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九章 钢铁长城

上一章:第五九八章 辽东铁骑 下一章:第六零零章 卢象升的淝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长矛冲击……

长矛冲击也一样。

三十米或者说八丈距离,所有火枪手一轮齐射……

这个距离和步兵有一定区别。

欧洲战场上无数血淋淋的生命检验出对付骑兵要早几米开火,标准应该是欧洲的三十码,因为再近了哪怕打中敌人的战马,也有可能因为后者刹不住车直接撞过来。

那时候骑兵就算想回头都没办法了。

所以三十码是标准距离。

“后撤装弹!”

看着前方的人仰马翻,马进忠再次大吼一声。

他部下士兵纷纷跑路。

他颇有些不甘心地看着前方一个从倒下的战马上跃过的骑兵,然后拎着斧枪向后。

在他前方二线一名己方火枪手举枪扣动扳机,子弹正中那名长矛骑兵。

然后这个士兵以最快速度拔出刺刀,前方硝烟弥漫中三波次冲击的长矛骑兵纷纷跃过倒下的战马,带着一片抛光板甲的反光,端着一丈的长矛恍如怪兽般直冲过来。这一次第二线列的火枪手没有后撤,他们脚下本来就遍地死尸,骑兵肯定不敢再冲,就算冲到也得停下,毕竟死尸太多已经形成堵塞,而第一排装上刺刀支起火枪,后面迅速开始装弹。

这时候长矛骑兵转向试图追杀马进忠部下……

这些家伙很气人的。

打完就跑,不管他们就会再出来。

但他们的位置却极好,三个长矛方阵品字形布置,前后之间也就是六排火枪手的宽度,长矛骑兵试图冲上去戳他们,却立刻遭遇前后两个长矛方阵的长矛夹击,这些丈八长矛都快六米了,前后夹击完全封闭通道,那些骑兵瞬间被刺得人仰马翻。

马进忠亢奋地挥舞斧枪猛砍马腿,他后面士兵们赶紧装弹。

新的火枪因为使用定装子弹,基本上不用一分钟就能完成,就在骑兵受阻的时候这些火枪手完成装填,紧接着再次开火。

另外一些骑兵则冲击长矛方阵。

但六重长矛仍旧有着足够的厚度来顶住他们的冲击,说到底当一片长矛丛林在面前时候,绝大多数战马都本能地不会硬冲,哪怕古老的具装骑兵其实很大程度上也会在撞击前停下,然后用马矟之类武器戳,而此刻这些骑兵也是如此,但他们的一丈长矛很难刺中这些使用丈八长矛的长矛手。

长度差距太大。

骑兵想刺得尽量向前探出身子。

但这样的话他就得面对不只一排长矛手了,当密密麻麻的无数长矛戳向自己的时候,什么武艺也都使不上了。

而且他们就算刺中,那些长矛手也没事。

所有长矛手都是半身甲。

虽然厚度不足以挡子弹,但长矛如果不是用力刺,还是很难真正刺穿这些表面渗碳的锻铁。

步兵与骑兵的长矛就这样搅成一片,不断有战马被刺中的悲鸣,和人被刺中的惨叫,还有冲的太深的骑兵被步兵从马背上拽下来,然后直接拿锥子戳死,同样也有骑兵挥舞着铁锏或者鞭砸碎步兵的头颅,他们的死尸瞬间堆积,鲜血在脚下流淌……

冷兵器的搏斗无比血腥。

甚至还有骑兵在直接冲击靖难军的那些骑兵小方阵。

不过这个最倒霉,因为骑兵方阵里面有火枪手。

这就是古二爷顶住鸟毛的诀窍,被鸟毛暴踩了多年的瑞典骑兵,之所以成功逆袭,其实就是因为他把火枪手给布置在了骑兵里面,他通过计算得出一个事实就是同样的距离内,短枪命中率和长枪比差太多。在火枪对射中,步兵火枪手的优势足以压倒骑兵,所以他干脆把骑兵和火枪步兵混编,一个个骑兵小方阵和火枪方阵间隔排列。

鸟毛拎着五米多长矛冲过来时候,先由步兵糊脸一枪,然后骑兵再负责硬怼。

同样冲向靖难军骑兵的辽东铁骑们,第一波先面对了骑兵阵型里面的火枪方阵。

还是八丈糊脸齐射。

只不过打完后第一排火枪手支起了上刺刀的火枪。

然后左右两个骑兵方阵同样举起了他们备用的长矛……

丈八长矛。

杨信对自己的骑兵格斗没什么自信。

一群总共训练了也就才半年的,原本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军户,和辽东这些精锐骑兵相比,再英勇也很难抵消人家身经百战的优势,尤其是祖家吴家这些家丁类型的,人家那是从小就训练出来的武艺,杨信这帮半年前还在地里锄草呢。

这是农夫和骑士的差距。

这一点上他甚至不如古二爷。

人家的骑兵就算不如鸟毛,那也是同样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所以瑞典骑兵有剑就足够,但杨信却只能给部下丈八长矛,然后用战马和骑兵的身体共同顶住骑兵的冲击。说白了这些骑兵方阵就是肉盾,比步兵更结实的肉盾,六排步兵阵亡了,影响不了辽东骑兵踩着死尸通过,但这些骑兵都死在这里,辽东骑兵再骑术精湛也跳不过堆积的上百具人和战马的死尸。

刚刚被糊脸一枪打倒一堆的辽东铁骑,不得不用他们的一丈矛继续和靖难军骑兵的丈八长矛对戳。

然后眼看着步兵完成装填。

而就在同时,后续增援的士兵也在源源不断赶到。

他们后面还有一个营。

这个营不够,最后面还有一个旅的后备,只要前面的死战不退,那这条战线就会一直保持……

“这如何能战胜?”

远处观战的祖大寿烦躁地说道。

这可都是他的嫡系,为了能抢这个头功,他堂弟祖大乐亲自率领祖家家丁上了,这是祖家的根基啊!这些可以说他倾尽财力培养的亲信此刻正在陷入真正的血战,不断在和对面靖难军的消耗中死伤殆尽。

“收兵!”

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宜兴伯那里……”

祖宽提醒他。

“收兵再说,有这些兄弟咱们才是朝廷栋梁,没了这些兄弟,咱们算个屁!”

祖大寿很干脆地说道。

祖宽也没再说什么,作为祖家的家丁他是绝对忠心耿耿的,再说这也的确是实话,文官对武将向来用完就扔,祖家这些年捞的金山银山般,不就是因为有这些家丁,有利用价值,没有这些祖家算个屁。紧接着他从中军冲出,然后举着大旗发出撤退号令,伴随这边旗帜的挥动,战场的辽东铁骑如潮水退却,只留下了数以千计的死尸和伤兵。

不过靖难军死伤也很多,基本上一个旅折损四分之一。

说到底这也是真正的精锐骑兵,全都是百战之余,能打出这个结果已经很令人惊叹了。

“让他们过来自己清理!”

杨信说道。

李自成赶紧催马向前去通知祖大寿派人过来洗地。

“命令第一旅后撤休整,第四旅上前接替。”

杨信紧接着说道。

张献忠立刻催马上前传达命令,很快原本这个方阵后卫的那个旅,列阵向前和原本前锋的旅交换位置,就在这边调动换防同时,祖大寿派出的人来抬走了伤员和死尸,至于他们的战马还活着的当然被这边笑纳,死了的就留在那里当拒马吧!

而卢象升始终没有动,只是在对面默默等待着,双方重炮的对轰继续。

包括臼炮的。

卢象升那边也有臼炮开花弹。

有天启这个科学家,还有科学院一帮人才,他们那边技术水平并不比杨信差多少,基本上杨信有的东西他们都有,最多也就是晚一些,这属于思路问题,但目前杨信技术水平能够做到的东西,天启带着他的科学院同样也能做到。

虽然文官们依旧背地里骂皇帝奇技淫巧,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真的很有用,尤其是北直隶那些士绅,已经开始明显享受科技发展的好处,无论水泥的普遍使用,还是各种水力,畜力机械的增加,全都改变着他们的生活。尤其是天启的蒸汽机越来越完善,据说目前已经可以持续运行五分钟不坏,九千岁天天朝那些阉党吹嘘这东西的价值……

也不能算吹嘘,毕竟北方使用水力机械缺陷太大。

那些阉党士绅,对于这个据说可以完全摆脱水力,让那些机械一年四季日夜不停的东西也很好奇。

很快靖难军的重新调动和战场的清理这些都完成。

卢象升的步兵阵型终于开始向前。

连祖大寿的精锐骑兵都失败,这时候也只能上步兵了,话说这两个军可是被孙承宗寄予厚望,承载着北直隶士绅们的希望。

两个步兵军的二十四个营级阵型组成三个大的线列,在鼓声和号声中缓缓向前,一个个穿半身甲或者胸甲的士兵双手举着他们的丈八长矛,或者怀抱着他们那沉重的火绳枪默默向前。而就在同时,吴襄和祖大寿两部骑兵也同样出击,只不过他们绕开三个步兵军级方阵,估计是准备从后面攻击警卫旅,毕竟这个连长矛都没有的步兵阵型,看上去似乎更加容易欺负。

虽然杨信在后面。

但杨信也说过,他是不会亲自出手的,他说话还是算数的。

上一章:第五九八章 辽东铁骑 下一章:第六零零章 卢象升的淝水
热门: 黑暗主宰 汉祚高门 杀人的花客 保持沉默 危险的维纳斯 帝国吃相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历史的温度2:细节里的故事、彷徨和信念 狂澜/爆裂匹配 显微镜下的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