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二章 信王倒是越发贤德

上一章:第六一一章 阉党在行动 下一章:第六一三章 我倒是知道一个仙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杨贼都如此悖逆,怎么万岁爷还忘不了他?”

薛贞崩溃一样说道。

真要是这样以后还玩个屁啊!

他们其实要说起来,对于盐法改革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九千岁还是得用阉党管,无论文官武官还是太监去管理这些产盐区,最后都是要收好处的……

那就没什么了。

最多分这些人一份子而已。

只要把管理产盐区的这些人都拉下水,最后还是会继续走私,再让皇帝那里盐税增加些,这就基本上可以糊弄过去了。说到底皇帝也罢九千岁也罢,根本不可能知道一年大明到底要卖多少引盐,官方每年额定才不过两百多万引而已。但实际上民间的需求量恐怕十倍都不只,但真实数量因为过去的走私泛滥,其实根本没有具体数字可查。

所以只要让皇帝那里盐税增加个两三成就行了。

私盐继续卖。

有足够的私盐空间。

但是……

让杨信的人负责查私盐那还怎么玩?

河东盐池是城墙圈起来的,一共周长一百多里的禁垣,把整个解州盐池圈起来,只要真心想禁绝私盐,一千骑兵在城墙巡逻就行,但凡不走那些城门的都是私盐。

走城门的就交税。

查严密了可以说不会有一引私盐走私出去。

收买杨家那些人?

谁都知道杨信手下是狂信徒,只要杨信严令一般不会受贿,而且这些人的家肯定在杨信那里,人家日子过的好好的,也没必要为了点小钱,毁了自己的好日子。更何况九千岁还有人监督他们,文官们同样盯着,这样的人很难收买,所以接下来的盐法一改革,那么再想从河东流出私盐来可就难了。

最多加价给吃盐的。

可杨信的盐法是任何人都可以过去贩盐啊!

过去是盐引。

以后根本不需要用盐引。

谁想贩盐就去盐场,只要老老实实交税就可以卖,结果就是大量小商人涌入,他们会拉低盐价,最终这些大官商加价也没法加。

他们就是寄生在旧制度上的,旧制度没有了,当然好日子也就结束。

不是说他们不能赚钱了。

而是他们像过去那样,利用这个制度赚金山银山的日子没了,他们必须得面对市场的竞争,去在市场上凭本事生存,而不是像过去一样,依靠着政治上的特权,可以说躺着收钱,这样的好日子没有了,但是……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霍维华痛心疾首地慨然长叹。

这时候绝大多数人都走了,就剩下了他,薛贞,冯铨三个。

这里是冯家。

“如今事情明摆着,就是陛下没法再从江浙弄到银子。

而闽粤他又鞭长莫及。

而且闽粤包括江西湖广,这些年自己办团练,也不是软柿子了,紧挨着杨逆,又怕逼得狠倒向杨逆,不敢再像过去一样。去年湖广借着对付杨逆,已经停止给三王括田,陛下也装聋作哑,之前还严令湖广为三王各括三万顷,如今最多的桂王总共才括了六千顷,剩下二王不到五千,湖广巡抚说再无可括。

陛下也忍了。

说到底陛下不敢再得罪这些已经开始学会拿起刀子的南方人,那就只能从咱们北方人身上捞银子了。

什么清丈!

什么盐法改革!

说到底就是不敢割南方的肉,反而看着咱们北方人好欺负了!

这不行啊!

这会叫的孩子有奶吃,咱们也得学着会叫才行啊!”

冯铨恨恨地说道。

过去他们团结在九千岁的阉党旗帜下的确很快乐,但那是因为杨信一次次不断从南方搜刮财富,然后这些财富通过九千岁,又绝大多数落在阉党手中。无论是正规的各项采购,还是干脆直接贪墨,最后都是这些阉党得到了,这就是为什么北方东林党逐渐销声匿迹,因为杨信在从南方人的口袋里掏钱送到北方。

北方士绅的确不喜欢杨信,但他们又不是不喜欢杨信的手。

可现在呢?

这只手没了!

不再一次次从南方人的口袋里拿钱给他们了!

相反缺钱了的天启,开始盯上他们的口袋,在被南方团练吓住后,天启不敢惹南方士绅,开始觉得他们这些是软柿子了……

事实上也的确是。

毕竟天启手中有军队,这支军队的确打不过杨信,但收拾北方士绅还是很轻松,曹文诏的弟弟曹文耀就在外城驻扎,他侄子曹变蛟带着三百百战老兵与九千岁形影不离。天启身边还有一支三千人的少年侍卫团常驻皇城,他身边从来不会少于三百,而九千岁掌握的警察系统,同样随时可以调动出一个旅的步兵。而满桂的两万大军驻扎蓟镇和山海关,卢象升率领京营主力驻扎徐州,关外还有孙传庭的辽东军团。

北方士绅完全被控制住。

这种情况下,天启自然有足够的自信对北方士绅下手。

养了这么多年,就是猪也养肥了。

九千岁这些年撒出去的银子,可绝大多数都落在北方士绅口袋,现在到了皇帝需要钱的时候,不向他们下手向谁下手?

“这个昏君!”

薛贞恨恨地说道。

冯铨和霍维华都没说话。

气氛很压抑。

“信王倒是越发贤德。”

霍维华小心翼翼地打破沉默。

“但陛下有太子,更何况陛下春秋正盛,更何况杨信还在南边。”

冯铨说道。

他当然明白霍维华的意思。

可第一天启不好对付,皇帝身边的亲卫都是少年侍卫团的,这些半大小子根本不与外人接触,日常就是在皇城的军营,只有当值时候才出军营保护天启。甚至这些人绝大多数连官话都不懂,他们只听那些懂官话的队长的,而队长只听九千岁的,任何针对天启的特殊行动,全都首先得过他们这一关。

第二,天启有儿子。

天启就算死了,也是太子继位张嫣掌权,但张嫣此前可是与杨信传过绯闻的。

这个女人未必听话。

第三,也是最重要一点,要是天启被弄死,杨信如何反应。

这边弄死天启,那边他大军北上,那可就乐子大了,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卢象升肯定不会抵抗的,甚至孙传庭也会支持杨信。这都是天启的忠臣,他们都是天启重用起来的,如果天启死于政变的话,他们肯定要为天启报仇,那么北方士绅同样也就彻底完了。

要说努努力,的确能把天启做了。

可后果没法承受啊!

“若陛下是正常驾崩呢?”

霍维华说道。

“太子继位!”

冯铨说道。

“但一个几岁幼童,想病死似乎并不难吧?”

霍维华说道。

的确不难,天启目前实际上已经生过四个儿子,但两个夭折,一个就是病死,另一个没满月就死了,剩下太子在近乎夸张的保护下,倒是活到了如今三岁多,另一个至今还没满周岁,也就是九千岁献的那个任贵妃所生的。

也是靠杨家医院那套近乎夸张的保护。

皇宫小孩死亡率还是很高。

“但杨信又不傻!”

冯铨说道。

“那就看他想要什么了。

他想要谋朝篡位,那么咱们就把所有人拖下水,干脆与他再战一场,只要陛下正常驾崩,他想利用这件事北上,那就是谋反,卢象升和孙传庭都不会允许。

谁都知道这种时候他进京之后肯定学赵匡胤。

卢象升反而会誓死阻挡。

咱们以忠义之名,号召天下群起攻之,向江浙士绅许诺打败杨信之后归还他们的一切,总之只要陛下是正常驾崩,咱们拥立太子继位,杨信就是天下公敌。咱们想办法让这一仗打起来,最后若能打赢,那就彻底解决这个祸根,打不赢就继续打,把整个南方打烂也不怕。上次咱们不一定真就输给他,不过是卢象升非要搞什么君子之战,若直接下令各方军队全部上阵与之决战,甚至调川滇闽粤军队全部投入战场。

那未必会输。

卢象升打得简直就像个笑话。

还限定战场,这是学宋襄公?打仗就是你死我活,总共死了那点人算什么战争,死个几百万又如何?把江浙血洗一遍又如何?

打赢就行了。

咱们就跟杨信来一场真正的血战。

他不是怕死人吗?他不是想做圣人吗?那时候看他怎样,话说当年金之俊说得对,对这种逆党就得石头也要过三刀!咱们从西北,从蒙古继续调人,告诉他们,到了江南银子女人随便拿,不行就接受建奴归顺,然后把他们也派上战场。

士兵不愿意和杨信打仗?

没有好处可捞他们当然不愿意了!

但我就不信准他们屠城了,他们还依旧不愿意打仗!

他们恐怕得嗷嗷叫着上!

我就不信了,还有能面对屠城诱惑都无动于衷的士兵,别说是朝廷的新军了,就是那些卫所兵,只要准他们屠城,我敢说一个个立马神勇,说到底上次卢象升战败,不是因为杨信多么能打,而是自己太蠢,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打仗!

说到底卢象升误国啊!”

霍维华一脸沉痛地说道。

上一章:第六一一章 阉党在行动 下一章:第六一三章 我倒是知道一个仙方
热门: 易中天中华史:禅宗兴起 钢铁燃魂 北洋夜行记 大地主 大明1617 杀人的债权 后手 日日是好日:茶道带来的十五种幸福 一寸河山一寸血01:长城以北 血色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