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零章 绝对不行

上一章:第六一九章 镇南王要进京 下一章:第六二一章 大王,陛下是被人下毒所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然,请求进京的奏折还是得上的。

镇南王紧接着上奏请求进京,而且是以公开的题本而不是奏本。

这样到达通政司后,基本上立刻就整个京城皆知,他就是要把自己的进京搞得轰轰烈烈一些……

孤身进京。

不是都说镇南王造反吗?

不是都说镇南王想做曹操董卓之类的吗?

那镇南王就孤身北上好了,一个兵都不带,然后去京城任人宰割,这样还说他是造反,那未免也太过分了,镇南王真造反会这样自投罗网吗?

甚至当天就通过他控制的报纸散播开这个消息,并且在报纸上大肆渲染镇南王的忠心,得知皇帝陛下染病的消息后,镇南王那是茶饭不思彻夜难眠,食不甘味,神不守舍,整个人都憔悴了,现在就想着能早日回到皇帝陛下身边,为给皇帝治病尽一份力……

他也是名医。

事实上他的确是公认的名医,尤其擅长外科,比如一些截肢什么的最擅长了。

主要是他截肢的速度快。

眼快手稳下刀准,往往那些被截肢者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自己的胳膊腿什么的就没了,锯腿速度堪比他战场上砍人头,颇有那个传说一场手术弄死三个的名医风采,不过在消毒止血技术和药品有限的情况下,速度的确是最大限度避免感染的有效手段之一。

总之他也是公认的神医,和医学院那些老家伙齐名的,而现在很明显就是神医登场的时候。

但他需要朝廷批准啊。

作为朝廷的总督三省军政,总督沿海军务,南京守备武臣,他是不能擅离职守的,尤其是他还处于猜疑之地,就更要遵守朝廷的规矩,总之他必须先上奏请求进京,在得到允许后才能进京。

但朝廷的奸臣……

“不行,绝对不行!”

孙承宗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时候天启病情依然没起色。

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尽管武之望等人也竭尽全力,但这个时代医疗技术终究有限,哪怕医学院发展很快,也只是在细菌学,外科等方面,主要借助显微镜和医学解剖,但这种属于慢性中毒的病,他们真得有些无能为力。

只能靠缓慢调养,一点点排除毒素。

好在皇帝陛下的病情也没有继续恶化下去,偶尔还能正常接见一下九千岁等人。

名医们能力还是可以的。

当然,主要是九千岁也隐约猜到了有人做手脚,所以现在皇帝陛下的用药改成由医学院负责,包括药材的采购也是九千岁安排亲信,很显然他依然没有怀疑他的亲信。不过因为皇帝陛下重病,原本已经准备强行开始的改革也停止,毕竟皇帝都这样了,九千岁也没心情管这些。

所以原本的暗潮汹涌也暂时缓了缓。

当然,以后怎样还不好说,皇帝陛下只要康复肯定还要继续,这时候他没有别的选择,要么对士绅和盐商下刀,要么像孙承宗设计的对宗室下刀。

但天启明显不想对宗室,说到底他是朱家天子,宗室限禄法已经是他在宗室制度上做出改变了。

宗室已经做出牺牲了。

现在轮到士绅了。

所以改革是否继续下去,最终还得看天启能不能康复。

当然,也有可能皇帝被吓住,就像他曾曾祖一样,然后索性破罐子破摔停止改革。

这种可能也是有的。

说到底他不是杨信,后者的头铁那是因为头真的铁啊。

总之在最初皇帝落水的混乱之后,京城这几天暂时平静了些,但现在杨信的奏折又往这片本来就暗潮汹涌的水面,直接砸下了一颗小行星,整个京城瞬间因为这份奏折的到达一片混乱。而对于孙承宗来说,是绝对不能让杨信进京的,哪怕这个混蛋说孤身进京,大家都是千年狐狸,谁还不明白谁呀,说是孤身进京就是作秀而已。

他孤身进京又能怎样?

摔杯为号刀斧手齐出把他乱刃分尸?

要能被乱刃分尸他还能活到现在?不就是杀不了他吗?各路英雄什么手段没用过?斑鸠铳都打不死,虽然线膛枪的确打伤过他,可受了伤人家转眼间就恢复了啊!打不死,打伤了转眼恢复,好像传说下毒也没用,直接百毒不侵,这样的人他就是孤身进京,谁还敢再试验新手段?

试验成功当然好,不成功的话转眼间他的几万家丁就奔京城来了,南方还有十几万精锐,正好杨信还缺一个公然造反的借口。

那可真就是让他反的理直气壮了。

可他进京之后要是不对他动手,那他就该对朝中衮衮诸公动手了。

他不带兵就没人了吗?

他真要是进京,表现出忠心耿耿,然后哄着他大爷,剩下无论驻扎外城的曹文耀还是驻扎蓟镇的满桂,甚至包括这京城的军户,全都是他一句话,更别说后面还有新城的家丁,他想帮着天启以强硬手段推行改革,那时候北方士绅真得只能洗干净脖子。

他只要是继续和以前一样,专门给皇帝当改革的刀,那无论卢象升还是孙传庭都不会干涉,军方这两大巨头是忠于天启的,只要杨信做的是天启的旨意,这俩都不会反对的。而天启当然乐意再抡起这把刀,把之前遇阻的改革强行推行下去然后彻底解决财政,所以说无论如何,他只要进京那就坏事了,不得不说天启这病真得搞得孙阁老头都大了。

他同样猜到有人做手脚。

可就因为猜到,他才格外的头大,因为这意味着局势在失控。

他不怕出乱子,只要还在掌控中那就都无所谓,但他怕局势失控,无法掌握的才是最可怕的。

“没什么可怀疑的吧?”

九千岁说道。

天启那里也在犹豫不决中。

要说皇帝陛下真确定杨信想谋朝篡位,这也是不对的,天启始终不能确定他这个多年信赖的,甚至兄长待之的人会包藏野心。

毕竟他对杨信的感情是有的。

但是……

“九千岁,咱们也算相识十几年,虽说算不上莫逆,但也是老交情,你主内我主外,咱们算是陛下的两个守门人,咱们守的是陛下江山的最后一道门,这道门不能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差池,因为任何哪怕一丝一毫的差池,最后都会危及社稷。

咱们必须兢兢业业。

咱们也不能相信任何人。

你与杨信的确情同父子,陛下的确与他情同兄弟,可在这江山社稷上纵然父子兄弟也不能信。

杨信有反意也罢,杨信没有反义也罢,他有夺取陛下江山的能力,这就已经足够了,他孤身一人进京又如何?新城那边数万家丁难道不是兵?且不说新城那边,就是这京城里面,他杨家若想召集几千人马还不是一句话?从外城到方家庄再到张家湾,杨家多少雇工?他在南京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聚集起一万五千精锐的?

杨家的商铺遍布京城内外。

光城南的那一座油库,他就能召集起上千的青壮。

他还需要带兵来吗?

九千岁,你可以相信他,陛下可以相信他,甚至我也可以相信他,但相信他也不能让他来,因为他有能力谋朝篡位。

这就足够了!”

孙承宗说道。

他说的并不夸张,杨家在京城有庞大的产业,毕竟王妃家就在京城外,从张家湾开始,沿着萧太后河一直到外城,甚至内城,整个一条杨家的商业链,从京城运出陕北来的石油,从新城运来粮食。杨家一年就得向京城输送超过一百五十万石米,萧太后河的水路和岸边的陆路,无数杨家雇工在负责运输,更别说还有其他货物了。

杨信是如何在南京翻盘的?

不就是武装起了在南京的那些雇工和庄户吗?

他在京城能够武装起的人,恐怕也不会比南京少,他真的不需要带兵,他在北方就有千军万马,话说杨家在南苑还有一个马场呢,从草原上购买的马匹牛羊都暂时集中在那里等待南下。

至于武器……

谁知道他家那一座座仓库里,有哪些已经偷偷堆积了无数火枪大炮?

“何至于此呢?”

九千岁哀叹着。

他这时候也明白孙承宗说的对。

杨信是不是忠心并不重要,就是真的忠臣,到如此实力,又处在一个如此的位置上,那也不能再当忠臣对待了,更何况九千岁其实也隐然觉得,自己这个便宜侄子未必真就是个忠臣。再说就算是个忠臣,那也不是一个很听话的忠臣,但他是忠心耿耿的,他是真正忠于天启的,那么在这种时候的确就像孙承宗所说的了,不能让天启的江山有一丝一毫的差池。

杨信的确不能放过来。

就算他没有异心,也不能把这样一个有可能对天启皇位构成威胁的人放进京城。

忠臣,忠臣也不是没有黄袍加身的可能。

感情?

父子兄弟都不能相信的事情,相信感情也未免太蠢了。

“可他非要进京又该如何?”

他说道。

“那时候你还说他是忠臣吗?”

孙承宗冷笑道。

上一章:第六一九章 镇南王要进京 下一章:第六二一章 大王,陛下是被人下毒所害
热门: 恋爱的贡多拉 名侦探的噩梦 世界第一度假村 魔天记 暗夜狩神 我要做首辅 南北战争三百年:中国4—6世纪的军事与政权 贼鹊 巴西:未来之国 士兵向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