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零章 大逮捕的开始

上一章:第六二九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下一章:第六三一章 先杀完这拨再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

冯大学士府。

“找到了吗?”

冯铨一脸凝重地问薛贞。

东城分局和锦衣卫两个仵作的失踪,紧接着就被他们知道了,毕竟这两人也是重点关注的,实际上一直派人盯着,只不过他们派出的人责任心不够,直到这两人失踪才察觉,虽然表面上他们没管,但私下里早就撒出人寻找了。

薛贞摇了摇头。

“或许只是潜逃吧?”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潜逃不带着家属?”

霍维华说道。

“那也未必,是老婆孩子重要还是命重要,这年头只要带着银票就行,咱们给了他们那么多银子,足够他们下半辈子逍遥快活,带着银票跑到南方躲起来一样娇妻美妾。家里一个黄脸婆而已,有什么不能抛弃的,孩子一样可以再生,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要说当初咱们就应该干脆些连他们也做掉。”

薛贞不服气地说道。

“然后呢,再收买更多人掩盖他们死因?”

冯铨气得喝道。

他们倒是很想也杀人灭口,可是一个谎言就得用一堆谎言掩盖,一个灭口的就得用更多灭口的来掩盖,最后会变成不停灭口。

然后很快就暴露。

“他们逃跑倒也没什么,可就怕他们去告密,找别人告密不怕,就是找杨信告密也没什么,可就怕他们去找卢象升告密,那样的话就真麻烦了。”

霍维华说道。

这两人就算找杨信告密,孙承宗和朝中文武都会硬着头皮不承认的。

说到底他们的目的是阻止杨信进京,天启是被下毒也罢单纯生病也罢,这个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能给杨信进京的借口,所以就算杨信证据确凿,孙承宗也会硬着头皮不承认。但如果是跑到卢象升那里告密,那就真的麻烦了,他们的目的就是利用卢象升对天启的忠心,让卢象升去和杨信血战,可卢象升知道杨信是对的,皇帝真是被人下毒的,那还血战个屁!

再说卢象升手下本来就不是很愿意和杨信拼命。

一旦知道皇帝真是被下毒,那这些人会立刻顺水推舟,打着救皇帝的旗号和杨信同流合污。

然后一起杀向京城。

“玛的,这些狗东西!”

薛贞恨恨地说道。

但他们此刻也无计可施,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这两人是逃走了,还是被别人给绑了去。

“这得想些预防之策了,你立刻去信王府,若真是卢象升干的,那咱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必须采取断然措施……”

冯铨说道。

就在这时候,家奴带着孙之獬匆忙走来。

这时候孙之獬是翰林院侍读,属于冯铨的小马仔,对冯大学士就像对自己亲爹一样,不过遗憾的是前者年龄比他小,所以认爹这种事情就很遗憾的不能实现了,他同样参与了这个阴谋,孙家虽然不是盐商,但却是大地主。说到底这个阴谋,是所有北方士绅都支持的,以孙承宗的头脑,肯定不至于猜不到,但孙承宗一样什么都没做,也就是说孙承宗也是默许的,他可能不知道具体是谁干的,但他默许有人给皇帝点毒药吃。

这不是一个小集团的事。

小集团跳出来做,但背后是整个北方士绅集团在默默支持。

“阁老,有些不妙啊!”

孙之獬颇有些惊慌地说道。

“慌什么,天还没塌下来,再说这两人还未必会告密。”

冯铨喝道。

“呃?什么两人?”

孙之獬一脸懵逼地说道。

很显然他并不是因为那两个仵作的失踪而来。

“又出了什么事?”

霍维华急忙问道。

“适才我在宛平县衙与知县饮酒,西山碧云寺的僧人前来报案,说是发现有人盗墓,知县已经派人去查验,但僧人所说的被盗之墓主姓名,正是太医院那小吏,而且据那僧人所说,尸体已经不翼而飞,倒是陪葬之物都在,似乎盗墓贼就是奔着尸体去的。”

孙之獬说道。

好吧,他们发现的有点晚。

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像这种坟地都在荒山野岭。

实际上京城最大的墓地群就在西山,基本上有点条件的都往那里挤,尤其是碧云寺一带更是坟墓无数,偶尔有一座被盗并不容易很快发现,那些真正有权有势的人家,会安排家奴之类守墓,但像这种小吏家就没这条件,也就是委托碧云寺的僧人,但后者什么时候发现就很难说了。

然而冯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快,立刻去西山!”

他毫不犹豫地对着薛贞喝道。

薛贞也变了脸色,他又不傻,不是为了特殊目的,谁会偷一具都埋了快俩月的死尸?

他毫不犹豫地离开冯府,在他后面霍维华同样离开,只不过霍维华的目的地是信王府,天启没给他弟弟盖新房子,就是用一座旧的王府修缮,反正就是一个临时居所,很快就要就国的。而冯铨和孙之獬同样紧接着出门,很显然他们已经确信,一个绞索正在悄然套上他们脖子并且开始收紧,现在他们必须得想办法自救了,无论这是杨信干的还是卢象升干的,亦或是其他人干的,他们都已经有危险了。

而他们的备用方案就是信王。

“玛的,我真傻,真的,居然跟这些废物一起!”

薛贞坐在轿子里,就像祥林嫂一样自怨自艾。

很显然这情况有些不妙啊!

他尽管头脑比起霍维华和冯铨略差一些,但能爬到如此的高位,那也是真正老狐狸级别的,这一切无论是谁做的,都意味着他们即将暴露了。

如果是卢象升做的,那么肯定会和杨信联军进京,然后把他们这些人一网打尽挨个抄家灭门,这可是弑君之罪,就是诛九族都够了。如果是九千岁做的,那就意味着九千岁也要对他们动手了,这得清理门户,如果公开的大规模调查会引起阉党内乱,可暗中调查然后把他们找借口清理掉就不用担心内乱了。如果是孙承宗做的,那么孙阁老同样也会告诉九千岁,然后找借口把他们清理掉,说到底他们是阉党,孙阁老和后面那些人巴不得阉党都去死。

双方的确在某些事情上的利益一致。

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不互相打击互相捅刀子,他们这些阉党核心可一直都是清流们唾弃的对象。

有捅刀子的机会还是要捅的。

九千岁不会放过试图杀天启的人,他只是害怕阉党内乱,不敢放开手而已,但只要能保证阉党内部不乱,他也不在乎死几个阉党,毕竟阉党是杀不绝的,这些人处理掉还会有更多人跑去认干爹。而且目前局势下,他想推行新政,也的确得清理掉一些阉党,尤其是这些已经掌握大权的,已经开始不听话的。

总之薛贞都会因此而倒霉的。

无论这件事情是谁做的,最后的结果都是他倒霉,只不过倒霉的方式有些区别而已。

这时候他已经开始后悔,不该卷入其中了。

“快,先回府!”

他挑开窗帘说道。

先回府,安排人把银子什么的赶紧送回老家。

这一点是最重要的,一旦事发就让自己的家人带着银子逃跑,他这种盐商家族都是狡兔三窟,薛家在南方,甚至在四川,湖广,全都有家族产业,实际上在扬州也有,只要逃的快,先隐藏几年,最后一样还是会翻身,说到底这银子是最实在的。

然而……

“混账东西,你们这是往哪儿走!”

他愕然地喝道。

他的轿子正在钻进一条小巷。

旁边跟随的家奴一脸忧郁地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自己往后看。

薛贞急忙探出头向后看,后面六个普通人打扮的,正紧跟着他的轿子,为首的人看着他,悄然晃了晃袖子下面的钢弩,同时露出自己腰间的短枪,薛贞很懂事地闭上嘴,然后重新缩回了轿子。他连同家奴一起,就这样在六张手弩的威胁下,战战兢兢地沿着小巷往前走着,这时候正下着雪,周围也没什么行人,虽然巡警应该不远,但薛贞可不想被人家一弩射死。

他们就这样一直走到了一处小院门前。

刚才那人走到轿子旁,示意薛贞从里面出来。

“几位英雄,要是缺银子就说声,几千两在下还是拿的出的。”

薛贞陪着笑脸说道。

“薛尚书,他们都不缺银子。”

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许显纯从正在打开的门里走了出来。

“许都督,您这是开什么玩笑呢,倒是把薛某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遇上劫匪呢!”

薛贞干笑着说道。

许显纯笑眯眯地看着他……

“有人检举阁下阴谋弑君,请薛尚书诏狱一行!”

他说道。

“许都督莫要吓唬在下,这弑君二字可不敢随便说,薛某对陛下对九千岁忠心耿耿,哪个混账东西连下官都诬陷?”

薛贞说道。

“我。”

然后一个声音在许显纯身后响起。

紧接着一张恐怖的面孔出现在薛贞视野,薛尚书脸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上一章:第六二九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下一章:第六三一章 先杀完这拨再说
热门: 篡唐 元帅又迈着小短腿拯救世界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吞天记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危险的童话 原始大厨王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新世界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