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四章 征服,永不停歇地征服

上一章:第六一三章 我倒是知道一个仙方 下一章:第六一五章 帝国主义者要从娃娃抓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镇南王亲自试用后感觉并没什么效果。

他又不需要这个。

而且他还找来了一堆名医,包括那个连龙骨是化石都明白的名医,然后凑起来研究了一下,确定这就是一个混乱而且毫无医学根据的药方,开药的人医学水平不超过一个游方郎中,最多也就是力量猛点,这样的东西他们这些名医们随随便便都能开一堆。

总之不能算毒药。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毒,是药三分毒,更何况这么多乱七八糟。

不过天启吃了也死不了,最多有点补得火大,好在他有的是降火的人,所以完全可以无视。

当然,杨信不能无视。

张嫣还等着他呢,皇后殿下真正的目的是让他进谗言。

所以杨信还是多少意思一下,给天启上个密奏,告诉他这药其实就是个游方郎中的作品,虽说也不至于吃死人,但多了终究不好……

肾容易不堪重负。

至于天启听不听,杨信就没兴趣管了。

年轻人嘛!

坐拥那么多的佳丽,最后都容易走到这条道路上,毕竟不是谁都有镇南王那样强健的身体,所以这种事情只能象征性地劝说一下,说多了伤感情,哪怕朋友也不能在这种事情上说太多,朋友也得照顾点隐私。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镇南王也没兴趣关心天启的后宫生活问题。

他这时候还有正事要办。

三山街。

镇南王带着堪比哼哈二将的李自成和张献忠,站在刚刚建成的银行四楼上看着外面繁华街道。

这座银行被镇南王直接大笔一挥命名为人民银行,虽然是他家开的,但这也是为人民服务的,然后在江南江北浙江三省行使央行职能,准确说是央行加财政部,拥有铸币权,发钞权,承担政府税收的保管,财政支出等等多项权力,而镇南王王妃亲自掌管这家银行。

当然,也包括向政府放贷及政府债券的销售。

至于这座楼房……

都已经玩钢筋混凝土了,造一座四层小楼还不简单。

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座城市已经增添了很多新事物,钢筋混凝土的小楼有了,桁架桥也多了,甚至街道都重新进行了取直。

这一点很重要。

街道必须取直而且拓宽。

反正这座城市已经完全洗牌,在常胤绪和刘孔昭两家北上后,剩下那些勋贵只能在杨信淫威下关起门哆哆嗦嗦地过日子,而他们原本是这座城市最主要的房东。至于原本官方所有的则归了杨信,除了皇城的确不能动其他就没有不能动的,包括一些其实也属于皇室的,甚至包括像汉王府这样的。那些年久失修的危房该拆拆,那些占地多却没什么用的花园该铲铲,那些碍眼的建筑统统平了。

这座城市人口众多,一堆还没像样房子的,正好腾地方给他们盖新房子。

然后街道拓宽取直。

排水系统全部重新修缮,包括一些臭水沟和死水塘之类,统统也重新疏浚引水贯通。

总之整个南京城焕然一新。

而最重要的大街,就是外面的三山街,这条咱大清用于砍头的大街类似于专职的商业街,大明砍头不在这里,而是在外面的雨花台。

“主公,他们关咱们何事?”

李自成小心翼翼地说。

外面的街道上,专门搭起了一个木头台子,上面一个人正在用带着闽南味的官话,声泪俱下地描述着他们在马尼拉的遭遇。虽然其实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当年逃回来的那些商人都记忆犹新,黄克缵回去后立刻把这些人搜罗来,甚至包括李旦手下的几个老海盗,然后在这里向镇南王控诉西班牙人。

他们都很有热情。

毕竟镇南王说了,这就是为出征马尼拉造势,而一旦出征马尼拉,他们这些人都将作为向导随行。

同样也是苦主。

到时候是要向西班牙人索赔的。

至于镇南王能不能打败西班牙人……

这根本不是问题。

这些家伙被赶回来后,实际上一直就在跑这条贸易线,吕宋是大明本地商船最主要目的地,过去每年光广州就发出上百艘,他们很清楚双方实力的差距。

马尼拉的西班牙人没有一艘战列舰,最多也就是武装商船,火力不会比南北二洋水师的巡洋舰强多少,一些跨太平洋贸易的商船吨位可能大,但火力孱弱,木板厚度渣渣,挡不住任何一枚二十四斤炮弹。而南北洋水师加起来,是六艘战列舰,超过四十艘巡洋舰,这又不是什么万里远征,从台湾起航六天到马尼拉,这还是那些满载的商船。

舰队最多也就四五天时间。

航线他们走了无数回,什么时候起航避开风暴他们一清二楚,可以说毫无难度。

只要舰队开过去就是胜利。

西班牙人的抵抗忽略,他们就一座圣地亚哥堡,棱堡的确坚固,但再坚固也挡不住臼炮开花弹,同样挡不住二十四斤炮弹轰击,更重要的是西班牙人在马尼拉根本凑不出能抵挡陆战队的兵力。

至于说两洋水师加起来,估计马尼拉的所有西班牙人加起来,连女人也算上都不够。

而且武器更没法比。

西班牙人还用火绳枪,陆战队是燧发枪,西班牙人还有长矛,陆战队已经没有长矛了,西班牙人最多能排大方阵,这边已经火枪线列。可以说两洋水师带着陆战队开过去,然后在马尼拉登陆,剩下就是西班牙人什么时候屈服了,这一战稳赢,根本不存在输的可能。

既然这样,当然要让他们吃了我的吐出来。

“知道大明的白银都是哪儿来的吗?”

杨信说道。

哼哈二将一齐摇头。

“大明目前市面上的白银,几乎一半来自美洲,西班牙人在一百多年前用武力征服了美洲。

他们捡了个大便宜。

因为那里土人连冶铁都不会,只能用石头当武器,西班牙人穿着咱们这样的板甲,带着斑鸠铳登陆,而且那里没有马匹,从来没有,西班牙人还骑着马,他们就像杀兔子一样杀光了土人。然后抢走了土人积攒上千年的黄金白银,而且还把土人的银矿给找到了,目前这座银矿每年可以出上千万两白银。

然后这些白银通过贸易,一多半流到了咱们大明。

肥羊啊!

这样的肥羊不宰简直天理不容啊!”

杨信说道。

“一年上千万两?”

张献忠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是的,这只是一处银矿的,而且不包括黄金。”

杨信说道。

“属下明白了,这样的肥羊不宰真的天理不容啊,咱们这就是找一个去宰他们的理由而已。”

李自成说道。

“记住,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好东西都在外面。

外面有最好的土地。

南洋的爪哇岛一年三熟,地下全是火山灰,随随便便撒上种子,一年收十石稻谷都很轻松,而那里现在是荷兰人占据,但总共只有几千荷兰人,剩下全是还在用刀矛弓箭的土人。

外面有无数金银。

大明的白银一半来自美洲,另外还有三分之一来自倭国,就是之前在朝鲜连那些使用三眼铳和弗朗机的官军,都能压着打的倭国人。

而剩下的才是咱们自己国内开采。

看看这颗宝石。

它来自缅甸,原本其实也是咱们大明的一个土司,咱们大明的所有宝石都来自那里的一个矿井,这些一颗就值几千两银子的宝石,全都来自孟密土司的抹谷宝井,直到万历年间莽应龙造反,咱们才丢失宝井。

如今它已经被缅甸控制,咱们得拿银子才能换来,可是为什么不用银子做军费去抢回来呢?

我们得学会抢!

既然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拼命抢一切能抢到的土地,金银,宝石,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抢呢?

别人都在做虎狼,我们为何要继续人畜无害下去?

我们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西班牙不如我们一个省的人口多,荷兰人口比不上南京城,整个欧洲人口加起来,也就和我们三省之地差不多。我们拥有最先进的科技,至少现在已经领先,他们的军队还没有一支全部使用燧发枪,他们的战舰最大也就和我们差不多。

他们能够抢掠了大半个世界,从欧洲一直抢到南洋。

他们跨越万里甚至数万里,抢掠一个个好地方,可我们呢,却连咫尺之外都不去下手。

我们明明是一条巨龙啊。

那么我们为什么非要像一条菜花蛇般盘着?”

杨信举着一颗红宝石说道。

李自成和张献忠瞪大眼睛看着宝石在他手中熠熠生辉。

杨信的手移动着,很快那宝石就正对了外面正在控诉的台子,一个李旦部下的老海盗,正在声泪俱下地描述李旦的损失,顺便描绘后者那连美洲人都知道的恍如金山的财富,听的周围那些观众们惊叹连连……

“这就是我们这条巨龙昂起头迈出的第一步,然后我们一直不停,直到日月所照皆为我有,征服,永不停歇地征服!”

杨信对着红宝石的光华说道。

他身后李自成和张献忠目光崇拜。

上一章:第六一三章 我倒是知道一个仙方 下一章:第六一五章 帝国主义者要从娃娃抓起
热门: 孟子趣说1:用历史擦亮思想 回档1995 轩辕诀3:龙图骇世 皇帝的鼻烟壶 远东1628 不容青史尽成灰:隋唐宋元卷 不忍细看的大唐史 亭长小武 听说我要被穿了 第十三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