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三章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

上一章:第六零二章 大明之平西王的诞生 下一章:第六零四章 仓里有粮心里不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明版平西王……

好吧,不是平西王,而是镇南王。

杨信得到的封爵是镇南王。

虽然理论上作为郡王,他得以古代的郡级地名来封王,但这时候大明之前封的几个蒙古郡王也都没按这个规矩,而且这个头也不是天启开的。

他曾曾祖最先封出的顺义王。

虽然那时候顺义王只是封号,到他才正式明确为郡王,但也代表着完全没必要非按照规矩……

再说封王本身就不是按规矩。

所以最终杨信获得的爵位是大明镇南王,以镇南王世守南京,总督江南江北及浙江军政,开镇南王幕府准其自行设置僚佐,以镇南王监管三地税收及财政。至于三地巡抚,布政使及按察使等官员,理论上当然还是各司其职,至于镇南王不准他们各司其职就是另一回事了,反正理论上这三省还是朝廷的三司体系。

尤其是司法。

这个理论上还在按察司体系下。

不过杨信以四民大会推举出了新的南京都察院和大理寺,虽然天启撤销这两个机构,但杨信无非就是改个名称……

实际上不改也行。

所以按察司就算重新设立也没用。

地方官都是杨信提名,这时候都是地方官审案,人家就不往按察司报后者又能这样?同理还有布政司,地方事务就是不上报布政使,而是直接报镇南王幕府,那布政使又能把地方官怎么样?

总之这就是个遮羞布,一个朝廷在江浙统治权的遮羞布。

只不过裁撤南京五军都督府及三地卫所,统一改为受镇南王节制的民兵体系,其实这时候天启连北方的卫所体系都想裁撤,毕竟这个体系已经完全废了。至于南京那帮勋贵,这个自然要重新找人继承,好歹也是与国同休的,但徐弘基那些人死了也是罪有应得,这个镇南王没做错,所以南京那些勋贵继续留着,一家找个小孩出来继承,但他们的俸禄由镇南王负责……

给不给的都算在杨信头上。

怀远侯,诚意伯两家调往京城,这些忠臣不能亏待了。

另外明确规定镇南王所辖兵力为五步一骑六个军,反正杨信也不在乎这个,他的民兵体系根本不用在乎常备多少军队,需要时候能迅速动员起多少才是最重要的。

但总督沿海军务不变。

也就是说北洋水师和南洋水师仍旧归镇南王节制。

这时候南洋水师已经回来了,之前刚刚还按着郑芝龙和颜思齐暴捶一顿,把福建水师打得不敢出厦门,据说颜思齐的把兄弟杨天生,被南洋水师的战列舰轰死了。

不过北洋水师移驻舟山……

估计天启是想自己干,这次北洋水师表现突出,无论炮轰吴淞口还是封锁浙江沿海,甚至登陆强攻,都展现出海军的作用。

天启应该想搞自己的。

毕竟无论北洋还是南洋,都是杨信的亲信,他很难拉拢过去,还不如另起炉灶单独搞,这时候建造新式战舰也没什么难度,航海人才同样也不会缺乏。毕竟天启还有郑芝龙这帮人可用,这场战争中郑芝龙表现已经落在皇帝陛下眼中,据说已经实封了福建总兵。

原本只是团练而已。

不仅仅是郑芝龙,苏松那帮人也得到皇帝陛下重用,只不过……

望亭。

“都干什么?”

九千岁一脸威严的看着他面前一帮悲愤无言的栋梁们。

栋梁们默默看着他。

“这是圣旨,你们有怨言也罢没有怨言也罢,都必须得尊旨,万岁爷这也是为了江南安宁,你们对镇南王就算有不满,也必须顾全大局。

咱家再说一遍。

你们所部都调往湖广和江西,无论原本团练也罢官军也罢,统统重新整编为御营,以宜兴伯提督御营,连同宜兴伯所部,各军重新整编为御营十二军。陛下知道你们都是忠臣,沈廷扬,徐弘祖,郑遵谦,皆以都督佥事为本部总兵,许都等人此前已圣旨赦免,以生员入国子监读书……”

九千岁继续高喊着。

好吧,这是天启对于这些人的安排。

他当然不会抛弃这些好打手。

实际上从战场表现看,这些团练甚至比他的新军更强,至少团练没有一触即溃,把这些人调出,由团练变成官军,正可以补卢象升的损失。

后者丢了三个步兵军,而且蒙古骑兵此后会撤离,这样又少了两个军,正好把这些团练再整编五个军,这样依旧维持他的天子十二军,然后把这十二个军在北线及上游布防。这以后杨信这里就得看起来了,十二个军其实还不够,不过这时候天启手中财力已经没那么宽裕了,他还得维持关外的各军,关内也就能维持十二个军。

这些军是真正用银子堆的。

不说别的,这个三两的月饷首先必须得保证,一个月光军饷就得掏近五十万两。

还有训练费用。

还有衣食装备的维护。

十二个军算起来,一年恐怕最少得砸一千万两。

九边还有别的呢!

天启还得发展他的海军呢!

还有那一堆宗室,实际上接下来天启恐怕真得动宗室了,毕竟这时候好欺负的只有宗室。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就能在南方维持这十二个军,这也是他为什么非要规定杨信六个军,不管杨信的民兵动员能力如何,这边六个军的限额终究能让他喘口气,不用再不得不增加卢象升部下的数量。

不过……

“阉狗,昏君!”

一声悲号骤然响起,然后一个老乡绅疯狗一样扑出来。

好在九千岁也是带着卫队的。

他身旁护卫士兵赶紧把这个老家伙按住,后者还继续发疯般嚎叫,而其他那些乡贤们也满脸悲愤,这实际上就是天启把他们卖了,用把他们喂杨信,来换取双方停战。

反正杨信会把税交上的。

那么他们的死活对天启来说就根本不重要了。

“都这时候了还闹什么闹?把他放了吧!一把年纪了,一点轻重都不懂!”

九千岁无语地说道。

士兵们赶紧放开那老乡贤,不过后者也没起来,直接趴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着,嚎着他那注定要失去的田产。不过苏州士绅们对这个结果的反应也仅限于此了,卢象升兵败后他们就已经明白,这一天终究还是要降临的。不过好在他们的财产都能够保住了,土地失去就失去吧,至少没有倾家荡产,实际上斗到现在,他们也算是心力交瘁了。

这片土地上的士绅与杨信斗了六年了。

六年啊!

现在也算是一种解脱了。

“沈佥事,你们还不接旨?”

九千岁喝道。

沈廷扬长叹一声,然后解下他自己的配刀,直接扔进了旁边的运河。

“九千岁请回奏陛下,南京国子监生员沈廷扬,无才无功,愧不敢当重任,从此回乡终老田间!”

他抱拳说完直接走了。

九千岁倒是饶有兴趣地看了这家伙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徐霞客,后者默默上前,跪倒接过了圣旨,其他几个如郑遵谦,何刚,周宗彝等一帮团练将领,也都默默接受现实,跟着徐霞客接旨。

“都是好孩子,以后就算是朝廷的人了,咱家就喜欢你们年轻人,回头一同进京,陛下还想召见你们呢!”

九千岁满意地说道。

一帮年轻俊秀们神情都多少有些尴尬。

话说他们喊了这么多年阉狗,如今却要拜倒在这个阉狗脚下,靠着他的庇护为生,这难免让人感觉有些讽刺,不过他们也没别的选择。接下来杨信肯定会解散团练,像他们这样的落在杨信手中,估计也就是被扔出去挖一辈子鸟粪了,与这相比还是跟着九千岁更有前途。

必须得承认,这些家伙的本事都不缺,这些年他们在办团练过程中,全都成长为了合格的新型军事人才。

尤其是徐霞客这样的。

真要算起来,他对新式战术的熟悉甚至远超卢象升这些人,和这些从旧式军队过渡过来的不同,这些人从始至终就是以新式战术为标准来训练的。

而且已经训练了四年。

他们比卢象升手下任何人,都更熟悉这些新东西。

这都是人才啊!

当然,杨信并不介意他们被天启招揽过去。

他又不是靠战术先进取胜。

天启就是同样全部改成燧发枪玩线列步兵也没用,哪怕天启有能力让朝廷的军队也忍到七丈才糊脸也没什么用,因为杨信的胜利,根本不是战术或者武器上的。他是靠人打赢,靠的是士兵死战不退的意志,而这是别人学不了的,只要天启和朝廷官员们不从根本上改变,那么他们的士兵在杨信面前就会不停一触即溃下去。

如果他们从根本上改变……

那他们还是他们吗?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杨信高声吟诵着。

而五十丈外,那些刚刚投身阉党门下的精英们,纷纷抬起头看着这个胜利者,杨信端坐在他的大象背上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这片土地归他了。

上一章:第六零二章 大明之平西王的诞生 下一章:第六零四章 仓里有粮心里不慌
热门: 孤身走我路 伊甸园的诅咒 唐砖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 家有恶犬 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 赤龙 妄念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出轨的盛唐:武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