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五章 辽宁

上一章:第六零四章 仓里有粮心里不慌 下一章:第六零六章 最毒妇人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送别了九千岁,顺便给他灌输一脑袋恶毒思想的杨信,紧接着收到了另一个老朋友的消息……

虽然这个老朋友曾经被他伤害过。

“都有自己的新生活啊!”

镇南王感慨着。

黄台吉打败了他大哥。

不过主要是因为孙传庭背刺了他大哥,另外也因为他干爹,不对,应该是他岳父给了他充足的支援,他最终还是娶了德川秀忠匆忙收养的养女,然后成了德川家光的妹夫,完成了他们的一家亲。

而亲自率领八旗精锐讨伐自己弟弟的代善,因为不符合圣主明君的标准,最终在平壤遭遇了朝鲜人的顽强阻击,当他费尽全力攻破平壤并血洗之后,他弟弟连同德川家的三万援军联军北上。然后双方决战于开城一带,依靠着八旗朝鲜的浴血奋战和倭国足轻们的炮灰精神,黄台吉居然也顶住了,不过主要是他哥哥的部下很多都已经吃不饱饭了。

他哥哥就是被饥饿逼得才讨伐他。

倒是黄台吉已经不缺粮食,毕竟他大舅哥还能支援他一些。

就在双方相持不下时候,孙传庭亲自率领曹文诏等部,在加上金台吉和炒花的联军,开始向着赫图阿拉进攻。

得知这个噩耗的代善,不得不在前线仓促撤军,但他留下作为后卫的,以索尼为首的少壮派军官倒戈。

然后就是黄台吉背刺了。

最终咱大金第二代大汗代善在平壤兵溃,他本人愤而自杀,此时距离他登上汗位也才不到一年。

而他所部绝大多数投降黄台吉。

后者势力骤然增强,这时候已经拥有差不多三万族人青壮了,加上八旗朝鲜和绿旗军,那也是坐拥五万大军,可怜这个数字的确令人悲哀,不过因为是圣主明君,他倒是暂时得到了朝鲜人拥戴,从平壤城为他死守,最后全城死尽也没投降可以看出他的魅力。

总之他看起来很有前途。

不过也就在同时孙传庭攻破了赫图阿拉,代善为了迅速解决他弟弟,早就把这座城市一多半的兵力带走,孙传庭的进攻一路势如破竹,虽然这些年赫图阿拉城已经修建得很坚固,但终究挡不住明军的臼炮。尤其是孙传庭还夸张地使用了热气球轰炸战术,简单点说就是放了十几个热气球,半夜里从天上直接往下扔汽油瓶……

而且还自己不小心烧了两具。

总之这些无良的家伙,在赫图阿拉很欢乐地试验各种进攻手段,但最终还是欺负人家没有重武器,用战车抵近进攻,在城下向上不断射手雷,再加上重型板甲士兵肉搏登城,一举攻破这座大金都城。

在城内俘获老弱妇孺一万余人,包括野猪皮的那些女人。

而残余建奴则仓皇弃鸭绿江以西所有聚居区,然后从宽奠逃往朝鲜。

但中途遭到毛文龙横击。

在皮岛玩了这么多年的毛文龙全军登陆镇江,从镇江沿鸭绿江反攻建奴腹地,正好截住了这些仓皇渡江逃往朝鲜的。

然后一帮家伙可欢了。

战报上说法是浮尸塞江,鸭绿江水为之尽赤,光野猪皮儿子就斩了俩,总之此战之后,逃入朝鲜的建奴不足三分之一,不过就在同时黄台吉到达,毛文龙也没继续追击,最终在宽奠与孙传庭部会师。

黄台吉固守清川江。

孙传庭因为连续作战,后勤已经开始紧张,尤其是弹药消耗殆尽,最终止步于鸭绿江,但命令毛文龙全军移驻镇江及宽奠等地,并在义州修筑棱堡。

然后他押解俘虏返回辽阳并进京献俘。

这个功劳肯定晋爵的,虽然真正的决战是上次,但这次才是真正的犁庭,这样的战功就是和当年的开国元勋们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

最终他被以家乡所在晋爵代国公。

毛文龙封伯爵。

曹文诏因为首功,由伯爵晋升侯爵。

目前的天启对封爵毫不吝惜,反正连王都封出去了,其他公侯伯完全不值一提。

无非就是一年多掏那点俸禄。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用爵位来笼络人心也好。

而且紧接着天启正式将辽东都司辖区从山东布政使司分割出来,以辽河恢复安宁设立辽宁布政使司,辖山海关外原本边墙以内各地,包括几个藩臣属地,也就是经棚以西的顺化王,顺诚王,续顺公,忠顺公等人。

虽然他们归理藩院管,但终究不是朝鲜这样的藩王。

理论上他们并不属于独立的藩国或者说附庸,而是单独归属理藩院管辖,类似于地方官员,但他们的领地仍然是大明皇帝的,只是大明皇帝赏赐给他们放牧的牧区而已。既然这样当然要纳入大明直属疆域,以后这种直属地和附庸之类要明确起来,附庸的意思是以土地臣服大明皇帝,但直属地那是正经算作大明疆域的。

当然同样也得划到辽宁布政使司地图上。

只不过单独标注理藩院辖区,但理藩院只是管理机构并非行政区划。

不仅仅是他们,顺义王这些人也都一样,顺义王的属地划入了陕西布政使司的辖区,而顺昌王及长城外那些次一级封爵的蒙古各部,则纳入到了北直隶的辖区,因为顺昌王的牧区实际上已经在黑龙江上游,所以……

所以北直隶最北边已经进北极圈了。

至少在地图上是。

而且事实上大明皇帝封爵的理藩院辖区的确已经到黑龙江,之前还有好几个索伦,野人女真部落,通过金台吉向天启称臣纳贡……

他们之前也没向建奴称臣。

野猪皮的征服,只是到现代兴凯湖以南,以北的那些乱七八糟他还不至于能把手伸到,尤其是索伦各部还是黄台吉征服的,甚至一直到黄台吉快死时候,他们还在和索伦人战争。但现在因为金台吉的威逼利诱和理藩院制度,他们当然不介意向大明进贡,说到底这些部落根本不考虑大明会去他们那里,无非就是来走个过场而已。

别的不说弄些马匹兽皮之类,然后来换些糖什么的,绝对是很划算的,实际上万历年间,还有野人女真来贡马,一次进贡数百匹,然后换取一堆赏赐。

最终天启在黑龙江及乌苏里江沿线,又封了好几个子爵男爵之类。

这次讨伐建奴,他们同样派出少量骑兵参加了。

只不过在金台吉部下。

所以这时候的大明疆域,已经可以说越过黑龙江,而黑龙江以北这时候还算无人区,就算有人也是零零星星半野人,这时候俄国人还没到,他们在贝加尔湖以东的第一个据点就是雅库茨克,但这个一六三二年才建立。甚至这时候他们还没到贝加尔湖,仍然在托木斯克等地和葛二蛋他爹纠缠,势力范围最远也就到叶尼塞河流域……

而且正在被葛二蛋他爹暴捶中。

大致上就是俄国人沿着河流修城堡,葛二蛋他爹带着人去强拆,但后者的游牧民不可能停留一地太久,拆完就带着人走了。

然后俄国人狗皮膏药般再继续过去修城堡。

只要一次强拆失败,他们就算扎下脚跟,然后会沿着河流再修下一座。

就是靠着这种死皮赖脸的顽强毅力,俄国人成功控制了西伯利亚,但要说俄国人的实力强就笑话了,他们这时候正在波兰的阴影笼罩下,之前甚至被波兰人占领莫斯科。即便在东方,他们也一样被葛二蛋他爹,以及后来他哥哥,父子两代暴捶,他哥哥甚至逼迫托木斯克的俄国人交税,他爹更是一度打到秋明,这就是把麻哥逼得御驾亲征的所谓强大俄军。

麻哥无非对付几百俄国武装流民而已。

但葛二蛋一家在草原上经常全歼几千俄军,至于葛二蛋转而南下,也只是因为南下油水更加丰厚。

毕竟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肯定不如新疆好地方。

但俄国人的威胁,至少一百年内真不值一提,他们直到彼得打赢小狮子才翻身。

此时甚至就连之前杨信提议的,在海参崴建堡驻守,以控制野人女真的计划,都已经被徐光启很认真地提出了。

而且也很容易。

这时候明军已经完全控制了鸭绿江沿线,而鸭绿江航运可以到长白山下现代的长白县,然后剩下就是在隔壁惠山建立堡垒,再穿过长津湖战场到朝鲜北部建堡……

好吧,这计划有点大。

但是对于目前的大明来说,也不是不能实现。

而且就算不这样,也可以从北边陆路到珲春,剩下就是造船沿图们江出海了。

实际上杨信更希望毛文龙走南线,毕竟这样还能获得一个不冻港,走珲春半年出不了海,但在朝鲜北部如清津建港,却是可以获得四季不冻的海运补给。

不过这也并不难,毛文龙那帮就惦记银子,只要把人参价格继续炒高,他们自己就会把船开到长白的,顺便再炒一下虎骨之类就更有动力了。这些年他们已经成了大明头号此类商品贸易集团,毛文龙肯定喜欢控制长白山这个可以说宝库的。

上一章:第六零四章 仓里有粮心里不慌 下一章:第六零六章 最毒妇人心
热门: 帝国强军:欧洲八大古战精锐 欧洲:1453年以来的争霸之途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美人窟 死亡回旋[无限] 大象的证词 识时务的阴谋家:刘邦 月亮今天不营业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道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