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七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上一章:第六零六章 最毒妇人心 下一章:第六零八章 九千岁的雄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心资本家是肯定不能做的……

当然,圣人也不能做。

所以银行还是得有的,行业垄断权也一样得有,甚至针对性的行业重税也一样必不可少。

杨信的经济改革第一步就是提升守诚钱庄为银行,而且获得授权拥有唯一铸币权,唯一发钞权。

这个该发还是得发,反正他不发也是便宜了那些钱庄。

目前为止银票在大额交易中已经成为主要手段,甚至已经开始小额化,所以要说钱庄不偷偷多印几张,这个是完全高估金融资本家节操的。那么杨信干脆由他的银行垄断,银票不受保护,能否兑现只看钱庄的商业信誉,换句话说就是钱庄倒闭兑现不了,这个持有者也只能自认倒霉。

但银行不一样。

银行不是政府性,而是依旧算作杨家的私营产业,也就是说杨家不倒台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所以大家在大宗交易时候携带白银不方便,那就用钞票吧!

但银币仍旧是主要货币。

而且计划中钞票也没有小额,一百元是起步的,也就是一百两银子,自由兑换是肯定的,剩下就是伪钞问题,这个只能用科技解决,新的造纸技术新的油墨等等……

实际上这一直不是问题。

别说杨家,就是那些普通钱庄都有自己的防伪手段。

而且很高超。

毕竟伪钞大家都懂。

南宋时候就已经很泛滥了。

总之用银行完成金融控制,钱庄当然不是不能有,但钱庄不能发钞不能铸币,最后想要正常经营,只能向银行以白银来换。

铜钱也是一个道理。

金融体系控制了,粮食通过余粮收购和专营制度同样控制在手,剩下还有盐业。

虽然现代盐业专营被无数人诟病,但事实上这真有必要。

杨信并没有改变盐商制度,只不过把盐场控制在手,因为盐户同样是民兵,两淮盐场所有产出的盐都只能卖给他盐业公司。然后由他卖给盐商,这样就可以保证盐户的利益,同样通过控制粮食供应,确保食盐收购价始终保证盐户的温饱,剩下就是晒的越多赚的越多了。

至于销售……

放开盐引就行。

谁有本事谁就贩卖,只不过改成供应端的盐税。

在贩盐时候交税,然后运输途中不用再交任何税,地方上的土商也就是销售商该交的商业税与运输商没什么关系,而且地方上也不再是指定土商销售……

谁都可以卖。

就是盐商运输到地方,自己搞个铺子卖也行。

明朝的盐业制度在朱元璋时候其实很科学的,盐户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国营盐场工人,每户交多少盐有正课标准,交盐换粮食,交完就爱干什么干什么,愿意多晒的叫余盐,同样余盐也是盐场粮食收购。盐商运粮到九边换盐引到盐场支盐,自己负责运输到指定地域,这个运到哪里是有限制的,运到之后的销售不归他们管,他们就是运过去,然后由地方官指定价格,由那些里长都头之类乡村小官,负责根据每户人数分。

后者拿粮食换。

也可以拿宝钞。

这叫做计口授盐。

朱元璋用一个大家长式的包揽一切精神,制定了一个让盐户,吃盐的百姓,都不会吃亏的盐业制度。

但唯独没考虑主管这一切的官员利益……

都这么玩官员怎么捞?

然后他们一代代努力,最终给他彻底毁掉了。

现在的制度是盐商去户部交银子领盐引,拿着盐引去盐场自己找盐户收购,运到指定地方由地方官和士绅控制的土商三方议价,确定价格后卖给土商。

土商怎么卖就完全没人管了。

这样官员们都有的捞,商人都有的赚,但盐户和吃盐的没人管了,不过他们也有自己出路,这个出路就是镇南王的老本行,这也是明朝私盐泛滥的原因。现在杨信肯定不会重建朱元璋那套,后者有能力维持这个制度是他敢把贪官剥皮实草,敢一场大狱杀无数人,没有老朱魄力的镇南王就干脆在私盐泛滥的基础上,把私盐全合法化吧!

谁都可以卖。

盐引什么的都取消了。

想卖盐就去盐场批发,哪个村庄觉得盐商卖的盐太贵,大不了自己村里出个人去盐场批发。

反正税是加到了盐价里面的。

别说是江浙的,就是其他地方的商人也可以来批发,总之杨信只控制盐场,盐户不准自己卖盐,所有盐全卖到盐场,剩下就不关他们事了,拿着钱去粮店买粮就行。

这就是杨信的盐业改革。

也不算触动太多利益,反正户部本来也管不着他了,扬州的盐商们的确受到些影响,但他们终究有完善的运输销售渠道,他们优势明显,甚至这样对他们来说也不算坏事,至少不用打点上上下下的贪官污吏了。剩下就是各自凭真本事赚钱,有本事的一样可以赚得盆满钵满,说到底过去的盐商只不过是为朝廷那些贪官污吏服务,要么干脆本身就是官商一家。

但这个制度完全甩开了贪官污吏们,单纯以盐商来说没有这些寄生的吸血鬼,批发价高些零售价低些并没什么……

从大沽口到京城,都能翻五倍的时代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淮盐到湖广的一些山区甚至翻几十倍啊!

但私盐呢?

这些地方一斤官盐往往能达到四十斤私盐的售价。

后者才是真实的价格。

前者只不过是加上各路寄生虫的价格。

盐商真不在乎这种改革。

但另一项改革就可以说怨声载道了。

烟草专营。

而且民间禁止种植烟草。

话说这时候烟民已经很多了,包括杨家的香烟也开始流行,甚至发展之迅猛令人瞠目,就连很多地方良田都种烟,这也是崇祯禁烟的原因,虽然他的禁烟并没什么卵用。

杨信的制度就是非指定区域种烟者不但捣毁烟田,而且根据所种面积收正常粮食产量三倍罚款。

超过设定标准的抓人流放。

或者说挖矿。

可以抽烟,但只能到烟草公司去购买,当然是加了重税的,而烟草公司的烟草除了指定区域生产的,主要还是来自外面,实际上主要来自云南和贵州及川东。这个制度迅速被传播成陇孝祖这个狐狸精干的,毕竟这些年那些土司们已经广泛种植烟草,镇南王被这个女人蛊惑,为了保证那些土司的烟草能卖出,所以才设计了这个烟草专卖制度。

当然,随便他们怎么说吧!

反正镇南王就是以法律强行规定了必须买他家的高价烟。

另一项就是酒了。

这个同样引发一片怨声载道。

而且是一致的抱怨,包括镇南王的亲信们,毕竟镇南王首先强行规定了他们必须带头不喝米酒,倒是反贼们对此很理解,毕竟他们也受不了那些米酒。

还有……

总之镇南王的一系列改革,在支持与埋怨中,一项项强行推行开,就算不支持也只能接受,连士绅都接受分田地了,这些改革又算什么?再说也都不是什么大事,不准喝米酒就去喝高粱酒地瓜酒,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准自己种旱烟抽,那就去买呗,虽说价格贵些但无非少抽点。

又不是不抽就会死。

倒是对于其他如采矿,工业,商业这些,镇南王完全不管,爱怎么搞怎么搞,只要交税就行,以前朝廷封禁的矿山之类随便采,受限制的行业完全解禁。

军火继续造。

别说是火枪,就是造大炮都不管。

松江那些大小兵工厂歌照唱舞照跳,浙江之前那些被士绅瓜分的银矿同样随便采,只不过采出的白银交完税之后要给银行铸币,银行当然也要收一点手工费。但铸造的银币还是会给他们的,如果他们愿意存在银行就更好了,包括铜矿的开采也一样,谁爱采随便,别忘了给镇南王一份子就行了。

至于其他煤炭,钢铁,纺织等等,不涉及铸币权的工矿业,那个就完全没有任何限制了。

商业更是如此。

总之镇南王只要交税,虽然他规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工商业税,但只要交上税,在他限制的范围以外,那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不会有贪官污吏的故意刁难了,一切制度都明明白白,只要遵守制度,那么有人刁难就去告。

包括到镇南王那里去告。

镇南王仿效登闻鼓院,在自己的官衙单独设立机构,谁有冤屈都过去告,而且这个机构归陇夫人管,也就是说告状人身份保密,对事情的调查同样保密,只有在查清事实后才动手抓人。所以那些官员们可以过的提心吊胆了,因为他们很难知道自己是不是被人告了,或者陇夫人的密探是否正在秘密调查自己。

不过有一个行业是受限制的。

出版业。

尤其是报业。

这个必须得接受一个专门机构的监督审查,各地可以办报纸,但每一份报纸都必须经过审查,包括出版的书籍,像大同国这样的禁书以后不能再泛滥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用。

毕竟它这时候都已经卖的满世界都是了。

江浙的繁荣就这样开始。

上一章:第六零六章 最毒妇人心 下一章:第六零八章 九千岁的雄起
热门: 浴血兵锋 绝世武神 在星辰中浪 穿梭时空的商人 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下) 燃烧的法庭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盲目的乌鸦 康熙大帝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