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三章 虎躯一震

上一章:第六三二章 继续逮捕 下一章:第六三四章 阁老们的决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镇南王左胳膊夹着冯铨,右胳膊夹着孙之獬从门缝悄然探出头……

他身后是两个昏迷的小丫鬟。

不过冯大学士今天属于讨论机密内容,所以并没有其他奴仆,而这里是冯铨的书房,本身就是花园深处的暖阁,所以完全不需要在乎冯家那大批的奴仆。干这种事情早就驾轻就熟的镇南王,在用耳朵确定周围三十米范围都没什么人之后迅速出门,夹着两人穿行于花园。

至于狗……

大明的达官贵人不喜欢养狗,这是猫奴的时代。

看门狗也不会在内宅的。

仿佛雷达预警般的听力让杨信可以轻松避开所有人,他就像开了地图般在这座深宅大院穿行,幽灵般到了外墙的墙根。

然后……

“孙翰林,你先出去吧!”

他拎着孙之獬的一条腿和一支胳膊猛然向上抛出,依然被药力搞得人事不省的孙翰林划着抛物线飞出,转眼掠过一丈高墙头,紧接着外面传来重物落在松软处的闷响,镇南王满意地拍了拍手,扛着冯大学士纵身跃起瞬间上了墙头。

好吧,两个人有点重,所以只能委屈一下孙翰林。

反正外面是个草堆。

但就在杨信准备向外跳的瞬间,远处骤然传来枪声。

“玛的,老许搞砸了!”

他无语地骂了一句,紧接着以最快速度跳出,从地上捡起孙翰林,向着枪声处狂奔,但刚出巷口,前面十几骑就出现,而他却直接暴露在街灯的亮光中……

这属于作茧自缚。

在他的提议下,被上次火药阴谋吓了一跳的天启,在京城迅速完成了街灯化,不但皇城上一圈,而且所有主要街道全都安装,这种实际上就是煤油灯加上反射镜的新式街灯,极大改善了京城的夜间治安,毕竟无论偷还是抢,面对这东西都心虚。而且同样得益于他的警察制度,京城的骑警巡逻队,巡警队夜间执勤,这些都已经制度化,一旦有警,那些驻扎各处城门的骑警队立刻在街灯的照明中赶到现场。

现在杨信就真实感受了京城的强大警力。

“快,拿下这贼人!”

为首骑兵军官喝道。

“混账,不认识我了!”

杨信喝道。

那骑兵军官愕然了一下,紧接着吓得直接从马上滚了下来,他的同伴里面有几个同样滚下来,诚惶诚恐地扑倒在地上……

“小的……”

那骑兵军官说道。

“都闭嘴,把他们用披风包起来别让外人看到,嘴也给他们堵上,然后带回去给曹文耀,告诉他明日我会去找他,还有,你们都没见过我,这件事任何人不得泄露,另外也告诉曹文耀,让他别泄露我在京城的消息。”

杨信喝道。

“小的遵令!”

那骑兵军官毫不犹豫地说道。

紧接着他们几个上前,迅速接过冯铨两人,然后拿披风把他们包裹成粽子,虽然两人还没清醒,但也把嘴堵上有备无患,实际上他们肯定已经认出冯大学士,但这些骑兵依然没有丝毫犹豫。他们是曹文诏部下,京城的骑警就是曹文耀所部,这三千从辽东调来的骑兵,是九千岁控制京城的主要武力,另外就是由本地招募的巡警队。

后者是步兵。

很显然镇南王在曹文诏部下中的威信仍旧没褪色。

“大王,还有何吩咐?”

那骑兵军官上前低声说道。

“没了,继续做你们的事,还有,遇上意外事情当没看见,今晚的事情可能有些多,但都与你们无关。”

杨信说道。

“小的明白!”

那骑兵军官行礼说道。

然后他赶紧招呼手下上马,带着完全被裹成木乃伊的冯铨和孙之獬转向另一条街道。

他们自始至终没有问这是干什么。

都很机灵。

杨信则抬头无语地看着前面那盏街灯,很显然京城的变化有些大,都让他有点不适应了,尤其是远处的皇城上,整整一圈这样的煤油灯,在弧形反射面的反射中对着外面不断扫过,恍如电影里炮楼上的探照灯。虽然灯光其实很弱,但在这种深夜还是很壮观的,再加上街道上的街灯,颇有点不夜城的味道,当然,每天晚上烧的油量也很惊人。

杨家的炼油厂超过一半产量供应了这些街灯。

镇南王感慨了一下之后,紧接着钻进旁边的小巷继续向枪声处,外面很快就传来巡警队的喊声,不过就在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许显纯已经截住了巡警,后者当然不可能不认识他,既然是锦衣卫办案,而且是北衙掌印亲自带队出手,巡警肯定不会干涉。

在巡警撤走后,杨信才从隐藏处走出来。

“怎么回事?”

他问道。

“霍维华逃了,他手下有几个很能打的护卫,而且带着短枪,我一时大意没想到,咱们还伤了一个兄弟,我正追着被巡警队给拦住。”

许显纯说道。

“去他家!”

杨信毫不犹豫地说道。

既然已经这样,那就只能让许显纯公开了,反正北衙掌印发现弑君阴谋,抓人追查也是职责所在,只要他的身份没暴露,那么就不会引起孙承宗反击。这是许显纯自己发现了阴谋,主动带着人调查,他有这权力,至于没有驾贴抓人也无所谓,这时候锦衣卫早就可以先抓后补,最多孙承宗想办法向许显纯施压让他停止调查。

但许显纯就是不听,非要继续调查他也没办法,说到底这是许显纯的职责。

许显纯毫不犹豫地一招手,带着锦衣卫赶往霍维华家。

不过估计是要扑空。

霍维华不可能还蠢到发现是被锦衣卫伏击还往自己家跑,这时候肯定已经在找地方藏身,杨信突然间想起一个可能,但是……

他站在那里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然后……

然后他直接返回了秘密监狱。

许显纯果不其然地扑空,霍维华逃走后根本没回家,而且这时候巡警队也报告了九千岁,许显纯返回后不久,实际主持北衙的王体乾就到了北衙,不过许显纯又不在那里。王体乾命令锦衣卫找许显纯去见他,许显纯这时候根本不需要理他,他是北衙掌印,愿意听王体乾的话才听,不愿意听王体乾也无权对他发号施令,他俩又没有隶属关系。

然后王体乾又找田尔耕。

但田尔耕也无权对许显纯发号施令。

北衙掌印虽然是锦衣卫,但实际上只对皇帝负责,锦衣卫掌印是无权管他的,除非田尔耕动用南衙的内部纪律权。

但那需要皇帝下旨。

而且这点小事根本算不上许显纯犯错。

抓人本来就是他的职责。

实际上这时候王体乾也罢田尔耕也罢,包括九千岁,对许显纯的行动都还一头雾水,他们根本不知道许显纯为何要抓霍维华,更不知道许显纯已经抓了薛贞而且得到口供,薛贞家人也没找他,毕竟后者身边还有人跟着,他家人还以为钻了哪个娱乐场所呢。

巡警队只知道许显纯带着锦衣卫抓霍维华,但为什么抓霍维华,这个许显纯不需要告诉巡警队。

总之……

总之这个夜晚甚至第二天早晨,锦衣卫内部都乱哄哄的。

话说王体乾甚至都不知道许显纯在哪儿。

当然,这与杨信无关。

他第二天一早就悄然出现在了曹文耀的军营内……

“大王。”

曹文耀低声说道。

就在同时他推开一道门缝,里面冯铨和孙之獬已经清醒,俩人被捆得结结实实,而且嘴里塞着破布,一看杨信瞬间瞪大了眼,然后同时扭动着身子发出呜呜声,仿佛要挣扎着扑过来一样。

杨信微微一笑,曹文耀紧接着关上了门。

“派些兄弟,跟着他送过去!”

杨信指着随行的锦衣卫说道。

曹文耀立刻招呼几个亲信,这些人迅速进去把两人装进麻袋,为了防止他们挣扎,那锦衣卫很干脆的用镇南王赏赐宝物把他们再次弄晕,然后两个麻袋被装上马车,连同一些用来伪装的货物一起,由曹文耀的部下护卫着送走。他们是肯定不会有人敢检查的,这些家伙本身就是负责京城治安的,就连各处城门的警戒其实也是由他们负责,话说上次崇文门的交战可是把天启气得够呛。

而且这些家伙其实也经常搞点走私来赚外快,毕竟有这种条件,就算有人看见了,也只会以为是这些骑警又在赚外快了。

“大王,这是?”

曹文耀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对杨信只能无条件服从,曹文诏可是杨信结拜大哥,无论现在双方身份如何,曹家都必须和杨信站在一边。

不光是义气问题。

曹文诏和杨信的关系,意味着就算他们不和杨信一伙,也不可能在别的阵营真正被信任,或许会暂时利用他们,但只要没有了杨信,他们保证是被卸磨杀驴的。相反坚定地站在杨信一边,却可以成为类似徐达一样的亲信,再说杨信的本事如何,恐怕没有比曹文诏更清楚的了。

“他们给万岁爷下毒了。”

杨信淡然说道。

曹文耀深吸一口气……

上一章:第六三二章 继续逮捕 下一章:第六三四章 阁老们的决断
热门: 嚣张 南明那些事儿 篡秦 王立群读《史记》之吕后 师兄为上 枯叶博物馆 第五部队 十方界:幽灵觉醒 易中天中华史:汉武的帝国 我要做皇帝