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一章 皇帝的决断

上一章:第六零零章 卢象升的淝水 下一章:第六零二章 大明之平西王的诞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停下,临阵脱逃者斩!”

步兵阵型后方,贺世贤抓狂一样吼叫着。

在他身后是结阵的骑兵。

这些是他的家丁,作为一个传统的将领,临阵不带五百家丁,那是绝对不能上战场的,同样这些家丁也是他的督战队,此刻面对前方崩溃的战局,这些家丁也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好吧,家丁也没用。

前面数以万计的步兵恍如炸营般向后狂奔而逃,五百家丁组成的防线又能有个屁用。

紧接着就被冲垮。

贺世贤悲愤地抡着铁鞭,试图砸那些溃兵,但溃兵手中也有武器,朝他开枪的确不敢,可几千长矛兵蜂拥逃跑时候,有几支长矛扎向他那就纯属正常了。

贺世贤刚打倒一个溃兵,对面七八支长矛戳过来,他恍如原本历史上在沈阳城下般挥舞铁鞭砸开,但一支长矛还是顶在了他胸前,虽然身上加厚的板甲阻挡住了矛头,但那股力量仍旧让他向马下坠落。好在旁边的亲兵反应快,一把抓住了他,向自己那边拽过去,落马的贺世贤几乎踩着下面涌过去的溃兵上了亲兵的马,然后悲愤地默默看着溃兵汹涌而过。

这片洪流迅速从他两旁冲过去。

后面的是追击的靖难军,一个个拎着长矛,端着上刺刀的火枪生龙活虎般。

不过也说不上是追击,至少那个击字是不存在的。

因为所有被追上的士兵都以最快速度缴械投降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停下来抵抗的,但那些追击的这时候也顾不上接受他们投降,都跑欢了谁愿意停下,只是随手向后一指让他们自己过去等着,然后就继续向前追击。

直到他们遇上贺世贤。

那些家丁迅速聚拢结阵,那些靖难军则纷纷停下,然后同样迅速列阵以长矛和火枪准备交战,然后家丁们看着贺世贤,靖难军也看着这个明显的主将。

贺世贤……

他还能怎样啊!

这又不是在辽东和建奴拼命,说到底连镇压造反都不算,皇帝至今没说过杨信造反,实际上任何敢说杨信造反的,统统都被罢官赶出朝廷,仿佛掩耳盗铃般拒绝承认现实。所以杨信至今还是堂堂正正的瀛国公,目前这些士兵,同样全都是堂堂正正的南京驻军,还在五军都督府和兵部的名单上,跟叛军两个字是不沾边的。

哪怕他们已经和朝廷开战了,他们依然不算叛乱。

说到底朝廷最怕的不是杨信割据,而是他给北方断粮,他割据最多也就是江浙士绅倒霉,他给北方断粮可就全倒霉了。

这种时候投降就投降吧!

可怜的贺世贤面对前方一片枪口,最终哀叹一声,扔掉了自己的铁鞭。

然后那些亲兵也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卢象升默默看着这一幕。

“宜兴伯。”

尤世威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哥哥那边也已经溃败了,不过尤世功跑的比贺世贤快,这时候正在带着亲兵逃回。

他后面绝大多数步兵都已经投降。

只有少量逃回。

不过卢象升并非彻底失败,因为他的核心骑兵没事,最多祖大寿和吴襄两部损失了一些,尤世威部一点损失没有,南线还有罗一贯部和那些蒙古骑兵,他至少在这个战场上,仍旧还有一战之力。

“撤退!”

卢象升平静地说道。

“宜兴伯,咱们可以困住他们,只要切断他们粮食,用不了多久自然困死!”

尤世威说道。

当然,这只是一说而已。

他也知道原本盱眙的靖难军也已经开始北上,南边还有三个军,若这些步兵继续北上增援,骑兵是阻挡不住的,这已经不是骑兵可以碾压步兵的时候了。

甚至步兵开始压倒骑兵。

至少在战场上,骑兵已经很难冲开步兵的阵型了。

但围困仍旧不失为一个选择。

毕竟步兵可以结阵顶住骑兵,但那些运输粮食弹药的补给队,却不可能顶住骑兵,只要散开骑兵在南线不断攻击运输队,并且能够切断运输线,那么杨信最后终究有撑不住的时候。浍河航运没什么大不了,这又不是长江黄河,浍河水深都阻挡不住骑兵涉水而过,想截住浍河上的运输船并不难。这也是骑兵对步兵的最主要战术手段,像这样的大规模合战反而不是最常用,不过这样的结果也就是战争持久下去……

“不必了,咱们是为陛下解决麻烦而不是增添麻烦,撤军!”

卢象升说道。

紧接着他转身带着卫队走了。

尤世威有些疑惑地看着监军的太监……

当然得有监军的太监。

而且这次替九千岁来监军的,还是御马监提督太监涂文辅。

“顺天府各地皆震,通州等地死伤无数,西山洪水穿京城而过,北直隶多处发大水,万岁爷没精力再和瀛国公耗下去了,若是再闹大了,瀛国公真的断了漕运,京城就该饿殍遍地了。这仗就到此为止了,既然已经知道打不过他,那就趁着还没彻底撕破脸互相退一步,只要瀛国公不继续向外,万岁爷也就算暂时把江浙给他了。

左右他也不是不交税。

再打下去他是能撑下去,咱们可撑不下去,他真断了漕运,咱们这些人和马连吃的都没有。”

涂文辅低声说道。

尤世威没有再问,赶紧催促部下传令撤军。

天启的确没精力斗下去了。

虽然原本历史上的大爆炸,这次因为杨信早已经把王恭厂的火药分散存放,而且实际上两年两场大规模决战性质的大战,也把王恭厂储备的火药几乎消耗殆尽。光卢象升这一次南下,就几乎清空了各处火药库,这十万大军别说打仗了,就是所有火器试射一次,那消耗的火药恐怕就得以十万斤计。

熬硝百日,不及将军一炮。

火器化的火药消耗,可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最终王恭厂大爆炸没有发生。

目前京城各库火药加起来,都未必有二十万斤呢!

但王恭厂大爆炸的诱因,也就是京城一带的地震,这个是肯定还要发生的。

不仅仅是京城,整个顺天府乃至北直隶部分地方,都相继发生规模不等的地震。

同时伴随在着地震,还有各地频繁的水灾。

尤其是不久前西山洪水直接在京城穿城而过,更是造成了惨重的损失,整个京城几乎完全泡在洪水中,河北从北到南几乎全是地震和水灾的消息,甚至最远的大同都发生了地震,可以说整个北方都被各种灾难笼罩。

天启真没精力和杨信继续斗下去了。

九千岁那里暂时还有些钱,他的确还能维持住,可那些钱是这些年一点点攒下的,一旦杨信停止输送,用不了一年,就得被战争和灾难这两个吞金兽吞没。

那时候他拿什么维持?

天启的头脑很清醒,容忍杨信割据江浙,他还能继续撑下去,而且杨信既然答应了交税,那就不会给他断粮,但继续旷日持久的战争他就撑不下,至于杨信做大和杨信的野心……

那有什么办法?

反正现在战场上又打不过。

能打过当然什么都好说,哪怕不说是稳赢,只要有战胜的希望,那也可以努力一下,可现在这样子打个屁,光那两个新军就花了两百多万两,结果连一枪没放就崩了。

这样的军队怎么打?

铁定了打不赢的仗还打个屁!

随着卢象升的撤退,南线原本阻击的罗一贯等部也同样撤退,他们打的也很艰难,光顺义王自己就损失了一千多骑兵,最惨的顺昌王手下还剩不足一千五百骑兵了。原本南下时候的一万五千蒙古各部联军,连疫病再加上战场损失的,最终剩下的已经不足九千,而且这时候盛夏将至,他们中间的疫病问题肯定还会加剧。

他们这时候也开始萎靡不振了。

这样卢象升这支决战大军最终撤回到徐州的,就剩下一个完整的骑兵军和五个最少也得损失近两成的骑兵军。

步兵完全没了。

两个军都在靖难军的追击中投降。

他们又不是骑兵可以迅速撤退,虽然他们伤亡加起来其实还不到一千,绝大多数还都是自相践踏,剩下是因为炮击造成,虽然很快孙元化带着三个步兵军到达徐州,但实际上卢象升已经失去进攻能力……

防守也很难。

毕竟徐州连城都没有。

杨信的大军继续北上,很快到达徐州外围。

这时候南方的浙江方面军,也已经包围了杭州。

官军,苏松团练,浙江团练或者说前大同军,总计还有七万人在北起常熟南到杭州的防线上,和从南边北上的五个军靖难军,再加上从西向东的同样五个军靖难军,连同海军陆战队在内,总计十万靖难军对峙。好在这时候瀛国公又开始他那套农忙不打仗套路,各地先收麦子然后插秧,什么时候忙完农活再打。

当然,也不需要再打了。

因为就在卢象升兵败半个月后,九千岁亲自带着圣旨,乘坐杨家的快船到达海州,然后赶到了徐州前线……

上一章:第六零零章 卢象升的淝水 下一章:第六零二章 大明之平西王的诞生
热门: 锦桐李桐姜焕璋 遛鬼 寓所谜案 乡村的诱惑情事:大学生情陷乡野 海面之下 与你予我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隋朝其实很有趣儿.上 刺心3·飘渺孤鸿 大唐兴亡三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