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二章 雷霆之怒

上一章:第五九一章 主公是不会错的 下一章:第五九三章 宿命之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而就在孙元化登陆淮南,开始进攻盱眙的同一天。

凤阳。

皇陵。

“瀛国公真乃忠臣也!”

凤阳守备太监刘镇陪着笑脸说道。

刚刚祭拜完朱五四的杨都督,一脸庄严地站起身。

“刘公公,你这是何意?”

紧接着他脸色一沉说道。

就在同时他后面一帮子将领也纷纷起身……

“难道刘公公你也对杨某有什么误解?什么杨某真是忠臣,难道杨某做忠臣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难道你也相信那些奸臣的诬陷?难道你也觉得杨某对陛下不忠?”

杨信怒斥道。

他身后李自成和张献忠立刻同时拔刀,凶神恶煞般看着刘镇。

刘镇吓得腿一软直接跪下了。

“瀛国公饶命,小的一时痰迷心窍胡言乱语,求瀛国公饶命!”

他说道。

“哼!”

瀛国公冷哼一声。

另一边中都留守司的将领们一个个冷汗直冒。

“本爵此次起兵清君侧靖国难,只为朝中奸臣蒙蔽圣听,故此不得不效法先贤,以非常之举匡扶社稷,但本爵对陛下之忠心可昭日月,那些奸臣诬陷本爵谋反,只不过是欲扰乱人心以掩盖其罪行,诸位切不可被这些奸臣蒙蔽。”

瀛国公说道。

一帮将领赶紧点头表示他们完全明白瀛国公的良苦用心。

当然,明白不明白的也就那样了。

反正凤阳早就被靖难军接管了,他们这些原本凤阳各卫的将领,这时候早就被撵到了这里守陵,外面那些原本的军户早就瓜分了他们的田产,没被抄家也就是他们投降的快,至于杨信造反不造反的,已经不是他们能够管的了,老老实实在这里守陵,等待这场战争的结果吧!

话说活着难道不好吗?

“主公,蒙古骑兵到了北岸!”

这时候一名军官走过来,向着杨信行礼说道。

“看来卢象升这是不想让咱们安安稳稳渡过淮河啊,走,去会会这些蒙古骑兵,话说咱们的兄弟们还没打过呢!”

杨信说道。

临淮关。

硝烟弥漫,炮声隆隆。

在北岸的旷野上,无数骑兵的洪流汹涌向前,战马的狂奔踏出雷鸣般的蹄声。

在他们中间开花弹不断炸开。

同样实心弹的呼啸也在不断划破空气,撞击出一片血肉飞溅,但却丝毫无法阻挡数量形成的洪流,哪怕在淮河南岸是数以百计的大炮在狂轰也没什么用,炮弹飞越辽阔河面后根本没有什么威力,同样也没有什么精度,哪怕数以百计的大炮,在超过三千骑兵面前也没什么用。

“稳住!”

已经升为旅长的李锦吼道。

他前方一个不大的阵型,背对着淮河列阵,守护后面的浮桥。

这个阵型不是莫里斯式。

整个阵型不是三线阵,而是主力全部压在一线。

但不同于一字排开的莫里斯式,这个阵型是品字形。

最前面是一个三十六乘六的长矛方阵,而在长矛方阵两侧是各十六乘六两组长矛手。

在这个前锋后面紧接着是左右各一个同样的长矛方阵,中间有一片空档,而在两个长矛方阵两侧,各有一个三十二乘六的火枪方阵,所有火枪手都是四乘六一组,每一组之间有较大间隔便于通行。

而火枪方阵外是少量结阵的骑兵保护侧翼,骑兵同样分四个小的阵型,左右各两个,两个骑兵阵型中间,各有组二十乘六的火枪手。

再后面是一个和最前面一样的长矛火枪阵型……

好吧,这是古二爷式。

一个标准的配有骑兵的瑞典旅级倒T阵型。

而他们面对的,是来自漠北草原的蒙古骑兵。

外喀尔喀部。

或者说现在的大明顺昌郡王所部。

这支来自遥远漠北草原的骑兵是最先到达淮河的,尽管他们正在忍受初夏季节淮北炎热的折磨,但这些来自现代蒙古东北部和内蒙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骑兵,仍然展现出他们的悍勇。

他们也别无选择。

因为他们为大明皇帝而战获得的报酬,是北方那些族人渡过饥荒的唯一希望,大明皇帝给他们军饷,他们转手把军饷交给商人,后者负责把粮食给他们运到草原,尽管粮食价格高到离谱,但这些粮食却是他们族人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关外今年的气候并没有好转,实际上接下来只会越来越严重,很快就会变成原本历史上林丹汗和野猪皮决战时候,整个草原饿殍遍野,这时候整个世界都在感受气候剧变的威力,并不是说大明被这场天灾毁灭,林丹汗某种程度上也是被天灾毁掉。

倭国也在进入宽永奇荒。

欧洲……

欧洲正在减丁。

天灾对他们的影响,完全被三十年战争的尸山血海抵消了,实际上整个十七世纪欧洲无数血腥战争的根源就是饥荒。

包括英国内战。

所有人都在饥荒中挣扎着寻找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

跟着林丹汗试图以武力抢掠失败的硕垒,迅速选择了做大明皇帝的顺昌郡王,用当雇佣军来生存下去,此刻马背上的骑兵们,像他们那些横行欧亚的祖先般呐喊着,在马背上夹着他们的长矛,凶猛地撞向前方这个小小的纯步兵阵型。

“变阵!”

李锦吼道。

下一刻原本六排的火枪手中第二排上前与第一列并肩,半跪在地上举起已经不需要支架的新式火绳枪。

第三排和第四排同时上前。

他们并排站在这一排的身后,身体前倾略微弓腰同样举起火绳枪瞄准,紧接着第五排和第六排上前同样成一排站在他们后面举起火绳枪,整个阵型前后四组,一共近六百支火绳枪同时瞄准骑兵的前锋。

整个阵型其实并不宽,加起来也不过才两百多米,这样的宽度正面骑兵前锋没有多少。

顶了天也就一百骑。

“稳住,没有命令不准开火!”

李锦喝道。

所有火枪手看着远处撞击而来的洪流静静等待着,没有人后退,尽管第一次上战场的他们,心中同样充满畏惧,但他们身后就是家园,是刚刚得到的幸福生活,是那些翘首企盼的亲人。

他们不能后退。

哪怕战死在这里也不能后退。

而三个长矛方阵同时支起长矛,六重长矛林依然足够。

骑兵的洪流在迅速清晰起来。

千军万马的冲锋,让地面的颤动同样清晰,后方的炮击依然继续,开花弹不断在骑兵中炸开,甚至因为引信问题在天空炸开。

所有士兵都在颤抖。

这是本能,没什么丢人的,步兵面对撞向自己的骑兵,恐惧,颤抖全都是本能,但信念让他们的双腿牢牢钉在脚下的地上,然后默默看着骑兵的洪流接近,很快不足五十丈,然后不足三十丈,紧接着二十丈……

但开火的命令依旧没响起,所有士兵继续默默等待。

然后是十丈。

最终的命令在骑兵的前锋到达十丈内一条画好的白线时候响起……

“开火!”

李锦吼道。

然后无数同样的喊声响起。

所有火枪手扣动扳机,近六百支火枪的齐射同样如雷霆响起,打完子弹的前面两组火枪手连看都没看对面的情况,按照平日的训练,以最快速度收起火枪后撤,退到三个长矛阵中间的空档重新装弹。

而他们前方已经人仰马翻。

尽管靖难军是前后两列,但两列之间也就是一杆长矛的长度,这点距离可以忽略,前排火枪手开枪时候骑兵最近的已经到了不足三十米,哪怕对于后面的火枪手来说,距离也就是三十多米而已。这样的距离火绳枪能够到达实战四成的命中率,近六百支火绳枪对着正面也就一百来骑齐射,结果是骑兵前锋几乎无一幸免,全部倒在了密集的子弹下。

他们的倒下让后续骑兵不得不减速以绕过他们,或者控制着战马从他们身上跳过去,但结果就是整个骑兵阵型一片混乱。

不过仍旧有成功的。

但可惜他们已经失去了最初那种仿佛势不可挡的冲击速度。

当他们在弥漫的硝烟中冲到阵前时候,需要面对的是无数长矛。

结果没有悬念。

零散的骑兵撞击这样的长矛阵与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还有些很聪明地选择绕过,但他们还需要绕过后面的两个长矛阵,于是他们继续向两侧绕,他们本能地选择左右两个火枪方阵,后者但后者和第一排的火枪手一样,迅速向长矛手后方撤退,而旁边的骑兵却举起了短枪,密集的枪声中那些蒙古骑兵纷纷倒下。

但仍旧还是有部分突破拦截,冲进火枪手让出的空档。

然而……

后面还有一个阵型。

最后一个阵型两侧火枪手扣动扳机,密集的子弹攒射中,死尸一下子堵塞空档。

后面的蒙古骑兵继续绕……

再绕就是骑兵方阵了,而且骑兵方阵里面还有一个火枪方阵正在等待他们的光临。

但这时候之前的火枪手们完成了装填,原本撤退的长矛方阵中间的火枪手最先开始了射击,紧接着原本在长矛方阵两翼的火枪手同样完成装填,走到了遍地死尸中间,新一轮雷霆之怒再次降临在蒙古骑兵头上……

上一章:第五九一章 主公是不会错的 下一章:第五九三章 宿命之战
热门: 公子他霁月光风 天官 共享天师APP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红楼庶长子 大明1937 新手谋杀案 虎牙 第十三个故事 诡域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