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七章 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

上一章:第五八六章 细细的红线 下一章:第五八八章 做了断的时候到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千支火枪的齐射恍如雷霆,制造的杀戮也恍如雷霆……

团练的阵型瞬间塌陷。

尽管因为阵型厚度远超排队枪毙时代的三排,但这个荷兰式的临时团阵型最前面三分之一厚度,还是真得就像塌陷般,原本那些正在转身溃逃的士兵,完全变成了一片堆积的死尸和伤兵……

几乎无人幸免。

这样的距离哪怕一支滑膛枪,也有超过百分之四十命中率。

哪怕火枪不会全部成功击发,也依然会有超过两千九百支火枪射出子弹

这是第一轮射击。

枪管是干净的,里面弹药是战前仔细装好的,同样也是特意检查过没有受潮的,可以说作为一支火枪,这是它能够达到的最佳状态,同样击发成功率也是最高的。二十米距离不存在精度问题,士兵是久经训练的,陆战队是大明第一支按照西方式战术训练的军队,可以说这一轮射击是整个大明范围内甚至整个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一轮射击。

真正的雷霆一击。

然后枪声还在回荡的时候,他们对面的敌人毫无悬念地崩溃了。

残余的五百左右团练,就像发疯般惊恐尖叫哭嚎着,互相拥挤推搡践踏着,不顾一切地向后狂奔,甚至栽倒之后顾不上爬起来,直接在地上爬着逃跑……

他们后方全傻了。

但就在一片震撼的目光中,那些完成射击的士兵没有继续装填。

“冲锋!”

军官的吼声响起。

所有陆战队士兵端着上刺刀的步枪开始了冲锋……

“完美!”

杨益满意地说道。

“只是这下子敌人知道了咱们的新战术,以后也跟着学就麻烦了。”

林森说道。

“学?”

杨益笑了。

“他们拿什么学?

他们有能力让自己的士兵,迎着子弹和炮弹,就那么不还击保持阵型挨打,一直走到七丈内吗?

这种战术并不难学,实际上火枪战术都很简单,可咱们过去用轮射就没有打得敌人崩溃吗?

建奴都打崩过。

不是咱们的战术多神奇,也不是咱们的武器多好。

而是咱们的兵不怕死。

咱们的兵可以死伤三成,照样阵型不垮依旧战斗,那些团练死伤两成就必然崩溃,现在咱们的兵的确使用燧发枪看似占便宜,但重新换成斑鸠铳也是这个结果。打仗不是靠什么战术精妙,武器更好,打仗靠的是当兵的不怕死,现在就这些士兵,把他们的火枪换成弩,我敢保证最后赢的还是咱们。

最多死伤多些。

说起来咱们死伤似乎远远比敌人少吧?”

他说道。

的确没死伤多少。

团练的火绳枪在十丈外时候就纯粹属于听天由命式射击了,无论这东西平日打靶究竟什么成绩,战场上最明智的射击距离就是三十码。

这不是测试出来的。

这是欧洲人用无数大战,数以千万计血淋淋的生命检验出来的。

就是三十码。

就那么一半的火绳枪,还得分出八组轮射,在陆战队走过十米距离期间还能打出多少子弹?

这里面又有几颗能命中?

兑子战术玩的就是这个,所有三十码外的攻击都是可以无视的,也就是零零星星有些伤亡,什么战术都不如顶着子弹走到二十米,然后所有人齐射糊脸一枪,一枪解决问题,剩下就是挺着刺刀冲锋……

“刺刀好,刺刀才是正经的,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

杨益兴致勃勃地看着那些用刺刀追杀敌军的士兵。

这东西的确很好用。

尤其是在敌军崩溃后,无数士兵端着上刺刀的火枪,呐喊着士气如虹追杀的场面极其壮观,就连那些溃逃的敌军都被吓得失去抵抗勇气。而且他们也很难抵抗,斑鸠铳因为重量的问题很难格斗,也就是能当大棒子硬砸,但和刺刀的灵活没法比,长矛虽然看似比刺刀有优势,但不结阵的长矛毫无意义……

它太长了。

除了直刺几乎没有别的能力。

可不结阵直刺,对于那些刺刀兵来说无论躲避还是格挡都很简单。

汹涌的刺刀兵转眼淹没敌军。

“敌军骑兵!”

林森突然神情一凛说道。

团练两翼骑兵出击,他们必须确保溃兵减慢速度,因为这样会冲击后面的中军阵型。

原本在两翼待命的五百骑兵立刻出击。

但他们仍然是火枪骑兵,尽管无锡之战已经检验出这种战术的缺陷,但冲击骑兵可不是容易培养的,冷兵器格斗,长矛冲击,全都需要真正的武艺。而火枪骑兵的优势就在于不需要这么麻烦,会骑马能转那个半回旋动作就行,所以指望团练短时间内改出冲击骑兵是肯定不现实的。

杨信能迅速训练出来,是因为那些反贼们本身都有一身好武艺,本来就能在马上格斗。

即便这样也只是勉强。

和辽东的精锐骑兵比起来,仍旧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别说曹文诏那些,就是祖大寿的精锐都能打败他的,这种本事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还有无数实战磨练,辽东骑兵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

所以孙承宗足够自信。

好在杨信从来就没想过和卢象升玩骑兵战,他的骑兵有他的骑兵玩法,精锐骑兵有精锐骑兵的对付办法。

杨益目光转向战场。

正在追击的陆战队迅速停下,紧接着在战场结阵,原本的线列迅速收缩起来,一个营一个营组成一个个四方阵型,所有士兵全部最大限度密集靠拢,最前排士兵半跪在地支起上刺刀的燧发枪,第二,三排瞄准,迅速完成了迎战骑兵的准备。

紧接着第一批骑兵到达,但还没等他们进入开火距离,陆战队的第二排燧发枪十丈开火。

骑兵立刻倒下。

射击一个这么大的目标,远比射击一个人容易。

倒下的骑兵影响了冲击,马背上剩余骑兵仓促开火,短枪子弹很少击中目标,按照原定他们还将继续向前完成第二轮开火转向。

但紧接着第三排陆战队员开火,更多骑兵倒下。

剩余混乱开火。

他们同样命中不多。

而按照训练这些骑兵开始转向。

但完成装填的第二排陆战队员开火射击,骑兵们不敢迎着对面那一片刺刀的尖刺撞击,那不是一个单纯的线列,实际上所有陆战队员几乎就是肩并肩拥挤在一起。打完子弹的第二排同样在后面半跪支起刺刀,第三排则继续射击,无法完成他们冲击程序的骑兵开始试图绕过方阵寻找适合进攻处。

但这是四方阵。

没有防御薄弱处,所有方向全是这样拥挤的士兵,全是这样密密麻麻,几乎一个骑兵冲击的面上,就得十几支尖刺等待。

骑兵的确有撞开的可能。

但自己却必死。

这些骑兵很显然没有用生命为胜利冲开道路的觉悟,他们选择继续寻找目标,然后他们就这样陷入了六个营级方阵组成的棋盘,他们发现自己需要面对的,几乎是所有方向射来的子弹。这些茫然无措的骑兵,在这样一个个方阵间徒劳地奔跑着,不断被前后左右的子弹击中坠落马下,他们的数量越来越少。甚至因为这些方阵之间间隔有限,原本分两路杀入的骑兵不得不分散,这样他们就更没有能力冲击了。

转眼间一个营的骑兵,就在这个由方阵组成的棋盘中,变成了一具具死尸。

“骑兵的好日子结束了。”

林森叹息着。

“未必!

换一支不怕死的,用长矛直接硬冲还是能冲开的。

不过,首先第一波得死!

但步兵的确可以完克骑兵了,实际上就算没有这个,老的长矛加轮射也足以克制骑兵,只不过还有侧翼不够稳妥,最好也有骑兵保护,但这个彻底不需要骑兵保护了,只要不是深入草原,被人切断后勤,在后勤充足时候,这样的步兵方阵已经可以对付所有胡骑。”

杨益说道。

但那些团练骑兵终究没有拿破仑近卫骑兵的勇气,更何况近卫骑兵也只是冲开部分。

空心方阵结束了骑兵进攻。

残余不到三百骑兵,带着惊恐逃出这个陷阱般的棋盘,紧接着所有空心方阵恢复为线列,然后重新面对了团练的中军阵型……

后者不战而溃。

那些团练有个屁战斗意志,本来就是领工资混饭吃,都是绍兴和宁波这一带的人,这些年眼看着舟山那边杨家带来的好日子,甚至还有亲戚朋友跑去给杨家当雇工。又是在目前这种局势下,怎么可能战斗到底,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对得起良心了,一看这些陆战队再次完成结阵,不跑难道还等着挨子弹?

骑兵都输了啊!

这种时候赶紧跑路要紧。

整个中军阵型恍如被潮水拍散的沙堡般解体溃败。

“算他们聪明,咱的骑兵呢,立刻追击,别管那些士兵,照着那些公子哥,我惦记他们好久了!”

杨益说道。

说话间他用手一指朱之瑜那帮拉拉队。

后者的位置很醒目。

他们就在中军阵型旁边一处山坡的凸起上,一个个穿着四分之三甲披着披风,举着望远镜带着护卫,简直就像是插标卖首……

上一章:第五八六章 细细的红线 下一章:第五八八章 做了断的时候到了
热门: 他那么宠 金乌每天都在忙 这重生好像带BUG 三幕悲剧 此刻不要回头 和失忆校草谈假恋爱的日子 变身 反向爆红 中国微经典:没表情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