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三章 宿命之战

上一章:第五九二章 雷霆之怒 下一章:第五九四章 有进无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临淮关浮桥上。

“主公,这样看来这种战术单独还是无法战胜骑兵。”

李自成小心翼翼地说道。

蒙古骑兵的绕行攻击没什么用,一来李锦旁边是泥滩沼泽,二来一个营骑兵也足够保护侧翼,虽然那些骑兵至今没有出击,实际上敌军不溃败他们是不会出击的,这些骑兵真要骑兵对骑兵未必能打过蒙古骑兵,相反他们还得依靠中间的火枪手提供掩护。

同时自己用短枪向蒙古骑兵射击。

但是……

他们是骑兵。

而且是结阵的骑兵,和步兵一样密密麻麻排列。

蒙古骑兵冲不动他们。

那些试图冲击他们的蒙古骑兵必须顶着火绳枪的六轮射,然后还得面对他们的短枪,最后就算冲到跟前也所剩无几,最多给他们的长矛增加几个战果,而且还得小心侧翼的攻击,因为那些躲在长矛方阵后面的火枪手,始终在不断向他们射击。

至于冲击长矛方阵的,那个毫无意义。

这时候甚至蒙古骑兵已经放弃长矛冲击,改成使用弓箭对射。

但主阵型的两个火枪手方阵同样恢复六轮射,蒙古骑兵的箭对长矛手的半身甲没什么杀伤力,但他们的斑鸠铳子弹打后者的链甲就跟玩一样。

这东西的确精准的杀伤距离也就三十来米。

但不是说就能打三十米。

实际上西班牙重火绳枪是最远杀伤射程超过两百米,有传说最远纪录在四百码打死了一匹马。

骑兵弓和它对射?

那才搞笑呢!

不过这种战术单独以步兵的确无法稳赢骑兵……

瑞典人一样靠骑兵保护侧翼,古二爷改革的不只是步兵,还有瑞典的骑兵,在改革之前对上鸟毛骑兵每一次都是骑兵被击溃,然后紧接着鸟毛冲垮瑞典步兵。直到古二爷的改革后,也就是现在杨信的骑兵夹火枪方阵,瑞典骑兵才顶住了鸟毛的冲击,没有再被后者打得落荒而逃,同样冲不动骑兵的鸟毛也冲不动瑞典步兵。

但没有骑兵的倒T阵型,几乎不可能单独顶住骑兵攻击。

这一点它不如西班牙方阵。

后者那夸张的厚度和四方实心阵型,任凭什么骑兵在把他们消耗到自己崩溃前都不可能冲垮,所以罗克鲁瓦战役到最后,绝境中的一个西班牙方阵仍旧让大孔代啃的无比艰难。

而瑞典人必须有骑兵才能保证不被鸟毛冲垮。

但是……

“这个可以!”

杨信指着远处说道。

那里……

那里是四个正在前进的营级纵队。

渡淮点又不是只有浮桥,淮河在临淮关一带是个V字,浮桥在V字的尖,两边无论上游还是下游,都是以船运输的步兵,而上游从凤阳,寿县等地征集的民兵和渡船早就已经把警卫旅运送过河,只不过火炮和骑兵还没过去。

但仅仅是四个营的步兵也足够。

四个步兵营以标准龙虾兵式营级纵队加入战场,重新划分编制的十个哨以掷弹兵哨在最前方,近百名士兵三排横队,一个个身材魁梧,肩扛着燧发枪,背着射雷枪和手雷,甚至配有格斗用的军刀。

不过射雷枪不是野战使用的。

哪怕是燧发枪,击发成功率也没法做到百分之百。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点燃的手雷在枪管里,然后没有打出去的后果,这东西只是攻坚使用的。

掷弹兵后面一个个线列步兵哨同样也是三列横队,一个哨一队依次向后排列,第五,六两个哨之间是骑马的营长及所属军官,各哨相距也就一丈多点,哨长和鼓手,旗手依然在各自横队前方,副哨长和训导官在两旁。

最后是散兵哨。

四个营级纵队就这样伴着鼓声向着蒙古骑兵的侧翼开始进军。

后者立刻分出三分之一……

很显然他们大意了。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支没有长矛也没有板甲的步兵,甚至没有李锦部威胁大,后者的长矛很可怕,这些蒙古骑兵怕长矛甚于火枪,毕竟火枪射速有限。火绳枪实战射速几乎不会低于一分钟一轮,甚至战场上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两三分钟一轮都不算夸张,靖难军的新式当然快一些,但基本上也在一分钟左右。

这个对骑兵来说真不如那些长矛的丛林可怕。

但这些没有长矛。

就在同时营级纵队正中,那些营长分别发出了变阵的命令。

一个个横队迅速调动,两两一组分别占据一边,一个营级的空心方阵转眼完成。

掷弹兵在外。

这些特意挑选出来的彪形大汉们站在面对骑兵的一面外,单独成一列横队,一人两颗手雷,手腕上缠着燃烧的火绳,看着对面汹涌的骑兵,在他们身后线列步兵严阵以待。而散兵被圈在方阵内,他们的任务是机动增援,哨级军官们同样拿着武器站在自己的哨后面。

而正中间的是营级军官。

包括火炮。

旅属的野战炮的确还在渡河,但步兵营属有自己的火炮……

“这是蒙古骑兵,咱们老祖宗就是打蒙古骑兵的,如今咱们也要打蒙古骑兵了!

兄弟们,别给老祖宗们丢脸!”

第一营掷弹兵哨哨长,原本南京孝陵卫军户陈升喊道。

“血战到底!”

他右侧一片吼声。

就在同时他们身后的方阵内,六门营属九斤榴弹炮喷出火焰。

这种同样拥有炮架,但却更像臼炮的新式火炮目前只有警卫旅和两个直属骑兵旅才有,因为它们打出的同样是昂贵的开花弹,其实更适合它们的是榴散弹,但可惜超出目前杨信的技术水平。的确能造出来,但可靠性悲剧,因为木管引信很难提供真正准确的引爆时间,这种东西最好使用药盘引信,那个就需要技术了,所以木管引信的开花弹是最适合的,如果不是面对骑兵,这种火炮也可以用霰弹来轰击步兵。

但实心弹就很垃圾了,几乎没什么穿透力。

开花弹立刻在蒙古骑兵中炸开。

但同样无法阻挡他们,最多也就是造成一些干扰。

全部由南京各卫军户组成的掷弹兵们一手一个手雷,就像两百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一样,静静看着越来越近的蒙古骑兵,后者也像两百多年前的祖先一样肋下夹着长矛,不断催动着他们的战马加速……

时空仿佛倒退了两百多年。

“准备!”

陈升吼道。

所有士兵抬起左臂吹燃火绳。

蒙古骑兵的前锋逐渐清晰……

“点燃引信,投弹!”

陈升的吼声再次响起。

所有士兵以最快速度把右手的手雷引信在火绳上引燃,紧接着对准骑兵的洪流全力抛出,然后毫不犹豫地接过左手手雷以同样方式引燃抛出。完成这一切的他们,连看都没看自己造成的后果,摘下背着的燧发枪全速向后狂奔,然后在线列前方停下并转身卧倒,举枪瞄准前方。

在密密麻麻爆炸声响起,火光和硝烟在骑兵的洪流中炸开。

哪怕有过训练,如此密集的爆炸和硝烟,仍旧让那些蒙古骑兵一片混乱。

不过大多数骑兵还是从硝烟弥漫中冲了出来。

但是……

“开火!”

方阵的线列后面吼声响起。

连同那些卧倒的掷弹兵在内,跪倒的第一排和站立的第二排士兵同时扣动了扳机。

三十米距离的齐射瞬间让骑兵倒下了一片。

一个方阵一个面的战线宽度也不过才几十米而已,两百步兵分三排密密麻麻拥挤还能排多宽,这样的宽度能够容纳的骑兵数量同样有限。骑兵冲锋需要的宽度可不是步兵能比,一个骑兵冲锋时候怎么也得占两米宽。更何况蒙古骑兵并不是骑墙,而是松散的骑兵进攻阵型,这个宽度能有三十骑就很拥挤了,而且之前还被手雷炸翻不少,此刻一个骑兵甚至要面对近十支燧发枪的射击,整个骑兵的前锋几乎全部倒下。

后面一片混乱。

本来就被手雷爆炸搅乱的骑兵又因为前面倒下的骑兵阻挡,不得不绕过或者跃过。

原本士气如虹的冲锋节奏彻底被打乱。

但还是有骑兵冲过……

站立的第二排士兵默默和身后站立的第三排士兵交换了火枪,后者并没有开火,这就是后来英国人为什么改成两排空心方阵,因为第三排很多时候并没有足够的射界,但他们可以充当装填手。

第二排站立的士兵瞄准前方零零星星的十二个骑兵开火。

六十多支燧发枪对着十二个骑兵的三十米齐射。

一个孤零零的骑兵仿佛祖宗保佑般,冲过了这一轮射击,甚至还不知道身后已经没人的他悍勇地吼叫着,但就在同时他前方的陈升一跃而起,手中作为哨长标志的斧枪凌空斩落。一尺长的斧刃正砍在马颈,巨大的力量瞬间砍断了这匹战马的颈骨,尽管马头没有落地,但也角度诡异地向下坠落。

就在同时这匹战马猛然前腿跪倒。

马背上的骑兵惊叫着飞出,然后他落点处十几支刺刀同时向上刺出。

后续骑兵就像撞上砥柱的河水般,迅速分向两旁绕过,但左右两个面的线列步兵们扣动了扳机……

上一章:第五九二章 雷霆之怒 下一章:第五九四章 有进无退
热门: 奋斗在红楼 残疾人宣言 爝火五羊城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他是甜味道 嫌疑人X的献身 三线轮回 莫吉托与茶 死亡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