绳,威风凛凛地向城中心一指。

手雷很好搞到的。

衢州城里本来就有大量工厂,别说是手雷,斑鸠铳,大炮,水锤锻铁板甲全都会造,光斑鸠铳一个月就能造一千多支,手雷更是连一些小铁匠炉都能造,这片土地在之前大同军控制下,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完全进入了纯粹的自由经济,一切限制都不存在了。

“是罗老大!”

距离最近的何福在人群中高喊着。

这个人他认识,是开化过来谋生的,之前也在码头干过,手下还有几个一起来的。

据说原本在开化山里伐木,后来得罪人不得不到衢州来投亲,但为人豪爽讲义气,而且懂不少让人很新鲜的道理,之后在城里和本地的亲戚开了个小作坊做铁器,遇上了时常还拉他一起去喝酒。这个人手中有手雷就很正常了,他那个小铁器作坊本来就造手雷卖给乡贤会,至于其他那些人应该是作坊的伙计和一些邻居,有几个何福也能认出来。

“乡贤会欠了我一百两货款,是叶老爷开的条。”

罗老大说道。

何福释然地点了点头。

“乡亲们,他们不给咱们就自己去拿,那是咱们的银子,咱们凭什么不能拿!”

罗老大挥舞着手中的白条喊道。

“对,拿咱们的银子去!”

“拿银子!”

……

下面的情绪立刻被调动起来。

然后所有人蜂拥向各处大宅,甚至一些没有白条的,也一样跟随在其中,这种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徽州人民已经竖立起榜样。再说这些日子哪个工人也没少被扣工钱,甚至还有女工的工钱就是白条,这次还不知道怎样,万一这些士绅家没银子,那就只能抢多少算多少了。

汹涌的洪流就这样开始冲击城内各处士绅的宅邸。

罗老大露出欣慰笑容。

他的确姓罗叫罗辉,但可不是什么开化山区来衢州谋生的山民,他是更深的深山里的棚民,而且祖上据说是陈友谅旧部,已经在赣东北山林里生活了两百多年。世世代代没吃过朱家饭没受过朱家管,就是打猎伐木种菁为生,也不是说真正野人,实际上赣东北有的是这样的棚民,他们和周围编户的百姓无异,唯一的区别就是不能到平原耕种。

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在户籍当中,走动乃至进城交易都行,但居住平原就得面对官府了。

甚至就是造反都常有。

直到五年前他才被杨家招募,从此成为了杨家的庄户,他的一切可以说都是杨家给的,所以他只忠于杨家。

他紧接着从屋顶下去。

后面的手下也跟着下去,这些也是杨家的,都是赣东北一带棚民,都会开化一带方言,甚至对开化本地情况也很熟悉,扮演开化山民角色毫无难度。

“罗老大,这闹起来怎么收场?”

何福问道。

这时候整个衢州城都已经乱套,别说是青壮了,连那些老头老太太都跑出来,加入到讨债行列,但这里一乱可就得面对浙江团练了,浙江团练新编的衢州旅可在寿昌。而且还有附近的龙游,玉山,常山等营,之前的骑兵的确跑了,但接下来就得轮到这些人过来了。

至今还被踩着的方老爷一个儿子和十几个学生,可全都在衢州旅当军官。

“这衢州得多少青壮?”

罗辉说道。

“光这城里如今就得五六万。”

何福说道。

“五六万青壮,码头上还有一堆从江西运来的铠甲,城里的各处作坊一天就能造几十支斑鸠铳,叶家炮厂还有十几尊大炮没运出去,火药这里就能造,那五六万青壮把城门一关,能不能支撑半年?

半年还打不开严州,你也太小看靖难军了吧?”

罗辉笑着说道。

这里一卡断,前线的两万多团练根本无法维持作战。

虽然这一带军工产能不小,但因为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就在不停打仗,各地根本没有什么储备,这两万团练还是靠从福建买来一部分枪械才武装起来,弹药更是全靠那些工厂边造边送,而火药原料全靠从外面买,浙江本地既不产硝也不产硫磺……

硫磺其实也产。

用黄铁矿制取,龙游一带就有士绅在干,但那点产量对于军用毫无意义。

但硝就真没有了。

大明的硝一是四川主要是川东贵州一带的硝洞,这是军用的主要硝,山西的盐硝,山东的土硝,浙江本地想弄硝,那就只能去刨茅坑了,但悲剧的是浙江人民喜欢用缸……

没有厕土啊!

“咱们得有人领头啊!”

何福说道。

“领头的在那里呢!”

罗辉一指依旧在捶胸顿足的孔博士。

后者心有灵犀般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们,罗辉笑着走了过去,他身后那些手下,何福和身边朋友,全都同样笑容诡异地跟随,孔贞运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本能般转身就想跑,何福猛然上前几步,一下子抓住他重新拖了回来,转过身子让他面对罗辉……

“孔博士,您该毅然反正了!”

罗辉诚恳地说道。

“你,你们想干什么?”

孔博士战战兢兢地说道。

被何福等人抓住双臂,仰头看着罗辉的他,恍如一个即将遭遇不幸的柔弱少女。

“孔博士,瀛国公受奸臣迫害,不忍看着大明从此黑白颠倒,故此不得不举起义旗清君侧,靖国难。

您身为圣人之后,岂能在此坐视?

如今衢州百姓已经与逆党划清界线,正缺一个主持大局的,您作为圣人之后,一向德高望重,自然是最佳人选。

小的倒是有个想法,咱们衢州百姓仿效瀛国公的四民大会,在城内推选四民代表,然后由四民代表共同组成衢州公社,由公社来管理城内事务,准备抵御逆党反扑,等待瀛国公的大军到来。

而您就是衢州公社总管。”

罗辉说道。

“老,老朽年迈体弱,实在不敢当此重任,壮士们还是请另寻高明。”

孔贞运赶紧说道。

话说那些士绅遭遇这次大乱,一个个肯定损失惨重,他们那些在前线的子侄杀回来,肯定也得找个肥羊宰了吃肉,而此时衢州最肥的肥羊莫过于他了。之前许都等人不但没动他,反而对他尊崇有加,孔家利益一点没受损,反而趁机捞了不少,这次民变也影响不到他家,因为他家一张白条没打过。

那可以说是完美的肥羊。

要是再做这个什么公社总管,正好那些人回来以此为借口,对孔家来一场清洗。

他可没那么傻。

“孔博士,您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咱们衢州父老信任您,您却辜负衢州父老的信任,那衢州父老可是很容易生气的。”

罗辉说道。

“几位壮士,你们就放过我吧!”

孔贞运欲哭无泪地说道。

“诸位兄弟,这衢州城里谁家最有钱?”

罗辉突然喊道。

“当然是孔博士家了!”

何福说道。

“那咱们吃大户就先吃孔博士家吧,孔博士家有银子,有粮食,估摸着够咱们吃饱了!”

罗辉说道。

孔贞运立刻傻眼了。

上一章:第五八二章 权力的高傲 下一章:第五八四章 人民战争
热门: 十里人间 波吉亚家族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 大明文魁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刑徒 小夫郎 贼鹊 仇恨的证明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