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九章 瀛国公九千九百岁

上一章:第五八八章 做了断的时候到了 下一章:第五九零章 小车推出来的胜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瀛国公万岁!”

“瀛国公万岁!”

……

在两旁沸腾般的欢呼声中,一身金甲的杨信出现在大街上,而且还是骑着坐骑的,虽然除了夏尔马,的确没有什么战马能承受他的重量,但好在南京城内还有一种坐骑……

大象!

这个就足够了。

甚至都不用特意去买,南京皇宫本来就有象房。

此刻高踞在一头巨型亚洲象背上的杨信,恍如神灵般俯瞰着下方。

在他身后是清一色马瓦里马的侍卫营,这种新式战马此前全部转移到济州岛的马场,经过这么多年引进加培育,已经发展到了三千多匹。不过目前仍旧只是作为侍卫营的坐骑,毕竟这个营是装逼的,全都是相对沉重的四分之三甲。

士兵也是彪形大汉。

颇有些近卫掷弹骑兵的风采。

同样四分之三甲的李自成和张献忠分列左右,两大反贼终于聚首,不过此时他们的脸都罩在纯属装逼的面罩下。

前者是亲兵队长。

也就是类似于左良玉给侯恂的角色。

当然,瀛国公没有特殊爱好。

后者是特意被调来加入瀛国公侍卫营的,而且是侍卫营的营长,以此满足瀛国公的恶趣味,毕竟左有李自成右有张献忠的感觉让他很爽。张献忠此前因为在无锡战场的表现被提拔为哨长,不过由荡寇军改编的靖难军第十二军,并不在这次参战行列。他们仍然需要留在无锡,警戒苏州方向的团练,倒是李锦因为战功被提拔为营长后,再升一级到南京第一军当步兵旅长。

而这次北上参加决战的,就是南京五个军再加上以凤阳杨家庄户为核心,再上凤阳,庐州和太平等地招募新兵编成的第十六和十七两个军。

实际七个军。

另外就是杨信的直属队。

两个骑兵旅,警卫旅,一个重炮旅,一个工兵旅及其他各类后勤保障部队,加起来差不多也有一个半军的兵力。

最终实际参战八万五千人。

而他们的对手是六个骑兵军约三万精锐骑兵,一万五千弓骑兵,再加上六个步兵军的约五万步兵,既然是朝廷的军队,就不要指望他们不吃空饷,祖大寿,贺世贤这样的,能让部下满员那才是奇迹呢!

所以天启的天子十二军十二万人是有水分的。

卢象升也不是熊廷弼。

话说熊廷弼都知道容忍贺世贤吃空饷呢!

双方兵力差距不大。

至于东线的团练,卢象升并没有调往淮北战场,在靖难军打到浙东之后就更不可能了,许都部下可不能再丢了杭州。

但卢象升的骑兵优势太明显,尤其是那三万精锐骑兵,那是真正的精锐,装备精良,身经百战,大明在关外八年战争,磨练出这样一支辽东铁骑,哪怕弓骑兵也是顺义王等各家挑选出的精锐。而骑兵碾压步兵的思想根深蒂固,四万五千骑兵的实力几乎令人颤栗,可以说几乎所有人,甚至很大一部分靖难军官兵,都认为对手的优势明显。

但是……

他们有一个无敌的统帅。

“不要喊万岁,咱们是清君侧靖国难的忠臣,大明的万岁仍旧只有一个!”

无敌统帅威严地说道。

人群一阵寂静……

“瀛国公九千九百岁!”

突然间一个声音高喊道。

“瀛国公九千九百岁!”

“瀛国公九千九百岁!”

……

喊声再次沸腾。

瀛国公谦虚地颔首。

这个称呼就没什么大不了,九千岁都喊了那么多年,连南京守备太监都能喊千岁,瀛国公九千九百岁还是很符合身份的,反正只要不是万岁就行了。

就是一个尊称而已。

不要过分解读。

九千九百岁的瀛国公,在李自成和张献忠的左右护卫下,骑着座下巨象,就这样在夹道欢呼中昂然走向前方的洪武门,这是正式的出征,当然不能走别的门。而他登上这座以大明太祖年号命名的城门时候,外面的御道上,他的直属两个骑兵旅,还有他的警卫旅已经列阵等待,这实际上也是第一个燧发枪旅。

这点时间当然不够他把全军完成燧发枪化,实际上就这一个旅。

只不过人数多一些。

四个千人的步兵营,一个炮营加上一个骑兵营,这是未来他的军队标准编制,毕竟燧发枪时代和火绳枪时代编制不可能一样。

至于骑兵旅……

这只是骑马的步兵而已。

杨信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训练出足以抗衡辽东铁骑的骑兵,既然这样就训练骑马步兵好了,正好充当战场上的快速机动力量,对付那些蒙古弓骑兵。至于各军所属骑兵旅,也同样不是以骑兵战为主,真正用途只不过是保护步兵阵型的侧翼。

毕竟杨信的步兵还是火绳枪和长矛混编的老式步兵。

“你们准备好了吗?”

登上洪武门的杨都督,带着一身金灿灿的反光,对着下面列阵的三个旅吼道。

但这只是前锋。

因为在他身后洪武门内,无数步骑兵列阵等待,从南京启程赶往凤阳的两个军和直属队都在洪武门内,等待着通过这道城门,然后开始他们的征程。

“准备好了!”

下面是整齐的吼声。

这些全是南京本地军户,他们已经进行了超过半年的训练,绝对的队列整齐,而且同样是红色军服,但都没有铠甲,一支支上刺刀的步枪扛在肩头,组成明晃晃的刺刀林。这种东西甚至比长矛更有杀气,毕竟长矛的矛头其实很小,还没手掌大,丈八长矛再加一个大的矛头很难拿动。但这些刺刀长度超过一尺半,一片这样细长尖刺的丛林,可比一片长矛的丛林看着吓人。

“那就转身,向你们的父母妻儿跪别!”

杨信吼道。

所有骑兵下马,步兵转身,对着两旁送别的亲人跪倒……

“告诉他们,你们会为他们带来胜利的消息,你们会凯旋而归,你们会用你们手中的枪,保卫他们刚刚得到的好日子,你们不会让他们已经得到的幸福再被别人毁掉!”

杨信吼道。

那些士兵混乱的喊声响起。

而两旁那些送行的亲人在得到允许后立刻涌向他们中间。

“我们不想打仗,我也从没想过会违抗圣旨,但现在我别无选择,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离开这里,只要这片土地重新回到朝廷手中,我刚刚给你们带来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

你们还是过去的军户。

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就像那些勋贵的奴仆,甚至连奴仆都不如。

但我承诺过。

我承诺过要让你们过好日子,我得对得起你们,我得履行承诺,所以我宁可背负着谋反的恶名,冒着灭族的危险,宁可抗旨也要跟你们生死与共。但现在他们还是来了,他们还是要来夺走你们的好日子,那现在我同样要与你们生死与共,和你们一起用手中武器,保护你们脚下的家园!

哭吧!

尽情的哭!

你们中间肯定会有人战死沙场,但你们的父母妻儿,你们的子孙后代会以你们为荣,他们会指着你们的墓碑告诉你们的后代。

你们是英雄!

两百多年前你们的祖先也是这样告别亲人,踏上北伐的征程,他们为你们这些子孙后代,赶走了奴役你们的鞑虏。但可惜赶走一批豺狼又来了一批新的豺狼,那么现在你们也要像你们的祖先一样把这些豺狼赶走。

好日子不是别人赏赐的。

没有豺狼的家园同样不是靠豺狼的自己离开。

更不是豺狼跟你们讲良心。

豺狼都一样。

你们得用你们的刺刀,去刺穿它们的心脏,让它们的血肉变成这片土地的肥料!”

在一片亲人送别的哭声中,杨信的吼声继续响着。

下面的哭声反而纷纷停下了。

一个年轻的士兵毅然起身,推开还在擦眼泪的妻子,然后径直返回原本的位置,紧接着更多士兵站起身推开送别的亲人,回到自己原本列队的位置。而那些亲人也没人再纠缠,最后向着他们挥手告别,然后退回到路边,很快所有士兵都和他们的亲人分开,一个个阵型迅速重新组成,不过士兵们的精神明显不一样了。

杨信满意地点了点头。

“出发,把胜利给他们带回来!”

他挥手吼道。

紧接着他从城墙上纵身跃下,下面那头大象已经在等待,他那沉重身体准确落在后者三米多高的背上,尽管三百多斤的撞击力不小,但这头奔着四吨重是巨兽还是轻易承受,只是昂起长鼻吼了一声。

紧接着他从象背上拔出那柄铡刀一样的巨剑。

“前进!”

他大吼一声。

巨象立刻迈开沉重的四蹄。

而在他前方,所有士兵在军官的口令下转向,步兵在中间,迈着整齐的步伐,伴随前方鼓声直奔正阳门正门,骑兵分列两旁,各自奔向两旁的券门。

而杨信骑着巨象在步兵后,在他身后是侍卫营。

侍卫营后面是步兵第一军。

浩浩荡荡的队伍就这样在两旁数以百万计公民的欢呼声中,开始了前往战场的征程。

上一章:第五八八章 做了断的时候到了 下一章:第五九零章 小车推出来的胜利
热门: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帝国实录 情债血案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三国之蜀汉我做主 波吉亚家族 中国橘子之谜 花千骨Fresh果果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